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那群黑衣人还是不敌而退,嵇禄奉南宫龙泽之命,率领一队人马追击而去,自个儿则率领着其余人等返回平南王府。

  好不容易将孩子再哄睡着后放进摇篮,水眸凝向抄手游廊另一头的温池,男人的这个澡似乎泡得很惬意,进去了好一会子也不见出来。

  窗外突然鬼鬼祟祟探出半个小脑袋来,皇甫羽晴眼尖的看见了风灵的小脸,脱口而出:“风灵,你是有事儿找我吗?”

  “呃……不,不,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风灵见主子看见了自己,这会儿也不好看躲躲藏藏,点头嘻嘻笑了两声,水眸闪过一抹不自然异色,从窗口探进脑袋来。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这两天还没有累坏么?”皇甫羽晴唇角勾起一抹笑意,缓缓走到窗边,和这丫头相对而立,水眸却是划过一丝狡黠精光。

  “奴婢这一时半会儿睡不着,原本想进屋找王妃说说话……”

  “想说话就进屋来啊,正巧我这一时半会儿也睡不着。”皇甫羽晴笑了笑。

  “奴婢不敢,若是让王爷听见……”风灵唇角亦勾起一抹狡黠坏笑,紧接着似听见有脚步声从屋内抄手游廊的另一头传来,压低声音丢下一句:“奴婢就不打扰王爷和王妃休息了。”

  看着那小丫头的身影迅速消失在窗口,

  “晴儿,夜里风寒别站在窗口,刚才那个是风灵那丫头吧,她找你做什么?”南宫龙泽醇厚低沉的嗓音缓缓逸来,男人随意穿着一件宽松厚实的外袍,青丝墨染,慵懒走向女人的瞬间,几滴晶莹剔透的水珠也随之落下。

  “我估摸着她应该是担心嵇禄的事儿,天色这么晚……”皇甫羽晴走近男人,任他的长臂将自己环入怀中,同时淡淡反问:“王爷,今天晚上那些黑衣人……你觉得会是谁派来的?”

  说话的同时,女人清澈的水眸一瞬不瞬盯着男人深邃的瞳仁,似想透过那双诲暗如深的眸光看到男人内心深处去,可是却看不出男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男人的大手突兀地爬上她的腰间,低沉的嗓音传来:“早点上床歇着吧,管那么多做什么?今晚的事情不管是谁做的,本王也一定会把他揪出来。”

  皇甫羽晴盯着男人那张镌刻冷毅,霸道阳刚的面孔,这张脸似能工巧匠精雕细琢而出,那双璀璨幽暗的瞳仁,此刻透着三分神秘,七分诡异。

  如妖孽般俊美绝伦的脸蛋,漂亮得连女人都嫉妒,皇甫羽晴着实忍不住抬手捏了一把男人高蜓的鼻翼,语气轻松下来:“以王爷的本事,那些人就算是想要取你性命,恐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近日本王疏于教你练剑,从明日开始,看来得练得更勤些才行。”南宫龙泽如墨的深邃瞳仁深处浮起一层浓郁暗色,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

  见他一脸正色的模样,皇甫羽晴反倒忍不住掩嘴笑出声来:“有王爷在身边,那些刺客又算得了什么,还不都得乖乖地败倒在王爷的剑下!”

  女人的笑炫目撩人,不知是练了什么勾魂的招术,看着男人莫名一阵心悸,下一秒勾环着女人的双臂猛然箍住,肆虐的鹰眸直勾勾的盯着她,氤氲的烛光下,女人那双透着星芒的水眸光彩夺目,美得不可方物。

  “你说得没错,有本王在身边,谁也休想近你的身。”男人突然勾唇一笑,下意识低下头,性感的岑冷薄唇,正一寸一寸靠近女人的朱唇,刹那间,鼻息呼吸里,每一次都充斥着女人浅淡的体香,香甜好闻,也让他的身体瞬间就有了反应,一股邪火从腹间丹田直往上冲,脑海里邪恶的浮现出在她身体里驰骋的美好滋味。

  身体有了反应,那叫嚣的游龙起来了就没法儿软下去,又硬又胀,紧绷得疼痛,让男人感到难受,心里不禁暗念这该死的小东西,她哪怕是啥也没做,也总是能轻易地撩拨起他潜藏在深处的晴欲,这本事除了她,还真没有别人!

  “王爷说话归说话,这又是想做什么呢……”皇甫羽晴猛地一偏头,趁着男人意乱情迷的这会儿空隙,娇小的身子借力使力,打算从男人怀里筝挣溜出去,只见男人一记凌厉回擒手,女人躲猫猫似的从男人的指缝间逃了出去。

  从男人怀里溜走,银铃般的笑声在房间里漾荡开来,只是皇甫羽晴的笑声还未能持续数秒,只感觉到一阵阴风呼啸而来,男人如铁钳般刚硬的手掌下一秒便钳制住她的胳膊,稍一用力她便跌进那道铜墙铁壁的胸膛里,男人唇角微弯,扬起一起邪魅笑容,箍紧她的身体,凑过脑袋贴着她耳根呵气:“小东西,两天没做你就不想本王么?”

