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龙泽俊颜划过一抹异色,其实女人之前那番话一说,他内心深处的柔软就已经被微微触碰到了,可是皇甫羽晴后面的态度却莫名让他的心情变得更糟,深邃的鹰眸倏然沉暗下来,凝对上女人的水眸,醇厚的嗓音如同沙石低沉划过--

  “你就那么护着他?就算是他要离京又如何?又不是不回来了……”

  “你……简直不可理喻,名符其实的冷血动物。”皇甫羽晴没好气的冷冷出声,同时将怀中熟睡的孩子放回到摇篮,不打算再和男人继续说话。

  得此刻被女人这么一训斥,男人的心情也莫名受到了影响,她竟然为了其他男人而对他冷言相向,南宫龙泽只觉得胸口堵得慌,同样不再言语。

  接下来的两天,平南王府的气氛也随着小俩口之间的冷战而变得紧张起来,翌日便是二皇子大婚的日子,这日男人早朝出门没多久,皇甫羽晴也在风灵的陪同下抱着孩子出了门,今日她也还有好多事情要准备。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傍晚,从将军府回来天色已经不早,皇甫羽晴回到房间男人却还没有回来,在风灵的帮助下,给孩子泡了个热水澡,再包裹得暖暖和和的,小家伙弄得舒服了,眨巴着眼睛冲着她们咧嘴笑,喉咙竟发出了愉悦的咯咯声。

  “王妃,小世子刚才……刚才笑出声了……”风灵惊诧出声,又惊又喜,望着婴儿那张可爱纷嫩的小脸,一时间手足无措起来,孩子出生到现在,还是头一回听他发生咯咯的笑声。

  皇甫羽晴的脸颊也同样漾着兴奋,柔嫩的脂腹轻巧温柔的在孩子脸颊上轻轻摩挲:“布离布离,什么事儿这么高兴呢?”

  主仆二人逗弄着床榻上的孩子,房门传来吱的声响,南宫龙泽高大的身影下一秒已经进了屋,风灵匆匆上前行了礼,男人点头同时摆摆手:“你先下去吧!”

  “是。”风灵点头,睨了坐在床榻边的主子一眼便退出了房间。

  刚刚沐浴更衣的女人面颊白里透红,格外纷嫩,看得男人眸光一紧,迈着修长的步伐直直向女人逼近,似感觉到了男人身上独有的男性气息,皇甫羽晴撇头凝向另一侧,佯装要照顾摇篮里的孩子,缓缓起身离开床榻。

  只是脚步才刚刚迈出,却被男人的长臂勾住纤腰,瞬间拦下了她的步伐,皇甫心晴的小心脏顿时一颤,瞬间呼吸乱了,心如小鹿乱撞,却依然佯装淡然冷漠的冷睨男人一眼:“王爷松手--”

  “不松!”男人冷硬的双唇紧抿,面容却亦如同钢铁般冷硬倨傲。

  夜,寂静一片,亦越来越漆黑,屋内的气氛也随着两人之间的僵峙不下而变得紧张起来,男人不仅不肯松手,钳制着女人的大手反倒绕得更紧了些,温热的呼吸渐渐凑到女人面前,不难嗅出其间的浓郁暧昧气流。

  皇甫羽晴又不傻,也不是不经人世的小姑娘,男人鼻息间透出的渴望,她亦能清晰的感受到,倏地半眯美眸,天籁般的清冷声音脱口而出:“王爷想做什么?”

  “当然是做……想做的事情……”男人沙哑的嗓音低沉逸出,就凑在女人的耳根旁。

  “可是臣妾暂时没有那个心情……”皇甫羽晴淡淡出声,丝毫未给男人留面子。

  南宫龙泽顿时目光一冷,另一只大手一把握住女人的下巴,凌厉的视线专注地盯着她,低沉道:“什么时候做这种事情还讲究心情了,本王想要,你就得配合……”

  这话还真是够霸道无耻的,皇甫羽晴凝望着男人森冷的目光,高大欣长的身躯连同骨缝里也透着冷冽,他这是吃定她的节奏么?

