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在灵隐寺方丈大师的主持下,祭天大礼顺利结束,当天响午用过斋饭,南宫彦便下令返宫,南宫龙泽依然与妻儿同行,风灵和嵇禄紧随其后。

  “昨夜的事儿想必晴儿都听风灵那丫头说了吧?”南宫龙泽怀抱儿子,另一只大手揽着女人的肩膀,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王爷是想问臣妾……为什么会派风灵跟踪红裳那丫鬟吧?”皇甫羽晴唇角亦勾起一抹玩味浅笑,淡淡应了男人的话。

  “本王听着呢!”南宫龙泽唇角含笑,缓缓点头,凝盯着女人清澈的水眸,眸底漾着高深莫测的光芒,安静的等待着女人的解释。

  “那事儿还算是王爷提醒了臣妾,你说二皇子偷腥,可是以臣妾对二皇子的了解,他并不是个贪恋美色的男人,若在美人与江山之间做出选择,二皇子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江山,试问像他这样的男人,又为什么会带着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上山偷欢呢?”皇甫羽晴笑着轻言道,语气轻松的就像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儿。

  女人云淡风轻的解释赢来男人赞赏的目光,低沉爽朗的笑声从男人喉间逸出:“没想到你对他的了解倒是丝毫不逊于本王,不过……本王不喜欢你的注意力过多放在其他男人身上,你的眼睛只需要看着本王就可以了。”

  皇甫羽晴水眸微怔,唇角漾着戏谑笑意,冷白男人一眼:“没个正经儿。”

  小俩口亲密无间的咬着耳根窃窃私语的朝前走,不仅走在后面的风灵和嵇禄看着各自在心里暗暗替主子高兴,走在更后面的太后娘娘和梅贤妃一行看在眼底,唇角不禁也漾着浓浓笑意。

  只闻太后娘娘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你们看看泽儿和晴儿多恩爱。皇后,太子殿下的婚事哀家和你说了可不是一两天了,眼下晴儿肚子里的孩子都已经生下来了,可是太子殿下的婚事却还是没有着落,菁儿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子?宫里的王公大臣府邸里的千金小姐不在少数,难道就一个也入不了他的眼么?”

  闻言,走在前面的皇甫羽晴朝身旁的男人使了个眼下,夫妇二人的脚步也随之变得缓慢起来,眸底匀闪烁着狡黠坏笑,俨然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太后娘娘要逼婚了,他们倒是想听听张皇后会怎么回答?想必张皇后应该也同样被瞒在骨里,对儿子断袖之癖压根儿半点也不知情。

  只闻张皇后吱吱唔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臣妾知错,这件事情臣妾一定会尽快张罗,争取尽快将菁儿的终身大事落实。”

  皇甫羽晴和南宫龙泽对视一眼,颇有默契的笑了,他们倒是很好奇,有断袖之癖的南宫龙菁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是坦然面对长辈的安排,还是不顾身份地位的反对抗拒。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回宫时天色已黑,怀中的布离已经睡着了,与皇甫羽晴同乘一辆马车的太后娘娘和梅贤妃保持一致态度,都不答应皇甫羽晴和南宫龙泽这么晚再带着孩子回平南王府。

  “天色已晚,夜里路上若是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吓倒了孩子该如何是好?”太后娘娘蹙紧眉头,语气十分坚决。

  “晴儿,皇奶奶也是为了布离好,今晚你们就全都在宫中住下吧!”梅贤妃缓缓点头,清冷的嗓音依然透着不容人忽视的凌厉。

  皇甫羽晴看看天色确实不早了,便点头应了下来:“多谢皇奶奶关心,我们母子今晚都在宫中住下,皇奶奶舟车劳顿辛苦了一天,也早点回去歇着吧,明儿一早晴儿便带着布离去慈心宫给您老人家请安。”

