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那两人旁若无人的亲昵,南宫龙夔深邃的眸光也越来越暗,南宫龙泽今夜的反应,似乎远远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仅仅才过了两日光景罢了,没想到他再面对苏舞竟无半点反应,着实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听闻四弟即将搬出宫去,本王下个月大婚之际,四弟可一定别忘了回来喝杯喜酒。”南宫龙夔低笑出声,直勾勾盯着男人的深邃鹰眸却是无半点笑意。

  “二哥大喜的好日子,为弟和晴儿一定不会忘记回来恭贺。”南宫龙泽回凝着男人的眸,唇角同样噙着浅笑,同时不忘侧眸望向皇甫羽晴,女人点点头 ,笑而不语。

  南宫龙泽有条不紊的应对,让南宫龙夔的内心顿时陷入冰窖之中,盯着男人的眸光又暗了几分,只见南宫龙泽说完话便将眸光又落到了皇甫羽晴身上人,温柔出声:“晴儿,你想吃什么?本王夹给你!”

  皇甫羽晴笑而不语,随手指向面前的菜,只见南宫龙泽体贴的夹送到她碗中,面色仿若三月桃花般温暖,能让堂堂平南王如此宠溺,此刻众人凝望向皇甫羽晴的眼神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的变化。苏贵妃漂亮的杏眸闪过一丝复杂,而南宫龙彦则是满意的频频点头。

  紧接着又有舞姬乐师助兴,苏贵妃也为博君一笑,也闻乐起舞,这也让皇甫羽晴能够有幸一睹苏贵妃的舞姿,虽然身子骨弱,可却丝毫不影响她优美的舞姿,苏贵妃的腰肢非常柔软,每一个动作都能做到极致,一曲下来,南宫彦率先鼓掌,众人也都跟着拍起了手。

  “爱妃好功底,不过这身子还未完全复原,还是多休息的好。”南宫彦体贴在伸出手,折返回男人身旁的苏贵妃将柔荑交付到他掌心。

  虽然殿内依旧歌舞升平,气氛融融,可是坐在位置上的南宫龙夔却似显得有些心不在蔫,哪怕是苏贵妃跳舞的那会儿,他也未瞥,只是静静地端着酒樽,空余却总是若有若无的飘向南宫龙泽和皇甫羽晴那双恩爱的人儿身上。

  南宫龙泽着实想不明白,皇甫羽晴究竟有何魔力,能够让南宫龙泽突然死心踏地的对她好,一脸温柔且不说,举止体贴,无微不至的照顾更是看得他心乱如麻,眼角的余光看见与南宫龙泽谈笑风生的皇甫羽晴,南宫龙夔莫名感受到女人从骨子里透出的强大吸引力,若说南宫龙泽之所以会放弃苏舞,似乎也不奇怪了。

  “晴儿,你多吃点儿,再多长一点肉就更好了--”男人低沉的嗓音在女人耳畔响起,同时一边给女人夹菜,其实此刻继续坐在这里,他也不过是为了应付父皇罢了,至于肚子早在贤淑宫的时候就已经填饱,现在也没有什么胃口。

  “为什么?”皇甫羽晴也显得有些心不在蔫的幽幽反问道。。

  “肉再多一些手感也会好一点儿。”男人凝盯着女人漫不经心的小脸,深邃的眸底突然划过一道精光,唇角勾起坏坏邪魅笑意,磁性的嗓音也多了一丝暧昧味道。

  南宫龙泽的这句话,让皇甫羽晴差点儿咬了舌头,她真后悔自己竟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来,若是换作正常点儿的思维,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这个。不过……从男人刚才的话里,她似乎又听出了几分端倪,难不成这男人也喜欢胸大臀肥的性感美人?

  “咳……没想到王爷也喜欢肉弹美女,只可惜臣妾天生就是那种吃不胖的,恐怕要让王爷失望了。”皇甫羽晴清了清喉咙,冷瞥男人一眼,淡淡道。

  闻言,南宫龙泽刚刚入嘴的一口酒“噗”的一声全数喷出,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也让众人的视线都望向这边,皇甫羽晴佯装体贴的抬起柔荑,覆上男人的后背一边轻拍一边轻柔出声:“就算是酒再好喝,王爷也不该急切成这样,又没人和你抢……”

  轻嗔声间不乏透着关切的温柔,却是让南宫龙泽的咳嗽声更加剧烈了些,坐在龙椅上的南宫彦也不禁皱眉摇头道:“老四,你怎么搞的?喝个酒也能急成这样,真是……”

  不过话说完,南宫彦的眸光便再度回落到殿内表演歌舞的宫娥身上,不再看儿子一眼。

  南宫龙泽的咳嗽也渐渐回复了正常,深邃的眸光却是倏地侧眸凝向身旁的女人,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看了很久,冒出一句话来,“本王突然想要你……”

  “呃……”皇甫羽晴水眸微怔,不过数秒便反应过来:“王爷兴致高昂,只是臣妾的身子却不方便,太医前几日不是和王爷提过吗?”

