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着银白面具的紫衫男人低沉出声,站在他后侧那个戴着黑色面具的男子连忙恭敬屈身,同时低声应道:“是,宫主,属下这就去办。”

  眨眼的功夫,那个戴着黑色面具的男人便从树杆上消失了,而紫衫男子的眸光则依然凝望着那扇镂空木窗的方向,杀人无数,他还是头一次见到女人临死不屈的,而且还是个大腹便便的女人,脑子里浮现出她双手托着肚子追他的情形,给人的感觉既滑稽又可爱,想到这里男人岑冷的薄唇不由自主上扬,勾起一抹冷魅笑意。

  再一会儿,窗口那道熟悉的倩影不见了,屋里的烛火也暗了下去,紫衫男子眸光一暗,仰首凝向夜空,时辰确实不早了,他也该回去了。

  一撩衣摆,动作潇洒利落,如同行云流水般自然,男人施展轻功,欣长的身影很快失去了踪影,寂静的暗夜又恢复到平静。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日上三竿,皇甫羽晴才悠悠地起床,惜音进来传话:“王妃,夫人让丫鬟过来传话,让王妃到前院一起吃午饭。”

  “嗯,你先出去回个话,我洗漱收拾一下就过去。” 皇甫羽晴水眸划过一抹笑意,却见惜音一副欲言又止的为难表情,眸底的笑意渐缓褪去,缓缓走向她:“惜音,你是有话想对我说吗?”

  “嗯。”惜音点点头:“王妃,过来传话的丫鬟说,夫人特意交待让奴婢也一起去前院,奴婢担心夫人她……”

  闻言,皇甫羽晴眸底亦闪过一抹复杂,不过很快便恢复了自然神色,拍了拍惜音的肩膀轻笑道:“别担心,我娘就算是怀疑,也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听主子这么一说,惜音水眸一亮,挤出一抹难得笑容,轻柔出声:“王妃,奴婢去给你拿那件湖蓝色的裙子,把你打扮得漂亮点儿去见夫人。”

  惜音想着皇甫羽晴母女难得相聚,王妃此次回府还特意戴了些首饰,也是希望打扮得华贵些能够让爹娘安心。

  一番盥洗过后,皇甫羽晴换上那件湖蓝色的长裙,裙面是用金银丝线勾勒的杏花,裙摆上缀着几百粒的珍珠,清雅中不失逼人的贵气,外面披了件素白狐狸毛披风,分外夺目。

  铜镜里,女人如凝脂般白希干净的脸颊,吹弹可破,未施粉黛,却艳比桃花,美艳中不乏可爱的甜美气质,微微一笑,倾国倾城,让人移不开眼线。

  惜音和风灵瞬间看呆了眼,风灵忍不住脱口而出:“王妃好美,跟天仙似的。”

  “换做你俩穿上这身衣裳,也一样能美的跟天仙一样。”皇甫羽晴莞尔一笑,美目含春,梳成髻的墨发在耳际留了两缕,自然垂落,白玉珠花镶在发中,俏丽可人。

  她的话音一落,惜音和风灵都不禁红了脸,风灵红着小脸娇嗔道:“王妃这不是折煞奴婢吗?奴婢若长得真有王妃这么好看,肯定也能嫁个皇子……”

  风灵的话一出,一旁的惜音也忍不住掩嘴偷笑,紧接着开腔调侃道:“你这丫头还真不害臊,这样的话也说得出,赶明儿让王妃在邻国找个皇子把你嫁出去……”

  “呸呸呸,就算是皇子……那也得看本姑娘愿不愿意呢!”风灵小脸红到了脖子根,却是硬着嘴皮顶了回去。

  “哟,王妃,你倒是听见了,给她一点颜色,她这会儿还开起染房来了。”惜音笑望着皇甫羽晴,打趣着指向满脸通红的风灵:“人家皇子何等尊贵的身份,反倒要看她的脸色了似的。”

  “皇子身份尊贵又怎么了?本姑娘这双巧手还天下无双呢!”风灵伶牙俐齿的轻嗔道,面对惜音的调侃,小脸通红的她上前拽上皇甫羽晴的胳膊,撒娇的口吻接着出声:“王妃,你听听,惜音这丫头她故意欺负我。”

  “好了,好了,就你这张利嘴,谁还能欺负得了你?”皇甫羽晴戏谑的轻笑出声,赏了风灵一记白眼,拍拍她的小脑袋道:“我娘恐怕要等急了,咱们走吧!”

