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紧随皇甫羽晴他们后面的一座轿辇也悠悠晃晃的停在了城门口,估计里面坐的是什么大人物,刚才地名侍卫一脸谄媚,点头哈腰的迎上前去,只闻他小心翼翼的赔着不是:“王大人,对不住了!今儿恐怕得让你劳累几步了,西凉国前来和亲的玉蝶公主进京,为了不与其冲撞,皇上下旨,所有人等不允许骑行坐辇。”

  原来是西凉国的玉蝶公主前来和亲,所以京城内才下了禁令,皇甫羽晴眸底闪过一抹异样光芒,既是和亲,将嫁之人必是皇族直系,不知那位玉蝶公主和亲的对象会是谁?脑子里陡然浮现出一张熟悉的面孔,不过女人很快便将他抛之脑后。

  “听说是皇上特意为三皇子张罗的婚事。”上官沫幽幽的嗓音传来,似是看出了女人眸底一闪而过的疑惑,同时大咧咧的一把将马背上的阿离抱入怀中,单手牵着马匹缰绳率先朝前走去,女人也牵着缰绳紧随男人身后。

  “开道,开道,前面的人等全都靠边……”伴随着洪亮醇厚的嗓音,皇甫羽晴微微一惊,顺着熟悉的声音望去,那骑着膘肥体壮骏马开道的男子不是嵇禄又是谁?

  不过,女人的眸光却只是在嵇禄身上一扫而过,便落上他身后那位同样坐在高马上的成熟男子,眸光顿时一紧,柔荑不知不觉中也紧紧地握在一起,高马上的男人面色肃色,目光威严,气势不凡,不苟言笑的模样不禁令旁人也紧张起来。

  “娘亲,为什么他们可以骑马?他们能骑,咱们为什么不行?”阿离皱着眉头,小手毫不客气的指向这群迎向而来的人,语气甚是不悦,谁让人家刚刚爱上了骑马,就被侍卫勒令下马,正巧这会儿又遇上了这群不守规矩的人,自然心中不服气。

  皇甫羽晴还没来得及向孩子解释,只见那道熟悉的锐利眼神已经顺着声音朝他们望来,虽然阿离是小孩子,可是嗓门却是不小,更何况像南宫龙泽这样的练家子,耳力更是绝好的。

  南宫龙泽深邃幽暗的眸光不带一丝温度,冷冷落在阿离纷嫩的小脸上,却在看见他的模样时,眸底微闪过一抹惊诧之色,长得好标致的男娃儿!不过,他的目光却是更快的注意到了上官沫的存在,这个发现让男人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加暗沉,除了当年为了捉拿那个女人时曾与上官沫正面交锋过,至今已经好几年不曾往来,不想,这上官沫竟然连娃儿也抱上了,这事儿怎么就从来没有听嵇禄提及过呢?

  原本连瞥也不曾瞥男人身侧的皇甫羽晴一眼,这会儿南宫龙泽竟莫名对上官沫身边的女人产生了兴趣,如果他没有听错的话,刚才那个小娃儿叫她娘……

  南宫龙泽狭眸半眯,略显慵懒的朝着皇甫羽晴望去,余光敏锐的察觉到了上官沫俊颜一闪而过的紧张,唇角不由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冷意。只是当男人的眸光落到上官沫身侧的女子身上时,那张冷若冰霜的俊颜还是忍不住微微抽搐了两下。

  紧接着,男人在众人目光的洗礼下,骑着骏马一副目中无人的狂妄姿态,朝着上官沫一行走去,嵇禄此刻当然也注意到了他们,眸底划过一抹异色,相较于主子,他对上官沫的态度大不相同,因为上官沫是他和风灵的大恩人,所以他对上官沫是心存恭敬感激的。

  “一向清高孤傲的上官沫,竟娶了个无盐女,品味还真是与众不同,让本王长了见识。”南宫龙泽的语气间自然不乏讥讽之意,不知为何,看见这个上官沫,便会令他忆起许多红尘往事,也会让他气不打一处来。

  面对男人逼蹱而来的危险气息,皇甫羽晴并没有回避,清澈岑冷的水眸反倒直勾勾的凝盯着马背上的男人,一袭墨蓝色的锦衣玉袍,乌黑的长发简单的用墨玉簪束起,那张俊美绝伦的深邃五官,依然是那样冷毅骇人,薄唇微抿,冰冷孤傲。

  原本盯着上官沫的男人,似也感受到了来自于他身侧女人的目光,不由侧眸再一次凝望向那个丑女人,虽然身姿姣好,曲线玲珑有致,可是那张脸却着实看着令人作呕。

  一阵微风吹来,似有一阵略显熟悉的淡淡馨香从钻入男人鼻底,南宫龙泽深邃幽暗的眸底闪过一抹复杂异色,这股似曾相识的味道儿醉人心弦,好像正是从这个丑妇身上飘逸而出,男人落在皇甫羽晴身上的眼神一时间竟有些恍忽了。