  “本王突然想要你……给我揉揉肩,爱妃刚才怎么想到那事儿上面去了,难不成是耐不住寂寞了?等再过几日身体调养好后,本王定好好疼疼你。”男人唇角的邪魅笑容突然无限扩大,眸光里闪烁的坏坏狡黠让皇甫羽晴脸颊一阵发热。

  “你……讨厌!”皇甫羽晴脸颊泛着微微红晕,轻嗔的模样带着娇羞,虽然佯装淡定自若,映入男人眼底却是风情万种。

  “咱们明日要搬出宫,今晚时辰也不早了,不如咱们向父皇辞行,先走一步如何?”南宫龙泽深邃的眸底倏地暗下,如妖孽般俊美绝伦的脸颊凑上前,鹰眸紧锁着皇甫羽晴的水眸,表情显得有些认真。

  “嗯。”皇甫羽晴点头,原本她也已经吃不下了,再则呆在这里多少还是有些拘谨,还是回华云宫到自己的地盘比较舒畅。

  “父皇,睛儿有些倦了,儿臣想先带她回去歇息。”南宫龙泽向南宫彦的方向请示。

  南宫彦闻声,将眸光投望向皇甫羽晴,只好看见皇甫羽晴抬手掩嘴打了个哈欠,于是缓缓点头:“也罢,晴儿如今身子重了,老四你得多体贴照顾些。”

  “儿臣明白,请父皇放心。”南宫龙泽恭敬的点头应声道,同时小心翼翼的搀扶起连连直打着哈欠的皇甫羽晴,眸光看似不经意的再度落到南宫龙夔的脸上,低沉道:“不知下个月二哥大喜的日子,打算请谁帮忙去迎亲?”

  “这个……当初四弟大婚之时是三弟去接的亲,本王也同样想请三弟帮忙,只是不知道介时三弟有没有时间?”南宫龙夔眼敛低垂,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只要二哥开口,我想三哥一定不会拒绝的。”南宫龙泽颔首微笑着点点头:“晴儿身怀六甲,为弟要带她早些回去歇息,今晚就不能陪二哥尽兴了。”

  “不碍事,还是四弟妹的身体要紧,咱们兄弟俩什么时候想喝再聚便是了。”南宫龙夔的话说得也同样委婉动听,兄弟二人今夜的和睦也算是彻底让南宫彦安了心,原本子嗣就不多,他唯一的希望就是这几个皇子能够和睦相处,多多的开枝散叶。

  南宫龙泽辞行,皇甫羽晴也随着欠身行礼,向大家一一告辞,眸光最后落在苏舞苍白的小脸上时,清澈的水眸划过一抹复杂异色。

  “苏姑娘,后会有期。”皇甫羽晴低柔的嗓音含藏着复杂的情绪,如果苏舞和杜大夫上次能够私奔成功,或许又是截然不同的命运,而眼下的形势,她也没有能力帮助到她,据她所知苏贵妃这一次是打算一直将苏舞留在宫里,直至大婚的前一日才放她出宫回出府待嫁。如此算来,苏舞若是再想离家出逃的可能性则更是大大降低了。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夜色朦胧,回到华云宫已经很晚了,可是因为明日要搬出宫的事情,南宫龙泽还有许多事情要吩咐交待,便让丫鬟侍候着皇甫羽晴先回寝宫歇息。

  皇甫羽晴还是入温池洗了个澡才回房,上好的沉香木床今日换了湖蓝色的幔帐,女人一眼就发现朱柱窗台边平日的摆设这一会儿功夫却是不见了,其中有铜珐琅嵌青玉瓶,还有青花白地瓷梅瓶、琦寿长春白石盆景、绿地套紫花琉漓瓶等精美瓷器。

  正疑惑之际,只闻门响传来几名丫鬟的声音,她们并未注意到已经从抄手游廊过来的皇甫羽晴,几人抬着离房门不远的那扇紫檀木嵌象牙花映日花纹屏风,便打算朝外走。

  “你们要把这些东西都搬到哪儿去?”皇甫羽晴不禁出声唤住了她们,丫鬟闻声转回头来,先请了安才回答女人的话。

  “回禀王妃,王爷让今晚把寝宫里能装的东西都先装上马车,赶明儿一早再让工匠来拆床。”

  皇甫羽晴闻言微微一怔,不过脑海里很快便回想起男人说过的话,离开了这张床,他在哪里也睡不安稳,看样子他是打算把这张床也搬出宫了。

  看来今夜男人也有的忙了,皇甫羽晴让丫鬟们继续忙去,自己便上床歇着了。

  夷暗今着。迷迷糊糊间睡着了,隐约好像听见男人回来的声音,接着便没有动静,大概是去洗澡了,皇甫羽晴困得紧,也没有睁开眼睛来看。()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