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的申吟无意识间从女人纷嫩的唇瓣溢出,浸泡在温池中的两道身子紧贴教缠在一起,皇甫羽晴纷嫩的肌肤染上一层淡淡妖冶色泽,似每一寸肌肤都被男人的指尖点燃了似的,滚烫灼热,快要将她融化一般。

  滋润的温地依旧紧致得难以通行,南宫龙泽撑着身子,因为女人怀着身孕太医曾刻意交待过的缘故,也让他紧张得身体像是拉到极致的弓弦,似绷到轻轻一触就会断裂似的,不敢过于用力,只能缓缓地进行,男人隐忍的**让他额间渗出豆大汗珠。

  等两具身体慢慢适应,更似火一样缠绕着燃烧发烫,男人从身后环着女人的身体,看着那张娇柔的侧面轮廓流露出动人媚态,他亲了亲她的脖颈,沙哑的低唤了声:“晴儿……”

  男人沙哑的嗓音透着迫切的渴望,昏黄的视线里女人清晰可闻他急促的呼吸声,樱唇也刻意的逸出一丝申吟,无形中似给了男人暗示!

  知道女人能够适应自己的强烈,男人 深邃的眸底划过一抹光亮,带着怜爱疼惜进出,女人妖媚宵魂的低吟声萦绕在耳畔,无疑给了男人莫寺的鼓舞,一次比一次更加深入沉重的撞击。

  女人纤弱的身子不由自主地迎向他,带着惹人怜爱的娇柔,轻颤如同电流般从身体里穿过,男人紧紧地环抱着女人,情到浓时,驰骋的速度越来越快,粗喘着在她耳边轻呼了声:“晴儿,你这个折磨人的小东西……”

  “王爷……”女人带着一惯的媚态应和出声,娇媚的模样更是让他迷乱得不能自己。

  满足感化成浓浓的晴欲在胸口泛滥,男人强壮的腰身重重挺入,与女人融为一体的感觉美妙得能让人忘记所有,四肢百骸每一寸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存在。

  夜魅生香,奢华古典的卧室里,逸出嘶哑深沉的喘息声,为这迷离的夜晚增添了绚丽的色泽,攀上顶峰的那刻,昏暗的灯光记录下所有的美好。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翌日,皇甫羽晴特意支开了风灵,和惜音单独出了趟门,平南王府的马车徐徐出了府,朝着冯府座落的小巷驶去。

  离家愈近,皇甫羽晴和冯惜音都不禁开始紧张起来,虽然皇甫羽晴曾安慰惜音,说这件事情由她出面来向伯母解释,可是她自己心里同样一点没底,不知道冯夫人听到这则消息后会不会如同晴天霹雳,想到这儿更是忐忑不安。

  “惜音,你……怕吗?”皇甫羽晴清澈的水眸凝向惜音,轻柔出声。

  惜音点点头,又摇摇头,一时之间她自己也回答不上来皇甫羽晴的问题,只是淡淡的道:“不管怎么样,这一刻总是要面对的不是?”

  听她如此淡然的吐出这番话,皇甫羽晴莫名佩服起惜音的勇敢来,毕竟这里不是现代,未婚妈妈遭受的恐怕不仅仅只是歧视,据她所知就连产婆也不屑于为这样的女人接生,所以她同样也为惜音未来的命运感到担忧。

  “惜音,请你记住,不论在任何时候我都永远支持你。如果生活遇到困难或麻烦,一定要记得来找我,别忘了我们是朋友……”皇甫羽晴凝对着她的水眸轻柔出声。

  场面似乎有些煽情,两个女人的眼眶又湿润了,惜音红着眼睛哽咽出声:“王妃,你的大恩大德,惜音这一生一世也偿还不清,等来世……”

  “傻丫头,别和我提什么来世,我要的是这一辈子看见你过得好好的,还有你腹中的孩子……答应我!”皇甫羽晴深吸一口气,挤出一抹如花笑靥,她告诉自己不论在任何时候都不要轻易落泪,只有笑容能够化解所有的难题。

  “嗯……”惜音抹了一把泪,她真心钦佩主子的勇敢乐观,她也不要落泪,要做一个坚强勇敢乐观的女子,生下腹中的孩子。

  说着说着马车已经在冯府门口停了下来,车外传来车夫的声音:“王妃,你说的地方到了。”

  “知道了。”皇甫羽晴应声的同时,掏出丝帕为女人擦拭了泪水,二人牵着手徐徐下了马车,冯家的大门紧闭,冯惜音率先上前敲了门,皇甫羽晴则交待车夫留在外面等候。

  里面传来孩童稚气的嗓音,皇甫羽晴闻声便听出了这是冯子夫的声音,唇角微扬,漾起一抹浅笑:“惜音,是你弟弟子夫。”。

  惜音也笑了,听见弟弟的声音她的心情瞬间豁然明朗,望着皇甫羽晴连连点头:“嗯嗯,没错,是子夫的声音。”

  大门打开了,过来开门的人果然是冯子夫,当他看见惜音时先是一怔,紧接着便扑上前来拦腰搂抱上惜音,皇甫羽晴原本想上前制止,可是看惜音跟没事人似的,她便也暗暗松了口气,只是下一刻,子夫却突然松开手来,疑惑的望向冯惜音的腰间:“姐,你长胖了?”

