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三人进了酒楼,当店小二看见走在最前面的女人时,眸底划过一抹皇甫羽晴再熟悉不过的神色,男人见到丑女和见到美人最初的反应其实都差不多,双眼瞪得跟铜铃似的。

  “几位客倌请里面坐,几位想吃点什么?” 店小二很快便反应过来,热情的招呼着进门的三位客人到桌前坐下。

  “你们店里都有些什么?”皇甫羽晴淡淡反问道。

  “夫人算是问对了,小店虽小,可什么山珍海味都有,夫人您看看,这是菜单,上面的菜肴可比得上宫里皇上的御席了,甭管是山里跑的还是水里游的,小店都能做得味道鲜美,这个红烧狍子,还有那个猴脑、鱼翅……,可全都是一等一的美味。”店小二拿着菜单开始滔滔不绝的介绍着店里的菜式。

  店小二那张嘴皮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利索,一连串下来连气也未喘一口,若不是见桌前这一男一女的两位客人都皱起了眉头,恐怕他还要一直念下去。

  “随便来几道素食小食,我们就三个人,不必浪费。”皇甫羽晴冷冷出声,店小二眸光微怔,接着划过一抹失落,看他们的穿着打扮气场倒是很强,没想到竟是几个穷酸鬼。

  心里暗叹一口气,店小二的脸上也不复之前的热情,懒懒应了声便退了下去,经过另一张美人独坐的桌前,脸上瞬间又堆满了谄媚笑容:“柳儿姑娘,今日的饭菜可合口味?”

  “马马虎虎,还凑合吧。”女人冷冰冰的声音传来,店小二又是一阵点头哈腰,对女人甚是尊敬,不难看出这女人应该算是这家小店的高级VIP客户。

  只是,那道声音怎么听起来如此耳熟?熟悉的嗓音不禁让皇甫羽晴和南宫龙泽同时侧眸,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虽然只能看见那个女人纤盈的背影,可凭借女人敏锐的第六感,皇甫羽晴还是能够确定她就是沐柳儿。

  南宫龙泽高大挺拔的身子顿时僵滞,下一秒已经倏地起身冲到了那张桌前,深邃幽暗的鹰眸直勾勾的盯着桌前正津津有味吃着山珍野味的女人,熟悉的面孔再现眼前,将男人平静的心湖搅成一团浑水。

  巨大的阴影覆下,挡住了女人桌前的光线,沐柳儿不悦的皱着眉心缓缓抬头,当看清眼前的人时,眸底一闪而过的欣喜,紧接着又流露出异样复杂的紧张。

  “王……王爷!你怎么会……会在这里?”沐柳儿心里亦是有惊有喜,这几年来拿着当初从皇甫羽晴手里得到的三千两银子,日子倒也过得惬意,只是坐吃山空,这四年下来她手里的银子早已所剩无己,而她自幼便在绝情谷长大,也不懂什么生财之道,偶尔靠着美色在男人身上骗点钱,可那也不是长久之计,毕竟男人也都不傻,肯花钱在你身上必定要得到些好处,而她却又有不可告人的隐疾,压根儿不能和男人……

  快山穷水尽的她在这个时候又想到了南宫龙泽,不知不觉便朝着灵月国的方向来了,只是到了这里却又开始犹豫,毕竟她曾收了皇甫羽晴的银子,也答应过女人不再出现在平南王的生活里,永远不再和男人相见。

  “柳儿,果真是你!”南宫龙泽镌刻的俊颜更加黑沉,深邃幽暗的眸底神色错综复杂的变幻,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想当年他找遍了灵月国,不仅皇甫羽晴那女人像从人间蒸发了似的,就连柳儿也寻无踪迹。

  “难道……你没有话要对本王说吗?柳儿,本王自认待你不薄,四年前你为何要不辞而别?”南宫龙泽眉头紧皱,薄唇抿成一条直线,鹰眸直勾勾的盯着女人漂亮的小脸,眸光却透着骇人戾气,不禁让坐在椅子上的沐柳儿微微一颤,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另一张桌,皇甫羽晴清冷的水眸闪过一抹复杂异色,嗤之一笑,唇角勾起一抹自嘲冷意,还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她终究还是没能逃过,要面对的总是要面对,哪怕是逃避了四年,最终还是回到了原点,谁也没有想到,她这次出谷回京会又与男人纠缠在一起,而现在就更有趣了,那个同样消失了四年的沐柳儿,又再一次出现在他们之间。

