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沫没有伸手,坐在原位,深邃如海的眸光泛着粼粼波纹倒映在男人如斯的俊颜上,缓缓,只见男人轻扬起嘴角,难得的冲着风灵莞尔一笑,低沉道:“在查清楚你的身世之前,这枚冰玉暂时放在你身上保管,这也算是我给她一记面子。”

  上官沫口中的那个她不是别人,指的正是皇甫羽晴,他的话也不多,不过言语间流露出的却是不掺杂任何虚伪的真挚,他想要的东西便一定会要,不扭捏,不做作。

  风灵微微愣了愣,她还是头一次见上官沫笑,只觉得男笑起来的模样实在好看,再回过神来不忘轻笑着打趣道:“上官大哥,你平日里应该多笑的,笑起来真好看……”

  她这话一出,上官沫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反倒让坐在旁边半响未说话的皇甫羽晴忍不住笑出声来,见男人因为风灵的一句话脸上的表情变了色,让她的心情稍稍得到了些许好转,卷长浓密的黑睫也因此而微颤。

  “咳……时候不早了,我先进江北打探消息……”上官沫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佯装淡然自若的缓缓站起身来,深邃幽暗的鹰眸看似不经意的从两个女人脸上淡淡一扫而过,紧接着迈开修长的腿,头也不回的离去。

  望着男人的背影消失在客房门口,皇甫羽晴的视线这才缓慢回落到风灵身上,只见这丫头一脸若有所思表情,清澈澄净的水眸正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手中那块同样澄净的冰玉。

  这块玉真的很漂亮,干净透明,不含一丝杂志,如果不是因为在古代,皇甫羽晴真会以为这只是一块人工水晶,天然而成的翡翠玉石这样成色的确实罕见。

  “风灵,在想什么呢?”皇甫羽晴看了一看这丫头手里的冰玉,再看看她,冲她眨了眨眼。

  “王妃,你觉得上官大哥真能查出我的身世吗?”风灵眸光深处纠结的神色仿若波澜起伏的海面,起起沉沉,变幻万千。

  “如果你不相信他的实力,又为什么会找他?”皇甫羽晴淡淡反问道。

  “我……我只是觉得……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想要查出真相恐怕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风灵默默将玉佩戴回到脖颈上,抬起小手略显烦恼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既然上官沫能认识这块冰玉,相信他应该还是有能耐的……”皇甫羽晴莞尔一笑:“天色也不早了,你也早点回房歇着吧,等上官沫晚上打探清楚消息,指不定咱们明天就进城了。”

  听到进城的消息,风灵清澈的杏眸闪过一抹精光,等进了城她便可以见到嵇禄了。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夜半三更,皇甫羽晴门外传来熟悉的低沉嗓音:“睡了吗?”

  “已经睡下了,你那里打探到了什么消息?”皇甫羽晴依然躺在床上没有动身,静静地聆听着上官沫带回来的消息,莫名心口一紧,跟着紧张起来。

  “根据打探到的消息,平南王还活得好好的,近日正与二皇子一起修整堤坝,这次的工程好像很大,至少还得持续两三个月……”上官沫的声音虽然很轻,却让人感觉到一丝丝紧,就像喉口的声带绷扯得紧紧的。

  “呃……我知道了,你先下去歇着吧,今晚辛苦你了!”皇甫羽晴说了几句客气话,心思却是上就飘到了远处,上官沫说南宫龙泽好好的,不禁让她心里有些窝气,那男人若是活得好好的,为何连一封书信也没有,这岂不是存心让人担心么?

  门外的男人稍稍停顿了数秒,脚步声方才离去,寂黑的暗夜里,清晰可闻男人的脚步声渐行渐远,紧接着传来隔壁房门打开关闭的声音,上官沫就住在她隔壁的客房。

  此刻,皇甫羽晴瞬间睡意全无,心底开始权衡自己明日到底是否应该进城,正想着,突闻木窗传来轻微的碰撞声,大概是夜里的风太大吹开了窗子,为了不让床榻上的儿子受凉,皇甫羽晴还是从床上起身朝着窗口走去,打算关闭上窗子。

  不料,就在女人走到窗口刚刚将窗户合闭上时,突然从房间里的暗处窜出一道高大身影,在皇甫羽晴的尖叫声还未从喉咙里逸出之时,大掌已经抢先一步捂住了她的嘴。

  “是本王——”南宫龙泽磁性低沉的嗓音从女人脑勺后上方传来,他的话一出,让女人娇柔的身子微微一怔,皇甫羽晴惊诧的瞪大眼睛,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男人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如同幽灵一般的冒了出来,他又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女人渐缓平静下来,杏眸侧目瞪了男人一眼,手指示意男人松开捂在自己嘴上的大掌,南宫龙泽这才反应过来,缓缓松开手,觉察幽暗地鹰眸闪烁着复杂的锋芒,磁性的嗓音更显低沉:“你怎么来江北了?还带着孩子,不是说好了你留在京城好好照顾孩子,忙完了江北的事儿我会尽快回京吗……”

