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京城百里开外的一间土窖里,上官沫冷眼凝对着面前的南宫龙夔,低沉出声:“二皇子最好别耍什么花样,在下有本事将你从宫里救出来,也一定有本事再将你送回去。”

  “你到底是什么人?”南宫龙夔眸底闪过一抹异色,深邃幽暗的鹰眸一瞬不瞬的盯着上官沫镌刻的俊颜,唇角勾起饶有兴趣的冷魅浅笑:“能够如此轻松的将本王从京城带出来,想必走的是暗道吧?能够挖一条暗道出城,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那个女人到底花了多少银子从哪里找到的你?不如……咱们私下做笔交易,她给了你多少好处,本王奉之十倍,如何?”

  “恐怕二皇子出不起这个价……”上官沫懒懒冷冷的瞥了一眼对方手脚上的千年寒铁,眉心微蹙,隐隐有一种感觉,皇甫羽晴救这厮出来绝对是个错误的选择,这位二皇子才刚刚出宫,便已经开始盘算着要如何反歼了,可见心术不正。

  幸尔,上官沫带他从地道出京城时,让人蒙住了南宫龙夔的眼睛,牵着铁镣带他出了城,虽然男人能够感觉出走得是地道,却也并摸不透地道究竟在哪儿!

  “你不开口,又怎知道本王出不起价?”南宫龙夔深邃的眸光一暗,依然直勾勾的盯着上官沫一眨不眨,他知道自己如何能够突破上官沫这一层关卡,事情就能变得简单容易得多。

  “二皇子这是要出尔反尔么?刚刚出宫就开始盘算着挖本妃的墙角了?不过……你还是趁早收起你的如意算盘,别妄想了。”突然一道清冷的嗓音传来,土窖的木门吱的一声被推开,皇甫羽晴和风灵主仆二人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

  南宫龙夔眸光微怔,闪过一丝意外光亮,不过很快便恢复了自若神色,薄唇扬得更高,磁性好听的低笑声从喉间逸出:“没想到平南王妃身边还有这样的奇人异士,还真是让本王开了眼界,以往是本王小看你了。”

  “废话少说!现在你人已经出来了,我儿子在哪儿?”皇甫羽晴面若冰霜,水眸亦漾着冷冽精光,直勾勾的盯着南宫龙夔,并无半点松懈之意。

  见女人一脸肃然模样,南宫龙夔脸上的笑意也全然褪去,同样直勾勾的盯着女人的水眸,肃然认真的一字一句回应道:“只要送本王到蓬莱国边境,本王自然能保证小世子安然无恙的回到平南王妃的手中……”

  皇甫羽晴水眸闪过一抹异色,蓬莱国边境,这让她的脑海里不由自主想到了一个人,那便是蓬莱国的逍遥王宁北棠,难道小世子的失踪和他有关系不成?想到他和南宫龙夔的交情匪浅,就算真的是这样也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别以为孩子会在逍遥王手中,也千万别和本王耍花招,否则……你赌不起!”南宫龙夔低沉磁性的嗓音徐徐响起,男人似乎透过女人的水眸,看穿了她内心深处此刻的想法,冷冷的打断了她此刻的念头。

  皇甫羽晴面色微僵,男人说的不错,即便她心里是这样怀疑的,可是她也赌不起,如果阿离有个闪失,则是无法挽回的遗憾,她赌不起!

  “本妃一定会将你安全抵送蓬莱国边境,你就放心吧。不过……你说过的话最好也不要有任何差池,只有见到了孩子,本妃才会帮你解除这副千年寒铁所制的镣链。”皇甫羽晴面色平静如水,眸光不带一丝温度的冷冷应道。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一路小心翼翼,经过为时七日的行程,皇甫羽晴才抵达蓬莱国边境,风灵忍不住拉了一把主子的衣袖,低沉道:“王妃,咱们真的要帮那个叛贼解除千年寒铁所制的镣链吗?像他那样的人,若是放虎归山,恐怕将来必会遭来大祸……”

  凝对上风灵紧锁的眉心,皇甫羽晴点点头,这个道理她当然也明白,如果能够有一石二鸟之计当然是最好不过,只是上官沫派出去的人还没有传回消息,他们自然也不能轻举妄动,万一打草惊蛇,带来的后果也是无法预料的。

  “傻丫头,放心吧,本妃当然不会那么轻易的放了他……”

  尽管女人们压低了嗓音,不远处的南宫龙夔深邃的眸底依然闪过一抹幽暗异色,薄唇微抿,似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就在这时树林外传来悉碎沉稳的脚步声,顿时将几人的视线吸引过去,只见上官沫不疾不缓的走了出来。

