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皇甫羽晴专心致致哺乳,看着怀中的小家伙如饥似渴的狼吞虎咽,女人唇角勾起一抹宠溺浅笑,侧面走来的男人,深邃幽暗的鹰眸却是一瞬不瞬盯着床榻边那张明媚动人的脸庞,女人白希颈脖烙下的吻痕清晰落入眼底,男人诲暗如深的鹰眸亦划过一抹浅笑。

  直至男人高大的身影走到床榻边,遮挡住窗外细碎的阳光,皇甫羽晴这才回眸望来,男人逆光而立,虽然面色显得暗沉,那双泛着戏谑精光的瞳仁却令女人心口一紧,昨夜幕幕零星画面从脑海里闪过,**辣的红晕爬上女人粉颊。。

  南宫龙泽镌刻的俊颜也先是一愣,女人宿兄半露,面色绝美娇艳,如凝脂般雪白的肌肤在阳光的亲吻下泛出晶莹剔透的珍珠光泽,美得不可思议。

  “哭两声就有的吃,他倒是痛快……”男人狭眸半眯,缓缓收回眸光,视线从女人胸前的雪白落到娃儿纷嫩的小脸上,磁性低沉的嗓音意味深长出声。

  莫名,女人的呼吸倏然凌乱,心跳也变得失常,努力平复自己过于紧绷的神经,清了清嗓子,佯装镇定自若的淡淡道:“王爷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紧进宫?”

  “反正也误了早朝,本王干脆等着和你一起进宫好了。”南宫龙泽不自然的咽了咽喉咙,身下的某种冲动几乎一下子冲至顶端,浑身的血液莫名沸腾起来,全都汇集到某一处,男人不得不撇开脸,若再盯着她看下去,他真担心自己会抑制不住腹下的冲动。

  男人掉头进了温池,洗个澡或许能改善他腹下的冲动,等男人从温池里再出来时,正好看见皇甫羽晴将小娃儿放回到摇篮里。

  紧接着,皇甫羽晴也欲朝温池走去,打算梳洗一番后便入宫了,不想刚迈出两步便与男人在抄手游廊不期而遇,经过昨夜之后,皇甫羽晴再对视上男人时水眸划过一抹不自然异色,莫名有些尴尬,脚步微踬,就在犹豫的瞬间,整个人已落入男人强健的臂弯里。

  “王爷快放开我,我清洗一下咱们就进宫,再耽搁下去我娘在宫里该等得着急了。”皇甫羽晴轻嗔出声,佯装不悦的欲推开男人的身体,却被那只结实的臂弯挽得更紧了。

  “本王帮你--”男人唇角扬起,突然长臂一勾,将女人娇柔的身躯一把打横抱起,不由分说,大步流星朝着温池的方向走去。

  “不要……”皇甫羽晴的话还未说完,男人已经抱着她大步流星的走到了温池旁,池面腾升的氤氲热气顿时让温度升高,大手娴熟褪去女人身上的狐狸毛长氅。

  嗵的一声巨响,水面溅起三丈浪花,男人披在身上的袍子全数打湿,紧密的贴服在男人精壮的身体上,温热的池水中,皇甫羽晴被男人圈裹在怀抱里,又是一场激情缠绵。

  水中的激战似乎别有一番风味,云消雨歇,水中的女人窝在男人怀里,如墨的青丝垂散在男人胸前,清新淡雅的香味儿漫进男人鼻端,酥痒的情绪悄然穿过男人胸口,撩动着身体每一根细微神经,似让他停留在她身体里的**再度燃起。

  皇甫羽晴完全没有力气,双腿发软,藕臂攀在男人的脖颈,借助着水的浮力,整个身子完全窝入男人怀中,她真搞不懂这男人的精力怎么这么好,昨晚一夜折腾的还不够吗?

  南宫龙泽的大手轻轻抚着女人柔滑的脸蛋,低沉的嗓音透着魅惑人心的魔力,不容抗拒:“小东西,你咬得可真紧……”

  皇甫羽晴无力的摇摇头,小嘴轻嚅:“别闹了……”

  她的后背紧贴着男人的胸膛,明显感受到他结实的男雄伟健硕,以及不容忽视的亢奋,男人灼热的体温阵阵传来,也让她整个人一点点变得更加温炽。

  “好吧,今天就饶了你,夜里回来再战!”南宫龙泽低喃着,虽然折腾了一夜,可是到现在他不仅睡意全无,精神反倒还愈来愈兴奋。

  “咳……恐怕今日入宫得小住几日,皇奶奶说想多看看阿离。”皇甫羽晴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她不得不老实的告诉男人。

