云华宫今日宴请宾客,殿内衣香鬓影,觥筹交错,一派热闹景象,眩目的阳光从窗光倾泻而入,耀眼的光芒犹如七彩琉璃般光亮。

  在宫女的领引下,一身华衣丽服盛装打扮的司马蝶出现在殿内,笑意盈盈的走向今日的东道主:“今儿到底是吹的什么风,平南王和平南王妃竟然邀请本宫赴宴……”

  “我家王爷说云华宫已经很久没有热闹过了,再加上过些日子我们便打算搬回王府去住,王爷说在出宫之前想和两位皇兄小聚斟浅几杯,本妃突然想着玉蝶公主平日里也没有什么消遣,于是差丫鬟过去相邀,玉蝶公主能赏脸驾临,是我们的荣幸。”皇甫羽晴朝着司马蝶款款走来,笑意盈盈温柔出声。

  “南宫龙菁也要来?”司马蝶几乎是脱口而出,她压根儿半点也不想见到那个男人。

  司马蝶眸底闪烁的反感显而易见,皇甫羽晴水眸闪过一抹精光,唇角依旧漾着笑,眸光突然凝向殿门的方向:“喏,三哥不是已经都来了么……”

  听闻南宫龙砚来了,司马蝶倏的回眸望去,原本还漾在脸上的不悦顿时荡然无存,漂亮的杏眸深处春意漾然,站在她身边的皇甫羽晴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女人脸上的表情变化,唇角勾起一抹趣意。

  虽然这玉蝶公主刁蛮任性,完全是个被宠坏的孩子,不过皇甫羽晴却也发现,想要摸透她的心思倒也不难,这位刁蛮公主并不是个擅于掩饰的人,从她脸上的表情便可以直接判断出此刻她内心的真实想法,这样的人虽然偶尔会令人反感,却也不至于可恨。

  看见南宫龙砚的出现,司马蝶便迅速的迎上前去,西凉国的女子原本都是个性豪放之人, 她玉蝶公主也不例外,上次南宫龙砚对她无视,骑着高头大马在她面前长扬而去的画面依然沥沥在幕,今儿她一定要找男人讨个说法。

  “三皇子是否对本公主有成见?”司马蝶上前,开门见山的道,从第一次见到南宫龙砚到现在,这男人似乎一直都没有将她这位西凉第一美人放在眼里,她一定要知道原因。

  “本王与玉蝶公主并无交集,何来成见之说?”南宫龙砚面色平静如水,既无疏离之意,也无亲近之感,默默地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尽着应有的礼数。

  “那三皇子为何每次见到本公主都摆着一张冷脸,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司马蝶不高兴的撇了撇樱红的小嘴,俨然一副委屈状,看起来更像是对男人撒娇。

  也就在这个时候,另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殿门处,一袭华衣锦袍的南宫龙菁出现在殿门,男人今日的装扮显然也是经过仔细修饰的,让他那张原本俊美的脸颊更似嫡仙。

  “皇兄都到了,请就位吧。”南宫龙泽醇厚的嗓音从上座传来,南宫龙砚正好借此摆脱玉蝶公主的纠缠,走到桌案前坐下。

  司马蝶的眸光与迎面而来的南宫龙菁在空气里不期而遇,虽然女人极其厌恶的很快回避开男人的眼神,却依然还是清晰看见了男人那双如桃花般的潋滟眸光里盛满的深情。

  南宫龙菁朝着玉蝶公主走去,却被司马蝶一个转身走到了南宫龙砚身边坐了下来,南宫龙砚眸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复杂,虽然心里极其厌恶,却突然侧眸,冲着女人莞尔一笑,低沉道:“常闻西凉国不仅男人个个酒量似海,女人的酒量也同样不可小觊,今儿有幸与玉蝶公主同坐一桌,倒是想领教一下。”

  “不胜荣幸。”司马蝶莞尔一笑,媚眼如丝,吐气如兰,瞥了一眼面前的酒杯,吩咐一旁侍候的丫鬟:“去换只大碗来。”

  “是……”丫鬟应声,还未转身离去便被男人唤住,南宫龙砚低沉的嗓音传来:“碗也不必拿了,看来玉蝶公主兴致高昂,咱们就以酒坛为杯,豪饮一番如何?”

  闻言,玉蝶公主倒是略显惊诧,认识三皇子这么久,男人还是头一回主动和她亲近,想到不久的将来,南宫龙砚即将是她的夫君,这么好促进感觉的机会她当然不会错过,颇为豪气的爽朗出声:“好!咱们就以坛代杯,豪饮一番!”