  或许这就是命运吧,皇甫羽晴心里已经暗暗拿定了主意,这一次她不会再逃避了,都已经放下了四年,不管他们之间是什么样的结局,自己也不会再受伤。

  “娘,那个女人是谁?看起来爹爹好像被她抛弃了的样子,好可怜哦!不然……让阿离过去安慰一下他吧!”阿离歪着小脑袋,望着那边的一桌,只是小娃儿灵动的大眼睛,看得却不是人,而是那边满满一桌的山珍海味,想到娘亲刚才只点了几道素菜,此刻他也真的好想和爹爹一起到那桌去坐,脑子灵机一动,谄媚的笑望着皇甫羽晴。

  女人冷白他一眼,就算是用脚趾头想,她也能看出这小子的心思,这个贪吃的小家伙最近已经长肥了,可不能再这样发展下去。

  只是,她的白眼警告并未收到效果,阿离娇小的身子已经一溜烟的窜到了那桌儿,灵动的大眼睛盯着桌前的美人儿,再看看站在桌边一脸铁青的男人,小心翼翼的抬手扯了扯男人的衣袖,南宫龙泽没好气的低垂眼敛瞥向他,小娃儿讨好谄媚笑道:“爹爹,有什么话坐下来边吃边谈,别吓坏了这位漂亮的姐姐。”

  好甜的一张小嘴,沐柳儿也忍不住将小娃儿打量了一番,难道他就是当年襁褓中的小世子,可不是听说被二皇子掳了去没有找到吗?

  男人高大的身子依旧伫在桌边,不动,也不吱声,此刻桌前多了一个阿离,也让沐柳儿紧张的心情稍稍放松了些,终于小心翼翼的开口了:“小世子说得对,王爷先坐下,咱们边吃边聊,有些话……一言难尽,柳儿当初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沐柳儿一副柔弱模样,说着话便红了眼眶,就连坐在对面的阿离看着,也不禁心生怜惜,小大人似的安抚道:“柳儿姐姐千万别哭,你一哭,我爹的心都要碎了。”

  南宫龙泽不禁皱着眉头瞪了一眼那小子,也不知这话浑话他都是打哪儿学来的?想到这儿,莫名脑子里跳出那张熟悉的丑陋面容,眉心蹙得更紧了。

  柳儿闻言,还真被这纷嫩可爱的小子给逗乐了,眸光流转,细声道:“小世子怎么能这么说,若是被平南王妃知道,小世子回去恐怕得该揍了。”

  “爹爹,平南王妃是谁?”阿离见已经讨得女人欢心,此刻已经不再拘束,落落大方的拿起一只鸡腿喂进嘴里,眸光望向男人,含糊不清的问道。

  南宫龙泽见这小子已经豪放的大吃起来,也缓缓地坐了下来,当男人坐下来那瞬,沐柳儿水眸划过一丝异彩,看来血蛊果然厉害,隔了四年,男人依然无法抵抗她的魅力。

  “她离开已经有四年了。”南宫龙泽面色依旧布满阴霾,幽幽道出事实。

  沐柳儿又是一怔,眸光流转,心跳这刻也随之加速,她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当年那平南王妃花费了三千两银子让她离开,原以为那女人出这样的大价钱,只是想自己与王爷长工相厮守,没想到事后皇甫羽晴竟也离开了南宫龙泽。

  “那……她为什么要离开王爷?”沐柳儿眼敛低垂,闪过一道狡黠,声音透着几分哀痛惋惜,喃喃道:“当初就是她威胁柳儿离开王爷,没想到她逼走了我,自己却也走了,既是这样,那又是何苦呢?”