  “都说了不离,以后不准再叫阿离。”南宫龙泽皱了皱眉头,放置在女人腰间的手臂倏然收紧,那双深邃的鹰眸深处,漾着比火焰还要炽烈,比烈酒还要醇厚的情愫,深深地盯视她许久,久到她以为时间都凝固了,才听见男人薄唇启唇,覆在她的耳畔再度低沉道:“就算是皇奶奶留你那也不成,你得回来陪我。”

  “胡说什么呢?讨厌……还不快放手。”皇甫羽晴轻嗔出声,男人眸底幽幽闪烁着笑意,还有语气里漾的那股淡淡暧昧暗示,不禁让女人的心跳漏掉好几拍,脸也因为而感到烧红。

  见状,男人眼底目光灼灼,恶作剧似的吮啮着她细白的肌肤,又添了几个热情的记号上去。

  “王爷,不要闹啦!”她闪躲他的吻,轻声抗议,小脸佯装不悦的沉下来,认真出声:“王爷先出去,我一会儿就出来。”

  男人爽朗低沉的笑声响起,利落的翻身出了温池,顺手在屏风上拿了一件外袍披上,步伐渐行渐远,笑声依然清晰传来。

  羞窘的红潮温吞吞地扑洒在皇甫羽晴的脸蛋,女人清澈的水眸深处却漾着淡淡幸福浅笑,连她自己也浑然不觉。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慈心宫,太后娘娘得知皇甫羽晴今日带着孩子过来,还特意请回了灵隐寺的云心大师入宫,开光请佛,为孩子求个平安健康。

  “阿弥陀佛!”云心大师双手合十,佛珠握于双手间:“太后娘娘客气!”

  太后娘娘今日心情看起来不错,不过皇甫羽晴最最惊诧的是,今日慈心宫除了太后娘娘外,其余几位在宫中举足轻重的娘娘贵人也都在这儿,不知是不是得知皇甫羽晴要带孩子回宫的消息,所以都等在这儿凑个热闹。

  “晴儿,这一次回宫就多住上几日,看看孩子多可爱,像极了老四小时候……”太后娘娘乐得合不拢嘴,自打见面抱着孩子就不肯松手,一旁的温诗韵心里自然也是暗暗高兴,不过当眸光落到武德妃身上时,眸底划过一抹异色。

  “皇奶奶年纪大,布离这孩子啼哭起来嗓门大着呢,我们一家子就不留在这儿吵扰皇奶奶休息了。”南宫龙泽不知何时走了进来,正好听见太后娘娘的话,不待女人开口,便帮她回应了去,他一出声便也让众人的视线都顺着声音落到他的脸上。

  南宫龙泽的眸光淡淡从太后娘娘脸上扫过,不偏不倚落在张皇后脸上,深邃的眸底划过一抹暗色,唇角勾起,语气含藏着几分深意--

  “今日在慈心宫见到母后,这……是儿臣眼花了么?”

  张皇后脸色闪过一抹异色,杏眸早已没有了往昔的锋芒,不自然清润了两声嗓子,睨了一眼不远处的苏贵妃。

  就在离张皇后不远的地方,苏贵妃似感受到了张皇后的睨望,娇美的脸颊划过一抹复杂,不过接下来却幽幽出声了:“呃……之前因为本宫的疏忽大意,错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还让皇后娘娘受了委屈,如今真相大白,皇后娘娘已经搬回凤央宫,重掌后宫大局。”

  闻言,男人深邃的眸光倏然暗下,而皇甫羽晴清澈的水眸亦划过一抹精光,不难看出苏贵妃说话的模样有些奇怪,刚才那话更像是被人威胁逼迫着说出来似的。

  “好了,过去那些闹心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今儿是小世子的好日子,皇上下旨大设酒宴上下欢庆三日,你们个个就不能说点高兴的事么?”太后娘娘微微皱眉,显得有些不悦。

  见太后不悦了,这些嫔妃娘娘们自然也都收敛了起来,原本脸上没有笑意的,也都勉强噙着浅笑,温诗韵小心翼翼上前:“太后娘娘抱着孩子这么久,胳膊恐怕累了,还是让诗韵给您换把手吧。”