  皇甫羽晴直想一脚踹过去,同时大力的反抗欲推开他,可她这一反抗身子失去平衡的朝往,脑袋砰的一声硬生生地撞到了身后的床柱上,这一下可痛得她不轻,只感觉脑袋都被撞晕了。

  “闪开!”女人忍着痛的同时,还不忘冷喝一声。

  “自讨苦吃!”南宫龙泽眸底燃烧着腥红怒火,长臂同时又是一勾,覆上女人刚刚被撞到的后脑勺,轻揉两下的同时,借力再度将她带回到自己怀中,同时低俯下头狂野地攫覆上她的粉唇,带着惩罚意味,毫无技巧的一通啃咬。

  出于女人的骄傲,皇甫羽晴当然不能允许他就这样容易的侵犯自己,于是两具教缠在一起的身体暗暗进行着贴身肉搏。

  “南宫龙泽,你这个混蛋,放开我--”

  “不放。”

  “你……你脑子有病!”

  “那也是被你逼的,已经快疯掉了!”

  这一刻,男人腥红的瞳仁更加深邃幽暗,粗粝的大掌似带着不能自抑的怒火,紧捏着女人的皓腕,将她禁锢在怀中,居高临下地睨着她,沙哑的嗓音透着不悦的低吼:“本王就不信治不了你,再这样宠下去,你还不得爬到本王的头顶上去了!”

  说话的同时,男人的火热已紧紧的顶在女人腹下,皇甫羽晴此刻感觉自己就像是只被捆绑待宰的羔羊,完全没有丝毫的招架之力。

  不过,女人努力保持着平静如水的优雅姿态,淡凝着男人不疾不缓的清冷道:“王爷不是说过……绝不会对女人用强的么?”

  这声音清冷间透着柔意,酥麻入骨,让男人深邃幽暗的鹰眸情不自禁的睨向女人长氅下微微松开的衣襟,那片雪白的靡丽美景欲隐欲现,女人毫无瑕疵的柔美肌肤雪白里泛着诱人的淡淡粉红色泽,灵动如琼浆玉酿,美得不可思议,不由令男人性感的喉结一梗。

  此刻,男人的身体越发的灼烫,腾出手来迅速褪去身上的束缚,很快便露出那身魅惑人民的健硕胸肌,壮实有力的手臂一把将女人轻松抱起,油走在女人身体的修长指尖,如烧红的烙铁般滚烫,连同他急促的呼吸也保持着男人独有的霸道狂野。

  屋子里的温度似在急骤升温,气氛也变得诡异的惊人,女人温软如锦的细嫩肌肤,柔软的触感不禁令男人额上溢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身下肿涨难耐的感觉不禁令男人有些急躁了,极具威摄力的黑眸一凝,紧箍住女人细腰的粗粝大掌大力朝自己的身体按压下去,些迫不及待的占有**一览无遗。

  南宫龙泽结实的胸膛上下急剧起伏,性感的喉间逸出低沉愉悦的沙哑闷哼,那双如同墨染般深邃的黑色瞳仁,集冷冽俊朗阳刚完美结合在一起的锐利鹰眸,睥睨着女人的细缝里迸射出骇人精光,嘶哑低沉的性感嗓音覆上女人耳根--

  “女人,你好好记住了,除了本王……你的心里不可以惦念任何男人。”

  “唔--”皇甫羽晴压根儿还没能来得及反抗,男人已经就这样ying侹挺的闯进了她的身体,一时未能适应的身体感受到一丝痛意,再反应过来不忘破口大骂:“南宫龙泽,你这个浑蛋。”

  该死的男人,还真是用强了,皇甫羽晴水眸怒瞪向紧压在自己身体的男人,同时撞进男人那双同样深邃诲暗的眸底,他的黑眸同样直勾勾地紧锁住她,暗哑的嗓音形同嗜血恶魔,大手箍紧她的腰:“还是你的男人。”

