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府,在皇甫羽晴和温诗韵回来之前,风灵就已经到了,温诗韵入宫这几日,全靠风灵在将军府给惜音乏,两个丫头好久不在一起,这会儿更是如漆似胶,亲热得紧。

  当皇甫羽晴带着孩子回到将军府,让原本清冷的将军府一下便热闹了起来,惜音看着温诗韵怀里可爱的孩子,喜形于色,真想接过来抱一抱,可是却被温诗韵制止了。

  “惜音,你身子现在不方便,再等些日子临盆后,抱孩子的日子够你受……”温诗韵轻柔的嗓音透着丝丝怜惜,和惜音这丫头在一起相处,和之前的那个曹凤珏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惜音虽然倔强,可却是善良温婉的,而曹凤珏的身上,则处处流露出千金大小姐的刁钻。

  “夫人--”惜音脸颊泛着淡淡红晕,若是换作几个月前,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最终竟然会回到将军府待产,不过凭良心说,这一个月来夫人待她确实不薄,嘘寒问暖,包括皇甫仪在内,有什么好吃好用的东西,也会第一时间让人给惜音送过去。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男人低沉稳重的步伐,丫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将军--”

  众人都闻声望去,只见皇甫仪的身影缓缓映入眼帘,男人苍劲的鹰眸凝向妇人怀里的婴儿,顿时眼睛都亮了,短短数月,小娃儿比起刚出生的时候漂亮了许多,眉眼像极了平南王,纷嫩的小脸蛋看着着实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让老夫也抱抱小世子--”皇甫仪小心翼翼从温诗韵手中接过襁褓中的婴儿。

  皇甫羽晴唇角勾起一抹笑意,水眸从惜音身上淡淡睨过,意味深长的道:“爹这会儿是该练练手,等哪日向皇上请辞职后,便可以和娘安安心心在家带孩子。”

  她的话出,惜音脸颊划过一抹不自然,她知道主子是故意想帮她在皇甫家站稳根基,不过她更清楚自己的身份地位,不论曾经冯家是如何风光过,眼下她只是一名婢女罢了。

  温诗韵杏眸闪过一抹精光,接到女儿的眼神示意后,试探的淡淡出声:“晴儿说得不错,老爷是武将,如今这样的年纪也是该向皇上请辞了,日后咱们就在家带孙子,也可以带着孩子和惜音一起去宁安看峰儿。”

  皇甫仪闻言眸底划过一抹深色,虽是没有说话,却闷闷沉沉的应了声,皇甫羽晴眸光一亮,暗暗冲着娘亲眨了眨眼睛,一旁的惜音水眸亦划过一抹复杂,这是皇甫家默默接受了她的节奏么?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总之女人没有吱声。

  温诗韵唇角亦划过一抹浅笑,眸光看似不经意从惜音漾着红晕的小脸一脸而过,其实这么长时间来,将曹凤珏和冯惜音两个丫头放在一起比较,个性简直是天壤之别,惜音虽然内心倔强,可是天性却善良温婉,是曹凤珏刁钻的千金小姐性子不能比的。

  “有爹娘帮我照看着布离,女儿先回屋睡一觉。”皇甫羽晴这一天下来也倦了,孩子刚吃过奶,这一时半会儿也饿不着他。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皇甫羽晴回到后花园别苑,没一会儿便睡着了,睡得正香的时候,第六感直觉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倏地睁开眼睛,正好撞进一双深邃如潭的眸子,那张银色的面具看着着实眼熟,整个人顿时一个激灵,睡意全无。

  “怎么是你?”皇甫羽晴原本也是和衣而睡,这会儿掀开被褥便起了床。

  只见男人慵懒的斜斜倚靠着床柱一角,双臂环胸,深邃的鹰眸盯着女人淡淡道:“难道宫主忘了,今日该是属下接你回宫的日子。”

  皇甫羽晴微微一怔,过了一个多月,她早就把这档子事儿忘得一干二净了,没有想到这男人竟当真来接她回青龙宫当什么宫主,她倒是不嫌弃宫主这个位置,只是眼下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身份,那就是布离他娘,若是她跟着上官沐走了,那孩子该怎么办?上哪儿找奶喝去?

