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人尖锐高亢的嗓音再度响起:“皇上得知皇甫将军府上来了一位名医,特下旨命奴才将人带回宫中,替西凉国的玉蝶公主治病,若是治好了,重重有赏,若是治不好……人头落地!”

  随着最后四个字落音,就连一向镇定的皇甫仪身子也微微一颤,皇甫羽晴更是大吃一惊,皇上下旨竟是为她而来,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件事情必然和南宫龙泽脱不了干系,若不是他在中间刻意为之,皇上又怎么会知道她的存在。

  “民妇遵旨。”皇甫羽晴跪地接旨,她虽不想入宫,却也不想给将军府带来麻烦。

  上官沫心底划过一抹不祥的预感,深邃眸底同时也漾起浓郁忧色,皇甫羽晴这才刚刚回京,便被卷入皇宫,对于他而言也着实不是什么好消息。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六桥卧波柳发黛,几篷划屏塔生青。风推轻浪径石弦,气瀚鸿宇丽翠行。

  清晨,皇宫里的一切都显得那般美好,柔柔的日光照在高大粗壮的绿色槐树上,在淙淙的莲花池水旁边投下淡淡光影,湖中水波荡漾,反射着波光粼粼的光泽,一波一波地映衬着皇宫城的琼楼玉宇,白玉铺就的廊桥阶梯,碧波之上,翠鸟展翅,画楼处处,这般的美景,不是仙境,胜似仙境。

  坐在轿辇里的女子,将窗帘撩拨开一条细细的缝隙,面色平静如水的凝望着微风微漾的莲花池水面,湖面澄亮的金色碎光,露出花骨朵的睡莲苞,碧水清香。

  轿辇停靠在龙阳宫殿外,皇甫羽晴在公公的引领下进了殿门,这里的格局与四年前相比似并没有什么变化,金碧辉煌,放眼望去,一簇簇镶金嵌银的亭台楼阁,华丽大气,恢宏威仪,庭院里的花园此季正是美丽,奇石罗布,佳木葱郁,古藤缠绕,将此处点缀得情趣盎然。

  大殿上,女人低垂下眼敛,耷拉着脑袋向男人请安:“民妇洛秋水,给皇上请安,恭祝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免礼。”南宫彦苍劲低沉的嗓音从殿上传来,那双深邃锐利的眸子从她开口那一刻便落在她的身上,这声音听起来好生耳熟,差点让他产生了错觉。

  仔细盯着女人打量,虽然她此刻低耷着脑袋,却依然无法遮掩她脸上醒目的黑红胎迹,乍一眼看上去,着实丑的有些吓人,让男人的眉心也不由自主的微微皱成一团,不是她!

  “朕今日传你入宫的用意你应该都知道了,西凉国的玉蝶公主刚入京便出了这种事儿,于情于理,朕都不好对西凉国有交待,听闻姑娘医术超群,你若是你能医好玉蝶公主,朕定会重重有赏,若是医不好……朕只好砍了你的脑袋。”南宫彦的语速很慢,老实讲从看见皇甫羽晴的第一眼起,他便有些失望,她若真有高超的医术,岂能让自己的脸还是这副模样。

  不过,既然这女子是四皇子强烈推荐的人,南宫彦便也姑且信她一回,说话的同时,男人的鹰眸一直未曾从女人脸上移开,女人过于镇定淡然的模样不禁令男人心头一惊,南宫彦突然间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觉。

  摇摇头,男人唇角不自觉微微上扬,为自己方才瞬间的错觉感到好笑,此刻只闻皇甫羽晴再度出声道:“民妇尽力而为。”

  一阵低沉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南宫彦的视线直望过去,低沉道:“老四,你来的正好,带这位洛大夫去云香宫给玉蝶公主看看,医好了便是重重有赏,若是医不好,你自己知道该怎么处理……”

  皇甫羽晴听在耳底,面色依然平静无澜,她当然知道南宫彦的意思,是担心这个消息会传出去影响玉蝶公主的声誉,只是……玉蝶公主昨日是在京城的大路上遭遇蜂袭,就算杀了她,城内依然有百姓看见了这一幕,难不成他们要将全城的百姓都杀了吗?

  “洛大夫……”南宫龙泽醇厚磁性的低沉嗓音喃喃道,意味深长的凝了女人一眼,皇甫羽晴微微福身朝南宫彦行了礼,水眸这才朝南宫龙泽投去。

  一向有洁癖的男人,清楚正视上女人的丑脸,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却依然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低沉出声:“洛大夫,请跟本王走吧!”

