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妃,泽他不会走的,他一定会化险为夷,他舍不得父皇母妃,也舍不得臣妾和孩子,他一定会回来的……”皇甫羽晴强忍着胸腔澎湃的情绪,唇角缓缓勾起一抹温婉浅笑,声音出奇的轻柔平静:“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们不是说没有找到尸首吗?这个消息也就算是好消息,就证明泽还活着的机率是极大的,对不对?”

  梅贤妃就这样盯着女人的小脸,呆滞的杏眸一点点恢复生气,就连站在一旁的南宫彦似乎也被皇甫羽晴的一番话感动了,低沉道:“晴儿说得对,只要没有找到尸首,泽儿就极有可能还活着,朕这就传令下去,一日不找到老四,就一日不会放弃。”

  皇甫羽晴凝望向男人感激的点点头:“父皇,晴儿还有个不情之请……”

  “你说!”南宫彦点点头,深邃的眸光漾着和蔼可亲的温柔。

  皇甫羽晴静静地道:“晴儿想亲自去江北一趟,说什么也要找到王爷。”

  闻言,南宫彦微微一愣,应该是没有想到皇甫羽晴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低垂眼敛稍作沉思,眸光再凝向皇甫羽晴道:“可是你一个妇道人家……”

  “父皇,你就让晴儿走这一趟吧,与其在京城苦苦等候王爷的消息,倒不如让晴儿亲自尽心尽力的去寻找王爷的踪迹,自己亲力亲为,总是更尽心些……”皇甫羽晴的话听起来很有道理,渐渐缓过劲儿来的梅贤妃此刻也清醒许多,见男人依然面露犹豫之色,妇人的杏眸划过一抹异样复杂。

  “皇上,请容许臣妾说一句……”梅贤妃略显无力的虚弱嗓音无奈中透着几分坚强,支撑在皇甫羽晴的搀扶下立直了身子,清冷出声:“皇上就让晴儿去吧,泽儿是她男人,她对泽儿的关切绝不会输于皇上和臣妾,有她亲自去江北一趟,也算是替皇上和臣妾尽心尽力了,臣妾相信她有这个能力,只要泽儿还活着,她一定能想办法找到他。”

  “可是江北离京城这么远,万一她要是再有个什么闪失,朕怎么对得起老四和小布离……”南宫彦看起来依然没有办法下定决心,他并非不知道皇甫羽晴是个有能力的女子,只是女人毕竟是女人,出门在外终究不能与男人相提并论,还是让人放心不下。

  “父皇难道忘了,就在前不久晴儿才刚刚陪同王爷一起去过宁安,宁安那块鱼龙混杂的是非之地,相较于江北而言不是复杂得多吗?”皇甫羽晴淡定自若的举出事例来。

  “晴儿说的没错,上次宁安的灾情有若不是有她,恐怕事情的进展还真没那么顺利,若是皇上不放心小世子,将孩子留在宫中交由臣妾照看便是,就让晴儿走这一趟吧。”梅贤妃此刻的思绪似乎也越来越清晰了,凝望着男人深邃的眸光,眸底盛着满满恳求。

  两个女人,四只明目,同样恳求的目光凝望着男人,仿若有一股无形的压力逼迫而来,南宫彦有些头痛的抬起手来,拇指用力的揉了揉大阳穴,一旁的公公紧张的欲上前来侍候,却被男人抬手打断了。

  “好,朕答应你们。不过这一趟晴儿必须随老二一同前往,朕会吩咐交待下去,让老二全权负责保护她的安危,两人同行,这样相互之间也能有个照应。”南宫彦终于松了口。

  皇甫羽晴水眸闪过一抹复杂,不过南宫彦的决定似乎又在她意料之中,虽然极不情愿与南宫龙夔那个渣男同行,不过从另一方面去想,既然南宫彦将她拜托给南宫龙夔,对于二皇子而言倒也是一种束缚,也意味着这一路她是安全的。

  “多谢父皇成全。”皇甫羽晴恭敬的点点头。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公公的通传声:“回禀皇上,太医已经到了……”

  “请太医到旁边屋里候着,贤妃娘娘很快就过去。”南宫彦说话的同时,眸光淡淡瞥了一眼后侧的另一名宫人,低沉道:“先送贤妃娘娘过去给太医瞧瞧,朕还有些话要和平南王妃单独谈谈。”