  睨着他,皇甫羽晴高高仰着脖子,因激情泛起红晕的脸颊,此刻看上去更是诱人,虽然知道女人此刻还未能完全适应自己的雄伟硕大,可是她妖娆的腰线,绝美的小脸,还有那对傲立的雪峰,都将男人折磨的快要喷血,牢牢箍紧在内,不能自抑的狠狠掠夺着她的香酥甜美,在一波又一波的巨浪里,激起更加邪恶疯狂节奏。

  暗夜依然在继续,随着时间的移动和节奏进入,男人身下的女人似也渐渐进入状态,荡漾的夜风里,流窜着男人沙哑的低吼粗喘,还有女人丝丝入竹的娇媚嘤咛,随着黑夜的空寂此起彼伏,甚至悠悠逸出窗外,侍候在外的小丫鬟们不禁红了脸……

  良久,男人慵懒邪恶的勾起女人尖细的下巴,薄唇再度狠狠贴覆上去,那柔软我的香瓣让他喜欢得不行,感受着女人依然狂乱的心跳,沙哑的嗓音透着戏谑淡淡发问:“女人,喜欢吗?”

  “没什么感觉。”皇甫羽晴冷冷撇开微微泛红的脸,佯装漠然口吻淡淡应道。

  男人狭眸半眯,气息顿时逼近,诲暗幽深的眸底透着野兽般的疯狂,语气极度危险:“看来是本王还不够卖力,那咱们就再接着……”

  皇甫羽晴水眸划过一抹复杂,冷白男人一眼,潋滟的水眸同样微微眯起:“谁怕谁?”

  莫名,男人的心口一紧,鹰眸深凝着女人,刚硬的手不由扣紧她柔软的腰,说不出,有时候喜欢她的倔强,可是又时候却又恨极了她这副模样。

  向来习惯了掌控的男人,当遇到像她这样不会乖乖逆受着任由男人掌控的女人时,时而发生的撞击是可想而知的,往往有时候会两败俱伤,要么是她燃成灰烬,要么是他冻结成冰。

  突然,心头一阵惊悸,男人一把将女人扯入怀里,狠狠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一下,薄唇顺着女人光亮洁白的额头往上,吻上她的秀挺的鼻尖儿,冷峻的面容在昏暗的烛火下黯沉一片,眸底燃烧的炽热火焰却跳跃着不可遮掩的耀眼光芒。

  “女人,你可不可以乖乖地,别再给本王添乱……”南宫龙泽将乌黑的头颅深埋进女人的脖颈,在她身体里的巅峰感觉是那么的美妙,短短时间他竟然又开始怀念了。

  古人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他是真正的体验到了那般美妙滋味,攀上巅峰的那刻,就算是让他死,他也愿意。

  男人突然柔软下来的声音和态度,着实让皇甫羽晴身子一僵,心头一乱,手足无措的感觉,看着男人镌刻俊颜略显无奈的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再睁眸目光如炬地凝盯着她倔强的小模样儿,炙热的视线顿时让女人的身体也跟着热了。

  一阵恍惚,皇甫羽晴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男人性感沙哑的嗓音迷惑了,男人的薄唇轻咬住她娇软的耳珠,轻舔她细腻的肌肤,理智似正一点一点从女人脑海消失,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感觉让她身子一个激灵,却也在男人的柔情包裹下一点点软了下去。

  柔软的娇躯整个儿被男人包裹其中,贝齿同样坏坏在男人肩膀重咬一口,如同猫儿的轻柔出声:“谁让你先欺负人--”

  “你不也折磨本王好几天了吗?咱们算扯平--”男人沙哑的嗓音闷出一声低哼,女人落在他肩头的这一口咬得更真不轻,不过男人却也欣然承受,一动未动。

  男人若有所指的暧昧暗示,让女人的小脸儿憋得通红,感受到男人还埋藏在她身体里的热铁再度复活,喉间不由逸出一声低呼:“唔--”