  听皇甫羽晴提到温诗韵,惜音唇角的笑意微微僵滞,眸底划过一抹纠结忐忑,不过却是什么话也没有说,跟在皇甫羽晴身后出了别苑,一行人说说笑笑的朝前院走去。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沿着青石小径走向将军府的前院,阳光和煦,金色的阳光洒向大地,让这深秋时节的凉风也变得不那么刺骨,晚秋的桔花迎风起舞,红黄白紫各种颜色,姹紫嫣红,别有一番风景。

  迈进偏厅,里面的人看起来已经等候多时,温诗韵看见女儿笑前迎了过来:“晴儿今儿这身衣裳好漂亮,看看这些珍珠圆润透泽,钉绣得如此细致精巧,恐怕价值不扉吧。”

  “娘,这身衣裳是太后娘娘送给女儿的,王爷还送了一件金缕衣给女儿呢,听说比这个更值钱。”皇甫羽晴轻松的笑应道,看着温诗韵喜笑颜开的模样,她知道娘听了这话心里一定乐开了花,女儿不禁有王爷宠着,还有太后娘娘的疼爱。

  “先坐下吃饭,吃完饭咱们娘俩再好好拉家常里短。”温诗韵托着女儿的手朝里,走到餐桌前坐下,此刻坐在桌前的还有皇甫凌峰和曹凤珏夫妇二人。

  曹凤珏可没有什么好脸色给皇甫羽晴看,黑沉着脸拿起筷子,不等其他人开动便已经先吃了起来,坐在她身旁的皇甫凌峰不禁皱了皱眉头,他这个媳妇是越来越没规矩,娘都还没有拿筷子,她就已经开吃了。

  “你到底懂不懂礼数?”皇甫凌峰冷睨向身旁的女人,压低嗓音斥责道,不过他倒也还算是顾全女人的颜面,音量小的只有他们俩人听得见,语气却是透着浓郁不悦。

  原本就窝了一肚子火的曹凤钰,面色顿时一僵,额间黑线跳跃,一言不发,啪的一声放下筷子,突如其来的一声响也将刚刚坐下的温诗韵和皇甫羽晴微微一惊,众人的眸光都不由自主的凝向曹凤珏的方向,女人脸上的表情倒是没什么变化,反而坐在她身侧的皇甫凌峰脸色显得极不自然,眸底划过一抹异色。

  “这又是怎么了?峰儿,你又怎么惹到你媳妇了……”温诗韵皱了皱眉头,原本她也是不想理会这事儿,可是曹凤珏就坐在自己对面的位置拉长着黑脸,就算她想假装没看见也难。

  另一侧,站在皇甫羽晴身后侍候的惜音水眸也划过一抹异色,看起来凌峰少爷和少夫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并不融洽,看见曹凤珏这样的态度对皇甫凌峰,也让她的心情莫名变得低落。

  “娘,不用管她,咱们吃饭。”皇甫凌峰心里也有些窝火了,虽是没有发作,不过脸色也沉了下来,拿起筷子开吃,不难看出其中含藏着负气的情绪。

  闻言,曹凤珏着实忍不住侧眸狠狠瞪了男人一眼,咬咬牙:“你以为这样说我就会气得吃不下饭?别做梦了,我既然嫁到了你们家,当然就不能委屈了自己,该吃该喝该用的,一样也休想少得了我的。”

