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括武德妃在内,也经常对这件金镂衣抱着幻想,可是奇怪的是南宫彦却未将这件衣裳送给任何人,年数久了,这件事情大家也都淡忘了,却是没有想到今天这件衣裳会穿在皇甫羽晴的身上。

  苏贵妃因为入宫的时间晚,所以并不清楚当年的事,不过对金镂衣这样的宝物,她倒也并非闻所未闻,还是听说过一些的。此刻她的眸光正在皇甫羽晴身上细细游移,似要将这件金镂衣的每一根丝线都记清楚似的,若是早知道皇上的龙阳宫里有这样的宝贝,这件金缕衣定然早就落入她的囊中了。

  两个人的视线都让皇甫羽晴感到一股迫人压力,依然保持着优雅仪态,浅浅的欠身行了礼:“臣妾还赶着去贤淑宫给母妃请安,就不打扰二位娘娘雅兴,先告辞了!”

  转身离去,依然能够感受到身后四道火辣辣的视线,皇甫羽晴只能心里暗暗庆幸自己很快就要离开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了。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皇甫羽晴没有想到,梅贤妃竟然也同样一眼便认出了那件金缕衣,不过倒是不同于苏贵妃和武德,梅贤妃眉眼间流露出一股淡淡笑意,淡淡道:“你是说……皇上把这件金镂衣赏给了泽儿?”

  “嗯,王爷又把它送给了臣妾。”皇甫羽晴点点头,小心翼翼的清冷眸光暗暗打量着梅贤妃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贤妃娘娘的心情不错,那自己今日看来也不会被念叨了。

  梅贤妃泛着精光的杏眸突然直勾勾的紧盯着皇甫羽晴的脸,清冷的嗓音比起往日也稍有柔软:“那日在殿上本宫就看出来了,二皇子这步棋走得确实高明,泽儿差一点就上了他的当,不过……泽儿这一次能够开窍,本宫猜得出其中必然也有你的功劳。”

  皇甫羽晴水眸闪过一抹光亮,她当然听得出梅贤妃这是在夸自己,清了清嗓子不自然的应道:“呃……臣妾确实是劝说了王爷几句,不过最重要的是王爷自己的领悟。”

  梅贤妃点点头,接着又出声了:“泽儿能有你做他的贤内助,也算是他的福气。”

  “多谢母妃赞誉,只是臣妾愧不敢当,比起母妃来,臣妾还有许多要学习的地方。”皇甫羽晴低垂眼敛,一副恭敬模样,轻柔出声。。

  “知道本宫那日为什么要在皇上面前提出让你们出宫的事吗?”梅贤妃突然话峰一转,杏眸深处划过一抹意味深长的锋芒。

  皇甫羽晴微微一怔,这个她倒是真没想明白,而且当时她也察觉到,就连南宫龙泽也显然十分意外,因为之前他曾经向梅贤妃提过出宫之事,却被她一口回绝。

  “臣妾愚钝,还请母妃明示。”皇甫羽晴低应道。

  “说到底,这件事本宫也是在帮你。”梅贤妃的语速突然慢了下来,意味深长的语气令皇甫羽晴眸底划过一抹疑色,只闻梅贤妃接着道:“关于泽儿和苏三小姐的事,本宫相信你也听到过不少流言蜚语,泽儿那孩子是一根筋,这一次二皇子和苏舞订婚的事情里,相信你也看出了几分端倪,本宫突然向皇上提出让你们搬出宫去,也是不想再生出事端,希望你们小俩口能够好好过日子。有你在泽儿身边辅佐,本宫还是更安心点。”

  皇甫羽晴听到这里顿时也明白了梅贤妃的用意,不过梅贤妃美言曰自己是在帮她,其实皇甫羽晴心里明白,说到底梅贤妃不过还是为了自己的儿子着想,自古红颜多祸水,她担心苏舞入宫后,南宫龙泽和南宫龙夔和关系会变得更加紧张,而梅贤妃心里其实对武氏还是有几分忌惮的,武德妃娘家的兄弟同样是手握重兵,而二皇子南宫龙夔也一直受到皇上的信任和重用,相较于长皇子南宫龙菁,他反倒更具有威胁。

