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口吻听似轻描淡写,却让女人停下了脚步,皇甫羽晴回眸冷眼睨向男人,水眸划过一抹疑惑:“上官沫,把你刚才的话说清楚,到底是什么意思?”

  上官沫深邃幽暗的眸光看似漫不经心的凝向女人,眸底的神色却一点点变得肃然凝重,醇厚磁性的嗓音如同从沙石缓缓划过,莫名吸引了人所有的注意力。

  “你有没有注意到那个女人的指甲呈紫青色,只有常年接触毒草的人才会这样……”

  皇甫羽晴缓缓收回了注意力,听了男人的话也不由细细回想起之前看见的一幕,那女人的指甲颜色确实有些奇怪,不过当时她被南宫龙泽气昏了头,也无暇多加思忖。

  见女人陷入了思沉,上官沫走到她身前拍手,潇洒的拍了拍女人的肩膀,低沉道:“如果现在回京,日后你必定会后悔,反正也来了,倒不如多留几日将事情弄个水落石出,如果一切真的如今日所看见的,你便也能死心了!”

  皇甫羽晴水眸微微一愣,倒是没有想到能从上官沫嘴里吐出这番话来,一直以来都知道他不喜欢南宫龙泽,原以为趁着这个机会,他正好可以省事儿,不料上官沫竟能用真正理性的思维来判断,给人的感觉还真是高端大气上档次。

  “上官沫,我决定以后要叫你高大上。”皇甫羽晴唇角突然扬起一抹如花笑靥,她觉得自己这次来蓬莱国死拽上上官沫确实是明智之举,相当的英明!

  这次轮到男人不解了,疑惑的目光凝望着她,狭眸半眯:“高大上是什么?”

  “高大上就是高端大气上档次,我觉得和你现在的形象很符合。”皇甫羽晴莞尔一笑,原本郁结的心情也豁然开朗,抬手拍了拍男人的肩膀,就像兄弟一般默契无间,笑道:“高大上,你说我们现在该上哪儿去呢?”

  “这个你要问的人应该是他……”上官沫被女人如此亲密的拍了肩膀,镌刻脸颊闪过一抹异样复杂,似为了掩饰自己的异样,男人将脸撇到了一旁。

  皇甫羽晴顺着上官沫的话望去,这才注意到嵇禄还未离开,此刻对视上皇甫羽晴的眸,嵇禄深吸一口气,缓缓迈步朝他们走来。

  “王妃,属下也不明白王爷为什么会这样……不过王妃请放心,这件事情属下一定是站在王妃一边的,如果王妃坚持要回京,属下愿意追随王妃一起回京。”嵇禄皱着眉头,显然对于主子的移情别恋他也是不欣赏的,原来他自己也在感情的事情上受了伤,很能理解皇甫羽晴现在的心情。

  皇甫羽晴此刻看着嵇禄,也算是明白了之前为什么他会有那样的反应,于是莞尔一笑道:“你刚才没有听见高大上说的话吗?那个女人有些奇怪……或许是她对王爷做了手脚也不一定,咱们不但不回京,而且还要跟着他们一起,只要是狐狸,就终究有露出尾巴的一天……”

  嵇禄眸光微怔,看了看皇甫羽晴,再看看上官沫,他不懂女人对上官沫的称呼怎么突然就变了,不过更吸引他注意的是皇甫羽晴后面的话。没错!之前他怎么就没有想到呢,主子突然间移情别恋,确定显得有些反常异样。

  “是是是,属下明白了。”嵇禄茅塞顿开,连连点头,心情瞬间似乎也变得豁然开朗,不过眸光无意间瞥,一不留神和另一侧的风灵相遇时,俊颜有数秒微微僵滞。

  “走,既然来了,咱们先去寺庙里给王爷祈个福,然后再下山。”皇甫羽晴莞尔一笑,率先进了金殿。

  “有王妃亲自替王爷祈福,王爷一定会福泽深厚,百灾消尽。”嵇禄一边点头一边附和道。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雷音寺山脚下有一家客栈,嵇禄带着皇甫羽晴一行来到客栈外,指着二楼西北角方向低沉道:“王爷和那女人就住在靠最里面的两间屋子……”