  皇甫羽晴一言不发,面色平静淡然的紧随男人身后出了龙阳宫。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云香宫,是皇后娘娘特意为玉蝶公主安排的行宫,此次和亲关系重大,西凉国与灵月国势力相当,一直以为灵月皇都希望能够进一步加强巩固两国之间的关系,而且将目标放在了西凉皇最宠爱的玉蝶公主身上,只是前些年玉蝶公主年纪尚浅,不到及笄之年,如今刚满十五,灵月国便迫不及待的派使者向西凉皇送去的和亲书信。

  对于和亲之事,西凉国当然也是求之不得,而且南宫彦在书信里也刻意强调可以暂不定人选,由玉蝶公主来到灵月国后,可亲自挑选夫婿,这个消息不禁让西凉皇和皇后很满意,就连玉蝶公主本人也开心之极,自古以来,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一位公主可以自由挑选夫婿,顿时让那丫头的虚荣心得到了充分的满足。

  前往云香宫的路上,男人率先在前,皇甫羽晴稍稍缓缓,走在男人右后侧,再后面便是跟在男人身边的嵇禄,一路上都没有人开口说话,空气里流窜的气氛弥漫着莫名诡异的寂静。

  云香宫殿外,走在前面的男人突然停下脚步,一脸正色的回眸凝对上女人丑陋的面孔,低沉道:“进去之前本王不得不再一次警告你,若是医不好玉蝶公主,你的项上人头恐怕也就保不住了。”

  “平南王这是在关心民妇的死活吗?民妇之所以会陷入这进退两难的境地,还不是全都拜平南王所赐。”皇甫羽晴的语气云淡风轻,明明话中带着讥讽,唇角却漾着淡淡浅笑。

  南宫龙泽微微一怔,这声音,这眼神,过于熟悉的感觉再一次冲击着他的感官,浑身的血液莫名沸腾,整个身子都热了起来。

  “本王为什么要请你入宫,这一点你应该相当清楚,宫里的太医都已经来看过了,却是对这种蜂毒无能为力,想必……培养这种毒蜂也花费了洛大夫不少时间和精力吧。”男人浑厚的嗓音响起,虽然声音不大,却是低沉醇厚的让人感觉震耳欲聋,犀利的鹰眸更是一瞬不瞬的盯着女人脸上大片黑红的胎迹,眸光冰寒彻骨。

  皇甫羽晴面对男人眸底冷冽的锋芒,却是一脸无所谓的莞尔一笑,微微挑了挑秀眉,目光依旧落在南宫龙泽身上,清冷道:“看来平南王心里已经认定这件事情是民妇做的了,那民妇就算是再解释也无用。”

  “那就请洛大夫认认真真的医好玉蝶公主的病,此事关系着灵月和西凉两国之间的关系,若是玉蝶公主有个闪失,洛大夫的小命自然也是保不住的。”南宫龙泽凝对着女人清冷眸光,唇角亦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深意。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云香殿,沉香木精雕而成的七尺阔床周围环绕着淡紫色的轻纱帐幔,站在门外皇甫羽晴也能清晰听见里面传来女人尖锐的哭叫声,那声音正出自于玉蝶公主。

  “公主,平南王来了……”

  “就算是灵月皇来了本公主也不见,出去,全都出去。灵月国的太医全都是废物,高炎,本公主限你两日之内将西凉国最好的太医带来见我。”司马蝶嚎陶大哭的同时,性子里的锐气依然清晰可闻,她的话着实让送亲的高将军为了难。

  两日之限,就算是单程也不可能,更何况是往返的路程,玉蝶公主这不是存心为难他吗?

  “本王又带了一位名医,说不定也能够帮到玉蝶公主……”南宫龙泽低沉的嗓音响起,虽然玉蝶公主刁蛮任性,可想到两国之间的关系,他也只能生生忍了下来。

  高炎闻言,唯恐公主一口拒绝,连忙附和着南宫龙泽的话道:“平南王说得对,公主还是试试吧,若是连这位名医也不成,再让末将回西凉国去搬太医也不迟。”

  帐慢内的声音顿时安静下来,高炎紧张的捏了一把冷汗,只闻司马蝶轻泣两声,娇嗔出声:“好!本宫就再给他们最后一次机会,如若不然,本宫就要打道回西凉,把事情的原原本本都告诉给父皇母后。”

  高炎暗暗松了口气,南宫龙泽深邃的眸底却闪过一抹暗色,这玉蝶公主还真是从小被宠坏的孩子,嚣张的口吻听着令人生厌。

  “带洛大夫进来。”男人低沉下令,皇甫羽晴在丫鬟的引领下进了屋,当高炎看见这样熟悉的丑陋面孔时,也不禁惊得瞪大眼晴张大嘴,惊的半天未吐出半个字。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