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心像是受到了无名蛊惑,南宫龙泽此刻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想吻她,想……要她!性感的薄唇覆在女人柔软樱红的唇瓣上,辗转反侧,细密啃噬。

  被他强压的身下的小女人难耐的逸出一声低哼,莫名让男人的情绪更加失控,胸腔被异样的情愫填充的满满的,波涛汹涌澎湃的像是随时会喷发的火山一般热烈。

  迷迷蒙蒙间,男人松开她的唇角,因为光线的问题,此刻他无法再看清女人的小脸,女人却能清晰可见男人俊镌脸颊细微的表情变化,南宫龙泽的表情显得很纠结,此刻脑子甚至有些乱,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会做出这样荒唐的举动。

  就在这时,女人隐藏在暗角里的小脸一点点倾向他,显露在微弱的光线下,绝美的小脸再次映入男人眼帘,熟悉的令人心悸的容颜让男人脸色微僵,南宫龙泽深邃幽暗的鹰眸就这样盯着女人,她微红的小脸透着婴儿般纷嫩的色泽,清澈澄净的水眸蒙上一层氤氲雾气。

  “女人,你这是对本王施了什么蛊术?”男人喃喃自语道,眸光闪过一丝迷惘。

  “臣妾从来都不懂得什么蛊术,王爷刚才完全是由自于心……”皇甫羽晴仰面望着男人,唇角微扬,魅惑人心的笑靥瞬间让男人再度迷失了方向。

  莫名受到眼前的殷红色泽蛊惑,南宫龙泽再度俯头吻上她的唇,美好的柔软感觉让他不由自主的有些妒忌起被她吸入进肺里的空气,疯的般狠狠的狂吻堵上柔软的樱红。

  “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响起,也让完全陷入情网的二人回过神来。

  南宫龙泽和皇甫羽晴的视线同时顺着声音望去,只见沐柳儿单薄的身子倚靠着客栈长廊的木栏前,直勾勾的凝望着他们的方向。

  下一秒,皇甫羽晴清楚的感觉到男人的身体僵滞挺直,如同触电般的离开她的身体,面若冰霜,深邃眸光深处闪烁着懊恼纠结光芒,眸光再凝向皇甫羽晴,眸底迸杀像要吃人般的冷冽,女人却在这个时候冲着他莞尔一笑——

  “被柳儿姑娘撞了个正着,王爷这是恼羞成怒了么?王爷可别忘了,刚才是你主动吻我的,这会儿怎么反倒一副被臣妾强上了似的幽怨眼神。”

  女人轻描淡写的淡淡嗓音,更是让男人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南宫龙泽的眸光从皇甫羽晴身上移望向沐柳儿,只见女人苍白的小脸在月光下更显病态,水眸直勾勾的盯着站在暗处的皇甫羽晴,眸底闪过一抹复杂异色。

  “我先送柳儿回屋,回头再找你算帐!”南宫龙泽皱了皱眉头,女人的话似乎让他清醒了几分,却又像是更糊涂了,刚才真的是他主动的吗?回想起来好像真的是这样,只是他为什么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总觉得刚才的失控似暗藏着一股诡异气息,这一切归咎到底应该都和眼前的这个女人有关。

  碍于沐柳儿就站在不远的地方安静地等着他,她单薄的身子看上去似一眨眼就会被风吹走似的,男人匆匆丢下这句话便朝着她的方向走去,皇甫羽晴站在原地,看着男人将自己身上的外袍褪下将沐柳儿娇小的身子包裹,搂着她上了楼。

  原来不太凉的夜晚,皇甫羽晴却莫名感到一股寒意,后背顺着墙面缓缓滑落,蜷伏在黑暗的角落里,这个时候她是一动不想动,只想静静的蜷缩在角落里,独自享受暗夜的寂静,也不知过了多久,风灵的声音传来:“王妃,你怎么在这儿?天色不早了,快回房歇下吧?”

