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羽晴盯着男人深邃犀利的鹰眸,沉默数秒低声应道:“只要你能保证我儿子一定平安无事,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

  “当然。那个小东西可是本王手里最后的筹码,本王绝不会那么轻易要了他的小命,你应该明白。”南宫龙夔狭眸半眯,直勾勾的盯着女人冷冽锐利的眸光,没有逃避她目光里的打量。

  女人缓缓点头,最后低低丢下一句:“在这里等着,会有人来救你出宫。”

  说完这句,皇甫羽晴迅速离开了冷宫,风灵那丫头依然机敏的吸引着门口侍卫的视线,让她顺利的悄然离去,很快一前一后的主仆二人便在青石小径会合。

  “王妃,有找到二皇子吗?”风灵压低嗓音,脸上的表情也跟着紧张起来,不管怎么说,小世子也是在她眼皮子底下看着一天天长大的,发生了这种事情,她的心情比起皇甫羽晴,也好受不到哪里去,同样的担心紧张。

  “嗯。”皇甫羽晴点点头,风灵明显的松了口气,可是下一秒气氛却也因此而变得更加紧张。

  “那……那他肯说出小世子的下落吗?”风灵紧张的再问。

  皇甫羽晴点点头,又摇摇头,让风灵水眸漾起一层惑色,只闻主子清冷的嗓音传来:“风灵,明日咱们必须出宫,若事后有人问起来,就说本妃心情不佳,要回娘家小住几日。”

  风灵点点头,虽然皇甫羽晴没有细说其中深意,她却也感受到了其中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傍晚的天空灰蒙蒙的,看不见太阳,南宫龙泽回到华云宫,走进偏殿瞥了一眼坐在殿内饮茶的皇甫羽晴,只见女人一脸惬意模样,男人暗沉的鹰眸划过一抹异色。

  皇甫羽晴似感受到了男人的视线,缓缓抬眸,清澈的水眸对视上男人的眼睛,冲着他眨了眨眼睛,微微一笑,如百花开放,在明媚的笑容中,樱唇轻启,一字一顿:“王爷回来的正好,臣妾恰好有话要对你说!”

  “你是想告诉本王,今儿响午去三哥那里饮酒的事儿吗?”南宫龙泽声音冷冽,醇厚的嗓音怒气冲天,咆哮如雷,冷瞪着女人并大步流星的朝她走来。

  男人咆哮的嗓音似倾注了内力,就连皇甫羽晴坐着的椅子和身侧的桌案也跟着微微轻颤,可是女人依然面色平静如水,无所畏惧的凝对上男人逼迫而来的气势,淡淡出声:“王爷连这事儿都知道?看来王爷在三哥的身边也埋下了眼线……”

  “你……休得胡言!”南宫龙泽鹰眸闪过一抹异色,女人敏锐的反应却不得不让他佩服。

  皇甫羽晴唇角缓缓勾起一抹清冷笑靥,不难看出男人眸底闪过的悔意,于是聪慧的直接跳过这个话题,淡淡道:“臣妾今日特意等着王爷回来,有事告诉王爷,明日臣妾要出宫……”

  “出宫?你要去哪儿?”南宫龙泽眸光微怔,皱了皱眉头。

  “臣妾心情不佳,打算回娘家小住几日。”皇甫羽晴淡淡道。

  “本王答应你可以回娘家了吗?”南宫龙泽皱着眉头,锐利的眸光直勾勾的盯着女人的眼睛,听她这话的意思,像是事情已经定下来了,他什么时候答应她可以出宫了?这个节骨眼上,孩子还没有找到,他的心情原本就已经够烦躁了,父皇今日已经单独召见他谈及此事,说避免夜长梦多,要早日处决南宫龙夔那个孽子。

  这件事情让南宫龙泽的心情莫名变得烦躁起来,没想到刚回来又接二连三的听到不好的消息,先是得知这女人背地里幽会南宫龙砚,听说三哥喝得酩酊大醉,看来是相当尽兴,紧接着便听见皇甫羽晴欲回娘家的消息,也让男人烦躁的心情波动更大。

  “王爷答不答应那是王爷的事儿,臣妾只是通知王爷一声罢了,明日一早我便带着丫鬟出宫,和王爷打声招呼是依然尊重你。”皇甫羽晴云淡风轻的口吻,冷冷丢下这句转身离去。

  只留下男人怔愣的身影站在原地,距离他们不远的嵇禄深邃的眸光亦闪过一抹复杂,这段日子他一直跟在王爷和沐柳儿身边,也是抱着一丝希望,看能不能找出突破口,王爷对王妃的态度突然之间发生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着实令人感到疑惑。

