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男人高大的背影,阿离灵动的大眼睛划过一抹失落,皇甫玥银铃般清脆的稚气嗓音从玄关处传来:“表哥,你来这里,姑姑的药箱在这儿,我们来扮家家酒……”

  阿离回眸望去,注意力转移,低落的情绪瞬间高涨,兴奋的朝玥儿挥挥手:“玥儿,我来了……”

  正欲离去的那抹高大身影倏然停顿,迈出的脚步悬在空中数秒才缓慢落下,南宫龙泽不由自主的回头望去,此刻阿离已经奔到了玄关处,和皇甫玥一起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男人觉深邃幽暗的黑瞳闪烁着异样复杂,脑海里断断续续闪过无数零星画面,喉结上下滚动,似隐忍着胸腔快要迸爆出来的激动情绪。

  缓缓,抬起大手,男人揉了揉太阳穴,试图让那一股脑儿涌上头的血液流窜得缓慢点儿,他需要一点时间细细的来消化一些事情。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翌日傍晚,回到慈心宫的皇甫羽晴刚给太后娘娘换好了药,只闻寝宫外传来丫鬟的通传声:“太后娘娘,平南王在外求见。”

  “哦,是泽儿?快请平南王进来说话……”太后娘娘眸底闪过一抹惑色,南宫龙泽这么晚过来探望并不多见,不知所为何事?

  房门被人一把推开,只觉得眼前恍过一道银光,男人风姿绰约的欣长身影从背光处徐徐踱步走来,随着他跨入门槛,脸部的轮廓逐渐显现,雕刻一般的俊美五官,梭角分明,一双凤目出奇的冷峻和高贵。

  南宫龙泽今晚的穿着显得很随意,舒适的青布长袍,乌黑的长发随意的用一支墨玉簪束起,俊美绝伦的脸上,那双比鹰隼还要犀利的眼睛闪烁着璀璨精芒。

  只见薄唇微抿,唇角勾起丝丝暖意,朝着床榻的方向走去:“皇奶奶的腿伤可好些?”

  “有洛大夫照顾着,哀家的腿伤已经好多了。”太后娘娘笑应道:“倒是你……今儿怎么这么晚过来?”

  男人眸底划过一抹幽暗深色,唇角的笑容却是漾得更大,只是还未等他开口说话,皇甫羽晴清冷的嗓音已经从男人身后传来:“民妇先告退,不打扰太后娘娘和平南王说话。”

  “等等——”南宫龙泽醇厚低沉的嗓音脱口而出,制止了正欲退出房间的皇甫羽晴。

  女人回眸疑惑的望向他,斜倚在床榻上的太后娘娘眸底亦划过一抹疑色,看来南宫龙泽这一趟确实不是那么单纯,只是不知道他究竟想做什么。

  “这么晚来看皇奶奶,其实是有一事相求。”南宫龙泽唇角勾着笑,凝向床榻上的老人,嗓音无比温柔,不禁让太后娘娘眸底的疑惑更深了,看看他,再看看皇甫羽晴,能够感觉到男人之所以这么晚出现在这里,和皇甫羽晴脱不了干系,难道他已经知道……

  “你这小子,来看皇奶奶还不忘要占点便宜,说吧……有什么事儿要求我这个老婆子。”太后娘娘略带戏谑趣意的淡淡道,不动声色的观察着男人脸上的表情。

  “我这两日胸口痛得厉害,只觉得应该是上次在冰山落下的隐疾,身体里的寒气未褪尽,所以……想借皇奶奶身边的洛大夫一用。”南宫龙泽唇角依然挂着笑,说话的同时不忘回眸望一眼女人,只是女人那张丑陋的面孔却是看不出任何情绪。

  “宫里不是有太医吗?你小子怎么偏偏要跑到哀家这里来要人……”太后娘娘佯装不悦的冷白他一眼,语气却不难听出透着宠溺意味。

  “宫里的太医皇奶奶还不知道吗?和洛大夫比起来,个个都是蠢货,让本王如何信得过他们的医术……”南宫龙泽一脸正色,提起太医似就一肚子的火。

  太后娘娘笑了笑,将眸光投望向皇甫羽晴,轻言道:“洛大夫,恐怕还是要辛苦你。”

