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龙泽抱着女人覆压到床榻的另一侧,性感的薄唇印上她的唇,温柔静静的轻贴,粗粝大手缓慢捧上女人的小脸,唇舌探入她的口中,印下一记深吻。

  女人化被动为主动,丁香小舌撬开男人的牙关,将馨美香甜喂入他口中,就在男人还错愕之际勾着他的舌辗转缠绵,愈吻愈深。

  只是,她的男人永远都不是被动的人,只喜欢主动出击,下一秒便伸手紧扣她的小脑袋,修长指尖抬起女人秀美的下巴,强迫她唇齿张得更开,让他能更深入的与之勾缠在一起。

  男人的吻并不温柔,略有些急切和霸道,拥着她的力道也有些重,不知是不是禁欲太久的缘故,深吻的过程中,女人唇齿间呢喃出闷哼声,男人的吻又急又霸道凶猛,而且紧搂着她身体的臂膀环得又紧,只让皇甫羽晴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就在她感觉快要窒息时,男人才缓缓松开手,让急促喘息的女人靠在自己胸前平复气息,同时,皇甫羽晴更是清晰听见了 男人喉间更加浓郁的粗喘,身体的温度也烫得惊人。

  虽是气喘的厉害,可是南宫龙泽的双臂依然紧紧拥着女人,两道身体紧密的贴合在一起,男人的力道很大,仿若是要将她柔软的身子揉捏碎了融入自己的身体里似的,皇甫羽晴被他的力道弄得有些难受,轻轻伸手推他,柔荑却在刚刚触到男人胸膛时顿住,只感觉整个身子也火辣辣的燃烧起来,抵在腹处的硬物毫不遮掩的暴露出男人的**。

  “晴儿……”男人拥着她,力道有些控制不住的重,呼吸也开始变得有些急促,粗喘的厉害,暗哑的厉害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声音里透露着压抑的**,那拥着她的力道拥得更紧了些。

  “泽……”皇甫羽晴除了感觉到男人身体的变化,也清楚感觉到自己的身子也一点点热了起来,蹭的火烧似得有些发烫,莫名难耐。

  四目相对,眸光不自觉间沾染上一层朦胧氤氲雾气,皇甫羽晴迷、离的眼神注意到男人额间渗出的汗星,葱白柔荑抬起,温柔替他拭去他额间的晶莹。

  映在男人眼底,女人精致小脸漾着的迷醉红云,还有那双清澈澄净的水眸亦泛着蛊惑人心的醉意,胸着的丰盈随着紊乱的呼吸上下起伏,饱满挺俏的胸脯呼之欲出,衣襟似快要绷裂开来似的,深深you惑着男人的视觉感官神经。

  只见,男人性感的喉结深深上下滚动,身体里的血液也似要沸腾起来,大手情不自禁的探向女人的腰间,一把扯开那根束缚的腰带,眼看着衣襟散开在眼前。

  南宫龙泽咽了咽口水,此刻呼吸似乎也跟着变得艰难起来,抬起手背轻轻摩挲起女人纷嫩的脸颊,感觉到她的体温同样高得惊人,吐气如兰,呼吸同样带着灼热的气流,那双清澈的水眸愈来愈迷离,柔荑覆上男人的大手,呢喃低语:“泽,好热……”

  “脱了就不热了……”男人沙哑的嗓音低沉逸出,盯着女人迷人的模样,沸腾的血液在身体里肆虐流窜,微弱光线下女人眸底仿若荡漾着醉人的波光,深深蛊惑着他的心,红霞双飞,处处散发着诱人气息。

  “小东西,本王想你了……”男人在女人耳圈暧昧低喃字,声音里夹杂着浓郁的晴欲,精壮结实的身子压沉得更低,女人身体独有的淡淡馨香令他沉迷。

  又是一记深吻,男人的薄唇再一次覆上女人柔软的红唇,不同于之前的狂野粗鲁,而是缠绵悱恻,温柔细腻的深吻,仿若她是一只精美易碎的宝玉,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带着宠溺柔情的呵护体贴,男人将她小心翼翼的含在嘴中。

  男人的吻仿若是对她下了蛊药,皇甫羽晴只感觉自己的身体早已经完全不受控制,在男人大手的撩拨下开始微微颤抖,这是一种极其矛盾的感觉,明明很紧张,大脑下意识却又带着无法抗拒的迷恋,就算是万丈深渊,也愿意粉身碎骨。

  南宫龙泽的吻越来越深入,单手眷恋的捧着她的脸颊,另一只手已经娴熟的褪去了二人身体的束缚,女人大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最后大脑只剩下一片空白,身体不受控制的瘫软在男人怀中,如同三月拂湖的垂柳,柔软的承受着男人的爱抚。

