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羽晴静静地凝望着男人愤怒的俊颜,异常平静,轻轻柔柔的淡淡丢出几个字:“他的血蛊已经解了!”

  顿时,空气似被凝固了一般,上官沫透着戾气的深邃眸底亦划过一抹异色,这个消息确实更令他震惊,之前不是听说那血蛊无药可解吗?

  喉结处不规则的上下滚动,上官沫咽了一下口水,这才接着低沉道:“血蛊解了又如何?你们已经分开了四年,你觉得还能够回到从前吗?”

  “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会想试试。”皇甫羽晴淡淡道,清澈澄净的对视上男人眸底凌厉的锋芒,毫不避忌,骨子里透出的倔强脾气显而易见。

  上官沫盯着女人那双平静如水的眸子,气得直咬牙,恨恨地说:“你想要怎么试?直接投怀送抱,告诉他你回来了,要和他恩恩爱爱的过日子吗?”

  皇甫羽晴看着已经快要气得喷出火来的男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莲步款款朝前迈出一步,抬手拍了拍男人的肩膀:“上官沫,你能不能有点儿男人样儿……”

  上官沫没好气的一捋肩膀,不留痕迹的将女人搭在他肩膀上的小手甩开,冰冷的嗓音不难听出负气:“敢情在你眼里,从来就没把我当成男人。”

  闻言,再看看男人那张扑克脸,皇甫羽晴实在忍不住掩嘴笑出声来,这一笑还一发不可收拾,最后从站着笑的蹲在了地上,整个人站立不起来。

  上官沫冷瞥一眼蹲在地上的微颤娇躯,眉心紧蹙,他都快气疯了,这女人竟然还笑得出来,不过半晌过去,女人依然没有站起来,乌黑的脑袋埋在双膝之间,渐渐让男人有些慌了神。

  虽然心里依然还生气,可是上官沫却更担心她会有事儿,大掌紧握成拳迟疑数秒后,男人终于还是忍不住蹲下身子,轻轻碰了碰女人的肩膀,低冷出声:“喂,你没事吧!”

  得不到女人的回应,上官沫这下是真的沉不住气了,双手大力托起女人的肩膀,强迫她的脸面对自己,当眸光落到女人的脸颊时,清晰可见的泪痕不由令男人掌心一紧,低沉的嗓音带着丝丝痛楚的沙哑:“你……哭了!”

  皇甫羽晴莞尔一笑,佯装轻松的冲着男人扮了个鬼脸:“逗你玩呢!上官沫,你还果真上当了。”

  轻笑的同时,女人的小手已经不留痕迹的拨开了男人落在自己肩膀上的大手,同时背转过身体,不知道为何,她刚才大笑的蹲下后,莫名鼻子一酸,竟落下泪来,也说不出这泪水到底是为她好不容易做出的艰难决定而流,还是为了这个对她关心入微的上断沫。

  “你哭了!可是……你为什么要哭?”上官沫望着女人清冷的背影,他太了解她了,明明内心就是脆弱的,却偏偏装出一副什么也无所谓的样子。

  在上官沫的面前,皇甫羽晴觉得自己可以很放松的不做任何隐瞒和掩饰,既然被男人看出来了,她干脆落落大方的转过身来,认真诚恳的清澈水眸对视上男人的眼睛,轻言道:“没错,我是哭了,不过你问我为什么要哭,我却回答不上来。上官沫,其实做出那样的决定对于我而言也很艰难,我不知道自己哭到底是因为做了这个决定,还是因为……你!”

  女人最后的那个字让男人高大挺拔的身躯顿时僵滞,上官沫这一刻只感觉自己的心跳几乎停止,她刚才提到了他,同时也正好说明,女人对他并非真的没有感觉,他在她心里占有着十分重要的位置。

  “晴儿,我要你告诉我,我在你心里的位置……重要吗?”上官沫艰难咽了喉咙,沙哑的嗓音低沉反问道,如墨般深邃的瞳仁,一瞬不瞬,直勾勾的盯着女人那双明亮的眼睛。

  “上官沫,如果我告诉你,你在我心里的位置很重要,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你……相信吗?”皇甫羽晴的眸光同样无比认真。

  上官沫幽暗的瞳仁闪过一抹光亮,接着又暗了下去,他就站立在原地,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眼睛依然盯着女人的眸,只闻女人轻柔的嗓音再度缓缓传来:“可是……那不是爱情。”

  虽然在前一秒早就料到了会从她的嘴里吐出这一句,在真正听见的时候,上官沫依然听见了胸腔里传来心碎的声音,他对于她而言是很重要,可是那并不是爱情,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可是……如果当你回到他身边,却发现一切早已经事过境迁,无法回到从前,你打算怎么办?”上官沫努力平复下自己的心情,他能够感受到这一刻女人内心的痛苦,能够感受到她最出那个艰难的决定时是多么的茫然,因为她也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如果真的是那样,那……我就跟着你闯荡江湖。”皇甫羽晴望着男人突然莞尔一笑,语气再一次变得轻松起来:“上官沫,到时候你会收留我吧?”

