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灵一提起嵇禄的事儿,又是替他着急,又觉得他还真不是一般的固执,事情都过去十几年,凭块玉佩就想找到人,无疑好比大海捞针,不禁连她也忍不住叹气。

  皇甫羽晴也长叹口气,轻言道:“嵇禄那小子是死心眼,不过这样的男人若是居家过日子,倒应该是个会疼老婆的人。风灵,你老实讲……觉得嵇禄那人怎么样?”

  她这话一问,风灵脸颊不禁泛起一抹异样红潮,娇嗔道:“王妃,你能不能别总提这种事儿?奴婢从来没想过……”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迟早也是得嫁人的,若是能找个知根知底的,我不是也能放心把你交出去吗?”皇甫羽晴莞尔一笑,唇角的笑意漾得更深,她总觉得风灵和嵇禄看上去有夫妻相,或许这两人还真能凑成一对也说不定。

  “王妃,你真讨厌。奴婢不理你了……”风灵佯装生气的疾步离去,皇甫羽晴银铃般的笑声从身后传来,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风灵那丫头并非真的对嵇禄一点儿感觉也没有,或许她和王爷可以从中搓合一下,让他们凑成一对。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皇甫羽晴和风灵已经将行李都收拾好了,男人还未回来,不过没过一会儿嵇禄的身影便出现在帐蓬外,恭敬的低沉声从帐蓬外逸来:“王妃,事情已经顺利解决了,王爷请王妃收拾好行李,待他回来便起程返京。”

  “嵇禄,进来说话吧。”皇甫羽晴唇角勾起一抹浅笑,紧接着嵇禄高大的身躯从帐蓬外走了进来,眸光从皇甫羽晴身旁的风灵脸上一扫而过,面色似显得有些不自在。

  “王爷就让属下捎个口信给王妃,如果没有其它事儿的话,那属下就先去给王爷回话了。”嵇禄再开口,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

  “嵇副将这么急着走做什么?难不成是怕本妃会一口吃了你不成?”皇甫羽晴轻松的语气透着淡淡戏谑,听说事情进展的很顺利,也让她重重的松了口气。

  嵇禄的脸颊泛起一抹不自然红晕,连声道:“不不不,属下只是要回去和王爷复命。”

  “给王爷复命之前,你还是先把王爷那边的情况仔仔细细说给本妃听听吧,今儿那古胤真的让王爷捉了个现形么?”皇甫羽晴唇角依然噙着笑,语气轻松,也不禁让嵇禄紧张的神经点点舒缓下来。

  “没错,那古胤果然不出王爷所料,今儿借机对王爷下毒,王爷便将计就计,最后引他现形抓了个正着,这一次人脏俱获,他就算是想赖也绝对赖不掉。”嵇禄点点头。

  皇甫羽晴唇角勾起一抹满意浅笑,淡淡道:“那连员外他们呢?可否也都看见了?还有那个熊二……他有没有问到本妃?”

  想到之前她曾经答应过那个熊二,说过的话自然是不能不算数,只是眼下她更急着要回京,所以这件事情只能另做安排,既是那熊二想学厨艺,就让他到京城学艺去,宁安四霸一下子少了两个,也能还此地一片净土。

  “连员外他们都看见了,王爷原本就意在杀鸡儆猴,当然要让他们看个清楚,让他们见识一下厉害,也晓得自己的斤两,日后也懂得适当收敛自己的行径,否则下场也就像那古胤一样。”嵇禄果决利落的应道,这股子气魄倒是与他的主子有几分相似。

  正说着,帐蓬外似传来熟悉的声音,是南宫龙泽和皇甫凌峰一行折返回来了,皇甫羽晴淡淡丢下一句:“风灵,咱们也该走了。”

  只见皇甫羽晴率先出了帐蓬,留下风灵一人和一堆行李,就在风灵费劲儿拎那堆行李时,一双粗粝大手从身侧探出,从女人手中轻松拿走那几个包袱,熟悉的低沉嗓音从女人脑后逸:“这些活儿还是让男人干吧!”

  风灵脸颊微微一热,再回头男人已拎着包袱大步流星的出了帐蓬,再回过神来,她也紧跟着男人身后出了帐蓬。

  帐蓬外,皇甫羽晴看见嵇禄拎着包袱走了出来,水眸闪过一抹狡黠精光,没想到这个呆瓜木头也有开窍的时候,刚才出来的时候,她心里就在暗想,这便是考验嵇禄的时候到了,不想那呆瓜倒还真是有救,也证明他心里对风灵并非没有好感,若是没有好感的话,以他的性格是绝对不可能主动帮一个女人干活的。

  皇甫羽晴唇角不自觉勾起戏谑笑容,站在她身侧的男人也不由顺着女人的眸光望去,当南宫龙泽看见拎着包袱从帐蓬里走出来的嵇禄时,也不禁笑了:“这小子倒还算有眼力劲儿,还知道主动帮你们拿行李。”