  两间屋子?皇甫羽晴水眸闪过一抹精光,也就是说男人和那个神秘女子之间还保持着尽有的礼数,可是再转念一想,该死的男人,还没和别的女人睡到一起竟然就口口声声的说让自己成全他,未免也太离谱了点儿。

  “风灵,你进去订四间客房,记得把我的屋子订着紧挨他们。”皇甫羽晴唇角勾起一抹邪魅坏笑,她倒是真想要去会会那个黑纱蒙面的女人,就看那双眼睛倒是个美人儿,不过脑海里却浮想起不久前嵇禄说过的话,不是说跟在南宫龙泽身边的是一个奇丑无比的女子吗?

  风灵水眸亦闪过一抹狡黠,很快便会过意来,冲着主子眨着眼睛坏坏一笑,一阵风似的溜进了客栈,皇甫羽晴的水眸看似不经意的睨向一旁的嵇禄,只见男人的眸光正从风灵的背影匆匆移离,似感觉到偷睨风灵被皇甫羽晴发现,脸色显得有些不自然。

  “嵇禄,有件事情一直忘了问你……”皇甫羽晴看似漫不经心的淡淡道。

  “王妃请说。”嵇禄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女人的问话正好打断了他此刻的尴尬。

  “听说你还有个失踪的亲妹妹,这事儿可是真的……”皇甫羽晴带着淡淡试探的口吻问道,水眸同时凝望向男人,面色平静如水。

  嵇禄闻言微微一怔,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这事儿……应该是王爷告诉王妃的吧?属下确实有个失散了多年的妹妹,不过至今一直音讯全无。”

  男人的话出,站在皇甫羽晴身侧的上官沫深邃的眸底划过一抹幽暗,狭眸半眯,低垂眼敛若有所思数秒,突然抬眸凝向男人:“你那个妹妹……可是有一块冰玉为信物?”

  嵇禄这次还真是被惊到了,睁大眼睛瞪望着上官沫,一直以来因为主子的关系,他与上官沫之间的交集并不太多,不过经过这几次后,他突然发现上官沫这个男人不但不简单,还算得上条汉子,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

  “你……你怎么会知道?”嵇禄怔愣数秒后才记得开口说话,盯着男人反问道。

  “我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或许……比你想像的还要多,如果有一天你需要一些消息,或许可以拿银子来找我买。”上官沫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似故意留下玄机卖了个关子,让嵇禄一时之间有些懵了。

  皇甫羽晴也觉得上官沫是话中有话,不过还未等她来得及问,已经看见风灵从客栈里面出来了,那丫头笑靥如花的奔了出来,冲着皇甫羽晴比了个手势,示意一切都安排好了。

  “你们说……一会儿王爷若是见了我们,会不会很惊诧?”皇甫羽晴唇角勾着笑,这话像是问其他人,却更像是对自己说的。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有时候事情往往都与愿违,皇甫羽晴没有想到自己刚走上二楼客房便遇到南宫龙泽和沐柳儿从长廊的尽头迎面而来,当目光迎对上女人的时候,四目微微一震,沐柳儿秀眉紧蹙,清冷的嗓音低沉逸出:“你怎么又跟来了?还不肯死心吗?”

  “别以为本妃不知道你的身份,绝情谷的人……最拿手的把戏便是勾引男人,不过本妃绝不会上你的当,平南王是我的男人,这次我一定要带着他一起回京!”皇甫羽晴云淡风轻的嗓音透着轻蔑讥讽之意,水眸迸射出的冷冽锋芒直逼向女人蒙着黑面的脸蛋,继续道:“为什么不敢以真面目见人,是男人勾多了,后被人认出来了么?”