  “好好好,哀家确实也累了,先回去歇下……”太后娘娘说话的同时,一顶轿辇已经静静地落到了老人家旁边,丫鬟小心翼翼的搀上主子的胳膊,扶着她上了轿辇。

  梅贤妃又交待了几句便也离开了,南宫龙泽应该是还有事情要忙,一时半会儿不见人影,皇甫羽晴和风灵迈步先朝着华云宫的方向走去。

  “王妃,怎么不见王爷?”风灵四下顾盼,水眸骨碌碌的转着。

  “你找王爷做什么?”皇甫羽晴莞尔一笑,侧眸睨女人一眼,眸底却是闪过一抹狡黠坏笑。

  “奴婢……奴婢只是随便问问。”风灵撇了撇小嘴,她发现王妃近来似是越来越没有正经了,每次说话总似话里有话,别有一番暧昧意味。

  “果真只是随便问问?”皇甫羽晴将怀里睡熟的孩子抱得更紧实些,再度侧眸冲着风灵坏坏一笑,银铃般好听的声音在寂黑的夜空轻轻荡漾。

  “王妃……你……你真讨厌!到底想说什么……”风灵没好气的白了女人一眼,小脸一阵发热,就算皇甫羽晴什么也没说,她也能隐约感觉到女人想说什么。

  “我可什么也没说,是你自己心里有鬼。”皇甫羽晴脸上漾着笑,无比平静的回应道。

  “谁心里有鬼了,明明是你……”风灵又羞又恼,舌头也变得不利索起来,一度语拙。

  “心里没鬼为什么会脸红?别告诉我你向来面子薄……”皇甫羽晴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将对方到了嘴边的话堵进肚子里,风灵只好瞪着她那双漂亮的杏眸,佯装生气的又白了主子一眼,不过却也无可奈何。

  皇甫羽晴走在前面,不忘时而侧眸偷睨向后侧方的丫头,从这丫头绯红的脸色不难看出,最近确实是有情况,必然和嵇禄那小子脱不了干系。

  “风灵,王爷说要把你许配给嵇禄,你愿意吗?”皇甫羽晴突然放慢脚步,冷不丁的迸出这么一句话来。

  “奴婢不要嫁人,奴婢就一辈子侍候王妃。”风灵撇开小脸,绯红的侧面一直透到脖子根,向来嘹亮的嗓音这会儿也突然变小了,与平日里大大咧咧的那个她区别甚大。

  “你若是嫁给了嵇禄,那咱们倒是正儿八经的可以一辈子在一起了,你陪着我,嵇禄随着王爷,日后你们的孩子也可以陪布离一起玩儿……”皇甫羽晴戏谑的轻笑声带着几分打趣,却也透着几分认真劲儿。

  “王妃……”风灵着实忍不住回过头来,小脸涨得通红,娇嗔出声:“奴婢什么时候说要和他生孩子了……”

  看着风灵又气又急的样子,皇甫羽晴也忍不住笑出声来:“得了,看看你那点出息劲儿,平日里耍泼的厚脸皮上哪儿去了?就一个嵇禄便把你吓成了这样?”

  “谁怕他了呀?奴婢年纪还小,还不想那么早嫁人……”风灵说着说着嗓门又小了,扑朔迷离的眼神很快避开了主子闪烁着饶有兴趣光芒的打量。

  闻言,皇甫羽晴水眸闪过一道精光,从这句话里不难听出有戏,看来风灵这丫头对嵇禄那根木头也并非完全没有感情,既然如此,那就让她再顺水推上一把舟……

  “你年纪还轻这倒是真,不过嵇副将的年龄倒是不能再拖了,王爷这几日一直在耳边跟我嘀咕着,说要给嵇禄说一门亲事。唉!如果你实在不想嫁的话,看来就真的只有便宜其他女人了,想想这嵇禄人虽然是呆了点儿,可倒也没什么恶习,成亲过日子是实在人……”皇甫羽晴故作惋惜的叹了一口长气,语重心长的口吻低沉道。

  风灵虽然没有吱声,可是水眸却是闪过一抹异色,皇甫羽晴也不再多说什么,眸底闪烁着狡黠坏笑走在前面,同时暗暗察觉着风灵的反应,那丫头的情绪似乎确实受到了影响,好长时间一言不发,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似的。

  主仆二人朝着华云宫的方向,眼看着就快要到华云宫了,突然看见一道身影从斜前方嗖的窜过,吸引了主仆二人的视线,皇甫羽晴和风灵同时凝向那边,风灵压低嗓音脱口而出:“王妃,那人好像是冥先生。”

  紧随其后,又一道身影跟了过去,似乎察觉到了她们的存在,南宫龙菁突然侧眸朝这边望来,当对视上皇甫羽晴的水眸时,鹰眸一闪而过的复杂,不过很快便回过神来,没有打招呼,却是放慢了步伐,朝着冥昭之身影离去的方向跟了过去。

  “还真是恶心……”风灵不禁皱紧了眉头,她真搞不明白像南宫龙菁这般一表人才的男人为什么会有断袖之癖,就算是想想她也觉得恶心,而且不难看出那个冥昭之似乎一直在逃避着他,可是他却偏偏执迷不悟,穷追不舍。

  “风灵你看,这就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皇甫羽晴唇角却是漾起一抹饶有兴趣的笑容。

  闻言,风灵顺着主子的声音和视线望去,只见就在南宫龙菁背影消失的地方,二皇子南宫龙夔高大的身影也出现了,男人看似漫不经心的徐徐踱步朝前,可大概是因为注意力过于集中,他竟然连离他不远的皇甫羽晴和风灵也没有发现,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