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羽晴身子朝上官沫更凑近几分,暗下使了个眼色,压低嗓音意味深长的道:“难不成上官大哥依然喜欢我喊你高大上?”

  上官沫凝盯着女人透着狡黠精光的澄净水眸,深邃眸底亦划过一抹异色,睨了皇甫羽晴一眼,再看看离坐在不远处那桌的南宫龙泽,只见男人深邃的眸光频频朝他们的方向望来。

  这会儿,上官沫似乎有些明白女人突如其来的变化是因为什么了,深邃的眸光倏然暗下,看来皇甫羽晴倒是听进了他之前说的话,和他亲近是故意刺激南宫龙泽的,这个念头从脑海里闪过,莫名让男人心头涌上一股酸酸滋味。

  什么话也没有说,上官沫安静的配合着女人的举动,很快风灵和嵇禄也一前一后的跟了过来,看见皇甫羽晴正为上官沫夹杂,眸底均闪过一抹疑惑异色。

  “风灵,嵇禄,坐下来一起吃饭。”皇甫羽晴笑睨向二人,云淡风轻的口吻淡淡道。

  却就在这里,一道醇厚磁性的嗓音从邻桌飘来,其间威严戾气不容忽视:“嵇禄,你过来!”

  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南宫龙泽面色黑沉,眉头紧皱成团,显得十分不悦的凝向他们这桌,嵇禄似是没有料到主子会叫自己,眸光微诧,低垂眼敛稍稍沉思数秒,凝向皇甫羽晴的方向,女人冲着他莞尔一笑,淡淡道:“嵇禄,你家主子叫你,你过去便是了,不必为难。”

  嵇禄眸底闪过一丝感激,缓缓点点头,这才朝着南宫龙泽那桌走去,而皇甫羽晴同时也注意到,男人那双深邃幽暗的鹰眸,正直勾勾的盯着她,虽然什么也没说,可眸底的冷冽森寒,似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似的。

  “上官大哥,这是你喜欢吃的腰花,常言吃形补形,你多吃点儿……”皇甫羽晴水眸只与男人在空气里有数秒的碰撞,便淡然自若的回落到上官沫身上,唇角依然挂着如花笑靥。

  上官沫面无表情,侧眸睨了她一眼,却在接受到女人警告的眼神后,薄唇勉强缓慢微微扬起,醇厚好听的嗓音缓缓逸出:“你也是,多吃点,好好补补……”

  看似幸福的画面,如同无形的磁波干扰着邻桌吃饭的男人,不知是不是也注意到了男人的分神,沐柳儿皱了皱秀眉,丝帕越过轻纱的擦拭干净唇角,清冷出声:“泽,吃饱了吗?吃饱了我们就上楼,明白启程离开这儿……”

  “柳儿,你先上去吧,本王还有话要和她说。”南宫龙泽皱了皱眉头,说虽然是对沐柳儿说的,可是眼睛却直勾勾盯着不远处的皇甫羽晴,男人的异常反应不禁让沐柳儿杏眸划过一抹复杂异色,低垂眼敛稍作思忖后,这才点头做了决定。

  “那……你说完话记得来我房间一趟,我也有话和你说。”沐柳儿云淡风轻丢下这句,紧接着便头也不回的起身离去,看着女人离去的背影,男人欲言又止,他看得出女人生气了,原本想唤住她,可不知为何,喉咙里却像被一团棉花卡住了似的,最终未叫出口,眸光再度从女人的背影回落到皇甫羽晴清晰的侧面轮廓。

  邻桌的人儿似乎吃的很欢乐,上官沫和皇甫羽晴挨着坐在一起,明眼人一看便能够感觉到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匪浅,或许一般人都会误以为他们是夫妻,可是南宫龙泽则不能,因为他清楚的知道那女人是自己大六抬大轿娶进门的正妃,眼下看着原本属于自己的女人在自己面前与其他男人眉来眼去的**,恐怕只要是个正常男人都会受不了吧!

  皇甫羽晴和上官沫自然也都感受到了来自异处的迫人视线,风灵和嵇禄这样的旁观者也能够感受到气氛里的诡异,不过他们二人却都同样选择了一言不发的旁观。

  “晴儿,这青菜味道还不错,你尝尝……”上官沫抬筷夹起一根苔菜,递到女人唇边,深邃幽暗的鹰眸直勾勾的凝视着女人脸上的表情,眸光深处一闪而过的狡黠坏意。

  皇甫羽晴面色依旧平静无澜,唇角的笑容未褪,在男人的目光凝视下朱唇微启,贝齿含上男人筷子上那根苔菜,水眸清晰看见男人眸底闪过的复杂,唇角的笑容漾得更深了:“味道确实不错,上官大哥,你也多吃点儿,吃饱了上楼休息。”

  上官沫哪能听不懂女人话里暗藏的深意,刚才南宫龙泽和沐柳儿之间的那番对话他也同样听得一清二楚,显然南宫龙泽所指的是要和皇甫羽晴谈一谈,虽然心底的感觉有些怪怪的,可是男人在吃了几口菜后,缓缓点头:“吃饱了,我先回房歇着。若是有什么事……晴儿,记得喊一声!”