  也不知过了多久,男人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女人的唇,湿滑的热度却一直往下蔓延游移,唇齿若有若无的轻轻啃咬滑过她的下巴,再顺着女人如天鹅般修长的漂亮脖颈一直朝下,粗喘的呼吸也因温柔滑腻的触感而变得更加急促紊乱,腹那那股炽烈的激情像肆虐燃烧的熊熊烈火,将女人一并卷入进去。

  伴随着女人唇齿间逸出的破碎申吟,男人倾身而下,贯穿幽谷,连根没入,喉间逸出沙哑的一声低吼,无以言喻的满足感瞬间充斥着身体的每一个细微毛孔,这种美妙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体会了。

  不愿意再耽搁一分一秒的时间,男人纵情在心爱的女人体内驰骋飞扬,暧昧不失温馨的气流在空气里缓缓漾散来开……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一场激战过后,女人窝在男人怀里娇喘嘘嘘,大口大口的呼吸喘气,在这微凉的夜里,二人的身体也全都渗出了汗珠,紧抱着她的男人呼吸同样显得有些紊乱,眸底脸上却漾着异样满足的笑意,深邃的眸光淡淡睨了一眼另一侧的宝贝儿子,纷嫩的小人儿依旧睡得香甜,丝毫没有受到爹娘亲热嘿咻的影响。

  “泽,江北的事情大概还要忙活多久?你打算什么时候回京……”气息平定些后,女人仰面凝对上男人的眼,轻柔问道。

  男人稍稍调整了一下胳膊,让她靠在他宽厚的肩膀上,这样更舒服些,自然流露出的温柔举止让女人心头荡漾着一股暖流,感受着男人强壮有力的心跳,自己的心跳也莫名加速,孩子都几个月了,夫妻二人相处依然像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和黄毛丫头似的,欲罢不能。

  “江北防汛的事情如果不能妥善处理,后面一定会引出大麻烦……”南宫龙泽提起江北的事情,眉头不由紧蹙,语气显得有些担心,眸光在凝向女人的那刻,不知不觉中又变得柔软下来,粗粝的手指看似漫不经心的在女人身上摩挲,灼热的掌心所到之处,每一寸都似激起激情的火苗,皇甫羽晴窝在男人怀里的身子不禁微微一颤,粉拳轻轻落在男人胸膛,表示抗议。

  “可是王爷留在江北,日后我们该如何保持联络?”皇甫羽晴秀眉蹙得更深,之前夜枭传递的那些书信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不得不让她为以后的联络方法感到担忧。

  “你这算是担心本王的安危么?”男人唇角勾起一抹邪魅坏笑,语气不难听出心情不错,今夜得到了一番滋养,香软在怀,心情自然也跟着变好,凝望着女人洁白无瑕的身体,男人不禁又开始热血沸腾,落在女人身体上的大手开始不老实的油走,邪恶的探向女人胸前,肆意挑、逗起那对饱满挺俏的丰盈。

  皇甫羽晴佯装不悦的冷白男人一眼,娇嗔的轻拍下他的手,冷喝出声:“人家和你说正经事儿,你别不当真……”

  “以本王的本事谁也伤不了我,所以……不论是否能联系得上,都不要担心本王的安危,只要你在京城好好的带着孩子,本王就无后顾之忧了。”南宫龙泽乌黑的头颅再次低俯到女人脖颈,带着痴迷的沙哑嗓音低沉呢喃,下一秒便突然一个翻身将女人压于身下,用力的狂吻她,花瓣般娇嫩的柔软唇瓣令他沉迷,一想到再过一会儿女人就要离开,内心泛起阵阵涟漪,这一夜就像是做了一场惷梦似的,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似不想浪费任何一点时间,只想用自己的热情将她紧紧包裹,男人的灵舌霸道却不失温柔的撬开女人洁白的贝齿,直捣丁香,肆意掠夺着丁香内每一寸馨香。

  虽然窗外已经泛起肚皮白,女人的内心也颇为纠结,可是身体却在不知不觉中已再次被男人点燃,男人抓着她的手,双手穿插,十指纠缠,身体更紧的压着她,火热的吻也变得更加激狂,带着炙热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两人渐渐迷失沉沦。

  皇甫羽晴的大脑再次陷入空白状态,身体如同一滩春泥融化在男人怀中,感受他浓郁宠溺的深情,气息变得凌乱不堪,男人的额头紧抵着她的,如墨般的瞳仁深处漾着浓郁不舍,气息粗重的出声道:“晴儿,本王真舍不得让你们走……”

  PS:素歌今天一定会更六千的,一定一定,请某些童鞋不要再鄙视俺鸟!本周六会更新两万字,素歌绝不食言,码字码字,奋起奋起!吼吼……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