  啧啧啧,这暧昧的语气逸入耳底,只让女人感觉骨头都酥了,男人那双诲暗如深的鹰眸罕有的泛着色米米的邪恶光芒,看来今夜的遇刺事件丝毫未让男人的性趣受到影响。

  皇甫羽晴微眯着眼,突然狠狠抓向他作恶的命根子,笑得很邪恶:“王爷猜若是臣妾用力这么一掰,这活儿还能用么?”

  男人鼻底逸出一声闷哼,幽暗深邃的瞳孔紧缩成团,女人柔荑间的那硬物瞬间变得更加肿涨难耐,令他的脊背爬是一层薄汗,这要命的女人,顿时让他的呼吸变得愈加急促,下腹紧绷得快要死了,不由大手下移,一把将她搂紧,动情的声音荡在她耳边:“你若想守活寡,尽管可以试试……”

  女人仰面望着他,浅浅一笑,带着丝丝**趣意:“臣妾怎么舍得……不过,王爷这两日也累坏了,今夜还是早点歇下吧,臣妾也浴沐换身衣裳,这两日风尘仆仆……”

  “本王不累。”男人的声音低哑。

  “可是臣妾累了,想泡个热水澡解解乏……”女人俏皮的眨眨眼,从容不迫地推开男人精壮结实的身子,莞尔一笑,一溜小跑越过抄手游廊没了影儿。

  只闻男人嘴里逸出一段含糊不清的低咒,撩起了他的性趣,女人却跑了个没影儿,男人不禁低头瞥了一眼腹下竖立的那地儿,眉心皱得更紧。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皇甫羽晴披着长氅回到屋里时男人已经睡着了,水眸闪过一抹疑惑之色,嘴里喃喃念叨出声:“怎么这么快就睡觉了?看来这两日真是累坏了……”

  平日里男人睡觉一向都是很警惕敏感的,可是今天不仅睡着得快,而且睡得香沉,连她洗完澡出来似都没有感觉到。

  轻手轻脚的爬尚了床,被褥里已经被男人的身体捂暖和了些,女人不由自主的将自己冰冷的身子靠他再近一点儿,突然感觉到男人两只粗粝的大掌倏地落到她的屁股上。

  “洗个澡也能去那么久,你这是故意躲着本王么?!”

  天呐!他竟然压根儿就没有睡着,沙哑磁性的低沉嗓音在这暗夜里异样清晰,听不出半点睡意,皇甫羽晴忍不住翻了一记白眼,这男人还真能装!

  “臣妾有必要躲着王爷吗?泡澡当然得花一点时间,这样解乏的效果才好……”皇甫羽晴还真是被男人的话弄得啼笑皆非,难不成她还真怕他把自己吃了不成?

  “你就是躲着本王……”南宫龙泽高大的身躯倏地压下,双臂支撑在她左右,猎豹般阴戾的眼睛冷冷盯着她,醇厚低沉的嗓音透着几分不满的孩子气。

  “都说了没有,王爷若坚持这么以为,那臣妾也无能为力,你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吧。”皇甫羽晴无所谓的轻轻耸肩,一副云淡风轻的淡然模样。

  “你……你总算肯承认了,小东西……”南宫龙泽眉头一紧,似是强忍着胸腔快要迸发出来的怒火,一低头狠狠的覆上女人的唇,在那片芳香馨甜的柔软里弥补自己的损失,可是这种感觉未免也忒折磨人了,他恨不得要将她拆骨入腹才能填平身体深处的那份渴望!

  捧着女人的小脸蛋儿,侵入她的丁香小舌纠缠了许久,性感的薄吻顺着女人美美的下鄂,如天鹅般美丽修长的脖颈一路往下蔓延。

  男人的撩拨也不禁令皇甫羽晴呼吸一窒,难耐地在他身上磨蹭轻轻扭动,樱唇忍不住逸出一声破碎的嘤咛:“王爷,弄得臣妾好痒……”

  男人竟面无表情的冷着脸,丝毫不为所动,薄唇带着惩罚意味的轻咬上女人的耳根,沙哑出声:“刚才你让本王难受,这会儿本王也该让你尝尝滋味儿。”

  “你浑蛋……”皇甫羽晴身体被他压得直不起来,有些恼怒的轻嗔出声。

  南宫龙泽心里犯堵,动作越来越窜火儿,恨不得撕了身下这小女人:“放肆!还真是让本王宠坏了你,说话越来越没大没小。”

  男人这一声低吼,无疑惹得女人生了气,皇甫羽晴索性一闭眼,抿着下唇不再吱声,精致而倔强的小脸清晰映入男人眼底,觉察的眸光闪过一抹黯色。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