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羽晴一脸正色凝盯着男人的脸,认真出声:“那个人正是上官沫。”

  她的话出,南宫龙泽深邃的眸底闪过一抹异色, 若有所思的喃喃念叨:“是他?”

  “王爷现在可以把如何联络他的方式告诉我了吗?”皇甫羽晴凝望着男人的凝重的侧面轮廓,语气很坚定:“只要见到他,事情就能一清二楚了。”

  “这件事情本王自会处理。”南宫龙泽回过神来,同样认真的口吻应道:“你只管安心养胎,做好自己的本份,至于其他……那都是男人的事儿。”

  皇甫羽晴不禁皱了皱眉头,不悦的冷睨男人一眼,同时从他手中抽回那封信,淡淡道:“王爷这是瞧不起女人吗?那就看看咱们到底谁能先一步查出幕后主谋是谁!风灵,我们走……”

  丢下这句,女人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而站在原处的男人眸光则越来越暗,不难看出女人的话可不是开玩笑,他相信她一定会沿着这条线索查下去,只是她未免也太高估了自己,大腹便便临近分娩的女人,就不能好好消停消停。

  书房的门应声闭合,南宫龙泽眉心紧蹙低沉向身边的嵇禄交待道:“派几个人跟着王妃,别让她在这个节骨眼上再出什么岔子,还有那个风灵,查查她到底是什么身份?本王怀疑之前在宫中偷走令牌的人就是她!”

  闻言,嵇神面色微怔,接着双手抱拳恭敬出声:“是,属下一定会多加留意。”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我官她联。皇甫羽晴先回到屋子,洗澡换了衣裳后披着长氅坐在桌前研究起那封信来,上面的文字应该是北疆文,只有几个字她大概能够猜得到来,其中‘兵’‘乱’‘银子’与灵月国的文字颇有几分相似,不过皇甫羽晴觉得眼下见到上官沫,远比这封书信还要重要得多。。

  显然南宫龙泽并不愿意将联络上官沫的方式告诉她,不过她也是个有个性的女人,绝不可能因为这个而断了念头,脑子里想着各种可能,突然忆起上次上官沫让她送去的那间旧宅,说不定去了那里能够找到蛛丝马迹也不一定。

  心里已经暗暗有了主意,皇甫羽晴猜想着明儿南宫龙泽也一定会很忙碌,既是这样那他们就兵分两路,看看到底谁更能快一步找到新的线索,揪出幕后的主谋来。

  女人正想着,房门口传来吱的一声,南宫龙泽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门口,他同样一眼便看见了披着长氅坐在烛火下研究书信的女人,不过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便是:“本王已经说过,这件事情我自然会处理妥当,你切莫不可鲁莽行事。”

  “王爷这是担心我早先一步查出真相,会让你颜面扫地么?”皇甫羽晴冷冷应道,毫不客气的打断了男人的话。

  南宫龙泽似懒得与她计较,冷冷地睨了她一眼,不再说话,径自顺着抄手游廊朝着温池的方向走去,皇甫羽晴知道他应该是去泡澡解乏了。

  直到听不见男人的脚步声,皇甫羽晴这才意识到今夜二人要同处一室,清澈的水眸划过一抹异色,虽然不是第一天夫妻,可是现在这样的关系还睡在一起,难免让人感觉有些奇怪。

  皇甫羽晴先爬尚了床,让丫鬟多拿了两床被褥过来,一床垫放到她的脚头,好让她能睡得更舒服点儿,而另一床则放在床榻的另一侧,目的很清楚,两个一人一床被褥,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样她也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了。

  好一会儿过去,只闻抄手游廊传来低沉稳重的步伐,皇甫羽晴知道是男人回来了,闭上眼睛佯装假寐,气定神闲的将自己身上的被褥压盖得更加紧实。

  男人进了屋,深邃幽暗的鹰眸淡淡瞥向床榻,却在看见一床凌乱的景象时眸底划过一抹诲暗深色,比起平日的整洁,今夜的床榻显得特别的凌乱,被褥都多出了好几床,不禁令他皱起了眉头,低沉出声:“来人,把床榻收拾下。”

  门外侍候的丫鬟紧张的走了进来,王妃让多放两床被褥,王爷却说全都收拾走,这不是为难她们这些做下人的吗?左右为难,也不知到底该听谁的了……

  “是我让丫鬟多放的两床被褥……”皇甫羽晴最终还是沉不住的气睁开眼睛说话了,对视上男人意味深长的黑瞳,淡淡道:“臣妾的腿脚近日肿得厉害,大夫说脚头垫高一点儿可以缓解水肿,为了不吵扰着王爷清梦,所以臣妾让丫鬟为王爷单独准备了一床被褥,这样夜里大家便都能睡得安稳清静了。”

