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杏花神色镇定自若的凝向南宫龙泽怀中的女人,眸光虽划过一丝犹豫,最终却还是应了下来,低沉道:“请平南王将人送到房间里安顿下来,本尊先处理她的伤情。”

  南宫龙泽在妇人的引领下,将皇甫羽晴抱进一间古色古香,别样雅致的屋子里,从屋里的格局摆设物件看来,更像是姑娘的闺房,不过绝情谷的人都知道,这间屋子是谷尊夫人居住的房间。

  “把人放下来,平南王可以出去了。”姚杏花面无表情,淡淡的下了逐客令。

  南宫龙泽面色微怔,眸底同样闪过一丝犹豫,只是眼下似乎并没有让他选择的余地,这里是绝情谷的地盘,他则更是有求于谷尊夫人,还得靠她救活皇甫羽晴的性命。

  盯着男人转身离去的沉重背影,姚杏花幽暗的眸光愈来愈深邃,缓缓回头凝向床榻上的女子,依然还站在妇人身侧的媚仙儿细着嗓子低声道:“师父,你看看那平南王如此紧张的模样,若说他们俩真的什么事也没有,打死徒儿也不信!”

  “住口!你这丫头,别尽只顾着说别人的事儿,为师倒是要问你,前几天究竟到底跑到哪儿去了?还有……你这三天两头的从谷底拿食物出去到底是给什么人吃?别以为本尊呆在谷里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你们的一举一动本尊都清楚着呢!”

  姚杏花凌厉一声冷哼,顿时让媚仙儿打了个冷颤,她原本以来自己已经相当隐蔽了,不想自己的一举一动竟然全都落入师父眼底。

  “仙儿……仙儿擅作主张,在谷外……养……养了几只宠物,请师父责罚!”媚仙儿吱吱唔唔出声,紧张的耷拉下脑袋,不敢对视妇人眸光。

  “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紧去把为师的银针盘拿过来!”姚杏花冷冷出声,说话的同时,眸光已经再度落到床榻上的皇甫羽晴身上,语气有些匆促,显然这个时候没有时间再为媚仙儿的问题一直纠缠下去。

  媚仙儿不由暗暗松了口长气,赶紧应声退下帮师父将一套医具拿了过来,同时小心翼翼的在一旁侍候着,给姚杏花当起了帮手。

  只见妇人拿着银针,娴熟轻快的在皇甫羽晴身上几处重要穴位上点扎下去,再利用内力让银针同时飞出,只见几道乌黑的液体迸射而出,稍稍削减了女人肌肤的青紫色泽。

  “师父好手法。”媚仙儿忍不住轻赞道,姚杏花没有吱声,眉心反倒皱得更紧,因为眼前女子所中的毒已经浸入心脏,想要彻底的根除绝非易事。

  媚仙儿似也看出了几分端倪,眸光再度回落到床榻上的皇甫羽晴脸上,她长得很美,应该说单单只用一个美字不足以形容她的倾国容貌,她的美不在于用胭脂彩粉勾画出来的,她的美是纯然天成的毫无一丝色彩的添加,素颜雪肌无一丝胭脂粉黛,就连最简单的画眉润唇也没有,修长光洁的雪颈虽也因为中毒的原故,而蒙上一层淡淡青紫,却依然丝毫不影响她的美丽,紧致细腻如少女一般,虽不见浓黑细密的黑睫下那双璀璨的星眸,却更凭添了几分神秘气息,她的美丽既带着少女般的圣洁,又隐约透着如同妖姬的媚艳,绝对是世上难得一见的倾城倾国绝代尤物!

  这怎么能让媚仙儿不妒忌,她真希望自己能够拥有一张这般倾国倾城的美貌,能像小师妹那样脱离绝情谷这个孤单寂寞没有幸福未来的地方,忍不住睁大眼睛将床榻上的女人再一次细细打量,窗外倾泻而入的细碎阳光洒落在皇甫羽晴的脸上跳跃着,像是覆上了一层薄纱般的雾气,一头乌黑亮丽的青丝随意散落在枕头上,迷人极了。

  “看来只能用还魂丹了……”姚杏花在沉默的一会儿后低低出声,她的话也让媚仙儿如遭电击般,瞬间回过神来,不能置信的凝望向妇人。

  “师父,你不会是要拿还魂丹救她吧?”媚仙儿瞪大眼睛,依然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要知道还魂丹可是谷尊夫人花费了近三十年的时间才提炼出来的妙药,在这世间仅只有五颗,就连绝情谷的弟子身负重身时也从来无一人可以享受到此药,可在今天姚杏花却意图用那妙药来救皇甫羽晴。

