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再抬眸,正好对视上男人那双似笑非笑的异样眸光,南宫龙夔修长指尖若有若无的拂过桌案上的酒壶,性感薄唇勾起的笑容似冷白凋零的琼花,视线一刻也未从女人脸上移离。

  “你知道得太多了,本王不能留你性命了……”南宫龙夔深邃的眸底闪过一抹复杂异色,内心也似受到了极大的煎熬,从骨子里残酷冷血的男人,在说出这句话时莫名感到一阵心痛,仿若听见了胸腔内传来琉璃般脆裂的声响,眸光不由一暗,为什么会这样?

  “就算你杀了我,你做过的那些事情迟早也一样会暴露出来,纸是包不住火的,若是让父皇知道你干过的这些事,你以为自己还能坐在太子之位吗?”皇甫羽晴清冷的水眸迸射出冷冽锋芒,直勾勾的迎对上男人鹰眸深处复杂的眸光,男人此刻的纠光似乎也显得很纠结,不禁令她嗤之以鼻,像他这样的男人难道也会有下不了手的时候,未免也太可笑了!

  “砰——”的一声响,女人只觉得肩膀沉沉落下一掌,整个身子轻盈飘起,又再度重重的摔落到地上,只觉得喉间一热,一股腥红的液体从嘴角逸出。

  皇静羽晴缓缓抬起衣袖拭去唇角的鲜红,素白衣袖顿沾染上刺目色泽,这一刻,南宫龙夔目光里的沉冷无声褪去,盯着自己依然悬在空中的大掌,眸光闪过一抹复杂,似乎也没有料到自己这一掌出手的力道竟会如此之大。

  皇甫羽晴只感觉浑身的骨头像是都快要散了,不过水眸却不由自主的落到离自己不远处地面的那柄玉萧剑上,这柄剑是王爷送给她的,若是能够用它手刃眼前的男人,也算是没有辜负王爷对自己的一番厚爱。

  想到这儿,女人不动声色的缓缓调整身姿,暗暗蕴气希望能够一气呵气拿到玉萧剑,不给男人一丝一毫反击机会。

  凝望着女人挺直而纤秀的背影,南宫龙夔深邃的眸光划过一抹暗色,一向敏锐的他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女人倔强的背影让他不由蹙紧了眉头。

  “如果你可以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本王可以考虑饶你一命……”南宫龙夔醇厚沙哑的嗓音低沉逸出,短短几字问得十分艰难。

  皇甫羽晴背对着男人的身子突然顿了顿,半晌回首,巧笑嫣然,吐字清晰:“二皇子此话当真?不会又是想耍什么心眼吧?”

  “当真。本王不妨实话告诉你,老四他回不来了,你若是能够管住自己的嘴,本王便可保你们母子平安无事,如若不然……”南宫龙夔醇厚磁性的嗓音突然嘎然而止,偏厅内一阵窒息的空寂,镂空木窗外逸入芳草夹杂着泥土潮湿的淡淡味道,男人的眼睛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女人美丽精致的容颜。

  “好。成交!”良久之后,皇甫羽晴终于笑了笑,绝世容颜笑起来好看极了,女人话音落下,男人莫名暗暗松了口气,不杀她,竟让他有一种莫名的释怀,如释重负的感觉。

  只是,男人的这一口气还没有完全落地肚子里,突闻一声阴风呼啸而来,皇甫羽晴纤盈的身姿突然利落的跃飞拾起地面的玉萧剑朝他迎面刺来,一看那架势,如同排山倒海般呼啸,像是海浪在飓风卷掠下猛然竖起,可见女人是卯足了所有了功力。

  南宫龙夔敏捷的挪步避开,却还是措不及防的被利剑刺中了左臂,顾不得感受臂上传来的疼痛感,男人眼里只有明晃晃的刀光剑影,看来女人刚才答应他的话都是敷衍唬弄他罢了,男人唇角不由勾起一抹自嘲冷意,心中告戒自己:南宫龙夔,想要成就大事,就必然会有所牺牲,什么时候你竟然也会心软了?醒醒吧!眼下的这个女人永远都不属于你……

