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几天不见,脾气倒是长进了,本王这才说了一句……”南宫龙泽幽幽的语气中透着几分宠溺的无奈,陡然将女人揽入怀里,环紧她的纤腰,单手托起她的下颔,头一低,寻着她的双唇便吻了上去。

  这一记吻,从轻轻的浅摩淡擦,直至狂野热烈的深深纠缠,千般情意与万般爱恋都化在这一吻中,丝丝缕缕,缠缠绵绵,男人似想用这一记吻来表达内心对女人的渴望,越吻越深,越吻越激烈,似要将她吞入自己的腹中才能满足心底对她的深深渴望。

  就在两人正纠缠不休时,忽然客房的门被人一把推开,一道凌厉的男声从门口传来:“什么人?放开她,否则别怪我刀剑无情……”

  说话的声音正是上官沫,皇甫羽晴也没有想到男人竟会如此警惕的注意到她房间里进了外人,因为光线的缘故,从房门的角度上官沫并看不清南宫龙泽的五官轮廓,只以为是有外人入侵,高大挺拔的英姿迸射出冷冽的气息。

  此刻已是半夜,上官沫的突然闯入让皇甫羽晴心底陡然一慌,水眸闪过一抹不自然,从南宫龙泽的怀里挣脱出来,此刻上官沫已经不请自入进了客房。

  南宫龙泽静静的站在原地,凝望着迎向而来的那道高身影,因为光线的缘故,上官沫并不能看清楚他的面孔,而他这儿却能清楚看见上官沫的五官轮廓。

  愈离愈近,当上官沫的距离近得足以看清楚对面的男人时,深邃的眸底闪过一抹惊诧之色,低呼出声:“平南王?你怎么会在这儿?”

  只见南宫龙那张如嫡仙般俊美绝伦的脸颊清清冷冷,仿若冬夜月下的千山暮雪,却看不出丝毫情绪,高深莫测的鹰眸直勾勾的盯着对方的脸,淡淡出声:“这句话应该是本王问你才对吧?三更半夜……平南王妃的房间是你应该出现的地方吗?”

  上官沫咽了咽喉咙,没有应答,眉头微蹙,一旁的皇甫羽晴此刻也回过神来,上前一步立于两个男人中间,眸光从上官沫脸上淡淡扫过,再落到南宫龙泽的脸上,秀眉微蹙,轻言道:“王爷,这一路多亏了有上官沫,臣妾才能如此顺利抵达江北,想必刚才他也是因为听见了这屋的动静,一时心急才会闯进屋来。”

  “他为什么要这么好心?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南宫龙泽深邃的眸光倏然沉下,话语显然是若有所指,同时长臂一勾,环上女人的纤腰一把将他拉回自己怀里,鹰眸依然紧紧地直勾勾盯着对方,一副要向对方宣示自己主权的强烈敌意。

  “王爷——”皇甫羽晴不满的侧眸瞪了男人一眼,伸出柔荑用力拨开男人紧环在自己纤腰上的大手,南宫龙泽虽是不情不愿,最终还是在女人嗔怒的眸光下缓缓松开大手。

  皇甫羽晴佯装生气的冷白男人一眼,莲步款款往前,直至走到上官沫跟前,温婉出声:“上官沫,夜都已深,你也回屋歇下吧!”

  皇甫羽晴说话的同时,柔柔暖暖地笑了笑,嗓音清润如花间晨露,有一种无法言喻的动听,上官沫站在原地,脑子告诉自己该退出去,腿脚却像灌了铅似的,一动也不能动。

  缓缓回过神来,上官添落在皇甫羽晴身上的眸光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温柔异色,再缓缓移落到南宫龙泽脸上,低沉道:“平南王是跟踪我而来的吗?!”

  闻言,南宫龙泽唇角勾起一抹冷魅浅笑,清淡地反问一句:“如果不是你先跟踪本王,又怎会被本王跟踪而至?”

  上官沫看着眼前风姿卓越、容貌气度皆不凡的男子,心里不禁再一次重新审视着他,不愧是赫赫有名的平南王,不仅如此轻易的发现了他的跟踪,还反跟踪他到了客栈,不过这也让上官沫不禁暗出了一把冷汗,他的警惕性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之低,如果今晚的跟踪自己的不是南宫龙泽,而是南宫龙夔,恐怕事情的后果就更加不可预知了。

  “在下无话可说。”上官沫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眸光再度回望向皇甫羽晴:“平南王妃,你是打算留在江北还是回京?若你决定是留在江北的话,那在下今晚便告辞连夜回京了。

  “她必须回京。明日启程……”