  “你……放肆!”南宫龙泽一声低吼,看起来他的态度比起身侧依旧清冷的沐柳儿,反倒显得更激动些,皇甫羽晴注意到,男人发怒的同时,默不吱声的沐柳儿挑了挑秀眉,明显有些得意,看来一切都在她意料之中。

  “王爷恐怕是着了这女人的道,只要你随臣妾回京,臣妾一定会想办法医好你。”皇甫羽晴皱了皱眉头,目光落到男人脸上,完全让她没有了胜利者的得意。

  “晴儿,你为什么就不肯死心呢?本王已经说过,京城我是不会回去了,我宁可这般闲云野鹤的陪着柳儿过一辈子……”南宫龙泽看了皇甫羽晴一眼,伸手将沐柳儿拉入怀里,眸光投望向那女人时笑得很是温柔,沐柳儿冰冷的水眸睨了皇甫羽晴一眼,眸底闪过一抹邪恶,接着便用同样温柔的目光仰望向男人,接着微微低头,整个人一副幸福娇羞的模样。

  “秀恩爱,死得快!这个道理你很快就会明白的……”皇甫羽晴强忍着胸腔快要喷出来的怒火,笑望向那个黑纱蒙面的沐柳儿,这一刻感觉自己唇角的笑容都快要僵滞凝固,那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故意在她面前秀恩爱,如此幼稚的把戏这是在唬弄谁呢?

  “女人,依我说……他们俩若真是凑成了对,你倒不如带着孩子跟着我过好了!”

  就在皇甫羽晴快要气爆之时,身后突然传来上官沫熟悉的低沉嗓音,只见男人唇角勾着浅笑,深邃的瞳仁正直勾勾的凝望着不远处的南宫龙泽,不动声色的观察着男人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就在他话出口的同时,注意到南宫龙泽眸底闪过一抹怪异神色,唇角微微抽搐两下,似想说什么却又没有说出口。

  皇甫羽晴微微一怔,回眸望向男人,没有想到上官沫在这个时候竟还开这种玩笑,不过她刚回过头便接收到了男人眸光里的暗示,又是一愣,一时间不太明白男人究竟想做什么。

  只见上官沫上前抬手,手臂自然而然环上女人香肩,注意到站在对面的南宫龙泽眸光又是一暗,而就在此同时,那黑衣女子的神色似也显得有些不太自然,突然主动挽上南宫龙泽的胳膊,压低嗓音道:“泽,不必理会他们,我们下楼吃饭去。”

  南宫龙泽镌刻俊颜的表情虽有片刻的纠结,眉心紧蹙,不过还是缓缓点头依了女人,带着她一起下楼吃饭去了,而站在原地的皇甫羽晴,秀眉同样紧蹙,侧眸冷睨一眼男人依然搭在自己肩膀上的大手,清冷出声:“上官沫,你究竟又在搞什么鬼?”

  “既然你移情别恋,你也可以红杏出墙,不是吗?”上官沫在女人迫人视线的压力下,自觉将自己搭在女人肩膀上的大手移开,佯装淡定的戏谑出声。

  “你说谎!”皇甫羽晴坚定的否决了男人的回答,盯着他的眼睛认真道:“你这样做一定有你的道理,不过你必须告诉我。”

  “没想到你倒是信得过我。”上官沫唇角的笑意透着丝丝涩意,被女人信任原本应该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可是他更多感受到的却是无奈。

  “不是信得过,而是太了解你了。上官沫,在我眼里你就是个烂好人!”皇甫羽晴面无表情的淡淡出声,这么久以来上官沫为她所做的一切她并非毫无感觉,只是她真的只是拿他当兄弟看,也希望男人能够明白这一点。

  “好吧,那我就坦白告诉你吧,我一直觉得平南王应该是被那名黑衣女子用巫术或者药物控制了情感,不过以在下个人的见解,你平南王意志力这么强的男人应该也不是那么容易甘心被控的,如果我们不停的刺激他的感官,或者能够让他突破女人限设的情结……”