  皇甫羽晴清了清嗓子,淡淡道:“不碍事儿,民妇现在就给平南王检查。不过,平南王恐怕要先褪去外袍,方便民妇看疹。”

  南宫龙泽四下环望,眸光落到那扇硕大的屏风处,低沉道:“咳……请洛大夫挪步,到屏风后替本王看疹。”

  皇甫羽晴望了一眼距离床榻十丈开外的屏风,紧随男人身后走了过去,她进去的时候,男人的衣袍已经褪去,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薄底衣,隔着单薄的衣料,能够清晰感受到男人精壮流畅的肌肉线条,无一不透着性感蛊惑。

  女人水眸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异色,能够清晰感觉到男人凌厉眸光的注视,清冷出声:“请平南王躺上椅榻上,身体放轻松,不要说话。”

  按着女人的要求,南宫龙泽缓缓躺到椅榻上,看似漫不经心的从旁边的书架上抽出一卷书,并未将视线落在女人身上。

  见男人开始看书,皇甫羽晴僵直的身子也渐缓松缓下来,面色肃然的伸手探向男人的胸口,水眸微闭静静的聆听胸腔内的细微声响。

  拿着书卷的男人,那双深邃幽暗的鹰眸越过书卷的边缘,偷偷睨望向那个正专心致志为他看病的女人,明亮的烛火下,女人脑袋微偏,只留给男人一记侧面轮廓,男人泛着精光的锐鹰眸落在女人细嫩光滑的耳部,从他的角度望过去,正好看见女人耳后根处的那颗绿豆大小的红痣,这一瞥则让男人的身体倏地变得僵直。

  “请平南王放松点儿,你这样绷着身子,民妇没有办法给你检查……”皇甫羽晴秀眉微蹙,刚才细细的听了一会儿,却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可疑之处,可是男人说身体难受应该不假,难道是她有疏漏之处?正想仔细再听一遍,却感觉到男人的身子紧绷起来。

  “本王突然感觉……心口……好痛!”南宫龙泽眉心紧蹙,一手拿着书卷,另一只粗粝的大掌则捂向胸口,面露痛楚之色。

  皇甫羽晴眸底划过一缕惊慌,柔荑覆上男人的大手,紧张出声:“平南王指的是哪里痛?是这儿吗?怎么个痛法?是一阵一阵的痛,还是绞痛?”

  “呃……这会儿……好像又好些了!”男人的眉头缓缓松开,深邃的眸光淡淡凝了一眼近在咫尺的面孔,醇厚低沉的嗓音也渐渐变得平缓。

  虽然男人的脸色放松下来,可是皇甫羽晴却没有办法轻松下来,水眸划过一抹疑惑,难道真的是上次在冰山受的冻伤留下了隐疾?

  “王爷坚持一段时间用草药泡脚,应该就无大碍了。”皇甫羽晴低垂眼敛沉思了好一会儿,终于想到了适中的方法,若是男人身体里果真残留着寒毒,便能治愈,若病因并不在此,对他的身体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为什么是‘应该就无大碍了’?难道洛大夫也不难确保能够痊愈?”男人面色平静无澜,深邃锐利的眸光却是透着犀利,直勾勾的盯着女人的脸。

  “因为民妇现在还无法给王爷确诊,所以暂且只能先采用药草泡脚的方式治疗,以免延误病情。”皇甫羽晴倒也不加隐瞒,落落大方的承认了自己没能诊断出男人的病情。

  闻言,只见男人幽暗的眸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异色,慵懒的抬手揉了揉太阳穴,一副头痛表情,幽幽出声:“既然如此,那从今晚就开始治疗吧。洛大夫可以去准备了……”