  “你先回房歇息,不必理我,我只想一个人静静。”皇甫羽晴清冷的嗓音轻柔逸出。

  “王妃,你……真的没事吗?”风灵还是有点放心不下,很少看见王妃像今晚这样失常。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有事吗?放心回房休息吧,我只是想一个人静静。”皇甫羽晴清冷的嗓音依然平静如水,小脸蜷伏在腿间,感觉到风灵稍作犹豫后才缓缓离去,女人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没有抬头。

  只是,下一秒腹部突然传来丝丝痛意,女人皱了皱眉头,不会这个时候来了葵水吧?可就算是来了葵水,她此刻依然也还是不想动……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也不知过了多久,皇甫羽晴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飘了起来,自然而然的调整到舒适的睡姿,异样的温暖感觉袭卷而来,将女人微凉的身子包裹其中,同时也惊醒了她。

  皇甫羽晴睁开眼,正好撞进男人深邃似海的鹰眸,水眸微怔,注意到自己腾在空中的身子,清冷的嗓音不由脱口而出:“你又折返回来管我做什么?你的柳儿姑娘难道不需要照顾吗?”

  当女人提到沐柳儿时,男人深邃的瞳仁闪过一抹异色,沉默数秒后才低缓出声:“一日夫妻百日恩,本王只是不想看见感染风寒也病倒。”

  皇甫羽晴不再吱声,面无表情,任由男人抱着自己上了楼,正好遇见风灵那丫头,看见南宫龙泽抱着主子上楼来,风灵水眸闪过一抹光亮,还未来得及请安问好,便问男人沙哑的嗓音传来:“给你家主子准备热水和干净衣裳……”

  风灵先是不明所以,再注意到男人白衣锦袍上沾染的殷红血迹,水眸先是一怔,紧接着便明白过来,连连点头,看着男人将皇甫羽晴抱着回到自己的房间。

  这会儿,皇甫羽晴似也感觉到了什么,下面传来的温湿感觉夹杂着血腥味道,让气氛瞬间变得尴尬起来,因为男人一直抱着她,显然会被沾染到……

  “为什么血会那么多?你确定……没事吧?”男人醇厚沙哑的磁性嗓音从女人头顶上方传来,原本尴尬的女人只能佯装淡然冷静的凝对上男人的眼睛,冷冷出声——

  “弄脏了王爷的衣服,一会儿王爷褪下来,臣妾会帮你洗净。”

  虽然语气很平静,但气氛终究是怪怪的,和自己已经移情别恋的丈夫讨论大姨妈的事儿,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古怪,皇甫羽晴没想到的是,男人进屋后并未将她放下来,而是抱着她坐到床榻边,也就意味着女人濡湿的一大片完全坐在男人的腿上。

  “本王关心的不是衣服,这个……是正常的吗?”男人皱了皱眉头,他对女人的这个并不了解,只知道行军打仗中战士若是流这么多血,伤势一定是很严重的。

  “呃……算正常吧!”皇甫羽晴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男人深邃眸光里的执着倔强让她无法回避,她知道若是得不到答案,他会一直倔强的和她拗下去。

  “为什么会流这么多血?有无头晕的感觉或者其它不适?不然本王让嵇禄去请个大夫来给你瞧瞧……”南宫龙泽低沉沙哑的嗓音依然喋喋不休的逸出,深邃的瞳仁同样直勾勾盯着女人的小脸,莫名带着皇甫羽晴一股巨大压力。

  “都已经说过没事了,你烦不烦?!南宫龙泽,你到底算是我什么人?看见你的柳儿姑娘就把我抛到九霄云外,这会儿又亲近起来,若是呆会儿你的柳儿姑娘再出现,那你是不是又要把帐全都算到我头上?”皇甫羽晴涨红了脸,用力一推从男人怀抱挣扎出来,被他强抱在怀中,坐在他的大腿上,男人还特么的问着些敏感问题,不禁让女人有些恼了,他到底算是她什么人?前前后后说了这么多,他自己就不觉得很奇怪么?

  女人义愤填膺的一番话让男人脸色青一阵黑一阵,也就在这个时候,风灵的声音从房门外传来:“王妃,奴婢把衣服送过来了,还让店小二准备了热水……”

  “都进来吧!”皇甫羽晴秀眉紧蹙低沉应道,同时睨了一眼身侧的南宫龙泽:“王爷还呆在这儿做什么?难不成要看着臣妾更衣么?”