  “本尊既然答应了平南王,又怎能失信于人。”姚杏花冷冷侧眸睨了一眼媚仙儿,淡淡走向屋内一角,从柜中取出一只缎布包裹的锦盒,背对着外人取出一颗丹药,这才缓缓走了过来。

  媚仙儿望着师父的背影,杏眸深处闪过一丝异色,在妇人转身之际慌忙撇转回脑袋,眸光里依然闪烁着扑朔未定的迷离光芒。

  看着姚杏花将手里的药丸喂入皇甫羽晴嘴里,接着再度拿起银针盘细细的在女人身体的各个穴位扎下,同时命令媚仙儿燃起檀香草,整间屋子瞬弥漫着浓郁的药香味儿,还有说不出的诡异神秘气息。

  媚仙儿一边按着师父的指示做事,眸光却是不时的凝向皇甫羽晴,虽知道还魂丹是绝情谷的宝贝,却是从来不曾见识过它真正的功效,看着床榻上原本奄奄一息的女人,看着她脸上青紫的肤色一点点转成粉白,也真正见识到了还魂丹的厉害,眸底的光芒愈加错综复杂的变化着,似联想到了什么事情,杏眸不由自主暗凝向那间柜门,姚杏花就是从那里拿出的还魂丹。

  突然,床榻上双眼紧闭的女人缓缓睁开水眸,皇甫羽晴那双如水般清澈的眸子划过一抹疑惑,阳光轻轻柔柔地洒在她的脸上,泛起了一阵好看的光团,白希的脸庞被衬托得异常美丽,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初夏的荷花般洁白,纯净清透。

  望着眼前的陌生面孔,皇甫羽晴面色平静如水,淡淡开口发问:“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

  虽然已经恢复了意识,可是女人的身子却依然感觉软弱无力,没有那么快恢复元气,瘫软的卧在床榻上,水眸一瞬不瞬的盯着眼前的冷面妇人,也就在这时,皇甫羽晴似乎察觉到了屋子里还有其它动静,眸光流转,视线落到媚仙儿身上,虽然只有过一面之缘,可是皇甫羽晴却是记得这个女人,脑子里顿时闪过一道精光,几乎是脱口而出——

  “这儿就是绝情谷?那你……便是这绝情谷的谷尊夫人了?”

  “好聪慧的丫头。”姚杏花泛着精光的眸底闪过一抹异色,对这位刚刚睁开眼睛的女子莫名产生了一丝好感,一直以来她都希望能够有一位资质聪慧的徒弟完全继续她的衣钵,只是所有弟子里没有一个能够让她安心交付。

  媚仙儿眸底也不禁闪过一抹异色,她还是头一次见到师父如此和颜悦色的称赞一个人。

  “师父,她醒了,您是不是也该出去见平南王了……”媚仙儿刻意的提醒道,她的出声也提醒了姚杏花,南宫龙泽还在外面等着兑现与她的承诺,妇人深邃幽暗的眸底闪过一道精光。

  听见南宫龙泽的名讳,躺在床榻上的皇甫羽晴水眸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光亮,对视上妇人意味深长的一瞥,继而只留给她一道离去的肃冷背影。

  媚仙儿亦再度深凝皇甫羽晴一眼,便紧随师父身后出了屋子,走到门口时却还是忍不住回了一次头,透着诡异狡黠的眸光正偷睨向那道柜门,瞥了一眼便匆匆掉头离去。

  虽然身体依然虚弱,可是皇甫羽晴的视线却没有问题,她确定自己从媚仙儿的眼睛里看见了狡黠诡异的精光,不知那女人心里究竟在打什么主意,眸光随着她刚才的视线移望向那只普通的柜子,难道这里面藏着什么?

  不知是不是身体里的灵丹正发挥着药效,皇甫羽晴额头渗出豆大的汗珠,若是细看之下能发现,汗珠的颜色泛着暗黑的毒色,她身体里的毒液正随着汗珠一点点排出,似乎有两股强大的力量在体内对抗着,这种感觉令女人很疲惫,再次缓缓闭上眼睛。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无悔阁内,南宫龙泽手里提着一柄锋利的剑刃,一旁的嵇禄面色骤变,上前一把拦下主子:“爷,万万使不得呀!”

  只见站在男人对面的姚杏花却依然是面无表情,对视上嵇禄愤怒的眸子,男人近乎咆哮的低吼声传来:“谷尊夫人,我家主子身份何其尊贵,你怎么能提出这样的条件。”

  “住口!这是我和你家主子之间的约定,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姚杏花冷冷出声,清冷凌厉的眸光从嵇禄脸上淡淡扫过,落在南宫龙泽镌刻的俊颜,低沉道:“平南王可以动手了吗?本尊还等着呢!”

  PS:昨天情人节,大家都过得哈皮吗?有一点差点忘了,听说昨天一起过节的情人一定都会分手滴,因为……缘消!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