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张皇后和武德妃二人就这样对峙上了,两对杏眸就这样冷冷相对,谁也没有让步的意思,皇甫羽晴似乎终于明白了太后娘娘为什么不愿意参加今晚的酒宴,想必是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一幕场景了吧!

  也就在这时,随着南宫彦一声厉喝:“够了!都给朕闭嘴!”

  张皇后和武德妃都乖乖地收回了凌厉的视线,谁也不再吱声,空气也在瞬间变得凝重起来,坐在南宫彦身侧的苏贵妃抬手轻抚男人的胸口,温婉出声:“皇上息怒,身子要紧。”

  随着苏贵妃的话落音,梅贤妃杏眸闪过一抹淡淡精光,也缓缓开口了:“恕臣妾多嘴,立太子乃是大事儿,皇上又何需这么着急?皇后娘娘说的对,如今三皇子不在宫中,这样对于他而言也是不公平的,皇上倒不如再仔细斟酌一番,挑个黄道吉日再做定夺。”

  梅贤妃的声音很轻很轻,清冷间透着异样的聪慧灵性,这些年来,对于她的话南宫彦一直都是会耐心听取的,因为他知道梅贤妃是个智慧冷静的女人。此时此刻,男人闻言深邃的眸底闪过一抹异样复杂。

  若说南宫彦今日的酒宴是鸿门宴也不假,他着实是因为被南宫龙菁的事情气昏了头,眼下经梅贤妃这般一提醒,再静下心来细细思忖一番,也觉得自己今日的行径着实太鲁莽了些。

  “爱妃言之有理,今日朕就把话放在这儿,朕再立太子未必会以长序排列,有能力者居上,只要能够让朕放心把灵月国托付于他,立谁都是一样的。”南宫彦低沉出声,眸光从南宫龙夔和南宫龙泽脸上淡淡划过,似也在暗暗观察两个儿子的反应。

  南宫龙夔眸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异色,南宫龙泽的面色依然平静如水,只见南宫彦眸光深究的凝盯着两个儿子看了好一会子,突然话峰一转,悠悠出声:“老二,老四,今日早朝你们应该都知道了江北的事儿,这立春粮食才刚刚播种下去,就遭了暴雪冻灾,眼看着春耕是白忙活了一场,今日又传来消息下了好些天的连阴雨,江堤已经破了警戒线,再这样下去江北的百姓恐怕又得受罪了……”

  江北的地势较低,时而都会有洪涝灾害的危险,一直以来这个问题都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而这一回的情况似乎变得更加严峻,就在众人的神色渐缓变得凝重严肃地,南宫彦又接着说道:“朕想知道,你们兄弟俩谁有法子能够解决江北的这个大问题?”

  男人的此话一出,别说南宫龙夔和南宫龙泽,就算是旁听者谁也能够听得出其中端倪,南宫彦的意思似乎再明显不过,是想用江北的事情来考验这兄弟俩,看看谁有本事治理江北,谁就极有可能坐在太子之位。

  “虽然儿臣从未处理过江北这样的灾情,不过……为了替父皇分忧,儿臣愿意亲赴江北一察灾情。”南宫龙夔低沉的嗓音缓缓逸出,他的主动也让武德妃脸上的表情缓缓舒缓了些。

  “老四,朕也想听听你的意思……”南宫彦眼中异光闪现,微敛着双眸凝向南宫龙泽沉声问道,眸光里的威严肃然不容忽视。

  “江北的洪涝几乎是年年犯灾,往年最严重的一次死了近三四万人,还有十几万的灾民,如今国库每年都会有一部分的银两和粮草是固定送往江北的,其实这件事情……儿臣一早就想找父皇仔细商议,可是因为一直都没有想到合适的解决办法,所以搁浅至今。”

  南宫龙泽不疾不缓的低沉出声,他并没有像南宫龙夔那般急急的请令,直至南宫彦问到自己头上,才说出了心里的想法。

  坐在男人身边的皇甫羽晴沉默不语,却是心思转动,脑海中灵光乍现,关于江北的事情她也曾有所听闻,此刻听南宫龙泽一说才知道事情竟然这样严重,防洪建堤似乎刻不容缓,可是应该是因为古代的条件有限,所以就算是建堤防洪,也没有办法做到金汤若锢。

  “既然你们兄弟二人都能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那这一回……朕就派你们二人一同前往,看看谁能想出最合时宜的法子来治理江北的水涝灾害,替朕分忧!”南宫彦低沉的嗓音缓缓逸出,听似漫不经心,却让人感受到肃然凌厉。