  想着想着,男人咬咬牙,顿时把心一横,嗖了一声袖中飞出一条细软的皮鞭,在空中翻腾旋转几圈后将女人握着玉萧剑的皓腕缠了个结实,暗暗加大力道扯紧的同时,女人皓腕上已被勒出深浅不一的几道青紫印迹,葱白柔荑也因血液不循环还变成紫红色。

  “这一切怪不得本王,都是你自找的……”南宫龙夔略带沙哑的嗓音低沉传来,在这暗夜里透着鬼魅般骇人的气息,却也就在这个时候,玄关处突然闪过数条人影。

  男人敏锐的察觉到了异样,浓密长睫微微一颤,晦暗如深的眸底神色变幻莫测,手也随之一松,皇甫羽晴趁着男人走神的瞬间,突然伸出另一只未被束缚的左手将右手中的玉萧剑接应过去,随之高高抬起再落下,劈向男人的方向。

  南宫龙夔显得有些措手不及,急欲扯动皮鞭牵制女人的右臂,却被皇甫羽晴识破,一剑落下先斩断了那条皮鞭,利刃接着再次挥舞着朝男人的方向,南宫龙夔在情势所逼之下,突然抬袖,只见几只飞镖暗器从男人袖内飞出。

  皇甫羽晴只能收回手中的玉萧剑来防御,却没想到男人这个时候却是发了狠劲儿,袖中的暗器纷纷飞出,令女人完全应接不暇。

  “卑鄙无耻的小人——”皇甫羽晴冷喝出声,却在这里暗处突然闪出几道身着夜行服的黑色身影,手持利刃不由分说挡在女人身前,帮皇甫羽晴一一排除疾飞而来的暗器。

  “快来人,有刺客——”南宫龙夔深邃的眸光一暗,当几道黑影出现的那一刹那,几乎连想也未想便脱口而出,很快玄关外便传来细碎的脚步声。

  皇甫羽晴水眸闪过一抹精光,这些突然出现的黑衣人显然是来帮她的,其中一道身影看上去甚是眼熟,随着当当几声落下,最后几枚暗器落到地面,玄关外传来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为首的黑衣人眸底闪过一抹异色,默默地朝着其余几人使了个眼色,只见其中两人一左一右架着皇甫羽晴,不由分说的强拖到窗口飞身跃出,其余几名黑衣人也有条不紊的先后从窗口撤退。

  “有刺客,抓走了平南王妃,快,把人给本王追回来——”南宫龙夔深邃的眸底闪过一抹异色,此刻似乎才渐缓意识到刚才的一切显得有些诡异,这几名黑衣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他们到底是要救走皇甫羽晴还是另有所图?

  不过眼下,南宫龙夔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先找到皇甫羽晴,因为这个女人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秘密,如果她将那些事情传到父皇耳朵里,多多少少会给自己带来一些麻烦。

  很快便有几队人马朝几个方向分头追去,南宫龙夔此刻似乎也没有了饮酒的心情,凝望着窗外皎洁的月色,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眸底闪过一丝懊恼之色,都怪他之前脑子里闪过一念之仁,否则也不会将事情陷入此刻的僵局,那些黑衣人到底是什么身份,现在他也一无所知,就算是下令让人暗中查探,一天半日内也不可能有消息。

  就在男人沉思之际,身后传来沉稳熟悉的步伐,宁北棠欣长的身影出现在男人面前,只见他狭眸半眯,若有所指的道:“为什么你会下不了手……”

  南宫龙夔眉心紧锁,侧眸冷睨男人一眼,低沉道:“这只是个意外,本王也没有想到半道上会杀出一群黑衣人来,倒是你……怎么会在这儿?难道是听说本王要杀她,你舍不得了?”

  “成大事者,必会有所牺牲,本王已经想通了,绝不会为了儿女私情,而毁了自己的前程。”宁北棠淡淡出声,眸光清冷,凝向窗口的方向,突然话峰一转:“那些黑衣人到底是从哪里钻出来的?他们和平南王妃究竟又是什么关系?”