  紧接下来没有半刻的停留,男人的大掌紧扣女人纤腰,忘情的动作起来,濒临死亡的块感让女人完全迷失了方向,沉浸在暧昧旖旎的惷光里……

  闻着她身上浅淡的幽香,撩人挠心,有国色者,必有天香,这句话果不其色,男人饱满的额头紧抵着女人的,喘息的同时不忘继续疯狂掠夺她的馨香甜美。

  暗夜中的男人仿若一只疯狂的猛兽,不知餍足的饱餐着自己的食物,这女人仿若带毒的罂粟花,让人上瘾,至死方休。翻来覆去,一次比一次更为疯狂,暗夜里清晰可闻的急喘声,还有身体结合在一起的暧昧声响,抵死缠绵。

  爱情,无论男女都不能逃离,当晴欲之门开闸的那刻,更是如同洪水猛兽般势不可挡,就算是英雄豪杰也无不例外,涉足便难以自拔,如星星之火燎原一般,将其所有的理智吞噬。

  黑暗似没有尽头,浑身酸软的女人窝在男人怀中,皇甫羽晴只觉得嗓子也变得干哑,脑子却依然还飘浮在空中没有着陆,这男人的精力未免也……太好了!

  粗喘的呼吸渐渐变得平缓下来,皇甫羽晴一动不动,男人的大手依然不安份的在她的柔荑里轻轻撩拨,温热气息的薄唇凑到女人唇边,若有若无的触碰到她柔软的唇瓣,磁性沙哑的嗓音魅惑之极:“小东西,这回可满意?”

  “嗯!王爷侍候得很好,臣妾完全满意……”皇甫羽晴脸颊微热,吸取之前的教训,这一次给出的答案格外小心谨慎,浑身的骨头似都散架了似的,再也经不起他的折腾了。

  “以后给本王乖乖地……”男人凌厉威严的嗓音不乏宠溺。

  窝在男人怀中的女人淡淡瞟了他一眼,整个人软软趴在他的怀里,柔声低喃道:“那王爷……也得乖乖地听臣妾的话,这叫相互尊重!”

  喃喃说完这句,女人再也耐不住疲倦困意,窝在男人怀里沉沉睡去,男人镌刻的俊颜微微一怔,相互尊重?自己可是她的相公,她乖乖听他的话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薄唇微启,男人似还欲说什么,却发现女人的呼吸声愈加平稳均匀,细细一凝,才发现她竟然已经睡着了,这进入睡眠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点儿,让男人一时间哭笑不得。

  男人大掌的力道不由紧了几分,也说不出来什么感觉,就是恨不得想将她揉捏碎了融入自己身体的感觉,这种宠溺是以前从来不曾有过的,再度俯下头亲吻了女人两下,锐利的眸光看似漫不经心的淡扫一眼床榻上的狼藉,最后落在床榻帐幔外摇篮里的婴儿,小布离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同样睡得香香甜甜,粉红的唇角亦挂甜甜的笑,乍看之下,除了他的模样,也有几分她的影了。

  男人唇角再度逸出满足浅笑,此刻已经是半夜,他却莫名睡意全无,答应了女人明日要想办法救苏舞出宫,可是到现在他却都没能想出万全之策,这一次南宫龙夔和苏贵妃的防备显然更是高明了许多,而他就算是下手,也是绝不能暴露出自己的身份,所以这事情的难度在无形中也就大大的增加了。

