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羽晴闻言,水眸闪过一抹异色,脱口而出:“我和你们一起去。”

  南宫龙泽冰冷的眸光淡淡瞥落到女人精致的小脸上,皇甫羽晴的水眸就这样与男人清冷相对,四目在空气里交织的瞬间,同时一阵心悸感觉,虽然说不出这种感觉到底意味着什么,男人那双冰到刺骨的鹰眸却还是因此变得更加幽暗,眸底一闪而过的复杂神色。

  “只要你少给本王惹麻烦就行。”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冷冷逸出,瞥开眸光不再看女人一眼。

  “只要王爷是一心为了孩子,臣妾也不愿与王爷为难……”皇甫羽晴冷蔑的睨了一眼男人的侧面轮廓,清冷的一拂衣袖,背转过身子头也不回的朝着软榻走去。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翌日,山谷深处的士兵们依然没有发现南宫龙夔的尸首,眼看着日头渐高,南宫龙泽皱了皱眉头,睨了一眼身后整装待发的将士,还有正饶有兴趣盯着他瞧的南宫龙菁。

  显然,南宫龙菁的眼神深处透着浓郁戏谑,整个儿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瞥对上南宫龙泽深邃的鹰眸,幽幽出声:“四弟不会是明修战道,暗渡陈仓吧?明知道二弟那个叛贼是父皇严令在惩办的人,还是故意放走了他……”

  “再血口喷人,信不信本王现在就办了你!”南宫龙泽一声厉吼,原本没有找到南宫龙夔的尸首就让他的心情很不佳,南宫龙菁的冷嘲热讽无疑是火上浇油,顿时让他怒火中烧。

  看见男人头顶上怒冒青烟,南宫龙菁邪恶的唇角微微抽搐两下,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地咽回到肚子里,他当然清楚自己完全不是南宫龙泽的对手,也知道在男人盛怒之下最好不要去招惹他。

  南宫龙泽面色一片铁青,诲暗如深的鹰眸依然盯着南宫龙菁如冠玉般的俊颜,森寒低冷的嗓音再度缓缓逸出:“既然皇兄此行是特意为了完成父皇圣命,那捉拿叛贼一事就交由你全权负责了,为弟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待办,咱们就此别过!”

  此话一出,南宫龙菁顿时大惊失色,眸底闪过一抹复杂异色,不过很快便恢复了正常,眉头一沉,语气同样变得凝重下来:“四弟这是什么意思?就凭本宫带的这几个人就能捉拿下叛贼,那父皇还让四弟带兵出京做什么来了?”

  “听皇兄这话里的意思,只是因为手里少了几个人,那好……本王就把手里的人都留给你!”南宫龙泽狭长的鹰眸越来越暗,回眸瞥了一眼面色清冷的南宫龙菁,继而再将目光投望向另一侧原地待命的将士们,低沉下令出声:“尔等都留在此地,全力配合长皇子捉拿叛贼,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遵命!”士兵们洪亮的声音响起,他们都是南宫龙泽旗下忠心的战士,对将领绝无二心。

  这一回,南宫龙菁有些傻了眼,没想到南宫龙泽竟会主动将手里的兵权交给他,而且听那语气,显然一副吃定了他的笃定态度,莫名也激起了长皇子强烈的自尊心,平南王这是吃准了他从未带过兵,觉得他无法胜任么?

  “只要你把兵留下来,本王自然也能给父皇一个交待!”南宫龙菁一咬牙,狠狠的应了下来,他就不信南宫龙泽能做得到的事情,自己会做不到,更何况若真如南宫龙泽所言,南宫龙夔那个叛贼就算真的侥幸逃脱,也定然身负重伤,只要他在周围几十里地内展开包围式搜索,就不信捉拿不到那个叛贼。

  “那就有劳皇兄了。”南宫龙泽狭长的眸缝间迸射出一缕暗光,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冷魅浅意,说完这句,深邃的眸光瞥向皇甫羽晴和嵇禄的方向,低沉出声:“我们走——”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一路上,南宫龙泽一马当先,沉默不语,未发一言,皇甫羽晴和嵇禄骑着骏马紧随其后,女人清澈澄净的眸底漾着淡淡疑惑,不止一次睨向男人的背影。

  老实说,她还真有点捉摸不透南宫龙泽心底到底在想什么,之前为了不违抗父皇的命令连自己的亲生儿子也顾不上,这会儿却又扔下长皇子和生死未卜的南宫龙夔不闻不问,着实让人有些想不通。

  突然前面的马匹慢下了步伐,皇甫羽晴正犯疑惑,只见男人突然转头凝向她和嵇禄,低沉出声:“有埋伏,都小心!”

