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沫见女人坚持要回京城,不再说什么,缓缓点头:“既然你坚持要回京,那我去安排下。”

  皇甫羽晴点头,就在男人转身那瞬间,女人清冷却不失温婉的嗓音从身后传来:“上官沫,谢谢你!”

  男人高大欣长的身影微微僵滞数秒,却是什么话也没有说,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翌日清晨,太阳刚刚从地平线升起,晨风透着微许的寒意,乌蒙蒙的天空依然能够看见月牙儿的影子挂在树梢,草叶上还残留着湿夜留下的露水,湿润的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蔓陀铃淡雅芳香,淡紫色的暮霭如梦如幻,轻柔慵懒在倚躺在院落绿荫杂草间。

  皇甫羽晴一行今日都起得很早,嵇禄恭敬的向主子辞行:“王妃请放心,待属下一查到消息,便传消息回京给王妃,只是……王妃这一趟回京,一定要多加小心。”

  嵇禄的话没有说明,不过却能够让人感觉到他是话里有话,别有一番深意,皇甫羽晴凝望着男人的眼睛,从他深邃的黑眼眶不难看出昨夜肯定没有睡好,女人再不动声色的暗凝向风灵,注意到风灵的眼睛虽显得有些红肿,可是面色却异常平静淡然。

  虽然不知道昨日她离开后,这两个人到底说过什么,可皇甫羽晴却能确定,他们之间一定有事情发生,不过眼下情势紧迫,她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精力管风灵和嵇禄之间的事,要急着抢在南宫龙夔的阴谋得逞之前拆穿他,让那个男人得到他应有的下场。

  “嵇副将也多多保重,有消息我们再联络。”皇甫羽晴与嵇禄目光相对,点了点头,紧接着嵇禄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望着嵇禄离去的背影,上官沫眸底亦划过一抹复杂深色,看看嵇禄,再凝向风灵,虽是什么话也没有说,却也从中嗅出了几分异样情愫。

  “我们也上路吧!”皇甫羽晴侧眸凝向上官沫,清冷出声,一行人悄然无声的出了院落,没有人再开口说话,气氛陷入僵滞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皇甫羽晴和风灵虽有女扮男装,可出城的顺利程度却依然出乎意料之外,女人清澈的水眸不禁闪过一抹疑惑,凝向上官沫压低嗓音低沉道:“有没有感觉到哪儿不对劲儿?”

  “没有哪儿不对劲儿,是你自己想多了。”上官沫淡淡的睨了女人一眼,骑坐在马背上的欣长身躯依然挺拔,醇厚磁性的嗓音再度缓缓逸出:“江北城的堤坝工程已经接近尾声,而二皇子也在前几日就返京了。”

  “南宫龙夔他回京了?”皇甫羽晴水眸深处划过一抹精光,侧眸盯着上官沫镌刻俊美的侧面轮廓,反问道:“这个消息为什么现在才说……”

  女人的问话让男人陷入沉默,上官沫眼敛低沉,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他的反应却让皇甫羽晴条件反射的想到了什么似的,紧接着又道:“上官沫,你是故意的对不对?因为你打从心底不希望我回京,所以才故意隐瞒了二皇子回京的消息……”

  闻声,上官沫僵滞的俊颜总算有了一点儿反应,缓缓抬眸对视上女人的眼睛,面色肃然,神色认真的低沉道:“既然你都猜到了,我也不必再隐瞒,这么长时间恐怕你有所不知,二皇子在京城结集了不少势力,如今他登上太子之位是大势所趋,你现在回去意义何在?李为的事情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大概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愈加让二皇子感受到了迫人的压力,他才会加大力度在京城集结势力,其目的可想而知……”

  “上官沫,在你眼里我是什么样的女人?你觉得自己苦口婆心说出这番话,我就会听你的话不回京城了吗?”皇甫羽晴骑在马背上缓缓朝前,意味深长出声的同时,侧眸睨了男人一眼。

  “当然不会,如果你真听我的话不回京城,那你就不是皇甫羽晴了。”上官沫的语气很平静,侧眸对视上女人清澈的水眸,低沉稳重的磁性嗓音缓缓逸出:“我早就说过,不论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永远站在你身边支持你。”

  闻言,皇甫羽晴水眸闪过一丝异色,这个上官沫背着她虽然有不少小动作,可经过好几次事实证明,他确实遵循了自己的承诺,不论什么时候都默默地站在她身边,支持着她的每一次决定。