  搂住女人的小蛮腰,深邃如墨的瞳仁静静打量着她睡着的甜美小脸,就像一只慵懒乖巧的小猫,只要她不要时不时伸出利爪给他一下,其实还是蛮可爱的。

  男人的目光越来越柔和,眸底划过一抹宠溺,薄唇轻啄一下女人的红唇,睡梦听她似也感觉到了什么,伸出丁香小舌舔舔柔软的唇瓣吧嗒两下,像是品尝到了蜜糖似的,睡梦中扬起一抹漂亮弧度,小脸溢着满足浅笑。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镂空雕花沉香木窗,无法遮掩黎明天边映照进来的第一束光亮,南宫龙泽几乎是天快亮时才睡着,此刻惺松朦胧的睁开眼睛,慵懒的睨向依然蜷伏在他怀中憨睡的小女人,薄唇勾起一抹满足笑容,低俯下头凑上去蜻蜓点水吻了一下。

  女人的唇瓣依然很软娇,很是让他喜欢,百吻不腻。

  “唔--”皇甫羽晴慵懒伸了记懒腰,小嘴儿轻吟一声,脑子还没回神儿,身体已经习惯性的攀上男人,双腿朝着暖暖的地方,与其纠缠在一起。

  男人舌尖缠绕,略为粗糙的手指就油走在她身上,锐利的视线锁着怀里这个跟他抵死缠绵近半夜的女人,不期然地冒出一句话来:“今日如果救不出苏舞,你……会不会怪本王无能?”

  男人的话顿时让女人的脑子也完全清醒了,皇甫羽晴水眸睁得大大的,凝对上男人近在咫尺的深邃瞳仁,唇角勾起一抹狡黠坏笑:“如果臣妾有办法……王爷是否愿意配合?”

  “你?你一个妇道人家……能有什么办法?”南宫龙泽蹙了蹙眉头,话音未落,伸到女人腿间的大手便被她不耐烦的拂开,温婉不失清冷的嗓音从怀里逸来--

  “王爷还是看不起女人。既然如此,那咱们不如就赌上一把,各凭本领,看看谁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救出苏舞姑娘。如果臣妾能做到,日后王爷凡事都得听我的……”

  男人深邃的眸底闪过一抹疑色,细想之下还是觉得这事儿不可能,低垂眸敛数秒,抬眸一口咬定道:“好!本王倒要看看你能使出什么本事……”

  话音落下的同时,男人低头啃咬上女人嫩白细腻的脖子,狠狠吮、吸一口,瞬间那白希的脖颈间又多了一颗紫红的葡萄印迹,皇甫羽晴忍不住在男人胸口狠捶两下,轻嗔出声:“今儿可是要入宫的,王爷是想让臣妾被人笑话么?”

  推开男人的身体,皇甫羽晴带着起床气冷白他一眼,不耐的推开他的身体,披着厚实温暖的长氅率先起了床,顺着抄手游廊朝着温池走去。

  望着她的背影,男人唇角的笑容越漾越深,刚才那下他就是故意的,就在要在女人身体醒目的位置烙下属于他的印迹,这也算是时刻提醒着暗处那些垂涎她的男人,她已名花有主。

  似乎对自己的杰作很满意,南宫龙泽紧随着也起了床,心情看起来格外不错,正巧这时摇篮里婴儿咿咿呀呀的声音来,男人眸光微怔,兴奋的投望向那小人儿。

  “布离,今天爹娘带你入宫玩去,开心吗?”南宫龙泽来不及穿戴整齐已经走到了摇篮旁,醇厚迷人的嗓音更是透着罕有的轻柔,摇篮里的纷嫩奶娃儿倒也算给面子,看见有人走来更是兴奋的咿呀笑个不停。

  “瞧把你高兴的,哈哈……你先乖乖睡着,等你娘一会儿过来喂饱了你咱们就进宫!”南宫龙泽一边穿戴,煞有其事的和儿子攀谈了起来,就像摇篮里的奶娃儿能听得懂他说的话似的。

  PS:素歌今天更六千,明天更两万字。有月票的亲亲帮忙投给素歌的好友【小懒龟】哈,书名《一日为师终生为夫》,她这个月要冲新书月票榜,谢谢大家帮忙。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