  不等皇甫羽晴开口,南宫龙泽便已经替她出声了,深邃诲暗的鹰眸带着审视与探究,对视上上官沫那对茶褐色眸子,轻薄的薄角看似云淡风轻地淡淡一笑,同样亦不留痕迹地暗暗观察着对方脸上的表情变化。

  这次上官沫没有说话,皇甫羽晴水眸划过一抹异样复杂,澄净的眸光从上官沫脸上一扫而过,再回头看了看南宫龙泽,这两个外表同样俊美的男人,个个如出尘谪仙,冷艳妖娆,高贵清雅若傲梅在夜间绽放。

  虽然面前站立的两位皆是颠倒众生、风华绝代的绝世美男,可是皇甫羽晴此刻却毫无欣赏的心情,秀眉紧蹙,低嗔出声:“王爷是当真要臣妾回京?”

  不难看出,南宫龙泽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皇甫羽晴有些不开心,这才刚刚见面便提出让她明日离开,让她的心情多少受到了些许影响。

  “必须走!”两人四目对视了许久,南宫龙泽醇厚低沉的嗓音徐徐逸出,坚定的口吻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话音落下的同时,眸光睨向上官沫的方向,欲言又止,最终还是缓缓出声了:“不管你送她来这儿是出自于什么目的,本王希望你平安的带他们母子来江北,也能平安的送他们母子返京……”

  上官沫深邃的眸底闪过一抹暗色,顿了顿,低沉的语气透着同样的坚定:“五更便起程返京,希望你们不要误了时辰。”

  丢下这句,上官沫头也不回的转身出了房间,只剩下南宫龙泽和皇甫羽晴二人,男人剑眉上挑,诲暗如深的瞳仁依然盯着男人背影消逝的方向,直至女人清冷不悦的声音传来——

  “人家这么辛苦来江北看你,你却一句话就让我翌日返京,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女人这是生气了,男人哪能看不出来,上前两步,大手无比轻柔的抚上女人的小脑袋,醇厚沙哑的语气透着浓郁宠溺:“晴儿,本王想死你了,还有孩子……”

  “我看你压根一点儿也不想我们,若是想我们,哪能匆匆一面便打发我们走……”皇甫羽晴赏了男人一记白眼,拨开他的大掌不让他碰自己的头。

  南宫龙泽喉间逸出一声无奈低笑,女人生气的可爱模样看在眼底是又爱又怜,虽然心里也极舍不得让她和孩子这么快离开,可是理智终究战胜的感性,不顾女人的抗议一把将她紧紧揽入怀中,沙哑出声:“你和孩子留下来,只会让本王分心……”

  话落,男人的眸光定在皇甫羽晴的脸上,眼神是那般温柔,那般眷恋,那般痴缠,如最甜最稠的蜜一般,浓得化也化不开,女人被他的目光盯得不自然,干咳着清了清嗓子,白了男人一眼撇开脸,同时清冷出声:“王爷别给自己找理由,你不想让我们母子留下来,就是心里没我们……”

  “本王每隔一日就传一封书信给你,还有你传来的那些书信也不见踪迹,难道你就没有想过这其中有什么端倪吗?”南宫龙泽皱了皱眉头,镌刻的俊颜眨眼布满肃然神色。

  皇甫羽晴盯着南宫龙泽的俊颜,静默了好一会儿,情绪似乎也渐缓平静下来,低沉道:“泽,你的意思……怀疑这件事情是有人恶意在背后捣鬼?”

  “嗯。”南宫龙泽点了点头,一脸认真表情:“如果那个人是二哥的话,不知道他心里究竟打的是什么鬼主意,指不定就是希望你能够沉不住气跑来江北……这么说,你能够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看来你是真的担心我和孩子的安危,好吧,就算人家刚才错怪了你。”皇甫羽晴的语气也倏然轻柔下来,拉着南宫龙泽的胳膊轻晃了晃,娇嗔道:“那王爷独自留在江北,也一定要好好保重,我和孩子心里也都挂念着你。”

  “那你倒是说说……怎么个挂念法儿?”南宫龙泽轻薄的唇角突然微扬,不怀好意的坏坏一笑,突然低俯头轻咬上女人的耳根,暧昧低语:“**一刻值千金,好不容易见上一面,你就打算和本王站在这里一直说话么?”

  皇甫羽晴微怔,脸颊接着一热,冷白男人一眼:“那王爷还想做什么?臣妾五更就要启程了,王爷也一宿未回,就不怕引起二皇子的怀疑么?趁着天亮之前,你也赶紧回去吧……”

  “小东西,你这是故意想要折磨本王么?”男人沙哑的嗓音在女人耳畔逸出一声低咒,不由分说的一把打横抱起女人,朝着宽大的床榻走去。

  皇甫羽晴脸颊亦泛着异样潮红,轻嗔出声:“当心碰着孩子……”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