  男人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的脸,女人唇角的笑容无限扩大,终于,男人的喉结艰难的滚动一下,性感的唇角亦微微向上扬起,淡淡沙哑的嗓音透着浅浅笑意:“只要你有意,老大的位置永远都是你的。”

  “当真?”皇甫羽晴孩子气般俏皮的冲着男人眨眨眼睛,好哥儿们的上前拍了一把男人的肩膀:“上官沫,你说话可得算数。”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上官沫的唇角依然挂着浅浅的笑,虽然他心口的伤依然还在流血,浓郁的痛楚一波又一波侵蚀着他的感官,可是望着女人的脸,他依然噙着笑。

  皇甫羽晴盯着他的脸,脸上的笑容渐缓褪去,眸光渐渐变得肃然认真起来,突然,女人身体往前,手臂环抱上男人的腰背,小脸埋在他的胸膛,带着微颤的轻柔嗓音低低逸出:“上官沫,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真的不值得……”

  面对女人突如其来的投怀送抱,上官沫反倒怔住了,悬在空中的大手想要拥住她,却似僵住了似的,动弹不得,他清楚的能够感受到,这一刻她是因为感动,而他想要的并不是这个,而是爱情。

  “值不值得得由我说了算,不是吗?傻丫头……”男人唇角勾着涩涩苦笑,悬在空中的大手终于落在女人脑袋上,宠溺的揉摸着那头乌黑滑亮的青丝,享受着他梦寐以求的幸福。

  沉浸在气氛里的二人丝毫未感受到,远远地,一道熟悉的高大身影正站在长廊凝视着他们的方向,那双深邃幽暗且锐利的鹰眸深处,眸光亦同样复杂的变化着。

  “爹爹,你什么时候来的?”阿离银铃般悦耳的嗓音响起,顿时打断了空气里的宁静。

  相拥在一起的两道身影倏地分开,皇甫羽晴顺着儿子声音的方向望去,视线与男人眸底锐底的锋芒在空气里相遇,南宫龙泽凝望着她的眼神,似又多了几分耐人寻味的深意。

  上官沫在大手轻柔环上女人香肩,在她耳边低沉道:“晴儿,不要紧张,你只要知道,无论在什么时候,我……都会在这儿等着你,永远不要害怕。”

  男人温暖的掌心让皇甫羽晴心尖一热,投以男人一记感激的笑容,而这抹笑容落入南宫龙泽眼底,只觉得是他们之间眉来眼去的**。

  缓缓,女人落落大方的朝着南宫龙泽的方向走去,清婉的嗓音缓缓逸出:“平南王什么时候来的?皇甫将军和夫人都在南厢别苑,王爷可以让丫鬟……或者阿离带你过去都可以。”

  “这里的地形本王比你熟悉,用不着你来指点。”南宫龙泽冷瞥女人一眼,淡漠出声:“本王倒是更想提醒洛大夫一句,这里是将军府的大院,还请洛大夫注意自己行为举止,莫给将军府蒙羞才是。”

  能够清楚的感受到男人言语间的冷意,皇甫羽晴却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淡然态度,淡淡丢下一句:“多谢平南王提醒。不过……民妇向来不在乎世俗的目光,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只要是民妇喜欢愿意,我就会去做。”

  说完这句,女人飘然转身离开,完全无视于身后的男人早已气得面色铁青,上官沫那双深邃幽暗的黑瞳,最后深凝男人一眼,亦转身离去。

  “简直是岂由此理!”南宫龙泽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句从喉咙里迸出,那女人不过是个小小的大夫,就算她医好了太后娘娘是有功之臣,那也没资格在堂堂平南王面前放肆成这般模样,完全未将他放在眼里的样子。

  “爹爹……”稚气的声音从男人腿边传来,小娃儿一脸紧张的仰面盯着男人,小心翼翼出声:“爹爹还要阿离带你去南厢别苑吗?”

  “不去了。打道回府——”男人冷冷丢下这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将军府,原本他来这儿就不是为了见皇甫将军和夫人,现在就更不用了。

  PS:素歌强烈推荐两篇红文给大家。

  “爷,我要吃了你!”《恶女狂妃,强娶邪魅鬼王》,作者,君飞月。

  “荒山野岭,适合XX。”《媚骨香,妃本蛇蝎》(完结) ,作者:雾连洛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