  说完,女人亦拿起筷子,继续吃了起来,温诗韵皱了皱眉头,像这样的事情当然也不是第一次发生,她也差不多已经习惯了,杏眸侧睨向皇甫羽晴的方向,勉强挤出一抹浅笑:“晴儿,你也多吃点儿。”

  皇甫羽晴的眸光迅速回落到娘亲脸上,唇角同样扬起一抹浅笑:“好!娘你也多吃点儿,这道水晶南瓜蒸得不错,我夹给你。”

  见女儿如此体贴乖巧,温诗韵唇角的笑容也柔软的几分,眸光却是不自觉瞥向站在女人身后侍候着的惜音,似感觉到了老夫人的目光,惜音的小脑袋耷拉得更低了。

  就在这时,厨娘端着刚刚炖出来的石锅鸡汤入了屋子,嘴里念着:“烫烫烫,大伙儿快都靠着边儿让一让。”

  厨娘的力气很大,动作也显得有些粗鲁,端着石锅上桌后,人朝后退时胳膊肘儿朝后一甩,那只大手差点甩到惜音的肚皮上,那一瞬正好在温诗韵的眼皮子底下,妇人惊得脸都白了,脱口而出:“当心--”

  然黑子了。惜音也条件反射的朝后退了一步,所幸的是没发生意外,皇甫羽晴微微一怔,因为视线角度的问题,她压根儿就没有看见这一幕,此刻闻声回眸望向惜音,也忍不住关切的问了句:“惜音,你没事儿吧?没伤到你吧?”

  “奴婢没事儿。”惜音此刻竟有些脸红,因为温诗韵的这一声也让所有人的目光注意到她身上,其中包括皇甫凌峰在内,让她感到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原本黑沉着脸一声不吭吃着饭菜的曹凤珏,此刻杏眸深处划过一抹疑色,看温诗韵和皇甫羽晴都那么紧张那个丫鬟,着实让她心里很不痛快,但是这个细节更多的却是让她起了疑心,不过是个丫鬟,就算是让厨娘一不小心撞了一下又怎么了,竟让她们紧张成这样。

  温诗韵不经意暼间,似乎看出了曹凤珏眸底的疑惑,秀眉紧蹙,眸光闪过一丝精光,凝向厨娘低喝道:“平南王妃就坐在这儿,你上菜竟如此鲁莽,若是王妃肚子里的小世子有个好歹,就算你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

  “你……给我盛碗鸡汤。”曹凤珏淡淡的冷睨向冯惜音,语气不冷不热,漫不经心的模样就像是完全没有将这个小丫鬟放在眼角里。

  惜音眸光一惊,似没有料到曹凤珏会使唤自己,不过她只是个丫鬟,当然也不敢不从,却就在她刚刚迈出脚还没应声时,突然有一只柔荑伸出拦住了她的去路。

  皇甫羽晴几乎连头也未回,抬起手臂拦下了惜音的去路,清冷的水眸幽幽凝向曹凤珏的方向,淡淡出声:“惜音是本妃的贴身丫鬟,除了我……谁也没有资格使唤她。”。

  曹凤珏闻言,脸色气得一阵红一阵白,也同样毫不客气的顶了回去:“平南王妃竟然为了一个小小的丫鬟和自己的嫂嫂作对,说出去就不怕落人口舌?”

  “嫂嫂目无尊长,在将军府蛮横无理,难道也不怕落人口舌?本妃真的很想知道,曹大人和曹夫人知道这些后,脸上会是什么表情?”皇甫羽晴唇角勾起一抹冷魅,若说爹娘都处处让着这位曹大小姐,她可没那么好的脾气,不怕撕破脸,就这样直接将对方的短处揭了出来。

  皇甫羽晴清冷的嗓音透着冷冽锋芒,虽然声音不大,眸光却是也足以令曹凤珏不寒而栗,不等曹凤珏反击,又冷冷地接着道:“惜音是本妃的贴身丫鬟,平日里连王爷也不曾使唤过她,今儿回到府里,怎么反倒是要受嫂嫂的使唤了……哼!”