  男人的声音很低,皇甫羽晴和嵇禄却是听得一清二楚,二人同时提高了警惕,也就在这时,突闻一声刺耳的爆笑声在空气里漾荡开来:“哈哈哈,不愧是平南王,警觉性果然高,这么快就让你发现了。”

  那尖锐的声音震慑耳膜,未见其人,也能猜测到此人绝非等闲,内功一定深厚,只见南宫龙泽目光一沉,修长指尖轻轻一弹,袖中飞出一道银光,直逼空中那道闪电疾驰而降的黑影。

  只见那道黑影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避过,稳稳落到距离他们十丈开外的距离,指尖轻巧上扬,一只银镖暗器就夹在他的指缝之间。

  “平南王好性急,这么快就想致在下于死地,呵呵!”男人低沉醇厚的嗓音幽幽逸出,诡魅间透着一股子邪气,虽是黑布蒙面,那双深邃幽暗的眼睛却是能让人清楚感觉到浓郁的杀气。

  南宫龙泽冷冷凝了一眼黑衣男子,再看看渐缓暗下的天色,就在这时,耳旁传来嗖嗖风声,再睁大眼睛一看,已经有一群黑衣人将他们三人团团围住,看来是来者不善。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南宫龙泽狭长半眯,缝隙间透着骇人气息,虽然对方人多势众,可是对于他平南王的字典里,还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怕’字!

  为首的黑衣男子,也就是最开始出现的那名身手不凡的男子低沉出声了:“既然平南王问到了,在下倒也不怕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我们都是二皇子身边的死士,我家主子留下的暗号跟踪到蓬莱国边境就消失不见了,这一切恐怕都和平南王脱不了干系吧?今ri你若是交出我家主子的下落,我们便可放你们一条活路,如若不然……”

  男人的话没有说完,语气间流露出的凶神恶煞不难听出警告之意,看来南宫龙泽一行今日若是交不出南宫龙夔,恐怕是难逃过一场恶战了。

  南宫龙泽缓缓回眸,深邃幽暗的鹰眸与皇甫羽晴对视一眼,女人自是懂得男人的心思,不顾前嫌,配合的点了点头,算是默应了男人的暗示,一旁的嵇禄也默契的点点头,男人这才转回过头,眸光再一次落到黑衣男子身上,紧皱起眉头,冷声道:“别说本王现在手里没有人,就算是交得出,也一定不会把那叛贼交给你们。”

  “你……”黑衣男子显然是被男人的这句话给气到了,冷喝出声:“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你就休怪我们兄弟们不客气了。”

  只见黑衣男子目光一寒,双足轻点,精壮的身躯瞬间跃过南宫龙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着皇甫羽晴凌厉劈下一剑,同时狂笑出声:“哈哈哈,这位应该是平南王妃吧,早就听闻平南王对她宠爱有加,在下就先从平南王的心尖尖上剐下一刀……”

  男人沉稳的嗓音既洪亮又不失尖锐,凌厉间还暗带着得意,听的人头皮一阵发麻。

  这一招声东击西倒是出乎南宫龙泽的意料之外,不过更让他意外的却是这群黑衣人排列有序的阵法,就在为首的黑衣人突然弃主攻次改变战术时,其它黑衣人都井然有序的对南宫龙泽和嵇禄也展开了攻势,显然这是他们精心编排过的战术。

  皇甫羽晴只感觉一阵恶风袭来,南宫龙泽一边应付着黑衣人的攻势,深邃幽暗的担忧眸光频频朝女人望来,皇甫羽晴却是不疾不缓的冲着黑衣男子扬起一抹优雅冷魅笑意,云手舒卷,皓腕一翻,柔软的玉萧青剑在空中挥划出优美的弧线,对着黑衣人的利刃狠狠的对击过去。

  铿锵的碰撞声在空气中响起,众人皆招式凌厉,看见女人虽然手臂带着轻伤,却依然能够潇洒自如的应对黑衣人的攻势,也让南宫龙泽暗暗松了一口气,嘴角不自觉间竟勾勒出一抹浅浅笑意,不过手里的打斗却是不敢放松,粗粝的大掌一紧,倏然加重了厮杀的力道,拿定主意要迅速的杀出一道血路,将女人从为首的黑衣人手中解救出来,他清楚的知道,以皇甫羽晴的实力,短短几十招内应该还能勉强应对,久战下来绝对不是黑衣人的对手。

  刀光剑影中,女人素白的裙袂随风飘舞,几乎快要晃花黑衣人的眼睛,男人眸底闪过一抹异色,原本以为平南王妃是一介女子,应该是个好应付的角色,能够轻易掌控在掌心,却不料却偏偏事与愿违,眼前的女人不仅不好对付,而且还是个狠角色。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