  皇甫羽晴看见他眸光一亮,她正一直在等男人的消息,上官沫脸上的神色亦让她感觉一定是孩子有了消息,上官沫的眸光淡淡从南宫龙夔的俊颜划过,接着落到皇甫羽晴脸上:“女人,你过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

  皇甫羽晴缓缓起身跟着上官沫朝外走了几步,风灵水眸亦闪过一道精光,却很快注意到南宫龙夔的眸光同样跟随着那两人的背影,于是冷喝一声:“看什么看?本姑娘警告你最好你能确保小世子平安无恙,否则不等王妃开口,本姑娘便第一个饶不了你!”

  南宫龙夔皱了皱眉头,斜目冷睨向风灵,沉默数秒后冷冷出声:“放肆,你一个小小的丫鬟,敢胆如此对本王说话,看你是活腻了不成……”

  “本姑娘还年轻,还想多活几年呢!活腻的人可是你,若是敢耍什么花招,本姑娘才不会拿出九阳剑让王妃解除你的铁镣呢!”风灵没好气的冷白男人一眼,同时护紧了腰间。

  南宫龙夔的鹰眸随着女人的视线落到她腰间的那柄剑鞘上,眸光微暗,却是什么话也没有说,风灵此刻似察觉到自己刚才的失言,脸上划过一抹不自然,暗睨向男人的俊颜,直至觉得他脸上的表情并无任何异样,才暗暗松了口长气,眸光紧接着再度睨向皇甫羽晴和上官沫的方向,正看见女人迎向而来。

  “上官沫,你到底还要拖到什么时候?”皇甫羽晴折返回原地,凌厉的眸光直逼向男人,低沉道:“这已经是本妃对你最大的让步了,先交出小世子,本妃便帮你解除铁镣。”

  “本王也说过,必须先解除我身上的铁镣,我才会交出小世子……”南宫龙夔唇角勾起一抹冷魅,孩子可是他最后的筹码,若是就这样轻易交出来,他岂不是断了自己的后路。

  “本妃再警告你最后一次,继续耗下去对你没有好处……”皇甫羽晴斩钉截铁的口吻,一字一句从口中清晰吐出,直勾勾凝盯着对面的男人,却见男人唇角的冷魅越漾越深。

  南宫龙夔虽然身处逆境,可他却像是吃准了女人一定不敢违备自己的意愿,因为小世子还在他手里,他便掐住了女人的软胁,料定她不敢轻易妄动。

  不过男人笑着笑着,唇角却突然僵滞,敏锐的鹰眸四下环望一周,冷冷出声:“那个上官沫又去了哪儿?皇甫羽晴,别说本王没有警告你,你可千万别背着本王耍花招,否则……你应该明白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皇甫羽晴淡淡出声:“二皇子这是害怕了吗?你若是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本王会害怕,本王只是担心后悔的人将是你……”南宫龙夔冷魅的嗓音传来,盯着皇甫羽晴精致的小脸,冷哼一声。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坐在青石上暗暗调息的南宫龙夔似越来越焦躁,脑海里回味着皇甫羽晴和风灵那丫头之前说过的话,还有神出鬼没的那个上官沫,背地里不知在搞什么鬼,再想到自己沿途一路留下的暗号,不知道他手下的人究竟有没有注意到。

  突然,男人紧闭的鹰眸倏然睁得大大的,皇甫羽晴和风灵似也同时感觉到了什么,水眸警惕的凝向同一方向,只闻嗖嗖几声风向,南宫龙泽伟岸高大的身躯仿若神祗由天而降,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不由惊得皇甫羽晴一行全都瞪大了眼睛。

  南宫龙夔条件反射的三步并两,委身于皇甫羽晴身后,因为千年寒铁的关系,他一身的内力完全无法施展出来,只能暂且委曲求全,因为他知道皇甫羽晴在没有见到小世子之前,还不至于会将他推给南宫龙泽,在女人身后,还能暂保他一时安全。

  “果然是你干的!”南宫龙泽醇厚低沉的磁性嗓音透着浓郁戾气,当南宫龙夔从皇宫消失时,他脑海里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她,可是嵇禄却说她搬回了平南王府,便让男人放松的警惕,不过当他全城未搜索到人时,突发奇想让嵇禄再回府一探究竟,哪里还有皇甫羽晴的影子。

  皇甫羽晴也没有料到南宫龙泽会突然出现,怔愣数秒很快便恢复了正常神色,轻声应道:“王爷可以不管孩子的死活,臣妾却做不到,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