  “好金贵的丫鬟,就让你的主子拿你当宝贝一样守着吧!再怎么宝贝,也不过是贱花败柳的践人罢了。”曹凤珏气得小手啰嗦,在皇甫羽晴这里讨不到便宜,她的这口气也绝对咽不下去,恶狠狠的瞪向惜音,语气间不乏鄙夷与嘲讽。

  “嫂嫂若再是恶语伤人,就不要怪本妃不留情面了。”皇甫羽晴手里的筷子啪的一声落到桌案上,这一下也让原本怯怯耷拉着脑袋的惜音倏地抬眸,紧张的上前扶上主子的胳膊,声音小的跟蚊子似的--

  “王妃,求你不要为了奴婢和少夫人起冲突。”

  惜音突然上前阻拦,也让皇甫羽晴凌厉的面色柔软了几分,正打算就此作罢,不想曹凤珏竟然也一拍桌案,气鼓鼓的冲立起身子,秀眉高高挑起:“我今天还就不信邪了,想看看平南王妃要如何翻脸无情,仗着平南王的面子,是要把自己的亲嫂嫂就地正法了么?”

  曹凤珏之所以气势这么嚣张,当然也是吃准了皇甫羽晴不能拿她怎么样,不过是鸡毛蒜皮的事儿,就算皇甫羽晴贵为平南王妃也不能随意办了她!

  女人的出言挑衅,确实让皇甫羽晴不由皱紧了眉头,惜音紧张的再度握紧了女人的胳膊,柔荑却被皇甫羽晴不留痕迹的拨落下去,只见女人清冷的水眸凝盯向下巴微微扬起的曹凤珏,冷魅再度回到唇边:“本妃当然不能将你就地正法,不过……本妃却是可以让所有人知道,嫂嫂曾经做过的事儿,比起残花败柳似乎也桢洁不到哪里去。”

  皇甫羽晴云淡风轻冷冷丢出的这句话,就像一枚重磅炸弹似的,顿时让屋子时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曹凤珏脸色骤变,应该是没有想到事隔半年多后,皇甫羽晴还会再提起那件事情,而一直坐在她身旁未发一语的皇甫凌峰,此刻也黑沉着脸倏地起身,突然一把抓握上曹凤珏的纤臂,冷喝一声:“跟我回东厢别苑--”

  “你干什么?讨厌,捏痛我了……”曹凤珏痛呼出声,用尽全力狠狠地甩掉了男人的大掌,透着怒气的杏眸瞪向男人,在对视上男人眸底的阴霾那一刻,眸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惊慌失措,她心里当然明白,若是男人真动了怒,吃亏的必然是她自己。

  “我让你现在立刻就回东厢别苑……”皇甫凌峰低沉的嗓音逸出,平静的嗓音听不出半点涟漪,若是不看那张黑脸,任谁也不会觉得男人是生气了。

  皇甫羽晴没有吱声,坐在一旁的温诗韵似有些看不下去,无奈的叹了口气正想开口解围,却被皇甫羽晴暗下悄悄捏了一把,制止了她的意图。

  温诗韵睨向女儿的水眸,从皇甫羽晴的眸光她不难看出,女人是警告她这次一定要给曹凤珏一点颜色看,否则这个儿媳妇在皇甫府就要骑到公婆头上来了。

  “我偏不……”曹凤珏虽然有些心怵,却还是冲着男人高傲的扬起下巴,杏眸却是暗暗睨向婆婆温诗韵的方向,之所以还能如此强硬的态度,是因为她知道以温诗韵的性格,在这个时候一定是会站出来维护她这个媳妇的,可是这一回却是让她失望了,温诗韵就像没有看见这一幕似的,安静的坐在原位喝着热气腾腾的鸡汤。

  心底油升起一抹失落,夹杂着忿然不平的怒意,曹凤珏整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感到一股阴冷的劲风呼啸而来,啪的一声脆响,脸颊火辣辣烧起来的痛感,女人不能置信的瞪大眼睛,惊诧的望向面前的男人:“你……你竟敢打我?”