  皇甫羽晴水眸闪烁着疑惑,没理由查不到病因啊?可是男人似也没有理由逗她玩吧?这也不是他一向处事的风格。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这边忙得是如火如荼,仅隔着十丈之余的太后娘娘却是没有半点动静,皇甫羽晴让丫鬟帮忙将水桶抬起屋里,自个儿则准备好姜艾灸备用。

  女人将准备搅拌碎的姜艾灸倒进木桶,躺在椅榻上的男人在她走进屏风的这一瞬,不动声色的把手上的书卷稍微举高了些,正好挡住女人投望过来的视线。

  “平南王,可以泡脚了。”皇甫羽晴出言提醒。

  “嗯。”男人低沉的应声从书卷后传来,却依然躺在那儿一动不动。

  皇甫羽晴皱了皱眉头,原本就已经时候不早了,这男人不肯回自己的行宫泡脚也就罢了,动作慵懒慢腾的惹人恨,隔着厚重的书卷,女人再次提醒道:“热水已经备好,平南王现在就可以泡脚了。”

  女人的这一声出,只见男人依然将脸埋在书卷里,低沉哼应了声,紧接着抬起一只脚。

  盯着他抬起的那只脚,皇甫羽晴水眸闪过一抹异色,这男人的意思不会是让她帮他脱鞋吧?还真是养尊处优惯了的王爷,只是……她并不是他的丫鬟。

  悬在空中的脚半天没有动静,男人这才缓缓移开手中的书卷,鹰眸睨向女人,看似疑惑的深凝她一眼:“不是说泡脚吗?”

  “民妇是大夫,不是丫鬟。”皇甫羽晴冷眼对凝上男人的目光,冷冷出声:“王爷若是再不脱鞋泡脚,水恐怕就要凉了。”

  男人面色看似微微一怔,却是什么话也没有说,将手里的书卷放在椅榻把手上,眼敛低垂,不疾不缓的弯下腰去,自个儿利落的脱去了鞋袜,撩起裤管,将脚泡入热水桶里。

  “唔——”男人突然皱了皱眉头,大手捂向胸口。

  “王爷怎么了?胸口又痛了吗?”皇甫羽晴的眉心随着男人的动作也紧紧蹙成一团。

  “不碍事。”南宫龙泽眼敛低垂,没有抬头,捂着胸口的大手揉了揉,缓缓松开。

  皇甫羽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长叹了口气,俯身在男人腿边蹲了下来,捋起袖管,还未等男人回过神来,小手便已经探入木桶内,握上了男人的大脚。

  “你……你这是干什么?”南宫龙泽眸光一惊,微微怔愣,女人此举出乎他意料之外。

  “人的脚底有很多穴位,相对应的掌控着我们的五脏六腑,民妇现在就按着穴位给王爷按按,一会儿按到哪儿王爷若是痛了,记得吱一声,或许能查出王爷的病因出在哪儿!”皇甫羽晴一脸认真表情,食指中指并拢,在男人脚底摸索着穴位并试探着轻轻按压,一边按压的同时,一边不停的询问男人的感觉。

  “按这里……王爷会不会感觉到痛?”皇甫羽晴望向男人,男人先是点头,又是摇头。

  问十次起码就有九次是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不禁让女人的眉心皱得更紧,也渐渐失去了耐心,小手从木桶里拿出来,一脸正色的凝对上男人的脸,肃然出声:“平南王这是在耍民妇玩吗?痛还是不痛你都不能笃定的做出回答?”

  面对女人的质问,南宫龙泽面色平静如初,醇厚的嗓音铿锵有力:“本王自幼习武,耐受力原本就与常人要强,洛大夫捏的力道都是本王能够忍受的,所以本王也不知该作何回答才算是正确的。”

  听了这么一说,似又有几分道理,皇甫羽晴原本到了嘴边的一堆训斥的话都没能来得及说出口,又生生了咽回肚子里。

  “平南王泡完脚后,民妇再给你试试针灸看看……”皇甫羽晴淡淡丢下这句,便出了屏风,不难想像一定是去准备扎针灸的银针盘了。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皇甫羽晴走出屏风,意外的发现太后娘娘依然斜倚着床背,还没有睡觉。

  对视上女人的水眸,太后娘娘嘴角扬起一抹慈祥暖笑:“洛大夫辛苦了!”