  要和她单独谈谈?梅贤妃杏眸闪过一抹异色,睨了皇甫羽晴一眼,皇甫羽晴会意的对妇人点点头,此刻宫人也紧张的走到了梅贤妃面前,伸手搀扶上妇人细嫩的柔荑,小心翼翼的谄媚出声:“贤妃娘娘小心,奴才扶您过去给太医瞧瞧。”

  梅贤妃最后不忘福身给皇上辞行,御书房门关上后,屋里寂静的几乎只听得见两人均匀的呼吸声,南宫彦眉目淡敛,面色仍笼在那股平静中,缓慢低沉道:“晴儿,这一趟去江北,不论结果怎么样,朕希望你也一定要坚强。”

  男人的话不禁让皇甫羽晴只感觉心头一窒,呼吸几乎停止,虽然南宫彦口口声声说没有找到南宫龙泽的尸首就极有可能还活着,可是她却能够感觉到,其实在男人内心深处,更多是已经不对南宫龙泽的生存抱有希望了。

  “臣妾相信王爷一定还活着。”皇甫羽晴清冷出声,态度认真肃然,凝对着男人的水眸没有一丝笑意,就像在说一件十分严肃的事情。

  南宫彦微微一怔,眼中威严缓了缓,唇角突然稍稍上扬,低沉道:“好,既然你有这个决心,那朕就放心了!这一次去江北,朕会配一个大内高手给你,以确保你的安全。”

  这一回反倒是皇甫羽晴怔愣了,到现在为止,她还真的有些捉摸不定男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南宫彦到底是和她一样坚信南宫龙泽还活着,还是只不过想宽慰她的心情?

  静静的凝盯着男人布满沟壑的苍劲面孔,看着他若有所思的朝着窗边走去,那双深邃幽暗的鹰眸深处漾着复杂光芒,如墨瞳仁中映照出窗外抽出绿芽的繁盛灌木,若有所指的低喃道:“已经是春天了,江水应该不会冰凉彻骨才是……”

  男人的叹息声很低很沉,像是对皇甫羽晴说的,更像是喃喃自语,闻声,皇甫羽晴莫名感觉到鼻子一酸,水眸瞬间蒙上一层氤氲雾气,轻柔的应了声:“春天了,江水不会太凉,父皇放心好了,王爷的身子骨那么强壮,一定会好好的。臣妾先告退了,父皇只管在宫里等着臣妾的好消息便是……”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紫檀木桌前坐着三人,上官沫得知皇甫羽晴和风灵翌日便打算启程去江北,深邃的眸底闪过一抹复杂异色,低垂眼敛稍作沉思后:“我陪你们一起去!”

  皇甫羽晴微微一怔,没想到每到关键时刻上官沫都能仗义相助,不过眼下赌庄和钱庄都才刚刚起步,这些生意都需要他留下来照看。

  “上官沫,目前京城里的生意都离不开你,你只要帮着打点好这里的一切,就算是帮我大忙了。”皇甫羽晴一脸正色的道。

  “京城里的生意我自然会打点好,这一点你不用担心,不过……江北这一行我也一定会去,并不是为了护送你,而是在下自己还有私事要办。”上官沫似笑非笑,嘴角勾起一抹漂亮的弧度,眼底虽然泛着笑意,可是那笑容却莫名让人感到一股冷意,显然他是完全未将皇甫羽晴的指令听进耳朵里。

  “什么私事儿能让你放下京城的正事不做,特意跑一趟江北。上官沫,你若是关心我就明说,干嘛总绕着弯子扭扭捏捏的……”皇甫羽晴淡淡反问,经过这么久时间的相处,她面对男人的漠然冷眼,早就习以为常了,而且知道他的内心绝对不像他的外表那么冷。

  “女人,你能不能别总是自以为是的自作多情,谁关心你了?在下心里不过是依然惦记着那块冰玉罢了,这一趟去江北,也正是因为得到消息听说另一块冰玉曾在那里出现,等找到了那块冰玉的主人,我想风灵这丫头的身世也就水落石出了……”上官沫的语气平静淡然,眸光亦无波无澜,这番话却是让坐在皇甫羽晴身旁的风灵水眸微怔,闪过一抹惊诧之色。