  女人点点头,上官沫上楼了,感觉到邻桌那道高大身影正朝这边走来,皇甫羽晴佯装淡然自叵的侧眸看了一眼风灵:“吃饱了吗?”

  “奴婢吃饱了,王妃。”风灵应话的同时,水眸也忍不住睨向男人高大欣长的身影。

  下一秒,男人醇厚磁性的嗓音已经从身后传来:“你……先退下去。本王有话要和你主子单独聊聊……”

  风灵微怔,王爷好不容易要和王妃说话,她应该自觉的退到一旁去才是,可是心里却又忍不住有些担心,眸光凝向皇甫羽晴,试图从主子这里得到明确指示。

  “你先退下去吧。”皇甫羽晴水眸闪过一抹似笑非笑的浅意,睨了风灵一眼,缓缓点头。

  得到主子的明确指示,风灵这才点头退了下去,皇甫羽晴云淡风轻的清冷眸光凝向在自己对面位置坐下的男人,冷魅唇角扬起一抹漂亮弧度:“不知王爷有什么话要对臣妾说?”

  “你还知道自己的身份?”男人低冷的磁性嗓音从喉底逸出,狭眸半眯,眸底透出的骇人戾气似要将眼前的女人吞噬入腹。

  “臣妾当然知道自己的身份,平南王正妃,这是任何人都取代不了的位置……”皇甫羽晴云淡风轻的淡淡应道,优雅的伸出柔荑理顺身上的衣裳,似水的声音极其平静。

  “既然知道……那你为何不懂得属守妇道?与其他男人眉来眼去,暗送秋波……”南宫龙泽眉头紧蹙,身体微微前倾,镌刻俊颜与女人娇容之间的距离一下子便拉近了。

  皇甫羽晴缓缓抬眸,面无表情,淡淡凝对上男人含着怒意的鹰眸,轻笑道:“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只准你移情别恋,就不准臣妾红杏出墙了?你不是说……只要臣妾愿意成全你和柳儿姑娘,不论是万贯家财,还是布离,都愿意拱手承让吗?既是这样,臣妾和什么人在一起,又与王爷何干?”

  女人说话的同时,眸光看似漫不经心的淡淡望向窗外,无视面前那张愈加黑沉的俊颜。

  “你……大胆!”南宫龙泽粗粝的大手突然抬起,皇甫羽晴警觉的意欲避开,却是躲过了第一下,未能避开第一下,男人终究还是一把握上了她的柔荑,深邃诲暗的鹰眸又是一沉,眸光直勾勾的凝望着女人的小脸,低沉道:“你若是本本份份的过日子,万贯家财和小世子……本王自是都不会与你争,可是你好大的胆子,竟光明正大的在外面勾引男人,明摆着要给本王戴绿帽子,本王岂能容你?!

  明显感觉到男人掌心的力道加大,女人不由眉心紧蹙,对视上男人锐利的眸光,只见男人透着危险气息的眸底没有一丝温柔,警告意味清晰可见。

  “是王爷先将我们之间的山盟海誓都抛之脑后,臣妾再觅新欢又有何不对?难不成王爷移情另恋,臣妾还要为你守一辈子的活寡么?”强忍着柔荑间传来的痛意,女人依旧面色平静如水,清冷的水眸深处迸射出的冷冽锋芒却让人感受到倔强。

  “没错!就算是守一辈子的活寡,你也不能令本王蒙羞……”男人眸底闪烁着骇人的危险气息,,低声警告道:“希望你记住本王的话,乖乖回到灵月国做你的平南王妃,荣华富贵依旧,一切都像从前一样。”

  “王爷真的以为一切还能回到从前吗?就算王爷心里真的没有了臣妾,可还有父皇母妃呢?他们心里都一直惦念着王爷,以为王爷已经……一命呜呼,不想王爷如今还活得好好的,只是对他们却无一丝挂念,王爷的心、王爷的魂已经全都被你的柳儿姑娘给勾走了……”

  皇甫羽晴的声音很轻很淡,清澈澄净的水眸直勾勾的盯着男人脸上的表情变化,只见男人深邃的眸光亦错综复杂的变化着,时而似冥思苦想,时而似郁闷烦躁,眉心紧锁好一会儿突然甩甩头,低沉道:“本王现在只想和柳儿过平静的日子,其它什么都不重要了……”