  “王爷错了,嵇副将的眼力劲儿可不仅仅只有这一点儿,连本妃最喜欢的丫头,他恐怕也是看上了。”皇甫羽晴莞尔一笑,带着神秘的朝男人俏皮眨眨眼。

  南宫龙泽微微一怔,却就在这里,另一侧的皇甫凌峰似有些摁捺不住的出声了:“羽晴,哥有些话想单独和你说……”

  闻言,皇甫羽晴瞥了南宫龙泽一眼,浅笑道:“那就劳烦王爷暂时回避一下。”

  南宫龙泽面无表情的凝了皇甫凌峰一眼,冷冷道:“怎么?有什么话连本王也不能听?皇甫凌峰,你小子这是拿本王当外人吗?”

  “不不不,凌峰不是这个意思,只是……那都是些不相干的私话,王爷不会感兴趣的。”皇甫凌峰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低沉出声。

  看着他一脸难堪表情,皇甫羽晴忍不住轻笑出声,推搡了一把南宫龙泽的胳膊,轻嗔道:“王爷就别为难我哥了,就算是他不说,我也知道他想问什么,一定是想问惜音的事儿……”

  南宫龙泽盯着皇甫凌峰,皇甫凌峰在男人锐利的目光逼视下,无奈的点点头,低沉道:“按照日子算来,惜音应该也快分娩了,所以我……我……”

  “皇甫少爷既是想惜音了,那就该早些给她一个名份才是,一个未婚女子愿意为你生孩子,仅凭这一点你就不能负她!”风灵那丫头银铃般悦耳的嗓音传来,她刚出帐蓬便听见了皇甫凌峰的这句话,不由掺了一句。

  只是这丫头的话出,却也让隔得不远处的曹牧眸底划过一抹复杂,原来这皇甫凌峰和那丫鬟的传闻还真是不假,那女人已经临近分娩的消息更是令他惊诧,顿时胸中一阵恼怒,皇甫家不仅负了他女儿,还隐瞒了真相,这让他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这个……凌峰暂且还没有办法考虑这么长远,眼下先治理好宁安,儿女私情先暂且缓缓。”皇甫凌峰低沉的语气略显疲惫,同时从怀里掏出一块丝帕,层层揭开来看,里面有两对小孩戴的铃铛银镯,还有一只晶莹剔透的玉镯,递向皇甫羽睛的方向--

  “羽晴,这里有两对小镯子,一对是送给我那素未谋面的侄儿,还有一对请你帮我转交给惜音,孩子分娩我不能陪在她身边,希望她能够坚强。这只玉镯……是我特意买给她的,其实买很久了,一直没……能当面送给她,也麻烦你一并转交给她!”

  皇甫凌峰语气沉着肃然,神色认真的凝望着皇甫羽晴,似还有千言万语,却卡在喉间说不出半个字来。

  “哥,你放心吧,你些东西……还有话,我一定都会帮你带到,我也替小布离谢谢你,等他再大一点的时候,我就带他上宁安来看舅舅,所以你一定要好好干,做个勤政爱民的好官,相信惜音也一定会为你感到骄傲和自豪。”皇甫羽晴莞尔一笑。

  皇甫凌峰点点头,略显涩意的清了清嗓子,轻言道:“家中爹娘就拜托你了,之前老人家说想要来宁安看我,现在宁安还未整修好,你回去帮着劝劝他们二老,暂且不要过来,等我这儿再稳定些的时候,再捎书信回京,那时候再来也不迟。”

  “这事儿就交给我吧,我一定转告爹娘,让他们二老放心。再则……等惜音把孩子生下来,恐怕他们二老也就没空惦念着你这个儿子了。”皇甫羽晴略带趣意的轻笑道,拍了拍哥哥的胳膊,惹得一脸肃然的皇甫凌峰也笑了声来,是啊,孩子!盼着这条小生命诞生的恐怕不仅仅只有皇甫仪夫妇,就连他这个远在异乡的爹,同样也是一天天掰着指头在算日子,期盼着他的到来。

  “你们兄妹二人的悄悄话也该说完了吧?容本王再和凌峰兄聊上几句,爱妃,你们先上马车吧。”南宫龙泽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若是他再不吱声,这兄妹二人还不知要讲到什么时候去。

  皇甫羽晴看看日头又高了些,他们也是不能再耽搁时辰了,于是笑凝男人一眼,道:“王爷,请容臣妾再多说一句。”

  说完,女人的眸光再度望向皇甫凌峰,轻笑道:“哥,帮我捎句话给那熊二,就说我答应过他的事儿一定会算数,如果他想学厨艺的话,就让他上京城的第下第一食来找我。”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