  闻言,南宫龙泽鹰眸一沉,醇厚的嗓音脱口而出:“当年果真是她逼走了你?看来本王还真的没有误会她,若是再让本王见到她,定轻饶不了她……”

  沐柳儿抬起眼敛,楚楚动人的眸光对视上男人的眼睛,温婉出声:“王爷,既然她都已经离开了四年,想必也是再也不会回来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幸而柳儿能够幸运的再次遇到王爷,今生便再也没有遗憾。”

  那柔软的嗓音似也触碰到了男人软弱的内心深处,南宫龙泽阴霾森寒的俊颜渐渐舒缓和静下来,与女人的水眸对凝,粗粝大手缓缓握上她的柔荑,一脸正色的道:“柳儿,这次本王再也不会让你离开了,等回到京城本王就娶你过门,名正言顺的给你一个名份。”

  闻言,沐柳儿如古井般幽暗的深潭闪过一抹异色,唇角显得有些牵强的微微勾起:“能得到王爷宠幸,是柳儿三世修来的福气。”

  俩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卿卿我我,诉衷离殇,坐在对面的小娃儿狼吞虎咽的吃得正香,没一会儿一道清冷的嗓音从桌边传来,打断了这幸福和谐的画面。

  “时候不早,该赶路了。如果平南王要继续留在这里儿女情长,民妇倒也不介意一人独行。”皇甫羽晴面无表情的出现在桌边,清冷的水眸只是从他们脸上淡淡一扫而过。

  沐柳儿先是一怔,不过当再看清楚皇甫羽晴那张脸时,暗暗松了口气,而南宫龙泽这会儿看起来心情不错,面对女人冷脸相对,倒也不想同她计较,回眸凝向沐柳儿,嗓音透着说不出的温柔:“柳儿,不如你先回京城等我,我去趟冰山很快便回来。”

  “不要,柳儿要和王爷在一起。好不容易才相聚,柳儿不想那么快就分开。”沐柳儿媚起来也是勾魂的,而且绝情谷的女人原本就是懂得这些媚术的,施展起来得心应手。

  皇甫羽晴默默地看着这对男女在自己面前犯作,甩下一记冷眼夺门而去,让他们继续作吧,总有一天会作死!

  看见娘亲夺门而出,阿离也急急的扔下手中未啃完的骨头从椅子上一溜下来,迅速的跟了出去,南宫龙泽皱了皱眉头,他太了解那丑女人了,此刻担心她出门驾着马车便跑了,于是急促的对沐柳儿说:“你先付帐,我出去外面等你!”

  看着男人匆促离开的步伐,沐柳儿秀眉紧蹙,原本银子就所剩不多,见了男人还指望着跟着他混吃混喝呢,嘴里不由小声嘀咕着:“搞什么鬼,竟然让我付帐。”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果然如男人所料,南宫龙泽再慢一步,那丑女人就该驾着马车跑了,一把从皇甫羽晴手中抢过马鞭,男人不悦的皱紧了眉头:“洛大夫,本王对你已经一忍再忍了,希望你不要得寸进尺,忘了自己的身份。”

  皇甫羽晴面色平静如水,清澈的水眸毫无惧意的凝对上男人眸底的骇光,云淡风轻的淡淡回应道:“民妇不过是替王爷着想,给你和那位姑娘多一些相处的时间,冰山虫草我一个人也能找到。”

  “胡闹!本王答应过皇奶奶的话岂能言而无信?从现在开始,本王再慎重的警告你最后一次,别妄想再一个人溜走,既是一同出来的,就要一起回去。”南宫龙泽面色肃然的厉声道。

  皇甫羽晴清澈的水眸淡淡撇开,不再看男人一眼,清冷出声:“王爷怎么说,那就怎么做吧,民妇只需要遵从王爷的吩咐便是了。”

  凝望着女人的侧面轮廓,秀美的尖下巴让男人深邃的眸光微微一愣,莫名的熟悉感觉又涌了上来,就在这时,沐柳儿付帐后也匆匆忙忙的跟了出来,细柔的嗓音传来:“王爷,咱们现在是要去哪儿?刚才听你们说……要去冰山,不会是真的吧?柳儿虽然不曾去过,倒也听说过那里地势险峻,常年冰雪积结。”

  “柳儿,如果你怕的话,还是先回京去等本王回来。”南宫龙泽前思后想,还是觉得让沐柳儿跟着不妥,分开这么久好不容易再见,他可不希望女人再出什么意外。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