  “哀家不累,云心大师来了……”太后娘娘神采奕奕,抱着孩子径自朝云心大师的方向迎去,皇甫羽晴紧随身侧,虽然她并非善男信女,可是太后娘娘的一番好意还是得领情的。

  云心大师从袖中掏出一只手指粗细的桃木剑来,递向太后娘娘身边的皇甫羽晴:“这只桃木剑是用佛祖碗樽把柄的一根碎木所制,放在小世子身边可以避邪。”

  “多谢大师。”皇甫羽晴恭敬谦卑的双手接过桃木剑,颔首点头。

  “圣上有旨,宫中大摆酒宴连庆三日,大师不如留下来同庆如何……”太后娘娘低沉道,却是被云心大师婉言拒绝了。

  “多谢太后娘娘美意,老僧还是先行告辞了。”

  云心大师刚走,宫人尖锐的嗓音便在慈心宫外响起:“皇上驾到--”

  南宫彦满面红光的走了进来,随他身后进殿的还有其余三位皇子,南宫龙菁和南宫龙砚走在前面,南宫龙夔则缓缓随后进来。

  皇甫羽晴有注意到,当这兄弟四人在狭小的偏殿聚在一起时,眸光各异,平日里与南宫龙泽交情甚好的三皇子南宫龙砚,俩人今日见了面连个招呼也未打。

  反倒是南宫龙夔缓步上前,眸光凝向南宫龙泽,醇厚低沉的道了句:“恭喜四弟喜得贵子,四弟妹为咱们皇家开枝散叶,同样是功不可没!”

  说到后面,男人深邃的瞳仁深凝向皇甫羽晴的方向,与女人清澈的水眸相对,皇甫羽晴微微颔首,算是回了礼。

  “看这孩子生着一脸福相,老二说得对,晴儿功不可没呀!这次你们母子回宫就多住几日,太后前些天就一直在朕的耳边念叨,朕的耳根子都快被磨出茧来了,只要晴儿你把孩子照顾好,把老太后哄好,你想要什么……朕都赏赐给你。”南宫彦的心情看起来亦是不错,从老太后手里小心翼翼的接抱过孩子,同样是笑得嘴都合不拢。

  这母子二人同样将刚出生没几天的娃儿当成宝贝似的模样,让嫔妃中有些人显得不悦了,最先说话的人则是武德妃,听似漫不经心的低沉道:“皇上可别只顾着疼皇孙,就忘记了儿子的婚事儿,苏三小姐的身体也调养得差不多了,皇上什么时候挑选个好日子,早些让她和夔儿成亲?”

  当武德妃的这句话说出来时,偏殿上好几个人的脸色都骤然僵滞,其中也包括皇甫羽晴在内,显得有些惊诧,听起来苏三小姐眼下应该是在宫中,而南宫龙泽诲暗如深的鹰眸同样划过一抹复杂,这一个月来他几乎能寻的地方都寻遍了,没有想到南宫龙砚竟然把苏舞就藏在宫中。

  不过,不管怎么样现在都已经于事无补,经过上次大婚被劫后,不论是苏贵妃还是南宫龙夔,都绝不可能让类似的事情再发生第二次。

  “二哥这是还要娶苏三小姐么?人失踪了这么久……”南宫龙泽醇厚低沉的口吻听似漫不经心,可以细细揣摩之下却又让人感觉到怪怪的,皇甫羽晴不由凝向男人,他这是在提醒大家,苏三小姐失踪这么长时间,是否还是清白之躯确实值得怀疑。

  显然,男人还是不想让苏舞嫁给二皇子,虽然皇甫羽晴也并不希望男人嫁给二皇子,可是当这话从南宫龙泽嘴里说出来时,还是让她心里萌生出一丝不爽。

  而南宫龙泽的话出,南宫龙夔深邃的眸光亦划过一抹诲暗,不过反应最大的人应该还要属苏贵妃,大家都知道苏三小姐被贼人掳走了好几个月之久,虽然已经在宫外请婆子看过,证明她依然是完壁之身,可是就算是他们知道,外人也未必相信。

  再加上张皇后的事情,着实也让苏贵妃觉得胸口发堵,可是苏舞毕竟是她的亲妹子,为了妹妹能够平安归来,她也只好答应了南宫龙砚的条件,虽然心不甘情不愿,最终也没有可以选择的余地。

  “平南王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家苏舞向来都是洁身自好的好姑娘,哪怕是被贼人掳了去,若是毁了清白,她恐怕也是活不下来的。”苏贵妃的口吻显然透着几分不悦,此刻关系到妹妹的终身大事,她也顾不得太多了,哪怕对方的身份是平南王,她也绝不会留情。

