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皇甫羽晴一行刚离开了没多久,上官沫便接到消息,说有行踪诡异的一行人进了客栈,最终女人还是放心不下,下令折返回客栈,此刻天亮已经暗了下来。

  进客栈正好遇见嵇禄送大夫出去,当看见皇甫羽晴一行时,嵇禄眸光微怔,显得有些意外:“王妃,你……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天路太黑,我们还是决定过一晚再走,那位柳儿姑娘的病情现在如何?”皇甫羽晴暗暗冲男人使了个眼色,嵇禄微微一怔,不过很快便回过神来。

  “刚才大夫已经来看过了,只是说身子比较虚弱,需要好好休息调养几日。”嵇禄说话的语速很慢,面色显得有些不太自然,眸光不经意睨向身后的风灵,那丫头极其不自然的瞥开眸光,空气里瞬间流窜着几分尴尬的气流。

  似感觉到了什么,皇甫羽晴淡淡的撇向身侧的风灵,道:“风灵,你去问掌柜的还有几个房间,先把人都安顿下来。”

  “是,王妃。”风灵正好趁着这个理由离开,不想刚朝着柜台走了两步,惊诧声便传来:“三皇子,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风灵的低呼声并不大,却是惊动了皇甫羽晴一行,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南宫龙砚深邃幽暗的鹰眸同样划过一抹复杂异色,当眸光注意到皇甫羽晴的存在时,微微一怔,还是皇甫羽晴很快便反应过来,朝着男人的方向急奔而去。

  “三哥,你……你这段日到底去了哪儿?”皇甫羽晴激动的一把握上男人的手臂,重逢的激动情绪无法遮掩,消息了几个月的男人突然出现,细看看他的脸,比起以前皮肤变得更黑更粗糙了,由内透出的男子气概又多出几分。

  “羽晴,你怎么会在这儿?”南宫龙砚亦显得有些意外,当注意到上官沫竟与女人同行时,眸光更显惊诧,四下环望之余,嗓音更低沉了几分:“这里说话不方便,咱们进屋再说。”

  皇甫羽晴点点头,眸光凝了风灵和上官沫一眼,示意他们自己先和南宫龙砚进屋说话,风灵会意点点头,上官沫脸上的表情则显得极不自然,深邃幽暗的鹰眸变得更暗了。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男人所住的客房里,实木圆桌前两人相对而坐,皇甫羽晴仔细打量着眼前的男人,秀眉微蹙,疑惑出声:“你说是父皇让你远去安县边境收兵买马?既是这样,那你为何会急匆匆的赶着回来呢?”

  “父皇突然传来密信,说宫中近日有变,让我暗中带兵回京,随时听候差遣。”南宫龙砚淡淡地瞟了眼怔愣的女人,眼底掠过一抹复情愫,突然话峰一转:“本王、刚住进这间客栈便遇见了四弟,和他在一起的那个女人是谁?”

  男人的话出,女人的眸光顿时沉了下来,清冷的小脸如此凝结的冰霜一般寒冷,没有立刻回答男人的话,不过南宫龙砚却能察觉到气氛的异样。

  “四弟他应该不是那样的人……”南宫龙砚眉头微皱,几个月不见,再见女人依然让他心湖澎湃,泛起阵阵涟漪,无法平静下来。

  “是那个女人……不知道她对泽做了什么,让泽移情于她,为了她背信弃义,对我们母子不闻不问,若不是因为母妃病倒,恐怕他依然是不打算回灵月国的。”皇甫羽晴清冷的嗓音低缓逸出,不过听起来情绪倒是很平静。

  闻言,南宫龙砚惊诧的睁大眼睛,短短几个月,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儿,不过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眸光再度深凝向女人,认真道:“那个上官沫……你又怎么会和他走到一起的?虽然青龙宫如今在江湖上已经彻底消失了,可是上官沫那个人却非等闲,你和他走得那么近,怕是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三哥放心,上官沫如今和我是一条船上的兄弟,他不会害我的。”皇甫羽晴突然莞尔一笑,云淡风轻的应道,她的话不禁让男人眸光再度微怔,显得有些意外。

  “京城里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为什么父皇会突然召我回京?”南宫龙砚很快转移话峰,眸光闪烁着疑惑精光,歪着头小心翼翼试探着猜测出声:“前些日子刚得到消息,父皇立了二哥为太子,不会与此事有关吧?”