  “你自己回去吧,我现在得照顾着孩子,青龙宫的事儿依然旧你暂时代管。”皇甫羽晴挥挥手,轻描淡写的欲打发走男人。

  只见,上官沫那双深邃的瞳仁油然升起一抹森寒冷意,醇厚低沉的嗓音同样是冷冰冰的:“宫主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了照顾孩子就延误了日程,你把青龙宫上下那么多弟兄置于何地?”。

  不难听出男人这话是动了真格的不高兴,可是管他高兴与否,皇甫羽晴也绝不可能把孩子扔在一旁不管不顾,跑到青龙宫去当什么老大。

  “既然已经说了我是宫主,那现在你就得听我的,我命令你继续掌管青龙宫,直至我能够抽脱出身为止……”皇甫羽晴云淡风轻的嗓音低沉逸出,水眸从那张银色面具淡淡扫过。

  “这事儿……恐怕由不得你!”上官沫低沉的嗓音倏地一冷,身形快若闪电,直逼向皇甫羽晴,皇甫羽晴的反应倒也不慢,同样快若轻风,飘然而过,小手毫不客气的对准上官沐拍了下去,果断的进行反击。

  对于女人的出手,男人并没有回击,身形连闪也未闪一下,就这样生生的受了她一掌,虽然力道不轻,可是对于他而言,似乎也并无大碍。

  “你想干什么?别忘了我可是宫主,你以下犯上,这是要造反么?”皇甫羽晴没好气的冷冷白了男人一眼,轻喝出声。

  “宫主言而无信,那就休怪属下得罪了。”上官沫凌厉的口吻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这女人之前套他话的时候可是说得一清二楚,这会儿想出尔反尔,他当然绝不会答应。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皇甫羽晴冷颜一笑,摆出迎架的架势,她当然也不会束手就擒,任由男人将自己掳走。

  闻言,上官沫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衬着那银光发亮的面具,越发的让人觉得那笑容诡异魅惑的让人感到一阵冷意。

  “没想到……宫主还真会开玩笑。”上官沫看似漫不经心的摸了摸鼻子,更准确的说他摸的应该是那块冰冷的金属。

  男人醇厚低沉的余音还在空气里袅袅飘绕,突然利落一挥手,皇甫羽晴完全没会过完神来,只觉得鼻底突然逸入一股怪异的馨香味道,还未等她细细品出这股味道,只觉得身子发软,大脑一昏,接下来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初冬的夜幕来临得特别早,湿润空气里寒意更浓,而青龙宫所处深山之中,自然显得更冷,这会儿月牙儿已经攀爬上了夜空,山梁袅绕着薄薄雾烟,让山中的能见度变得更差,山间小道更是布满一地枯黄落叶。

  夜风冰凉,寒冷彻骨,借着朦胧的夜色从窗口望去,只有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苍茫,不觉让人感受到生命的渺小,片片微小的雪花开始飞飞扬扬飘逸,站在窗口的男人缓缓取下面上的银白面具,五官俊美如雕刻,棱角分明。

  眉如琼黛,凤眸如墨,眼若寒星,眸底是一汪碧湖,波光粼粼,深邃幽深。清华中透着冷峻,冷峻中透着尊贵,尊贵中透着威仪,威仪中又不失卓然优雅。

  男人缓缓回眸,目光落在床榻上的女人身上,女人干净的就像块晶莹剔透的宝石,不论是容颜,还是整个人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气质。原了宫当。

  再抬眼望了望窗外,外面的雪似越下越大,这个时候南宫龙泽应该已经发现他的女人不见了吧?他发过誓一定会好好回报那个男人的,现在或许就是时候了。

  “这是什么地方?”皇甫羽晴惺松睁开眼睛,抬手揉了揉自己依然微微发晕的脑袋,秀眉却是紧紧蹙成一团,她脑子里依稀闪过最后的画面,是上官沫他……

  倏然抬眸,顺着直觉投望向那抹高大欣长的身影,男人微抬的大手握着银色面具,女人水眸划过一抹异色,凝向窗口那张脸,借着窗外的月光,还有漫天飞舞的白色雪花,映衬着男人俊美绝伦的侧面轮廓,皎若秋月,灼灼其华。

  “上官沫--”皇甫羽晴微微失神数秒后,缓缓回复到正常意识,从男人的身形以及他手中的银色面具,大概猜测着他的身份应该就是上官沫。

  “你醒了?”上官沫缓缓回侧,深吸一口气,嘴里吐出的也是白色雾气,飘渺的白烟在男人面部缓缓升起,更是映衬着那张俊脸显得不真实。

  “这是什么地方?你把我弄到这里来做什么?我的孩子还要吃奶。”皇甫羽晴此刻已经完全清醒过来,环望四下,窗外空旷的景致已经让她有一种灵空隔世的感觉。

  “是你自己说的,想要做青龙宫的宫主,一会儿我就带你青龙殿见过宫中兄弟,日后这里就由你说了算。”上官沫面色平静如水,凝盯着女人的水眸淡淡出声,嘴边呼出的白色雾气再次将他的俊颜层层包裹。

  PS:我可不可以这两天少更点呀,周日更一万字吧,突然好疲乏……()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