  “太后娘娘还没睡呢?是……我们吵到您休息了吧?”皇甫羽晴眸底划过一抹歉意,像太后娘娘这样年纪的老人,原本睡眠就不怎么好,再加上房间里还有动静,自然就更不能入眠。

  “忙你的吧,不用管我老婆子,年纪大了都是这样。”太后娘娘轻松一笑,催促着皇甫羽晴继续去忙她的。

  水眸划过一抹复杂,皇甫羽晴找出银针盘再次进了屏风另一侧,只见男人已经擦干了脚,木桶也让丫鬟抬走了,女人走到椅榻旁坐到矮竹凳上,面无表情掰直男人曲立的小腿,让他的小腿和脚都落在她的双膝上。

  女人的小手扶着男人小腿前骨,低沉道:“王爷试着朝身体的方向勾脚尖,尽最大程度去做。”

  南宫龙泽虽不明何意,却也没有怠慢,放下手中的书卷,按照女人的指令朝内勾脚尖,因为女人要求是最大程度,所以男人暗暗咬咬牙,用力朝身体的方向勾,突然闷哼一声,皱起了眉头,大概是因为用力过猛,脚突然抽筋了。

  只闻女人冷冷的声音传来:“谁让你用这么大力了?”

  男人脸上划过一抹尴尬,明明是她说要尽最大程序去勾脚,现在却又责怪他用力过猛,这种事情到底该找谁评理去?

  “疼吗?”女人清冷的声音缓缓传来,手里的银针已随着这一声扎入男人脚底的穴位里。

  “不疼!”南宫龙泽几乎连想也未想便脱口而出,话说完了似意识到了什么,抬眼正好看见女人正斜睨向他,那双灵动如水晶的明眸,似在警告男人认真配合她的治疗。

  那双明亮的水眸让男人眸光有瞬间的恍惚,微微怔愣后,讪讪地摸了摸额头,显得有些不自然的改口道:“是有点疼,不过……本王可以忍受。”

  皇甫羽晴忍不住赏了男人一记白眼,清冷的嗓音缓缓逸出:“如果平南王真想医好身体的隐疾,就请认真配合民妇的治疗,身体有什么异样反应必须第一时间告诉我,这样才有助于民妇尽快弄清楚病因。如果平南王只是一昧的逞英雄,那民妇建议,还是趁早放弃治疗吧。”

  女人说完,手里的银针已经全数扎在男人的脚底,密密麻麻,一眼望去看着还有些让人感觉慎的慌,再度侧眸望向他,似在等着他的回答。

  接收到女人眸底的较真劲儿,南宫龙泽低垂眼敛,似想了想才缓缓抬头,望着女人一本正经道:“洛大夫教训的是,本王愿意配合治疗。”

  对于男人主动认错的态度,皇甫羽晴眸底闪过一抹惊诧,显得十分意外,不过面色却依然保持着淡定自然,凝望着男人的俊颜,缓缓点头:“既然平南王肯配合,那民妇也再花费一些时间来细细琢磨琢磨,看看是不是疏漏了什么……”

  女人瞥了他一眼,随即垂眸,继续自己的事,却能够感受到,男人的鹰眸一直盯着她看,或许是想看看她究竟是如何给他治疗的,可是那炙热的眸光却是盯的女人很难受。

  约摸过了两刻钟后,皇甫羽晴收针去灸,手法轻柔,口里交待着:“从明日开始,平南王最好是白日过来的好,太晚了……影响太后娘娘休息。”

  “可是……本王白日里怕是抽不出空闲!”男人深邃的眸底闪过一抹异色,缓缓坐立起身体,顿时拉近了与女人之间的距离,醇厚的嗓音在女人耳畔响起。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