  男人醇厚低沉的语气间不乏淡淡责备,不难看出对皇甫羽晴此举很不满意,女人倏地转身凝对上男人深邃幽暗的鹰眸,在这黑幕的暗夜里,如同璀璨的辰星般耀眼。

  “王爷……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皇甫羽晴声音压得低低的,语气里透着浓郁疑惑,怎么也没有料到,南宫龙泽会突然出现在面前。

  南宫龙泽面色肃然凝重,粗粝的大掌不失温柔的小心翼翼将女人的脸庞捧到面前,凝对着她的水眸,轻言道:“本王倒要问你,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王爷这一趟出门也有半月有余,可除了抵达江北那日派人捎回一封书信,后面便再无消息,臣妾让夜枭捎出消息也杳无音讯,这让臣妾如何放心得下……”皇甫羽晴秀眉微蹙,语气带着几分责备,她长途跋涉赶到江北,只是因为心底对男人的担心,可是他不仅不领情,反倒觉得她不该出现在这儿。

  “本王不是每隔一日都有让夜枭捎传书信给你吗?”南宫龙泽深邃的眸底闪过一抹疑惑,不过下一秒便有一道精光划过,像是想到了什么。

  “臣妾除了收到王爷抵达江北的第一封书信外,就再也没有收到过其它书信……”皇甫羽晴闻言,水眸亦划过一抹疑色,看南宫龙泽的样子不像说谎,难道这其中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同样也让她的脑海瞬间浮想出各种可能。

  南宫龙泽俊美绝美的脸颊又垂下一分,低俯着头,与女人面对面,俊挺的鼻尖几乎触到女人秀挺的鼻,与此同时,皇甫羽晴只感觉到腰间一紧,柔软的身体与男人之间的距离又被拉近了几分,男人不再说话,只是突然前倾一下子覆上她柔软红润的樱唇。

  原本是跟踪上官沫而来,就在上官沫入城打探消息的时候,南宫龙泽便已经发现他了,因为一直对那个男人心存疑虑,所以趁着夜色他便跟着上官沫出了城,最开始是想看看上官沫到底在搞什么鬼,没想到竟让他意外的发现了皇甫羽晴的踪迹。

  不过,男人还来不及对女人发火,便注意到她竟不知死活的还把宝贝儿子也带了出来,站在暗处的男人再也沉不住气,可是香软在怀,满肚子的戾气还未来得及爆发出来,便已经随着女人身体逸散出的淡淡馨香化为灰烬。

  本是想着轻轻的啃蚀一口她的小嘴儿,可是这甘柴猎火一触即发,哪是当事人自己能够控制得了的?南宫龙泽搁置在女人纤腰的大手不由收紧,越收越紧,同时将女人唇舌尽含入口中,深深的纠缠在一起。

  好长时间过去,当南宫龙泽放开她时,皇甫羽晴绝美的小脸早已布上一层淡淡红晕,脸上写满了幸福笑容,只见她的柔荑慵懒缠绕上男人耳际的青丝,轻嗔道:“臣妾千里迢迢赶来江北探望王爷,难道王爷不开心吗?”

  女人问话的同时,晶亮闪耀的眸光透着狡黠坏笑,仰着精致的小脸,紧盯男人脸上的复杂表情,那双深邃不见底的鹰眸深处,闪过一抹令人心悸的神彩。

  “当然开心,只是……这个时候……你着实不该出现在这里。”南宫龙泽微垂下眼帘,不让女人看见自己眸底倾泻而出的欣喜,心爱的女人突然如神祗般降临在自己面前,但凡是个男人都会有感觉,只是眼下国事繁忙,她的出现只会令他分心。

  “既然王爷不想看见臣妾,那臣妾明儿一早便回京便是……天色不早了,王爷也请回吧!就当臣妾从来不曾来过便是!”皇甫羽晴撇了撇嘴,清冷的语气显然透着淡淡不悦。

  突然,南宫龙泽眉眼略略弯起,那削薄唇际的一丝轻笑,如风如月,如雾如烟,清清淡淡了无痕,修长指尖同样缠绕上女人光滑及腰的青丝,动作无比温柔。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