  “三哥,你离开的太久了,看来我应该把事情原原本本和你说一遍……”皇甫羽晴秀眉微蹙,眸光渐缓点点变得肃然认真。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奉命秘密返京的南宫龙砚在听见皇甫羽晴的话后,决定连夜赶路回京,城外随时听候圣命差遣,皇甫羽晴不加阻拦,亲自送男人到院子里,却不料在院子里遇到了一道熟悉身影。

  南宫龙泽手里端着热气腾腾的药汁,浓郁的中药味道在空气里弥散开来,在看见皇甫羽晴时男人深邃的鹰眸一闪而过的诲暗深色,下一秒轻蔑鄙夷的低沉嗓音便传来,冷冷道:“走了又折返回来,只为了和老相好幽会吗?”

  闻言,皇甫羽晴面色平静无澜,反倒是南宫龙砚差点气出内伤,冷喝出声:“你可以侮辱本王,却不能侮辱晴儿,她为了你不远千里寻到蓬莱国,你就是这样回报她的吗?”

  “三哥息怒,我都不生气,你这么恼做什么,生气伤肝,身体要紧。”皇甫羽晴落落大方的莞尔一笑,轻轻拉扯一把男人的手臂:“我送你出去,咱们京城见。”

  南宫龙砚双眼冷冷地看向某只妖孽,恨不得将南宫龙泽瞪出两个洞以泄心头之愤,像晴儿这么好的女人,他怎么忍心让她伤心难过。

  被男人过于灼热的视线盯着,南宫龙泽深邃的眸底亦划过一抹异色,面色却依然保持着平静:“三哥这么长日子去了哪儿?现在怎么突然打算回京了?”

  “本王现在没心情和你说话,等你安顿好你那位新欢柳儿姑娘,再回京来和本王详谈,别忘了当初我和你说过的话,如果你辜负了晴儿,我定饶不了你!”南宫龙砚最后狠狠瞪了男人一眼,头也不回的离去,皇甫羽晴跟着追上前,却被男人轻轻甩开了柔荑。

  望着男人利落跨坐上马背潇洒飞驰而去的身影,皇甫羽晴无奈的叹了口气,她不难看出南宫龙砚是真的生了气,为了她,他们兄弟反目不是头一回。

  “你是故意想要挑拨本王和三哥之间的兄弟情谊吗?”南宫龙泽低沉磁性的嗓音传来。

  “王爷若是再不回房,碗里的药就该凉透了。”皇甫羽晴没有正面回答男人的话,只是清冷的瞥了一眼男人手心里的药碗,云淡风轻出声。

  南宫龙泽眸底闪过一抹异色,突然顿了顿凝向黑暗一处低沉道:“嵇禄,你把药先送进房让柳儿喝了。”

  “是,爷。”嵇禄的身影很快便出现在院子里,从男人手中接过那碗药汁,眸光暗暗从男人脸上划过,再看看一旁的皇甫羽晴,眸底划过一抹光亮,不难看出王爷每一次面对王妃的时候情绪都很纠结,也就是说王爷对王妃并非真的一点儿感觉没有。

  嵇禄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暗色里,院落里的光线越来越暗,天空皎洁的银白月光被乌云一点点遮蔽,皇甫羽晴只感觉一股迫人压力逼蹱而来,下一秒眼前的视线变得更加阴暗,呼吸瞬间变得急促,双肩猛的被男人粗粝的大手一把钳住。

  女人水眸闪过一抹惊诧之色,精致小脸仰面凝望着男人暗夜中的镌刻俊颜,女人如凝脂般白希的肌肤在暗夜如同珍珠般皎洁光亮,透着蛊惑人心的魔力,令男人心头莫名一阵心悸。

  “泽……”皇甫羽晴薄唇微启,如黄莺般的嗓音丝丝入耳,男人深邃的眸光一暗,突然不能自抑的低俯下头来,黑暗中的俊脸贴了过来,瞬间将女人樱红柔软的唇瓣完全吞噬。

  男人突如其来的吻过于猛烈炙热,触到女人的唇瓣便一发不可收拾,似要瞬间吸干女人身体里所有的力气,让皇甫羽晴一时竟忘了推开他。

  “唔——”女人喉咙逸出一声低浅申吟,熟悉的酥麻感觉如同电流击过,让女人浑身的血液随之沸腾,丁香小舌内纠缠不清的灵舌夹杂着淡淡的龙涎香味,对方身体飘逸而来的馨香瞬间让他们都迷失了方向,男人攀爬上女人身体的手掌都不安份的揉捏,像是要把她揉进自己的骨血,融合到一起才能证明自己的存在。

  两具身体愈贴愈紧,熟悉的美妙感觉让男人忘我的将身体毫无缝隙的与女人紧密贴合在一起,不一会,便以绝对强势的体位将怀里纤盈的娇躯桎梏到院角阴暗黑沉角落的墙面上。

  PS:今天素歌要更新一万五千字,先上传一章,然后吃饭,两餐并一,中午直接码字。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