  “上官大哥,你的意思是我爹娘的事情有消息了?”风灵脱口而出,不过因为刚刚得知王爷出了事儿,所以就算此刻得到这个消息,也没有办法高兴的起来。

  “等到了江北……你自然就明白了!”上官沫深邃如墨的瞳仁闪烁着意味深长的精光,只是淡淡点了点头,并没有详细说明。

  风灵也没有再接着追问,因为心里还惦念着其它事情,主仆二人留在酒楼和上官沫详谈一番后便离开返回平南王府,待收拾好行囊后,明日与南宫龙夔一行在城门汇合。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城门楼下,皇甫羽晴和风灵已经等候一会儿,上官沫的身影并没有出现,风灵心里应该还惦挂着,忍不住压低嗓音低问道:“王妃,上官大哥不是说要和咱们一起去江北吗?怎么现在还不见人影儿,他会不会不来了?”

  “他就算是去,也绝不会与咱们同行。再说了……他这种人向来喜欢在暗地里做事儿,指不定现在正在暗处盯着咱们呢!”皇甫羽晴淡淡道,话虽然是对风灵说的,可是水眸却盯着远方,她好像已经看见了那队浩浩荡荡而来的人马,为首骑在马背上的男人正是二皇子南宫龙夔,而男人身旁与他并肩而骑的那个男人皇甫羽晴也并不陌生,宁北棠!

  只见那队人马缓缓逼近,当坐在马背上的男人居高临下凝向城门楼子脚下两道娇柔身影时,眸底划过一抹复杂异光。

  “本王出宫前父皇曾交待,说平南王妃要随本王一起去江北……”南宫龙夔骑着汗血宝马已经走到了城门口,不仅没有下马,醇厚低沉的语气间不乏淡淡鄙夷轻蔑之意。

  “既然父皇已经交待过了,那就请二皇子勉为其难,带上本妃一起启程吧!”皇甫羽晴对于男人故意出言不逊的冷蔑态度视而不见,云淡风轻的清冷出声。

  似乎对女人的态度感到些许意外,南宫龙夔深邃的眸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精光,连同坐在旁边马匹上的宁北棠,如墨的瞳仁亦倏然暗下,直勾勾的盯着女人的脸,幽幽出声:“此去江北路途遥远,本王劝平南王妃还是改变主意吧!再则这一路上我们男人可以骑马飞疾狂奔,若是带着两个女人,影响行程是小,耽搁了江北百姓的生计可是大……”

  “灵月国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蓬莱国的逍遥王来插手了?”皇甫羽晴清冷的水眸冷睨向对方,眸光不带一丝温度,不疾不缓悠悠应道:“谁说女人就一定会影响行程了,你们男人能骑马,我们女人一样可以。”

  女人清冷的嗓音虽然不大,却异常清晰的逸入众人耳底,就在这时,一阵悦耳的马蹄声传来,只见一名身材魁梧高大的男人骑着骏马飞疾而来,从他身上的服饰不难看出是宫中的御林军,而他也正是朝着城门楼子的方向奔来。

  只闻“吁”的一声,男人利落的勒停马匹并从马背上一跃而下,三步并两雄纠纠气昂昂的走到皇甫羽晴面前双手抱拳恭敬的行了礼:“末将李为,受皇上之命,负责同二皇子一起确定平南王妃往江北这一路上的安全。”

  “来得正好,给本妃备马!”皇甫羽晴淡淡道,同时冷睨南宫龙夔一眼,显然刚才那男人的态度是希望她能够知难而退,他越是不希望自己去江北,就愈是激发了皇甫羽晴迫切想去江北弄清楚一切的决心,想必南宫龙泽出事绝非偶然,其中不定含藏着什么阴谋。

  李为闻言,倒是微微一怔,低沉反问道:“王妃确定自己的骑术没有问题?”

  “确定以及肯定,你只管按照本妃的吩咐去做便是了。”皇甫羽晴面无表情的淡淡应道。

  PS:素歌必须推荐一篇红文佳作给大家:《嫡女傻妃,王爷勾勾缠》——“算计之中,被吃干抹净”……作者:水安然

  另推好友完结文:《伪妃作歹:赖上妖孽王爷》《重生全能酷女神》——作者:殷易熙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