  “嵇禄,明ri你暗地里跟着王妃,看看她到底去了哪些地方,回来向本王禀报。”男人的目光依然凝盯着女人背影消失的玄关处,连头也未回,吩咐着身后的属下。

  “是,王爷。”嵇禄恭敬应声。

  “你先退下去吧。”南宫龙泽略显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这几日他派人在灵月国展开了地毯式搜索,却依然没有发现小世子的下落,再加上南宫彦的催促,事情愈发让他头痛,敌人在暗,他们在明,若真是处死了南宫龙夔,他担心对方一定会对孩子不利,可是不处决南宫龙夔,则是龙颜大怒,南宫彦这一次被南宫龙夔害得不轻,似乎是被吓得有些怯意了,一日不处决南宫龙夔,老人家则显得焦躁不安,心神不安。

  嵇禄看得出主子的烦躁,南宫彦给了南宫龙泽三日之限,限他三日之内一定要处决南宫龙夔,当时皇上下令的时候他也在旁边,不过最为属下,他却是无法与主子分忧,二皇子确实狡猾,也不知把小世子藏到了什么地方去了,找了好几日也没找到。

  就在嵇禄欲退下之时,南宫龙泽突然再度出声:“等等——”

  “爷还有什么吩咐?”

  “明日出宫记得绕回平南王府去看看柳儿,本王怕她初来乍到会不习惯,交待府里的下人,都给本王小心翼翼的侍候着,若是有个差池,本王回去饶不了他们。”

  男人低沉缓慢的嗓音逸出,嵇禄眸光又是一暗,每每听到那个名字从王爷嘴里逸出,他的心情都会莫名受到影响,在他的心里也难免会先入为主,只有皇甫羽晴才是他心里的正主儿,至于王爷口中提及的那位柳儿姑娘,他始终保持着中立的态度,谈不上不喜欢,却也没什么好感,不过碍于她始终是王爷的恩人,他只能再忍忍。

  “属下知道了,请王爷放心。”嵇禄点头退了下去,步伐缓慢,心思沉重。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翌日清晨,皇甫羽晴和风灵出宫后先去了一趟钱庄,让风灵把风,她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和上官沫细细商谈。

  门窗封闭的昏暗房间里,上官沫皱着眉头,一瞬不瞬的盯着女人精致的小脸,低沉道:“千年寒铁可不是那么容易打开的,除非能找到那柄用九阳之火提炼制成的九阳宝剑,否则想要打开它恐怕要废些时日……”

  皇甫羽晴闻言也不禁皱起了眉头,低沉道:“眼下最重要的恐怕是得先把人弄出来,至于他手脚上的铁镣不必急着那么快打开,我反倒担心打开了铁镣没有办法约束他,还有九阳阳宝剑的下落你可知晓?”

  “你不会是真的想救那个败类吧?女人,你也是聪明人,放虎归山会带来什么后果,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就算你肯,皇帝老儿也未必答应……”上官沫盯着女人的脸,一脸正色的道,他说的是大实话,南宫彦这一次差点死在自己儿子的手里,自然是不可能容得下那个罪魁祸首,哪怕是亲孙子还被南宫龙夔掌控在手里,也不可能因此而放过他。

  “虽然我也不想,可是眼下却是别无选择,南宫龙泽派重兵搜索几日也迟迟没有消息,若是再拖延下去,我担心……父皇那里是拖不过去了,一旦父皇下令处决二皇子,我的阿离恐怕就凶多吉少了!”皇甫羽晴面色凝重正色的道,事实证明她的考虑确实是正确的。

  上官沫盯着女人的脸看了好一会儿,缓缓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先把人救出来再说吧,至于九阳宝剑,事后再找也不迟。”

  皇甫羽晴从男人脸上胸有成竹的表情感觉到,他一定知道九阳宝剑的下落,不过她心里却也暗暗打定了主意,就算是找到了九阳宝剑,不到万不得已,她也绝不会轻易替南宫龙夔解下铁镣,等救了阿离见机行事,若能既救人又不放过南宫龙夔,才是真正的双赢。

  “上官沫,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这几日我会住在将军府,有什么事情你去那里找我。”皇甫羽晴最后再交待一句,已经在这里呆了很久,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她得赶紧走了。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皇甫羽晴和风灵从钱庄出来,淡淡瞥了一眼天下第一食斜对面的赌庄和钱庄,据她所知那儿的幕后老板正是南宫龙夔,也不知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皇甫羽晴水眸闪过一抹灵光,突然压低嗓音低沉道:“风灵,咱们也进去赌一把——”

  PS:前些日子因为大伯病世,素歌要吊孝守夜,所以好些天没有上网,初四出殡,今天开始更新。今天还有一章,晚一点可以刷新。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