  冯惜音先是一怔,唇角漾起一抹无奈涩笑,点点头,算是默认了他的话,并没有说什么。

  “未出阁的姑娘家,长太胖了不好看,娘会担心你嫁不出去的。”冯子夫小大人似的皱了皱眉头,那副模样看着让人忍不住想笑,可是却又笑不出来。

  皇甫羽晴唇角的笑容也微微一僵,连子夫这样的孩子都知道婚嫁之事,她怎么就没有考虑过惜音往后的路该怎么走呢?在这样一个封建闭塞的年代,如果她未婚生子,也就将意味着她这一生注定要一个人走完。

  就在气氛陷入僵局之际,冯子夫再度出声了,灵动的水眸划过一抹喜色,一把拽上冯惜音的手,显得有些兴奋的脱口而出:“姐姐,你猜今儿谁来了?”

  这孩子思想上的跳跃还着实让人有些跟不上节奏,皇甫羽晴和惜音还未从他刚才的话里回过神来,这会儿又被他新的话题 吸引了注意,惜音怔愣的望着他摇摇头。

  “还记得我之前对你提及过的那个恩人吗?咱娘生病的那一回多亏了他,平日里只要他回这边的宅子,总会上家里来帮忙,这会儿正在院子里帮咱们劈柴呢,姐你回来的正好,也能见上一面。”冯子夫似乎很快便忘记了姐姐长胖的事儿,提到那位神秘的恩人,整张小脸都洋溢着崇拜的喜悦。

  皇甫羽晴水眸划过一抹疑色,冯惜音却是眸光一亮,上次听说那位恩人背着娘去看大夫的事情后,她就一直心存感激,却是没有机会见上一面,没想到今日竟然这么巧撞了个正着,也兴奋的迈步进了大门,随着弟弟一起朝院子走去。

  “美男哥哥,这是我姐姐--”冯子夫亲昵的呼声在男人身后响起,正在劈柴的那抹高大身影却是陡然僵直,手中的木柴也失控的飞了出去,似受了了惊吓似的。

  见状,冯子夫水眸划过一抹紧张,松开冯惜音的手奔了出去:“美男哥哥,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手?”

  就在此时,冯惜音眸底却划过一抹疑色,那抹背影看着怎么觉得眼熟,而就在她脑子里浮现出疑团的时候,随在她身后走进来的皇甫羽晴却是先开口了:“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皇甫羽晴从长廊凝望向院子里的那道背影,第一眼便认出了这个人的身份,水眸划过一抹惊诧异色,不过件事情又更像是意料之中,之前曾听冯子夫提到过一次那位恩人,却是未将这件事情过于放在心上,可是今天又听到时,心头莫名涌起一股异样,没想到这个人还真是在她的意料之中,只是皇甫凌峰为什么要一直坚持照顾冯家的人,难道真的仅仅只是因为觉得对惜音愧疚在心吗?灼池两尖。

  皇甫羽晴的这一声,也让冯惜音脑海里的疑云瞬间化解,原来是他!女人水眸同样划过一抹惊诧之色,而最为吃惊的人却是冯子夫,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姐姐她们竟然都认识美男哥哥。

  皇甫凌峰约摸是也没有料到今天会遇见皇甫羽晴和冯惜音,脸上划过一抹不自然,不过既然被认出来了,他也就不要再刻意的回避什么,缓缓的回眸凝对上她们的眼睛,勉强挤出一抹浅笑:“这么巧--”

  目光在空气中交织,冯惜音站在原地怔愣数秒后,突然大步走到男人面前,面色肃然,一脸正色的凝对着男人的眼睛,低沉道:“你故意接近我的家人,究竟出于什么目的?”

  皇甫凌峰还从来没有见过女人如此凌厉的气势,怔愣的站在原地,好长时间未回过神来,他确实不能否认,自己是故意接近冯家的人,不过上次撞见冯老夫人生病的事情,确实纯属偶然,却也正好给了他一个光明正大的机会。

  “我只是……想尽量弥补一些。”皇甫凌峰变得语拙起来,在女人凌厉的目光下,好不容易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PS:现在已经一万七了,还差最后一章,再接再厉,俺继续爬去……()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