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顿时吓得浑身微颤,面露难色,南宫龙砚不由分说单手持刀架着他的脖子,另一只手从后将他往前推了一把,深邃幽暗的瞳仁深处燃烧着熊熊怒火。

  老太监喉间逸出一声恐惧的低哼,手持拂尘,慌张的随着男人阔步前行的步伐,空气里飘逸着男人愤怒低沉的嗓音:“该死的奴才,若是父皇有个好歹,本王第一个砍了你的头!”

  皇甫羽晴紧随其后,又解决了几名侍卫才顺利进入书房,从刚才的情形不难看出,南宫彦极有可能是被二皇子软禁起来了,寝宫外的那些侍卫应该都是南宫龙夔的人。

  “父皇——”南宫龙砚惊呼出声,一眼便看见了躺在床榻上的皇帝,只见南宫彦苍白的面色透着疲惫,眉头紧皱,眸光焦虑,嘴唇泛着不自然的紫色,仿佛生了大病,如此情形让南宫龙泽深邃幽暗的眸光变得更加暗沉复……

  “砚儿,你总算回来了。他……他这个狗奴才……”南宫彦的目光缓缓从南宫龙砚脸上移望向老太监,眸光迸射出骇人的冷冽锋芒,随即一阵急剧的咳嗽,皇甫羽晴急急奔到床榻边递过素白方帕。

  南宫龙砚的眸光凝向刀架下瑟瑟发抖的老太监,眸底迸射出的森寒锋芒仿若利刃一般冷冽,低沉逸出:“狗奴才,本王现在就送你上黄泉……”

  冷喝声落下,刀光划过,鲜血飞溅而出,皇甫羽晴秀眉微蹙撇开了头,听闻那太监一声闷哼没再也没了声音,紧接着便听见身体重重倒地的沉响。

  南宫彦咳嗽了好一会子才缓缓睁开疲惫的眼,眸光再度急急的凝向南宫龙砚,嘴唇蠕动的似有些焦急,似用尽全力吐出几个字:“砚儿……你……你们快走……”

  “父皇,这一切都是二哥干的对不对?”南宫龙砚皱着眉头,低沉道:“儿臣不走,儿臣这次回来带回精兵三千,就算不能一举拿下那个叛臣贼子,也一定会救父皇于水生火热。”

  皇甫羽晴收回丝帕,眸光不经意瞥间,水眸闪过一抹惊诧之色,如雪的丝帕上面清楚印染上鲜血的液体,令她大惊失色,下一秒女人便迅速收手握紧了丝帕,没有让两个男人注意到其中异样,这个关键时刻,不希望乱了寸脚。

  “你……听父皇的话,带上玉玺离宫。”南宫彦心急如焚,二皇子的势力似乎是出乎了他的想像,皇甫羽晴刚刚离开不久,南宫龙夔便发现了异样,虽然他一直极力隐藏,却被二皇子将计就计,引君入瓮,略施小计便将他软禁了起来,南宫龙夔仗着太子的身份,眼下满朝文武百官已有多数人都为他所用,就连南宫彦身边的公公也被他所收买,南宫彦气急攻心,一下子就病倒了,这会儿他自觉是自身难保,只希望能够保老三周全。

  以南宫龙夔以往做出来的种种,杀兄弑父这样的诡计都可以使得出来,还有什么事情会是他做不出来的?南宫彦深邃的眸光变得越来越暗,沙哑出声:“老三,你再走近一些,朕告诉你玉玺在哪儿,你带着它赶紧离宫去找……”

  南宫彦说话的模样看起来有些吃力,南宫龙砚皱了皱眉头,很快走到床榻旁,粗粝大掌一把握上男人苍劲枯躁的大手,醇厚的嗓音不难听出几分担忧:“父皇,你放心,儿臣就算是豁出性命,也一定会力保父皇周全。”

  闻言,南宫彦诲暗如深的幽暗眸底闪过一抹复杂异色,薄唇微颤,似有千言万语想说,可嗓子里却像是被一团棉花堵住了似的,除了咳嗽,什么话也说不出话来。

  “呵,还真是父子情深!只是……父皇,同样是您的儿子,你却宁可让他带着玉玺离开,也不愿意让儿臣坐上皇位,哼!未免也太偏心了。”伴随着一道阴阳怪气的阴霾语调,寝宫的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走进来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南宫龙夔。

  只见男人今日身着一袭深蓝色精绣锦袍,宽阔的下摆绣着白色波浪花纹,修长挺拔的身姿落落而出,说不出的高贵优雅,男人的眸光最先落在皇甫羽晴身上,看见她时鹰眸闪过一抹异色,却也未多做停留,视线下一秒便从女人身上移离,落上床榻的方向,璀璨的笑容透着说不出的诡异:“今日不交出玉玺,你们谁也别想从这间屋子走出去。”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私下软禁父皇,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你也敢做!”南宫龙砚原本早就对南宫龙夔心生芥蒂,此刻更是厌恶到了极点。

  南宫龙砚的态度如此恶劣,南宫龙夔唇角却依然勾着笑,似一点儿也不气恼,冷笑出声:“废话少说,快点交出玉玺的下落,否则就真正让你们知道……本王的胆子究竟有多大!”