  女人云淡风轻的解释不禁让男人微微皱起眉头,凝盯着皇甫羽晴的小脸看了好一会子,这才摆摆手,示意丫鬟先退下去,如释重负的丫鬟暗暗松了口长气,一吱溜便出了房门。

  南宫龙泽朝着床榻走去,磁性醇厚的嗓音低沉逸出:“腿肿得厉害吗?让本王瞧瞧……”

  皇甫羽晴水眸微怔,紧接着脸颊划过一抹异样红晕,男人突如其来的柔软嗓音,反倒让她有些不习惯,努力保持着冷漠,淡淡应道:“王爷也不是大夫,瞧瞧又有什么用,还是早点歇下吧,明日还有正事要办。”

  女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不禁让男人的眉头再次皱紧,高大身躯突然低俯而下,硕大的阴影将女人娇小的身躯完全笼罩,熟悉的淡淡龙涎香扑鼻而来,皇甫羽晴不由自主的身子朝后微缩,警惕的凝望着男人逆光的黑暗轮廓,清冷出声:“王爷想干什么?”

  “你觉得本王还能干什么?”瞧她那一脸警惕的模样,南宫龙泽又好气又好笑,性感薄唇最终还是扬起,语气无奈间似又透着几分温柔,大掌不由分说的扯开女人用身体紧压的被褥,眸光深邃闪烁:“老夫老妻了,你身上还有什么地方本王没见过?”

  皇甫羽晴还未从男人的话里完全会过意来,男人已经轻松的扯开了她的被褥,高大的身躯随之钻了进来,完全没有给女人拒绝的机会,大掌直捣目的地,将女人的长腿强行抱放到自己的腹部,粗粝指腹按捏轻揉,煞有其事的检查着女人微微浮肿的腿部。

  “嗯,确实有点儿水肿,大夫怎么说?不碍事吧?”昏暗的光线下,男人的面部表情极其自然,手中的动作同样娴熟自然,就像二人之间从来没有呕过气,一点隔阂也没有似的。

  “你松手。”皇甫羽晴眸底划过一抹异色,低垂眼敛冷冷出声的同时,啪的一下推开男人覆在自己腿上的大手,同时意图将长腿从男人的腹部移开,虽然她承认男人的腹部比起垫在脚头的被褥而言,确实要舒服得多,可是她依然宁可用被褥替代他做这件事情。

  “……”南宫龙泽愣了愣,似没有想到自己放下身段关心她,这女人竟浑不领情。

  只见女人强行将腿从男人的腹间挪走,接着便背转过身子,只留给男人一道清冷背影,这态度着实让南宫龙泽有些窝火。

  “咳--”男人不自然的清了清喉咙,虽然女人的冷落让他很丢面子,可这毕竟是他们俩个人的房间,也没有外人看见,下一秒男人的身体便再度贴靠过去,结实精壮的胸膛紧贴着女人的后背,感觉到她排斥的将身子朝里移挪,男人也同样弃而不舍的跟着往里,同时大手顺势从女人隆起的腹部下移,落到女人腿间大手从缝隙间插进,稍稍加重一把力道,强行不让她再有逃跑的机会。

  不过,此刻男人大手所处的敏感位置却格外暧昧,女人腿间柔软的温暖不禁带来一阵惊悸,让男人高大的身躯挺得僵直,呼吸似也一点点变得急促起来。

  后背抵着男人坚硬的胸膛,皇甫羽晴的心跳同样莫名加快,她确定自己绝对对他没有非份之想,可不知为什么心脏却是怦怦怦的快要从胸口迸出来似的。

  皇甫羽晴暗暗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和一个如此俊美绝伦的男人睡在同一张床上,而且还保持着如同暧昧的姿势,若是没有反应的话那才是有病!

  僵着脖子,女人转过头冷睨一眼身后的男人,却在撞进那抹幽暗却闪烁着璀璨光芒的深眸时,心跳不由漏掉半拍,定了定神才清冷出声:“你别胡来!”

  “什么叫胡来?!”男人夹放在女人腿间的大手故意轻轻动了动,害得女人一紧张双腿收得更紧了,男人性感的薄唇却在这里暧昧的凑到她的耳根,呼着微热的气息,性感沙哑的嗓音低沉逸出:“这些天你倒是过得快活自在……”

  “王爷不是同样也快活自在的很吗?臣妾倒是有兴趣知道,苏舞小姐眼下还藏在王府里吗?难不成王爷就打算这样藏她一辈子……”皇甫羽晴撇头微微躲闪着男人唇间逸出的温热气息,同时没好气的清冷出声,语气不乏透着鄙夷。()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