  见南宫龙泽的眸光移望向身侧,原本懒得理会他的上官沫狭眸一暗,缓缓眯成一条直线,幽幽出声:“在下是个凡人,娶个普通女人是再正常合理不过的事儿。只有像平南王这般身份尊贵的天之娇子,才需找一个万里挑一的女人与之匹配。”

  上官沫的语气听起来还算恭敬,此刻他不想惹麻烦,为了不让南宫龙泽更多注意到皇甫羽晴,他只希望能够尽快的离开。

  “上官爹爹,你不会是指我娘很普通吧?”稚气的嗓音响起,阿离闷闷不乐的出声了:“可是这一路上走来,阿离可没见到有哪个女子能胜出我娘的……”

  阿离?!这个名字不禁让坐在马背上的男人猛然一惊,握着缰绳的手也微微颤了一下,虽然不知道小娃儿的实际年龄,却依然不由自主的联想起他失踪多年的爱子。

  阿离的话自然也引起了男人的怀疑,而男人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则分毫不差的落入面色平静如水的女人眼底,皇甫羽晴淡然的再一次迎对上男人打量的眸光,南宫龙泽这一次则是细细将女人由上至下打量了个遍,只是女人那张丑陋的脸,怎么着也看不出半点她的影子。

  “你叫阿离?这双眼睛看着明亮,眼神怎么偏偏不行!你确信自己这一路上走来看见的女子,都胜不过你娘亲?”南宫龙泽突然眉峰一转,深邃幽暗的鹰眸直凝向上官沫怀中的小娃儿,语气和眸光都下意识柔软了几分。

  阿离灵动漂亮的大眼睛骨碌碌的转着,同样新奇的打量着马背上的男人,不等他开口,一旁的上官沫便有些沉不住的开口了:“孩子说的话,平南王听听也就罢了,哪一个孩子眼里,自己的亲娘都是最好的。”

  “我娘本来就是最漂亮的。”阿离见上官沫敷衍的否定了自己的话,显得有些不开心,用劲儿的从男人怀里挣脱开,顺着他挺拔欣长的身子一溜儿便滑到了地面,负气的牵上皇甫羽晴的手,撅着小嘴道:“娘,我们走,再也不要理上官爹爹了,他竟然和那个人说你很普通,你还是不要嫁给他好了。”

  皇甫羽晴正愁没有机会脱身,借着这个机会,任由阿离拉拽着自己的手离开,两匹马就全都扔下交给上官沫了。

  阿离最后的那句话不禁让南宫龙泽眸底又闪过一抹异色,目不转晴的望着那一袭白色倩影渐行渐远,男人俊美无筹的容颜也渐缓蒙上一层冰冷锐利,深不见底的墨色眼瞳中,弥漫着让人捉摸不透的暗芒。

  “如果平南王没有其它事,那在下就告辞了。”上官沫恭敬中透着淡漠,微微欠身,牵着两道缰绳头也不回的朝前,看似迫不及待的去追赶那对母子的步伐。

  原本保持着一定距离的嵇禄这个时候从马背上一跃而下,面露温色拦下了男人的去路:“上官大哥,这个月十五一定要来参加我和灵儿的婚礼。”

  “嗯。放心吧,这事儿绝对忘不了!”上官沫唇角亦勾起一抹浅笑,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算是看着风灵那丫头的薄面,这个婚礼也一定是要参加的。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将军府门外,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儿啪啪啪把门拍得响亮极了,府里的丫鬟还不知是出了什么事儿,一溜儿小碎步急急的奔来开了门,当看见门外一大一小的两个陌生人,不禁微微一怔,吱唔出声:“你……你们找谁?”

  因为沿途不少人盯着她看,皇甫羽晴也不想招摇过市,于是途路上买了一顶斗笠,今儿才明白其实不止是只有美女才有回头率的,丑女也同样有。

  “我们是上官公子请来替将军夫人看病的大夫。”皇甫羽晴淡淡出声,隔着斗笠垂下的细细长长白纱,她依然能够看清楚面前的丫鬟是在将军府多年的杏花,熟悉的人不禁让她倍感温馨,心中一阵暖意。

  “大夫?”杏花水眸划过一抹疑色,她还是头一回见到女大夫,就算是大夫,来给夫人看病也就罢了,怎么还带了个乳臭未干的孩子,着实让人看着有些懵了。

  不过,就在杏花心生疑惑之际,紧随皇甫羽晴母子而至的上官沫也到了,对于将军府而言,这个上官沫并不算陌生,看见了他杏花算是对皇甫羽晴的身份半信半疑,带着他们进了屋。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