  皇甫羽晴蹙了蹙眉,缓缓点头,唇角突然勾起一抹浅笑,清柔出声:“如果这真的是王爷内心的真实想法,臣妾当然会尊重你的决定,只是王爷难道不觉得自己应该回宫给父皇母妃一个交待吗?他们日思夜盼着王爷的消息,母妃以为王爷遇难还一度病倒了……”

  “母妃病了?”南宫龙泽微微一怔,言语间不乏担忧,眉心也蹙得更加深邃。

  “王爷如果真的关心她,就应该亲自回去看看她老人家。还有……王爷弄痛臣妾了,请放开你的手!”皇甫羽晴面色看似平静,心却紧紧揪成一团,她不知道那个黑衣女子究竟对王爷做了什么,只知道当自己面对男人的淡漠时,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心痛不已。

  “待本王和柳儿商量之后再决定……”男人面色划过一抹不自然,缓缓放开女人的手。

  “王爷当真还是那个威风八面,声名显赫的平南王么?怎么如今就连上哪儿去这样的小事儿也要和一个女人商议?”皇甫羽晴轻蔑的语气间透着一股子酸溜溜的味道。

  “因为柳儿从来不曾离开过这里,本王担心她去新的环境会不习惯……”男人几乎连想也未想便脱口而出。

  “王爷这是要带着她一起回灵月国?呵,还真是体贴入微!”皇甫羽晴只觉得心头一凉,倏地站起身来,虽然一直努力抵制着心里的情绪,可怒火还是不由自主的要从胸腔里迸出来似的,她努力想拉回男人的心,可是男人却口口声声都是那个柳儿,着实让人火冒三丈。

  “柳儿救过本王的命,她为了救本王差点连命都丢了,本王说过今生今生也会对她不离不弃!”南宫龙泽静静的凝对着女人的眸,一本正经的道。

  “哼!王爷不也说过今生今生对臣妾不离不弃吗?可是现在你不也移情别恋了吗?男人的话又有几句可信的……”皇甫羽晴淡淡轻蔑出声,顿时让南宫龙泽无语。

  男人薄唇微启,似还想说什么可最终还是未说出口,咽了咽喉咙,片刻的沉默后才低沉出声:“这件事情是本王对不起你,本王可以补偿。”

  “王爷要拿什么补偿?万贯家财和小世子?呵,很好,相较于王爷曾经立下的那些山盟海誓,臣妾觉得还是银子和孩子更靠谱,所以王爷的好意臣妾都收下了,只希望这一回王爷说过的话能够算数……还有,孩子的名字要改,依然叫阿离!”

  皇甫羽晴丢下这句,气冲冲的头也不回上了楼,风灵紧随其后,原本以为今日王爷和王妃之间的关系会发生质的突破,可没想到突是突破了,只是和预料的结果是相反的,刚才听见王爷口里左一声柳儿,又一声柳儿,连她这个做奴婢的也快要喷火了,更何况是皇甫羽晴。

  女人气冲冲的上了楼,楼梯拐角处一道高大身影慵懒倚靠着墙面,深邃幽暗的瞳仁直勾勾盯着皇甫羽晴,女人冷睨他一眼,丢下一句:“上官沫,咱们明天启程回京!”

  上官沫微微一怔,紧接着唇角勾起淡淡戏谑浅意:“怎么又换了称呼,不叫上官大哥了么?”

  男人戏谑的低沉嗓音亦透着丝丝笑意,听起来心情似乎不错,皇甫羽晴忍不住再次侧眸白了他一眼,却是没有心情说话,直直朝着自己的客房走去。

  上官沫不再言语,紧随女人身后,直至跟着她走到客房门口,皇甫羽晴终于忍不住停下脚步,回眸冷冷凝对上男人的眸,低沉道:“上官沫,你总跟着我做什么?”

  “你不是说明天要回京吗?我只是想问问……你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了?”上官沫凝望着女人的眸,戏谑的神色渐缓褪去,一本正经的反问道。

  风灵这个时候也跟了上来,看见主子和上官沫站在门口说话,小心翼翼的凑近前来,只听皇甫羽晴怒瞪着男人,低吼出声:“改变主意是我的事儿,你管不着!”

  丢下这句,女人推开房门进了屋,只闻砰的一声巨响,上官沫和风灵都被关在了门外,男人顺着感觉对视上风灵的眸光,无所谓的耸耸肩膀,莞尔一笑:“回京也好,正合我意!”