  “今天我若是再不狠狠教训你一番,就枉为人夫人子。”皇甫凌峰扬在空中的大掌缓缓落下,深邃的眸光闪过一丝诲暗戾气,也让曹凤珏的身子不由打了个寒颤。

  “回东厢--”男人冷冷丢下三个字,头也不回的走在前面,曹凤珏捂着脸颊,虽然心不甘情不愿,可是她却是也被男人突如其来的戾气给吓倒了,若是再不因东厢,心底也是发怵的。

  直至他们的脚步声再也听不见,皇甫羽晴和温诗韵才对望一眼,温诗韵不由又叹了口气,无奈出声:“我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呀!”

  “娘,为了那种人焦心不值得,往后任他们俩怎么闹去,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没看见就好了,你看看那女人之前还那么嚣张,一会儿不也老实的乖乖了么?她呀……就是贱骨头,你越是对她好,她反倒吃定了你似的,再这样下去,迟早你就得管她叫娘了。”皇甫羽晴秀眉紧蹙,娇嗔出声,娘的性格就是太过于善良,所以曹凤珏才没有将她这个婆婆放在眼里。

  “娘其实也懂你的意思,只是你们这些晚辈不懂我们的心,其实只要你们这些小俩口能够过得恩爱美满,我们也就满足了。如今娘对你倒是放心了,可是你哥他……”温诗韵又是一声轻叹,眸光看似不经意的从惜音身上一扫而过,虽然什么话也没有话,可是却能让人感觉到,其实她是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却难以启口。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月白的光华,冷如水,凉如冰。后花园晚菊的花瓣上,也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白霜,皇甫羽晴和娘亲聊了大半天,这会儿天黑了才缓缓踱步回别苑。

  “惜音也累了吧?”皇甫羽晴凝向身侧的惜音,唇角勾起一抹浅笑,从今儿下午她便能够感觉到,娘对惜音的态度比起以前又亲近了几分,而惜音虽然有些拘谨,可是慢慢地也能自如的和温诗韵攀谈几句。

  “奴婢不累。”惜音腼腆的笑了笑,她知道主子关心自己,从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一直照顾着她,她心底确实是由衷的感激,可却是嘴拙的表达不出来。

  “你和风灵都早点回房歇着吧。”皇甫羽晴莞尔一笑:“今儿我也倦了,回屋洗了就歇下。”

  “嗯。”惜音和风灵点点头,三人一齐进了别苑。

  当经过惜音和风灵住的那间屋门时,风灵不经意瞥间,水眸却是划过一道异色,惜音正打算推门入屋的瞬间,却是被风灵一把抓住了柔荑。

  “呃?”惜音疑惑的凝望向风灵,还未开口问出,只见风灵轻笑道:“你这个懒虫,还没给王妃打水自个儿就想先睡了……”

  皇甫羽晴眸底闪过一抹疑色,平日里不拘小节的风灵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家子气了?

  “也是,我先去烧水……”惜音难为情的红了脸,不好意思的笑着折返回来,又和风灵一起进了皇甫羽晴的房间。

  刚一进屋,只见风灵突然一手抓住她们一人的胳膊,声音得极低附在她们耳边说了句话,顿时皇甫羽晴和惜音面色骤变,惜音差点叫出声来,却被风灵极其敏捷的捂住了嘴。

  二人极其惊诧的望向风灵,风灵一脸认真模样,煞有其事的重重点了点头。

  PS:昨天出去办事回来得太晚了,所以欠下了各位五千字的巨债,今天的六千先更,那五千明天再还哈……素歌7号要去杭州参加言吧举办的年会,现在却是不仅一个字的存稿都木有,还欠了这么多字,无比囧!话说……你们想看哪位大神的玉照,俺到时候偷、拍回来贿赂你们哈!()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