  “畜生!你休想拿到玉玺……”南宫彦气急攻心,噗的喷出一大口鲜血。

  南宫龙砚顿时急呼出声:“父皇,你怎么了?”

  皇甫羽晴也急急上前,此刻就算是想瞒也瞒不住了,女人皱着眉头低沉道:“我去请太医来替父皇瞧瞧,这里就先交给你了。”

  二人视线相对,南宫龙砚点点头,却在这里南宫龙夔诡异的笑容猛然一寒,低沉道:“本王早就说过,交出玉玺之前,谁也别想离开这间屋子。”

  男人的话音刚落,数十名侍卫从她身后窜了出来,手持长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攻向南宫龙砚,南宫龙砚清澈的眼瞳微微一凝,手腕一翻,强势的掌力对着侍卫们打了过去。

  那些侍卫显然都是二皇子的人,个个都像是训练有素的杀手,目光阴沉着,飞速躲闪,其中有两名稍稍动作迟缓一些,即被南宫龙砚手中的暗器射中,高大的身躯重重撞到墙壁上。

  皇甫羽晴也没有闲着,同时出手与男人左右开攻,南宫龙砚目光凝了凝,拼尽全力,从侍卫中杀出一条道来,直逼向南宫龙夔,却见南宫龙夔目光沉静,眼看着那道银光逼近之时,突然双足一点,轻松避开。

  皇甫羽晴秀眉紧蹙,明显感觉南宫龙夔这段时间的功力大增,若真是打下去,南宫龙砚未必占得了上风,就在这时,房门突然再次被人一把推开,当看清楚眼前的人时,女人眸光微怔,就连原本面露得瑟之色的南宫龙夔神色也不禁陡然僵滞。

  “你……你没死!”南宫龙夔面色一阵白一阵黑,凝盯着步步逼近的男人,眸底闪过一抹诲暗深色:“都给本王上,不留下一个活口。”

  男人一声令下,侍卫们瞬间将目标转移向南宫龙泽,男人伸臂压下一柄长剑,利落出招,顿时与侍卫们打成一片,剑法快狠准,招招凌厉,毫不留情,深厚的内力强势霸道,长剑在空气划出一道道银白剑锋,密不透风,招招透着杀机。

  躺在床榻上南宫彦也不禁睁大了眼睛,怎么也没有想到南宫龙泽竟真的还活着,微颤的唇角轻轻抽搐两下,深邃幽暗的瞳仁深处闪过一道光亮。

  “父皇,你别担心,晴儿这就在这儿守着您,等三哥他们生擒了那个叛贼,就带太医过来给您看看……”皇甫羽晴看着刀光剑影满天飞的场景,担心他们会误伤到床榻上的男人,这会儿死守在南宫彦身旁,偶尔应付欲上前偷袭的侍卫。

  银光闪烁,南宫龙泽和南宫龙砚兄弟俩虽然没有言语,可无形中却形成了默契,左右开攻,相互配合,很快将那那些冒充侍卫的杀手处理了干净,浓郁的血腥味也瞬间在空气里漫延。

  见势头不妙,南宫龙夔眸底闪过一抹异色,冷哼一声:“整个皇宫已经尽在本王的掌控之中,你们真以为自己还逃得掉吗?”

  说到这儿,男人嘴角轻扬起一抹轻蔑冷笑,却闻对面传来一道气势磅礴的大笑声,南宫龙泽虽是在笑,嘴角的冷冽却更加深邃,眸光深处也不见一丝温度。

  “你真以为自己高明的能够控制一切?”

  淡淡的一句反问,却让南宫龙夔深邃的眸光瞬间一黯,只闻男人低沉稳重的醇厚嗓音缓缓传来:“今日咱们就新帐旧帐一起算,修建堤坝那ri你故意骗本王下堤,从中设下埋伏,这笔帐本王还没有和你算,你就迫不及待的欲加害父皇,荣登九五……哼!不知是二哥太轻敌,还是过于自信,总之你的如意算盘想要得逞,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屋子里的血腥味儿越来越浓郁,皇甫羽晴不禁皱了皱眉头,水眸依然漾着疑惑之色,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南宫龙泽竟然会这么快就跟进宫来,如果不是他,仅凭南宫龙砚一人之力,绝不可能如此顺利的解决他们。

  PS:亲爱的孩纸们,今天的更新就上传了,明天更一万,更一万,一定更一万字,这几天太忙了,真是不好意思呀呀呀!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