  她的话出,男人的脸颊瞬间一热,紧接着头也不回的夺门而去,风灵进了屋子,指使着店小二将热水倒入木桶,自个儿则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主子的脸色,依然能够感受到空气里的紧张气氛。今晚发现皇甫羽晴好久都没有回房,她正打算下楼去找,便遇见王爷抱着王妃上楼来,心情突然一闪而过的欣喜,看来王爷和王妃之间的关系有戏。

  送走了店小二,风灵用屏风将木桶整个围挡的密不透风,这才将准备好的衣裳和月事条搭放到屏风上,走到皇甫羽晴身侧:“王妃,清洗一下换身干净衣裳吧!”

  “我自己来就可以,风灵,你也回房歇着吧,不用担心我。”皇甫羽晴点点头,语气柔和下来,认真的眸光睨向那丫头,风灵微微一怔,紧接着点头离开了房间。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清洗干净换了身舒适的衣裳,皇甫羽晴重重的舒了口气,回到床榻上躺下,脑海里依然回想着男人抱自己回房的一幕,再静下心来细细分析一番,虽然南宫龙泽表面上看着是移情别恋了,可是他对她依乎从骨子里依然透着几分依恋,那种情愫似连他自己也很迷惘。

  如果她把一切都告诉他,他会相信沐柳儿对他所做的一切吗?皇甫羽晴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只要脑海里闪过男人每每在面对她和沐柳儿时所做出的选择,她就感觉自己的胜算并不大。

  正想着,突然门口传来动静,女人警惕的睁大眼睛冷喝出声:“谁?!”

  话音未落,只见男人精壮的高大身躯推门而入,皇甫羽晴微微一怔,才发现自己临睡前竟然忘记了插上木栓,水眸凝对上男人深邃的眸光,清冷道:“王爷这么晚还有事吗?”

  男人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地脱褪身上的衣物,让皇甫羽晴的心口又是一紧,脱口而出:“王爷到底想干什么?”

  闻言,男人突然回眸凝了她一眼,女人脸上的紧张表情不由让他唇角勾起一抹玩昧浅笑,磁性沙哑的性感嗓音缓缓逸出:“你以为本王想干什么?”

  说话的同时,男人一边褪衣,一边朝着女人躺卧的床榻走去,皇甫羽晴水眸闪过一道失措惊光,紧接着倏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后背紧贴着床柱,清冷出声:“王爷请自重!”

  明明知道男人心里如今还装着另一个女人,皇甫羽晴没有办法将他刚才脱下外袍悉心包裹着沐柳儿离去的背影从脑海中挥去,在她不能清晰感受到男人的爱意之前,她没有办法和他睡在同一张床榻上。

  “本王哪里不自重了?”男人抬起长臂探向女人,就在皇甫羽晴偏头躲过才发现,男人的手原本就并不是伸向她,而是探向床榻上的一只包袱,只见男人拿着包袱娴熟的从中取中衣服,低沉的嗓音再度缓缓逸出:“你可别忘了,这里原本就是本王的房间,还有这身血衣,也都是因为你,不换下这身衣裳,你让本王如何出门见人?”

  皇甫羽晴顿时没有声音,男人的话让她简直让她无地自容的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原本还以为他想……没想到这一切不过只是她自作多情。

  “那王爷也不必在臣妾面前更衣,前面便是屏风,你要换衣裳可以避开些……”皇甫羽晴撇开脸不再看男人一眼,只见南宫龙泽听完女人的话却是莞尔一笑,无所顾忌,依然我行我素,在女人面前将里衣外袍全都换了个干净。

  腹部传来微微痛楚,让皇甫羽晴不由自主蹙紧秀眉,细微的表情变化却是分毫不差的落入男人眼底,刚刚换好衣裳的南宫龙泽眉头亦皱起,俯身上前凑到女人跟前,低沉沙哑的嗓音低缓逸出:“你……还好吧?哪里不舒服就说出来……”

  PS:今天的二更奉上,素歌继续码字,停电了,本本还有余电,争取在用完之前码出一章,剩余的晚上来电再继续哈!

  [好文推荐]

  “爷,我要吃了你!”《恶女狂妃,强娶邪魅鬼王》,作者,君飞月。

  “神马姐妹,神马庶木,神马未婚夫,统统给我滚!” 《嫡女傻妃:王爷勾勾缠》,作者:水安然(宝妈大神)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