  “前面有家客栈,今晚我们就在这里歇吧,顺便填饱肚子给马儿喂足草料。”皇甫羽晴话峰一转,水眸凝向前方不远处,眼下天色越来越暗,还是先安顿下来的好。

  将骏马交给客栈的伙计,几人先进去吃饭,小二哥热络的招呼着几人坐下:“几位客倌这里请,几位看着有些眼生,应该是第一次到小店里来吧,不如让小的给几位介绍一下店里的招牌菜,几位的口福真是好,正好有猎户今儿送来了一只糜鹿,这味儿可野了……”

  “行了,你自己看着办就好,最好是真像你说的那么好吃,否则……”上官沫说到这儿,深邃的眸光闪过一道冷冽锋芒,吓得那店小二不由打了个寒颤,连声应是。

  皇甫羽晴面色平静如水,看似漫不经心的淡淡打量四下,这间客栈不算大倒是干净整洁,眼下除了他们一行三人,零星还有几桌客人,其中距离他们最近的那桌是几个纨绔公子哥儿,细碎的声音随着夜风传来,丝丝入耳。

  “你们都听说了吗?皇上立新太子了,今儿早朝的事儿……”其中一人的声音传来,为自己这么快得到消息不免有些得瑟。

  “这么大的事儿当然听说了,我姨父就是内阁大臣……”另一人似也不甘示弱。

  当这些话传到皇甫羽晴耳底,女人清澈的眸底倏地迸射出冷冽锋芒,嗖的凝望向那桌几人,那几人依然聊得正欢,一点儿也没有察觉到来自异处的视线。

  “真没想到皇上竟然立了二皇子为太子,你说……之前那个大皇子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儿,会让皇上一怒之下废除了他的太子之位?”

  “我对大皇子怎么被废除太子之位一点儿也不感兴趣,我就是好奇,四皇子平南王到底去了哪儿?难道真的如传闻所言死了?”

  “当然是真的!否则以平南王的本事,皇上又怎么会不把太子之位传给他……不过说到这事儿,倒还真是可惜了,这么厉害的人怎么说死就死了?”

  几个人正说着,突闻砰的一声巨响,只见桌面一颤,几人面前的茶杯都离开了桌面,连同杯中的茶水也溅出了好几滴,一道清冷削瘦的身影不知何时站在了他们面前,一张俊美绝伦的白希小脸冷若冰霜,不再一丝温度,皇甫羽晴冷冽的水眸就这样从几人脸上淡淡来回扫动。

  “皇上新立太子的消息从哪儿来的?又是谁告诉你们平南王死了?”

  几个男人同时一惊,再反应过来凝望着面前的陌生男子,眼神也变得犀利冷冽了些,其中一人最先回过神来,鄙夷出声:“你算是哪根葱?从哪儿冒出来的?也配站在这里和小爷们说话,皇上太子的身份何等尊贵,岂容从你的嘴里吐出来……”

  “听起来……你们几位倒是都能够入得了内阁的大人物罗?”皇甫羽晴清冷的唇角勾起一抹邪魅冷意,鼻尖逸出一声轻哼,还未等刚才说话的那个男人反应过来,就已经一记漂亮擒拿手,将他的胳膊反背到身后,牢牢的控制住。

  “哎哟——”只闻那男人喉底逸出一声痛呼,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斯文俊秀的男子竟然有如此大力道,忍不住破口大骂道:“老子的姨父可是内阁的凌大人,你敢动我,我让你全家都吃不了兜着走……”

  “癞蛤蟆打哈哈,好大的口气。只是不知道你所说的凌大人,可是隶部的那位……”皇甫羽晴冷哼一声,她的话倒是让破口大骂的男人嘎然而止,顿时没有声音,眼睛睁得大大的, 扭着脖子再细细的将皇甫羽晴打量了一番。

  “你……你怎么会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男子的声音透着微颤,此刻再细细打量了皇甫羽晴一番,才发现此人气质高贵,绝非凡人。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刚才所说皇上新立太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若是不想让你的这只胳膊废了,就老老实实的回答……”皇甫羽晴秀眉微蹙,着实不喜欢和这些人闲扯,简直是辱没了她尊贵的身份。

  “这消息当然是……是宫里传出来的,听说是二皇子去江北修堤建坝立下汉马功劳,今日早朝皇上按功行赏,新立他为太子。”

  PS:一更奉上,今天还会有第二更,请大家继续关注哈,明天更六千,后天两万,虽然回家真的很忙,但是素歌会尽量保持更新的……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