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皇甫羽晴和熊二再折返回帐蓬时,只感觉里面的气氛闷沉的显得有些凝重,佯装淡然自若,两人都重新回到桌前坐下,皇甫羽晴看似漫不经心的道这:“熊老板倒还真是有几分厨子的模样,不去开酒楼还真是可惜了。”

  “平南王妃这么说,还真是提醒了熊某,等宁安的灾情得以缓转后,有机会在下一定开一间酒楼,亲自下厨宴请各位。”熊二低笑出声,倒也看不出任何异样。

  皇甫羽晴莞尔一笑,看似漫不经心的淡淡开口道:“说到宁安这一次的天灾,出京城前宫中就众说纷纭,皇上特意交待王爷这一次来到宁安后,一定要祭天行礼,前些日子因为一直忙碌着抢险救人,如情险情稳定下来了,王爷可别忘了这件重要的事儿才是。”

  皇甫羽晴的话是对着男人说的,清澈的水眸却是漾着意味深长的精光,南宫龙泽与其视线相对,自然是明白女人眸光里隐藏的其它深意,深邃瞳仁深处佯装划过一抹惊色,似想起了什么似的,缓缓点头:“若不是爱妃提醒,本王还真是忘了这事儿。”

  当听到这里时,桌上的其余几人眸底均划过一抹复杂异色,似乎隐约间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四人之间不留痕迹的相互对视一眼,眼神却也没有太多的交集,更多的是若有所思的打着自己的小九九,揣摩着平南王接下来会说什么。

  不动声色的将几人的神色收入眼底,南宫龙泽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浅意:“本王初来乍到,对宁安还不甚了解,几位老板在宁安生意是做得风生水起,想必个个都是有天上的神灵护佑,今儿本王倒是想借借各位的光,不知各位是否愿意陪本王一起祭天。”

  男人醇厚磁性的嗓音不疾不缓,透着丝丝柔软的笑意,同时不忘凝一眼身侧的女人,皇甫羽晴唇角同样噙着明笑,颔首微微点头。

  坐在桌前年纪稍长的连员外眼敛低垂,深邃的瞳仁闪过一抹复杂精光,清了清嗓子低沉道:“平南王这话说的,岂不是折煞我等吗?”

  他的话一出,古胤也跟着点头出声了:“连员外说得对,平南王乃天之骄子,我等岂能一并同行祭天,这岂不是折煞我等么?”

  皇甫羽晴凝向那两人,连员外老歼巨滑,想必他心里是早就料到了今日的鸿门宴,而坐在他身侧的古胤,看上去不到三十的年纪,孔武有力,眼神炯炯,一看应该便是个练家子,此刻他那双深邃的瞳仁里皆透着与他年纪不相符的隐着沉重,不难看出也是只狐狸。

  “既然平南王盛情邀请,以熊某看大家就不必再三推诿,除非是不想给平南王面子。”熊二面无表情冷冷出声,语气听起来有点横,可是与他平日里的风格却很相似,也并没有人察觉到他有什么异样。

  他最后那句话一出,无疑是将其余几人推到了风口浪尖,前后不得,往前明明知道有陷阱,可是若退后……不给平南王面子的罪名他们也都承担不起。

  同时,南宫龙泽镌刻的俊颜也同样暗沉下去,无形中也带给他们一股迫人压力,连城等人虽有些不情不愿,可眼下却是不敢再开口拒绝,深邃诲暗的瞳仁却是深凝向熊二,看似平静的眸光下暗涛汹涌,隐藏着强烈的警告。

  “既然熊老板这么说,我等若是再心存顾忌未免也太不难平南王面子了,这件事情……就都听平南王安排便是了,大家觉得呢?”连城先开口说话了,苍劲的嗓音听得出细微的不满,眸光依然看似不经意的从熊二脸上淡淡扫过。

  熊二自然也是感觉到了他的视线,倏地回望过去,锐利冷冽的眸光没有半丝退避之意,对视上他的眼神,连城唇角的沟壑纹路陷得更深,眉心不自觉微微收紧。

  这一切,皇甫羽晴看在眼里,也同样就像没有注意到似的,不过却是清楚了,这宁安四霸之间的关系确实并不怎么密切,这样倒也更好,他们行事起来也更方便。

  “连外员这样说,那就这样办吧!”说话的人还是古胤,皇甫羽晴的视线不禁再度回落到他的俊脸上,这男人皮肤偏黑,深邃的瞳仁却是晶亮,透着几分隐藏的凌寒锐利,傲鼻秀唇,身着一袭紫色锦袍,张扬而狂放。