  “至于这个……本王自然会让人去查。眼下最重要的却是要找到那个女人,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抢先一步回京,若是她把那些事情向父皇说了……”南宫龙夔的话没有说完,眉头皱得更紧了,站在他身旁的宁北棠面色却依然平静如初。

  “凡事都要讲证据,她无凭无据,灵月皇又凭什么会相信她,你可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你可是灵月国的二皇子,她只不过是一个死了丈夫的王妃罢了。”宁北棠语气平静的道,他的话出,让身侧的男人不禁忍不住侧眸睨了他一眼,深邃的眸底闪过一抹精光。

  “你说的对,她手里没有证据,父皇凭什么会相信她……”南宫龙夔唇角突然勾起一抹冷魅浅笑,就算一时半会会找不到皇甫羽晴,也不至于心急如焚了,不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还是不能松懈,最好是能赶在皇甫羽晴返京之前将她拦截下来,只要再小等一段日子,江北的事情稳定下来,他返京之日便是南宫彦兑现承诺之时,太子之位便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接下来二皇子打算怎么做?”宁北棠淡淡反问道。

  “传令下去,务必要找到她,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就算是杀了她,也不能让她回京。”南宫龙夔低垂眼敛思忖数秒后,低沉出声。

  男人的命令不禁让宁北棠深邃的眸光微微一怔,不过下一秒便感受到了来自于男人的迫人视线,南宫龙夔锐利的眸光正直勾勾的盯着他的眼睛,似在暗暗观察他的反应。

  “好。”宁北棠应了下来,就在男人转身的瞬间,一道急促的身影突然从玄关外奔了进来,正是南宫彦钦派的御林军将领李为,只见年轻的男人此刻面露焦急之色,一片铁青。

  “二皇子,平南王妃到底出了什么事儿?”李为住的房间虽然距离皇甫羽晴的房间很近,可是却距离偏厅很远,看来今晚的一切都是南宫龙夔精心策划好的,约皇甫羽晴到偏厅,神不知鬼不觉的除掉她,然后随便扯个理由便可以了。

  “她被一群黑衣人掳走了。”南宫龙夔皱着眉头,颇为不悦的冷睨向男人,低沉道:“父皇特意派你随行保护平南王妃的安全,现在王妃的人不知所踪,你到底是干什么吃的?”

  被男人一顿训斥,李为哑口无言,可是他心里却也有疑惑,今晚回房休息之前,他依然清楚的记得皇甫羽晴说还有话要和二皇子亲自谈谈。

  “恕末将冒昧的问一句,平南王妃究竟是从哪儿被掳走的?是从她的房间?还是和二皇子在一起的时候?”李为的态度依然谦和恭敬,小心翼翼的反问……

  南宫龙夔没有回答李为的问题,只是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眸光缓缓移望向宁北棠:“这么晚惊扰了逍遥王,本王实在是很抱歉,来人,先送逍遥王回房休息……”

  直至宁北棠的身影消失在玄关外,南宫龙夔的视线才缓缓移望向李为,冷冷出声:“你怎么还不走?”

  “末将想知道平南王妃最后出现在地方是在哪儿?也好顺着蛛丝马迹去寻找她的下落。”李为心急如焚,眸光无比坚定的盯着男人的俊颜。

  “那本王就最后再说一次,平南王妃是被一群黑衣人掳走的,最后消失在这扇窗口,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尽快找到她的下落,若是有个好歹,别说父皇,本王第一个饶不了你!”南宫龙泽深邃的瞳仁闪过一抹森寒精光,不由令李为的挺拔身姿也微微一颤,隐约间能够感觉到,这件事情里必然藏着什么隐情,或许就跟眼前的二皇子有关,联想到白天发生的事情,一股不祥的预感从脚底油然而升,李为缓缓低垂下眼敛,避开男人灼人的视线,脑子却是若有所思揣摩着自己的猜测。

  “末将这就去找平南王妃的下落,找不到平南王妃,末将绝不回来见二皇子……”李为低沉的嗓音从喉底逸出,却闻男人醇厚磁性的嗓音悠悠传来——

  “不,找不到人你也必须得回来见本王,不过……是提着脑袋回来见本王!”

  李为的身子又是一颤,不难感觉到男人是刻意针对自己的,心底不由暗暗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

  PS:祝吧主[前路人]新婚快乐,大家和素歌一起撒花,祝福新人!!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