  上官沫的声音突然压得低低的,语气和面色都变得越来越肃然,继续低沉道:“以在下刚才对平南王的观察,他确实并非完全没有感觉,我每亲近你一次,他的眸光都会发生变化。”

  皇甫羽晴水眸一闪而过的欣喜,从上官沫的话里说明,南宫龙泽喜欢的人依然是她,如果他真的是被那黑衣女子控制了情感,那便说明他对他们的感情是忠诚不二的。

  “上官沫,不然……我们干脆绑了那黑衣女子,逼她拿出解药来,如何?”皇甫羽晴皱了皱眉头,她真的不知道这样耗下去到底需要多少时间,不过所幸的是男人身上的伤已经痊愈了,只是还没有机会详细向他问清楚之前的事情。

  “如果你觉得可行,倒是可以试试。不过我预计……大概还不等你绑了她,就已经有人挺身而出护着她了。”上官沫潇洒耸耸肩,就像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喂!上官沫,你到底是站在谁一边的?”皇甫羽晴冷白男人一眼,没好气的低吼道。

  “当然是站在你一边的,没看我一直都很努力的在帮你么?”上官沫淡淡道,深邃的眸光凝盯着女人纯净无暇的脸颊,语气无比认真的道:“刚才我说的话,不如你考虑一下……”

  “什么话?我怎么不记得……”皇甫羽晴怔了怔,一时没反应过来男人眸光里的那抹深意。

  “他们俩若真是凑成了对,你倒不如带着孩子跟着我过好了!我一定会拿布离当亲生一样的待……你考虑一下!”上官沫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口吻,凝盯着女人说完前一句便转身离开,转身的瞬间轻描淡写的丢下后一句。

  皇甫羽晴怔愣站在原地,这男人还真是越来越让她有些捉摸不透了,一会儿真,一会儿假,都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时候的话是开玩笑的。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客栈酒楼的生意还不错,皇甫羽晴刚下楼便闻到酒肉飘香,这才意识到早已过了响午,再定晴一看,上官沫早已占了一张桌子坐在那里,悠然自得的让店小二点菜。

  皇甫羽晴唇角微勾,正朝着男人走去的同时,突然注意到就在临桌的位置,坐的正是南宫龙泽和沐柳儿,那两个相对而坐,谁也没有说话,面色显得有些凝重。

  似察觉到了来自异处的眸光,正对着皇甫羽晴方向的男人朝她望来,当南宫龙泽的目光落到女人身上时,眸光倏地暗沉下来,拿着筷子的手也微微一僵。

  莫名,皇甫羽晴的脑子里突然闪现过上官沫刚才对她说过的话,难道男人内心的真实情感真的需要被刺激挖掘,想到这里,女人清冷的水眸淡淡从他脸颊一扫而过,就像没有看见南宫龙泽似的,直直朝着临桌的上官沫走去。

  “上官大哥——”皇甫羽晴的这一声,果断让上官沫刚刚喂入口中的那口茶喷了出来,男人抬起袖口拭了拭唇角的湿气,这才缓缓抬眸凝对上女人的水眸。

  “你……刚才叫我什么?”上官沫清了清嗓子,不明所以的望着已经黏坐到自己身侧的女人,对于她突如其来的热情,显然有些不能适应。

  PS:今天的一万五到此结束,素歌今天超级疲劳,堂弟结婚下午跑去布置新房,明天正式接亲,俺需要六点起床去给他们的新房铺床,然后迎亲……晚上才有更新哈,你们耐心点等待!!!

  [好书推荐]

  “爷,我要吃了你!”《恶女狂妃,强娶邪魅鬼王》,作者,君飞月。

  “神马姐妹,神马庶木,神马未婚夫,统统给我滚!” 《嫡女傻妃:王爷勾勾缠》,作者:水安然(宝妈大神)

  “荒山野岭,适合XX。”《媚骨香,妃本蛇蝎》(完结) ,作者:雾连洛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