  大冷的天儿,古胤的手里却还拿着一柄折扇,给人的感觉有些怪怪的,皇甫羽晴不禁多看了几眼对方手中的折扇,而古胤似乎也察觉到了似的,紧握着折扇的大手突然一紧,黝黑的皮肤人此刻竟泛出隐隐的暗白。

  皇甫羽晴还未来得及收回眸光,便注意到男人佯装淡定的缓缓将折扇收了回去,而就在这时,南宫龙泽醇厚磁性的嗓音已经再度响起,声音里划过一丝赞赏:“好,各位都是灵月国的良民,本王就知道你们一定不会弃宁安于不顾,祭天礼仪本王、刚才已经让人出去安排好了,咱们现在就一起出去吧。”

  眼看着南宫龙泽和皇甫羽晴一唱一合,已经将八字划下了一撇,皇甫凌峰和曹牧眸底均闪过一道光亮,大概是没有想到事情进展的会如此顺利,不过接下来若是要掏银子米粮,恐怕就不会再像现在这么顺利了。

  可是,皇甫凌峰再看看妹妹那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以他对她的了解,心里不由暗暗揣测,难道她是已经有主意么?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简单的祭天礼仪,就摆放了一些素肉和水果,没有乳猪,没有平日里那些丰盛的食点,以南宫龙泽为首,引领着其余人等行礼祭拜。

  男人手持明黄高香,仰面朝天,嘴里念念有词:“苍天在上,我乃灵月国四皇子南宫龙泽,今日以皇族的名义面向上苍,为宁安的百姓祈福,愿这次灾难中逝去的亡灵得以安息,幸存的百姓得以幸福。”

  一番仪式下来,男人缓缓回眸凝向身后的那些人,面色肃然的低沉道:“上苍有好生之德,各位平日里得以上苍庇佑,才能在宁安这一方享以盛名,如今宁安遭了灾,各位是不是都应该稍许表示一些心意呢?”

  南宫龙泽不疾不缓的低沉出声,鹰眸却是缓缓在几人身上油走,不留痕迹的观察着每个人脸上的表情,果不其然,没有一个人吭声,老歼巨滑的连城似原本想说什么,可是到了嘴边的话却又咽了回去,欲言又止,暗暗和站在身侧的古胤进行了眼神交流。

  这短短瞬间,皇甫羽晴知道若是让他们先开了口,事情便会处于被动了,于是凝眸瞥了一眼熊二,熊二不自然的清了清嗓音,抢先出声了:“宁安是我熊某的家,就算平南王不开口,银子和粮米我熊某人也是会捐赠的……”

  他这话一出,不禁引来其余三人惊诧的眼神,虽然平日里接触不算多,可是熊二却也不是个大方的人,此刻居然能说出如此凛然的话来,着实令人意外。接下来,众人依然等着熊二的话,倒是在看看他究竟能捐赠多少?

  感觉到其余几人凌厉的目光,熊二并无半丝惧意,唇角反倒勾起一抹难得的戏谑浅笑,目光凝向他们三人,低沉道:“我捐一千两银子……还有一万担米粮!”

  他这话一出,如同晴天一道霹雳,让其余三个顿时当场石化,特别是年纪最长的连城,白花花的胡须几乎都竖立起来了,一千两白银倒还算好,可是后面那句一万担米粮,却是着实差点让他窒息的一口气没喘上来,这熊二是疯了么?

  “好!熊老板能够体恤朝廷的苦衷,本王一定会上折子向父皇禀明你的善举,日后熊老板的美名也会传遍宁安。”南宫龙泽颇为欣赏似的点头微笑,鹰眸看似不经意与女人在空气中交织,意味深长的轻点着头。

  这话,无形中又给其余几人增添了压力,连城与古胤对视一眼,似乎想借助眼神的交流得到对方想要传递的迅息,可是却偏偏就在这个时候,秦云祯也说话了:“一千两白银就一千两吧,那一万担米粮……我秦某人也给了。”

  两个人都已经应下来了,似乎让原本倾斜的天秤又歪了一些,最为老歼巨滑的连臣和少年老沉的古胤眸光顿时暗沉下来,这似乎是不让他们有继续思考的节奏。

  “连员外和古老板打算捐赠多少灾银和粮米呢?据本妃所知,你们二位的生意做得可比熊老板和秦老板二位要大,现在他们二位已经开口了,你们二位也拿个主意吧,本妃和王爷先替宁安的百姓多谢几位了……”皇甫羽晴轻笑出声,这话听着像是夸赞,细品之下却是别有一番意味,也正是在提醒他们,生意做得比熊二还大,捐出的银子和米粮可不能比人家少才是。

  PS:二更上,素歌先买菜做饭,晚上再爬出一章上传。(现代文恢复更新了,敬请继续关注支持!)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