  风灵水眸微怔,一言不发,看着男人缓慢优雅的转身离去,紧着进了他自己的房间。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翌日,天蒙蒙亮,潮湿的空气透着丝丝寒意,皇甫羽晴准备好行李,推开门不由惊诧睁大眼睛,只见南宫龙泽和沐柳儿二人站在她的房门口,看起来像是等候多时了。

  “你们怎么会在这儿?”皇甫羽晴秀眉微蹙,眸光从二人脸颊淡淡扫过,撇头睨向空荡荡的长廊,语气显得有些不耐,经过昨天的事情,男人太让她感到失望了。

  “本王和柳儿在这里等你!”南宫龙泽醇厚的嗓音低沉逸出:“昨ri你说的话本王细细想了想,回头和柳儿也商议过,决定随你一起先回灵月国。”

  皇甫羽晴水眸划过一抹惊诧异色,男人突然改变主意要回灵月国,这原本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儿,可是再看看男人身旁那道冷冰冰的倩影,她却是高兴不起来。

  “你们要回灵月国是你们的事儿,与我何干?”皇甫羽晴冷眼凝向男人,拿着行李从他们身侧擦肩而过,径直走到上官沫房门口,还未等她抬手拍门,房门已吱的一声开了。

  上官沫走出屋子,凝了一眼女人略显僵硬的冰冷脸庞,敏锐的直觉让他下一秒便投望向长廊不远处的二人,这会儿似乎有些明白女人一大清早心情为什么会受到影响了。

  “他们这是要去哪儿?”上官沫并没有忽略南宫龙泽和沐柳儿手中的包袱,看样子这两个人也是要启程上路了。

  “他们说要回灵月国,不过咱们和他们不同道。”皇甫羽晴面色僵冷的淡淡道:“我去喊风灵那丫头,你去退房,咱们早一点上路。”

  上官沫点点头,深邃的眸底却是闪烁着点点精光,突然一把拉住皇甫羽晴的胳膊,在女人异样惊诧的眸光下,温柔地帮她整理了一下耳际凌乱的青丝,眸光温润如玉,嗓音也随之变得温柔:“这一路你也辛苦了,回去的时候……路上一定会让你舒服点儿。”

  皇甫羽晴微微怔愣,对于男人的这句话丝毫未领悟,直至男人高大欣长的背影很快消失在拐角处,她才回过神来,敲响了风灵的门,同时亦能感觉到身后射来的灼热视线,知道那眸光的主人出自于谁,皇甫羽晴没有回头,连瞥也未瞥南宫龙泽一眼。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客栈宽敞的院落里,皇甫羽晴和风灵四下环望也不见上官沫的身影,清晰感觉到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南宫龙泽一行三人各自牵着马匹缓缓而来。

  皇甫羽晴撇开脸不看男人一眼,却能够感觉到男人渐行渐近的步伐,风灵忍不住侧眸瞥了一眼,只见南宫龙泽、沐柳儿和嵇禄正朝着她们的方向走来。

  “反正是顺路,不如同行!”男人醇厚磁性的嗓音幽幽逸来,显然是对着皇甫羽晴的方向。

  皇甫羽晴几乎连头也未回,冷冷出声:“道不同不相为谋,王爷和臣妾情份已尽,还是各走各的路好。”

  “你还是执意不听本王劝说,依然要和那个上官沫搅和到一起吗?从一开始本王就看出来,他接近你就是有企图的。”南宫龙泽皱着眉头,醇厚磁性的低沉嗓音透着威严警告之意。

  “和什么人在一起那是我自己的事儿,至于上官沫到底有什么企图,这也与王爷无关。”皇甫羽晴终于侧眸冷睨男人一眼,清冷的眸光形同陌路,令男人心头一沉。

  就在这时,突然一架飘动着粉红纱帘的轿撵由八个大男人抬着进来,轿辇后还跟着一个人,正是上官沫,男人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踱步而来,唇角噙着丝丝浅笑。

  “晴儿,我说过……回去的路上一定会让你舒舒服服的。”上官沫深邃的鹰眸只从南宫龙泽脸上一扫而过,再望向女人时唇角咧开了笑,灿烂的笑容如同三月春风拂面,让人感受到一股暖意,很是舒服。

  “上官沫,你这……这是从哪儿弄来的?”皇甫羽晴看看这轿顶四沿还用鲜花编制圈成漂亮的花环,给人赏心悦目的清新感觉,也让女人的心情好了些许,不过她依然保持着淡然自然的神情睨望着眼前的一切,保持着自己独有的那份清雅。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南宫龙泽皱了皱眉头,眸底划过一丝轻蔑,不等上官沫开口,抢先一步冷冷出声:“无事献殷勤,非歼即盗!”

  不冷不热、阴阳怪调的说完这句,男人深邃幽暗的鹰眸还不忘意味深长的瞥了女人一眼,皇甫羽晴视若无睹,就像没有听见看见似的,上官沫低沉的嗓音也在这时幽幽逸出——

  “晴儿,喜欢吗?”

  “很喜欢!”皇甫羽晴唇角勾起一抹如花笑靥,朝着如梦如幻的粉红轿辇走去。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