  南宫龙泽不再吱声,他的本意其实并不是想抵毁苏舞的清白,只不过是想断了南宫龙夔的念想,因为他太了解南宫龙夔的性子了,他是个疑心极重的男人,更是不能容易女人有一丁点的瑕疵,刚才经他这么一提醒,想必应该也是不会再答应这门婚事的。

  “你们要吵都出去吵,别吓坏了孩子,也让哀家的慈心宫清静一点儿。”太后娘娘眉头皱起,瞥了一眼南宫彦怀里的婴儿。

  老太后不高兴了,南宫彦也不禁皱起了眉头,深凝苏贵妃一眼,锐利凛冽的眸光也不由令女人身子微微一颤,这两年来他一直宠着这个女人,几乎是百依百顺,可是若让男人母亲和女人之间做出决择,他当然更偏向的还是自己的母亲。

  这会儿苏贵妃尖锐的声音招来了太后娘娘的不满,也让南宫彦有些不悦,男人凛冽的眸光冷冷从女人身上划过,低沉道:“爱妃先回漫花宫陪你妹妹吧,今日的酒宴你就不必去了。”

  随着男人这一声令下,苏贵妃水眸划过一抹不能置信的惊诧之色,还想开口说什么,却接收到武德妃警告的眸光,到了嘴边的话便又生生的咽进了肚子里。

  而武德妃对苏贵妃投去的目光,分毫不差的落入皇甫羽晴眸底,皇甫羽晴也看得明白,武德妃到底入宫的时间长,比起苏贵妃来还是要精明许多,刚才若不是她警告苏贵妃别再纠缠下去,苏贵妃此刻一定会惹得龙颜大怒。

  冲着武德妃抱以一记感激眸光,苏贵妃朝太后娘娘和皇上福身告退,很快便消失在殿门外。望着女人背影消失的方向,皇甫羽晴的水眸也越凝越深,她突然有一种冲动想见见苏舞。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孩子的乳名叫“布离”,这个名离着实让所有人感到疑惑,唯有皇甫羽晴和南宫龙泽自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刚刚足月的小子这天晚上倒是赏面的很,眼睛睁得大大的,还不时咧嘴绽放可爱笑容,趁着酒宴的热闹劲儿,大家伙的注意力全都在孩子身上,皇甫羽晴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大殿。

  走出殿门,女人目标明确的朝着漫花宫的方向走去,她也说不出自己出于什么用意,总之就是想见见苏舞,想和她说说话。

  漫花宫殿门的丫鬟看见皇甫羽晴,先是一怔,再反应过来连声请安:“奴婢参见平南王妃,请王妃稍候片刻,奴婢这就进去向贵妃娘娘禀告。”

  那伙饥瞬。皇甫羽晴点点头,耐着性子等了一会儿,便有丫鬟出来引着她进了殿门,对于她的到来,苏贵妃似显得有些意外,不过当听明白皇甫羽晴来意,知道她是想见苏舞时,女人漂亮的杏眸划过一抹复杂异色,将皇甫羽晴由上至下打量一番,温婉轻柔的嗓音亦透着猜忌--

  “平南王妃怎么突然关心起本宫的妹妹来?不会是平南王让你来打探什么吧?”

  “苏贵妃别误会,我只是单纯的想见见苏三小姐,绝没有任何歹意。”皇甫羽晴淡淡道,清澈澄净的水眸凝对着对方漂亮的杏眸,落落大方。

  苏贵妃低垂眼敛稍稍沉思数秒,水眸再凝对上女人的水眸时,眸光多了一份笃定沉着,倏然点头,一脸正色的道:“你来得正好,本宫带你去见她,正好也有样东西给你看。”

  皇甫羽晴水眸划过一抹复杂,不明白苏贵妃突然改变心意的原因,不过女人说有东西给她看,她倒也有兴趣知道是什么东西。

  跟着苏贵妃朝漫花宫的另一头走去,皇甫羽晴注意到这边厢苑外守备森严,门口有不少侍卫,若是仔细想想,倒也能察觉出几分端倪。

  从长廊到屋内都悬挂着明亮的八角宫灯,皇甫羽晴一进屋便看见了苏舞的身影,她看上去好像更瘦了些,当看见走进屋内的皇甫羽晴时,眸底闪过一抹光亮,不过很快却又暗了下去。

  “平南王妃可以看看这个……”苏贵妃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只锦盒,打开来里面搁放着一张泛黄的纸张,皇甫羽晴看见里面的内容时,水眸划过一抹复杂,这是京城里有名的接生婆摁下的手印,证明苏舞经她手验身,证明目前还是处、女。

