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龙泽的语气很坚定,他也说不上来自己为什么偏偏信了皇甫羽晴的解释,或许是因为女人说的话与他曾在史书看见的篇段有着谋合之处。

  闻言,南宫彦皱了皱眉头,低沉道:“老四,你怎么也跟着妇道人家掺和起来?什么地震……别说朕活了大半辈子也没有见过,就算是你皇奶奶这样的年纪,就连听了未曾听说过。”

  “可是父皇,如果地震的事情确有发生,那朝廷必须得尽快赈灾救人才是呀!”南宫龙泽的眉头也紧紧皱起:“儿臣已经派出精兵以京城为点,火速朝外去打探,如果真像晴儿所说,震中就在距离京城不远倒也就罢了,若是路途遥远,那眼下就该开始着手准备救灾物资了。”

  南宫彦眯成一条细缝的狭眸深处,光芒越来越加暗沉,眸光从儿子脸上再度缓缓落到奏折上,缓缓提起笔,一旁的公公赶紧将溢着墨香的蕉叶纹素池端砚呈上。

  稍作思忖,男人握着笔的大手稍稍游移,沾染上一点墨汁后,提笔在折子上龙飞凤舞作出批阅,同时低沉出声:“那你现在想要让朕怎么做?”

  “儿臣恳请父皇做出一切赈灾准备,只要前方传来消息,就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赈灾救人。”南宫龙泽醇厚低沉的嗓音有条不紊,一脸认真表情。

  南宫彦深邃的眸光划过一抹复杂,握着笔的大手在空中微微僵滞数秒,苍劲低沉的嗓音再度缓缓逸出:“如果朕不答应呢?你也应该明白,从国库里拨出赈灾粮草和银两并非儿戏,朕不能今天答应你拨出粮草和银两装备上车,过几天又花费人力物力的退回国库……花费如此劳力就只是为了个无稽之谈,岂不是太荒唐了吗?”

  “父皇若是不答应,那便是置天下苍生黎明百姓于危难于不顾,哪怕这件事情只是一个猜测,父皇也应该禀着天下父母心,将一切设想周全。”南宫龙泽皱了皱眉头,刚才他差点就要说父皇若是不答应,那便是昏君了!

  南宫彦皱了皱眉头,不难看出这小子为了这件事情,还真是和自己扛上了,若是他此刻还是一意孤行,倒似他真成了不顾忌考虑天下黎明百姓的昏君了。

  “原本这样荒唐的事情朕不该答应你,可是……这却也关乎着我灵月国数万百姓的性命,老四,既然这件事情是由你提案,那接下来事儿朕就全权交由你来处理了,准备赈灾粮草和灾银全都由你来安排。”

  “儿臣领旨。”南宫龙泽双手抱拳恭敬点头,而此刻殿内文武百官早已是窃窃私语的议论开了,大家无一不认为他刚才那番话是无稽之谈,男人视若无睹,依然我行我素。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因突如其来的地震,南宫龙泽一下子变得忙碌起来,皇甫羽晴和小布离也暂时先在皇宫里住下,得知男人大殿之上力勇以争,女人心头闪过一丝复杂暖意,她明白要让这个年代的人相信科学很难,值得庆幸的是还有个人能够相信她所说的话。

  “王爷这里可有消息传来?”皇甫羽晴披着长氅进了书房,只见男人坐在书桌前,正专心致致的写着什么,诲暗如深的眸光无比幽暗。

  南宫龙泽将墨干的折子收了起来,紧蹙的眉头一点儿也不能放松,略显疲倦的醇厚嗓音低沉道:“还没有一个人传来消息,难道真如你所言,震中的位置在距离京城很远的地方吗?”

  皇甫羽晴闻言,秀眉也不由微蹙,低柔出声:“如果京城附近都没有事儿,那恐怕远处真的是遭难了……”

  南宫龙泽凝眸直勾勾的紧盯着女人的小脸,狭眸划过一抹困惑,低沉道:“晴儿,你怎么会懂得这些?如果不是之前曾偶然在一本古书里看过,本王也绝不能相信。”

  “这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臣妾懂得的东西可多了,只是王爷平日里没有花心思多了解臣妾罢了。”皇甫羽晴莞尔一笑,佯装镇定淡然的轻言道。

  南宫龙泽深邃的眸光虽依然逸着疑惑,可是眼下似乎并不是刨根问底的时候,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低沉的嗓音再度逸出:“若如你所说,灾情恐怕应该是发生在距离京城很远的地方了,若真是如此,救灾物资还得再多准备充足些,这件事情父皇已经全权交给我来负责,眼下除了等消息,似乎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有件事情臣妾想提醒王爷……”皇甫羽晴的面色也瞬间变得肃然凝重下来,她曾经参加救灾小分队进入地震重灾区,十分清楚震后灾区还将面临着什么样的考验。