  眼看着酒宴这才刚刚开始,南宫龙砚和玉蝶公主便喝开了,南宫龙泽眸底闪过一抹狡黠笑意,皇甫羽晴回到座位上看着这一幕,心里自然明白南宫龙砚的用意。

  南宫龙砚的酒量在兄弟几个中应该算是最好的,皇甫羽晴唯一见他喝酒败给了风灵,其它时候还真没见他输给过谁,再睨向南宫龙菁,只见男人默默地坐到一侧,什么话也没有说,显然明白三弟的一番用意,眼下他需要等待的便是合适的契机。

  “大家都尽情的吃喝,王爷今日还特意准备了乐师和舞姬……”皇甫羽晴莞尔一笑,轻笑出声,扬起长臂柔荑轻拍两声,便见乐声响起,身材婀娜,明艳照人的舞姬徐徐入殿。

  酒宴的气氛越来越浓郁,南宫龙泽也不禁举杯睨向身侧的女人,意味深长的道:“爱妃,借着今日这个难得的机会,本王也敬你一杯。”

  女人莞尔一笑,举杯相对。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眼看着玉蝶公主已经不胜酒力,南宫龙砚冰冷的眸光看似漫不经心的凝向皇兄,南宫龙菁脸上划过一抹不自然,虽然皇弟今天是帮了他,可是他不难看出南宫龙砚眸底闪烁的反感,这也让他显得有些尴尬。

  不过,南宫龙菁最终当然还是不会放过这个绝佳的机会,上前将醉意薰薰的玉蝶公主一把抱起,匆促离开,望着男人大步流星离去的欣长背影,皇甫羽晴秀眉微蹙,睨对着身侧男人深邃的眸光,低沉道:“王爷,咱们这样……算不算助纣为虐?”

  凝对上女人的盈盈美眸,男人温和的眸中闪烁着耐人寻味的深意:“当然不算。这事儿说到底,也全都是为了灵月国!”

  皇甫羽晴放下酒杯,瞥了南宫龙泽一眼,轻轻叹了口长气,唇角勾起一抹嘲讽浅笑,幽幽道:“臣妾就担心此计治标不治本,就算这一次玉蝶公主能回心转意,那下一次呢?难不成王爷真以为大皇子的床上功夫能屡试不爽,次次都让玉蝶公主欲罢不能。”

  女人的声音轻飘飘然然,却似一道惊雷震的男人微微一怔,南宫龙泽眸敛微垂,深邃幽暗的眸光越来越暗,数秒再抬起眸,嘴角轻挑起一抹悠美的弧度,握上皇甫羽晴如玉的手指,低沉道:“自己造下的孽果,那自然得由他自己担,相信以皇兄的脑子,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经过这次的教训,想必他应该有了深刻的领悟。”

  皇甫羽晴就知道男人会这么说,可她还知道有一句俗话叫做,狗改不了吃屎的毛病,大皇子那毛病早已经不是一两天,四年前被废掉太子之位也未能让他反省觉悟,现在为了玉蝶公主,他就真能改得掉?不管别人是否相信,总之皇甫羽晴很难相信。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翌日,皇宫里一切都很平静,好像并没有听见传来什么劲爆的消息,皇甫羽晴也暗暗松了口气,那南宫龙菁能在床榻上搞定玉蝶公主,倒也算是还有点儿本事儿。

  想着太后娘娘的腿伤也渐近痊愈,皇甫羽晴和南宫龙泽之前就已经协商好了,过些日子先搬回平南王府,毕竟在宫内不似在宫外那般自由,而且拓儿已经不止一次的向他们夫妇提出要去将军府找玥儿表妹玩,想想孩子毕竟是孩子,皇宫里都是大人,压根儿找不到玩伴,虽然太监宫女也都时刻陪着他玩耍,可相比起同龄的孩子,当然还是有差别的。

  不知不觉已经进了慈心宫,一眼便看见了由丫鬟推着在庭院里散步的老太后,皇甫羽晴上前行礼打了招呼:“皇奶奶该换药了。”

  “晴儿来了。”太后娘娘莞尔一笑,淡淡道:“拓儿那小子现在是越来越不愿意来哀家这儿了,想必也是嫌弃我这个老婆子了。”

  “皇奶奶别胡思乱想,拓儿那孩子就是个野性子,这几日天天与宫里的太监宫女们混在一起耍,那些人平日里也都任由着他胡来,他那得瑟的性子一上来,别说皇奶奶几日看不见他的人影儿,就连晴儿和王爷也难看见他。”

  “听你这么说,拓儿这孩子还得看紧了,这孩子聪明,别跟着那些个奴才给学坏了。”太后娘娘眸底闪过一抹担忧。

  “所以……晴儿想过些日子带拓儿出宫。”皇甫羽晴小手娴熟的给太后娘娘换药,低垂的眼敛闪过一道精光,趁着这个机会,她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

  “出宫?”太后娘娘一时似乎未完全会意过来。

  “晴儿和王爷想带着拓儿搬回王府,宫里的日子虽然奢华无忧,可是拓儿那孩子性子野,宫里服侍的奴才多,又个个都宠着他,这样下去……孩子迟早得被惯坏了……”皇甫羽晴的声音很轻很轻,语气却透着无比坚定。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