  苏贵妃之所以这样做,想必是想通过皇甫羽晴之口将话传出去,让大家都知道苏三小姐依然是清白之身,这样的事情苏贵妃不是第一次做,皇甫羽晴现在已经十分清楚她的手段了。

  不过,看见这张纸,却还是让皇甫羽晴心底漾起一抹异样情绪,之前一直对南宫龙泽和苏舞之间扑朔迷离的关系感到怀疑,如今看来,南宫龙泽没有说谎,虽然将苏舞关藏了几个月之久,但是他确实未动过她一根汗毛。

  这样说来,男人倒也还算得上是正人君子,不强人所难,不趁人之危,可是……到了她这儿,他的为人似乎却又不是这么一回事儿,强人所难,趁人之危的事情都让他干尽了,才刚刚借着帮她救爹的名义,威胁强迫过她……

  “这个……苏贵妃还是先收起来,我已经看清楚了,回头也会将此事对王爷禀明。”皇甫羽晴淡淡出声:“不过眼下,我倒是希望能和苏三小姐单独聊聊,不知苏贵妃能不能……”

  苏贵妃杏眸闪过一抹复杂,虽显得有些犹豫,却还是点头应了来:“那……你们聊会儿吧,本宫正好也还有点事儿。”

  苏贵妃走了,屋子里只剩下皇甫羽晴和苏舞,苏舞显得格外安静,从见到皇甫羽晴到现在,她一句话也没说过,眸光也只是从皇甫羽晴脸上淡淡划过……

  “苏姑娘你还好吧?”皇甫羽晴抿了抿唇,也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

  “我很好。”苏舞的语气显得很平静,与皇甫羽晴记忆中的形象似乎相差甚远,短短几个月,往昔这位弱不禁风的千金小姐似变得坚强了。

  “其实我心里……对你一直有愧疚。”皇甫羽晴欲言又止,终于说出了口:“看着你受苦落难,我却什么也帮不了你。”

  “或许这就是命数吧,如今我已经认命了。”苏舞缓缓站起身来,凝向皇甫羽晴道:“平南王妃的好意我心领了,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不论结果如何,这都是我的命。”

  “不,我……我不是好人。”皇甫羽晴内心的负疚感开始犯滥,一个劲的摇着头,连声道:“至少对于苏姑娘而言,我什么也没有为你做过,当我发现是王爷和三皇子在大婚之日劫走了你时,我也没有想过要救你,当时我完全被妒忌冲昏了头脑。”

  她脱口而出的话不禁令苏舞的眸光微怔,不过数秒后她说出的话,也同样让皇甫羽晴很震惊。

  “平南王妃不会是以为平南王依然还喜欢我吧?其实……从几个月前我就发现,平南王喜欢的人其实是王妃你,每次他看你时眼睛里迸射出的那抹光彩,只有喜欢一个人时才会有好样的眼神。”苏舞的语气很平静,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皇甫羽晴,淡淡出声:“还有三皇子……二皇子,他们都喜欢你。”

  皇甫羽晴整个人当场石化,怔愣好长时间才回过神来,不仅仅是因为苏舞说南宫龙泽喜欢的人是自己,而是她很惊诧苏舞究竟是怎么看出来的,如果她没有听错的话,她刚才还提到了南宫龙砚和……南宫龙夔!

  有没有搞错?怎么会把南宫龙夔也牵扯出来,那个诡计多端的男人,怎么可能……

  仅凭这一点,皇甫羽晴绝对不可能相信苏舞的判断,不过既然提到这里,她也不得不提,水眸小心翼翼的凝望向苏舞,轻言道:“今儿我听他们说,要再择日为你和二皇子举办婚礼。”

  听到这个消息,苏舞同样显得很平静,唇角甚至勾起一抹浅笑,摇摇头:“都说了这就是命中注定,想逃也逃不掉。我认命了……”

  皇甫羽晴不能置信的轻摇摇头,低沉出声:“苏姑娘……你变了!”

  “既然逃不掉,就只能接受了。”苏舞唇角勾起一抹涩笑,这模样看着不禁令人心生怜悯,皇甫羽晴突然想起了一个人,脱口而出--

  “杜大夫人呢?王爷不是已经放了他吗?如果他真心想和苏姑娘在一起,这个时候就应该站出来……”

  “杜大夫他……订婚了!”苏舞的语气很平静,不过停顿的那下依然让人感觉到气息不稳。()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