  “你说。”南宫龙泽凝向女人,同样一脸正色的点点头。

  “地震后一般都会一连下好些场雨,这无疑只会让灾情变得更加严峻,如果受难者的尸体不能及时焚烧处理,恐怕会引发出疫情,疫情若是得不到控制,后果更是不堪设想。”皇甫羽晴面色凝重,与男人同样深沉的眸光在空气中交织。

  南宫龙泽眸底划过一抹疑色,眼敛缓缓低垂,若有所思,似陷入无限沉思中,女人有条不紊镇定的轻柔嗓音再度缓缓逸来:“这次灾情来得太突然,王爷没有经历过,臣妾有个不情之请,等前方传来消息后,请准允臣妾随王爷一同前往灾区。”

  “本王是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可是你一个女人家……又怎么会懂得这么多?晴儿,为什么本王会突然觉得你好陌生,和本王以前认识的羽晴郡主相关甚远?这其中到底发生过什么?”南宫龙泽狭眸半眯,眸底的疑色也越来越深。

  面对男人眸底的疑色,皇甫羽晴清澈的水眸闪过一抹淡淡狡黠,突然轻笑出声:“王爷可否还记得臣妾曾经提及过的神秘高人,臣妾懂的这些都是从他那儿学来的……”

  男人沉默不语,深邃的眼敛低垂,让人猜不透此刻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皇甫羽晴走到桌前,轻扯一把男人衣袖,温柔似水的声音再度逸出:“王爷就答应臣妾的请求吧,臣妾这样无非也是为了灵月国的苍生百姓着想。”

  南宫龙泽缓缓抬眸,凝望着女人的水眸低沉道:“还是先等消息吧!”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华云宫,皇甫羽晴抱着孩子坐在庭院里晒太阳,风灵陪在主子身边,二人均若有所思,突闻一阵低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皇甫羽晴倏地回眸望去,看见熟悉的高大身影时,不由急急地朝他迎了过去。

  “王爷,是否有消息了?”皇甫羽晴语气间也不乏急促,已经过去两天了,依然是没有半点消息,她心里十分清楚站在自己这边的南宫龙泽在朝野顶着多少大的压力,大皇子和二皇子似乎都在等着看他的笑话,而他们朝中纠结的势力也没少在这个节骨眼上在皇上耳边吹风,甚至宫中还有传闻说南宫龙泽听信女人馋言,完全未将灵月国和皇上的安危放在眼里。

  只见男人唇角突然扬起一抹蛊惑邪魅的惊人笑容,压抑了两天的情绪似乎得到了解脱,这两天来吃不好睡不着,前后反复推敲着皇甫羽晴说过的话,心里不禁越发觉得悬,难道真的是他判断失误?

  不过,今天前方已经快马加鞭传来消息,当着文武百断众臣的面向皇上禀报,宁安发地震了,房屋几乎全数坍塌,灾情严重,老百姓们也是伤得伤死得死,好不惨烈。

  皇甫羽晴秀眉上挑,重重松了口气,整个身子顿时又再度紧张起来,凝望着男人的鹰眸,一脸正色的道:“王爷说什么?是宁安发地震了?那……那我哥他现在……”

  “凌峰他人没事儿,不过听说曹大人好像受了伤。”南宫龙泽缓缓点头,意味深长的道:“这次还真是让你给说准了,就连父皇也惊呆了。”

  “既然王爷知道了臣妾的厉害,那就带着臣妾一起去宁安吧,指不定臣妾还真能帮得上忙。”皇甫羽晴一本正经的道,如今听说震中是宁安,更是让她的一颗心七上八下,难以安宁。

  “事情紧迫,本王现在就得带兵启程,你就和孩子留在宫里。”南宫龙泽的语气很坚定,压根儿没有要带子人同行的意思,他考虑的问题也很多很细,如今还有个等着吃奶的小家伙,一顿不吃也不行,所以着实还是不方便带着女人出去。

  “王爷不必担心,臣妾的行李早就让风灵这丫头帮着整理出来了。”皇甫羽晴的声音不大,却是透着坚定不移的信念,这一趟她是肯定要去的。

  南宫龙泽皱了皱眉头:“那布离怎么办?”

  这个问题着实难倒了皇甫羽晴,不过低垂眼敛再细细思考一番,轻柔出声:“此去宁安路途遥远,所以臣妾以为还是将小布离留在宫里的好,有皇奶奶和母妃照顾着,也不能委屈了孩子,臣妾可以全心全意的辅佐王爷赈灾……”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