  闻言,梅贤妃脸上露出会心笑容,她相信自己儿子的能力一定不会输于二皇子,若是让南宫龙泽和南宫龙夔同时去完成一件事,最终的结果一定会是她所期待的。

  “儿臣遵旨。”南宫龙泽和南宫龙夔深邃的眸底均划过一抹异色,谁也没有多说话。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从龙阳宫回来,南宫龙泽就一直呆在书房里,皇甫羽晴从慈心宫接回了布离,依然不见男人从书房里出来,正好遇见了长廊尽头迎向而来的嵇禄,他的气色看起来很不错,不知是因为身体逐渐恢复的缘故,还是心情不错。

  “属下参见王妃。”嵇禄看见主子急急上前行礼打了招呼。

  “嵇副将,王爷还在书房吗?”皇甫羽晴微微颔首点头,注意到一旁的风灵对视上嵇禄的眸光时,低垂眼敛微微垂下了头,脸颊泛着一丝红晕。

  “是,王爷一直在书房翻查史册,为去江北做准备。”嵇禄连忙应下。

  “嗯。嵇副将看上去气色不错,身体看来恢复得挺好。”皇甫羽晴话峰一转,唇角勾起一抹浅浅笑意。

  她的话不禁让嵇禄脸颊漾上一层若有若无的红晕,低沉应声:“多谢王妃关心,属下的身体大致已经痊愈,明日便随王爷一同去江北。”

  “嵇大哥明日也要去江北?可是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复原……”风灵几乎脱口而出,秀眉微蹙,嵇禄的药今日才算刚刚断停,明日便奔波跋涉着实让人有些放心不下。

  “我的身体已无大碍,王爷此行我若不在身边,心里也是放心不下的。”嵇禄显得有些不自然,女人的关心让他是又喜又忧,喜的是风灵对他的关心,忧的是他和风灵的婚事也会因江北之行而耽搁,好不容易能够进展到这一步,万一……

  “风灵,你陪嵇副将说说话,本妃去书房看看王爷。”皇甫羽晴水眸闪过一抹狡黠浅笑,不难看出眼前的两个人碍于自己在这儿所以都不方便开口。

  闻言,风灵和嵇禄都不吱声,看着皇甫羽晴抱着孩子的背影渐行渐远,消失在长廊尽头,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

  此时,华云宫书房内,南宫龙泽浓眉紧拧,望着一张绘制完整的地图还有旁边散落的几张折子,都是关于江北一带这些年来灾情的记录,处处水灾,粮食不断减产,今年这样的情况看样子是又好不到哪儿去了,每年都得靠国库的灾粮救济,这样下去终究也不是办法,朝廷总算每年都可以救济他们,可毕竟只是杯水车薪,江北百姓的生活也会因此而变得贫困潦倒,死亡人数日日争加,此事非常棘手,甚难解决。

  盯着书桌上的折子和地图,南宫龙泽揉了探太阳穴,继续苦思冥想,这一次父皇让他和二皇子同去江北的意图再明显不过,虽然他并不在意是否能够坐在太子之位,可是做为一个男人,一名皇子,为灵月国的事情赴汤蹈火再所不辞,为父皇分忧更是份内之事。

  “王爷还在书房忙什么呢?臣妾听说江北的事情确实不好解决,不过……相信王爷自然能找到好的解决方法。”皇甫羽晴推门而入,怀里抱着孩子温婉出声。

  “本王这次去江北恐怕不是需要些时日,晴儿,你一个人回府本王实放心不下,还是留在宫中小住一段日子,等本王回来再接你回去。如何?”南宫龙泽闻声凝望向女人的方向,除了江北的事情,刚才他一直在想的便是女人和孩子的事情,前几日遇刺的事情至今回想起来仍令他心有余悸,他自己的安危倒是次要,女人和孩子对于他而言,比什么都重要。

  “臣妾明白王爷心里的担忧,如果王爷真去了江北,臣妾恳求王爷能够答应让我回将军府小住一段日子,一来可以多些时间陪陪我爹娘,二来惜音的两个孩子和咱们布离也算有个玩伴儿。”皇甫羽晴莞尔一笑,其实像布离这么点儿大的孩子哪又懂得玩什么,这不过是她自己的一记说辞罢了,眼下这个关键时刻她若是留在宫里,梅贤妃免不了又得和她讲一堆大道理。

  南宫龙泽低垂眼敛细细思忖一会儿,女人的心思其实他也明白,知道她留在宫里母妃免不了要日日教诲,让她到将军府小住一段日子也算是不错的选择。

  “也罢,在本王回京之前,你就暂住将军府一段日子,那就要有劳皇甫将军和夫人了……”南宫龙泽缓缓点头,醇厚的嗓音低沉逸出。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