  “母妃能够为臣妾着想,臣妾心里感激不尽。”皇甫羽晴还是客气的应了话。

  梅贤妃满意的点了点头,淡淡道:“想必你们明日就要搬出宫了,今儿晚上就在本宫这里用膳好了,一会儿本宫让人捎话过去,让泽儿睡醒后也过来。”

  皇甫羽晴眸底闪过一丝郁闷,梅贤妃的话却并非询问,而是命令,压根儿没有征求她意见的意思,自个儿便已经决定下来了,不过对方毕竟是长辈,皇甫羽晴也就咬咬牙忍了下来。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从贤淑宫用过晚膳回去,梅贤妃特意让人备了轿辇,还不忘望着皇甫羽晴隆起的肚子交待了几句,这才放他们小俩口离去。

  坐在轿辇里,皇甫羽晴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指,今日梅贤妃说出了让他们出宫的理由后,也让她原本高昂的兴致瞬间褪了个干净,好像让她变成了一个逃兵似的感觉,敌人来了,所以她就要撤走了。

  “怎么突然不说话了?”南宫龙泽睡了一天一夜,人也清醒了,侧凝向坐在身旁的女人。

  “说什么?该说的在你母妃那里已经说完了……”皇甫羽晴冷睨男人一眼,眸底突然划过一道精光:“知道你母妃为什么突然要放我们出宫吗?”

  “管她为什么,只要能出宫就成,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么?”南宫龙泽漫不经心的淡淡道,这个他倒是忘了问母妃,不过也并不关心这个问题,粗粝的大手突然一把扯开女人紧紧教缠的十指,这女人看起来像有心思?

  拽开女人的手,南宫龙泽突然注意到女人的柔荑洁白如瓷,光滑经腻,十指尖尖,如同雨后冒出的新笋一般细嫩,就连指甲盖也显得精巧可爱,指甲上用凤仙花汁涂抹了一层淡淡的粉色,清新亮丽,让人眼前一亮。

  虽然天天同睡在一张床上,可是南宫龙泽倒还真是第一次注意观察女人的柔荑,以前只是觉得特别小巧柔软,并未仔细看,突然觉得着实好看,竟让他有爱不释手的感觉,只想一直握在掌心里把玩。

  “母妃也看出了王爷对苏姑娘的心思,所以刻意提议让我们搬出宫去,大概是不想再看见王爷和二皇子发生冲突。”皇甫羽晴不留痕迹的将小手从男人掌心抽离,声音淡淡的。

  看的南宫龙泽一怔,随后又是一笑,性感薄唇微微扬起,淡淡道:“恐怕母妃是多虑了!”

  男人的反应倒是让皇甫羽晴有些意外,盯着南宫龙泽深邃的瞳仁看了好一会儿,水眸划过一抹精光:“难道……王爷不再为苏姑娘嫁给二皇子的事情生气了吗?”

  “生气又有什么用?父皇圣旨已下,此事已成定局,你觉得本王还应该继续为这种事情纠结吗?”南宫龙泽的语气很平静,唇角依然噙着笑,和皇甫羽晴印象中的男人,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女人心底油升起一抹疑惑,突然水眸一亮,抬手探向男人的额头。

  女人突如其来的动作,也让男人眸光微怔,不过下一秒便闻女人嘴里喃喃嘀咕着:“脑袋没有发热呀?他这是怎么了……”

  “女人,你不会是以为本王脑子发热,烧糊涂了吧?”南宫龙泽狭长半眯,眸光一暗,这女人的想像力还真是够丰富。

  皇甫羽晴冷白他一眼,淡淡道:“王爷若不是头脑发热,又怎么可能说出刚才那番话来。”

  “吃一堑,长一智,本王当然绝不可能被同一个人绊倒两次。”南宫龙泽淡淡一笑,唇角勾起的冷魅却是让皇甫羽晴水眸闪过一抹复杂,男人所指的应该是这一次被二皇子设计陷害的事儿,虽然已经化险为夷,却也让男人的头脑清醒不少。苏奇的皇。

  “看来王爷在龙阳宫的这两天没有白跪。”皇甫羽晴水眸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虽然男人对苏舞的反应突然淡了下来有些异常,可是她的心情却莫名好了点儿,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这大概就是做为女人的本能反应吧。

  “不过……这一次还真得感谢爱妃你,若不是你点醒本王,依着本王的性子这次恐怕就真的栽在二哥手里了,这回看不出本王落魄的下场,他该失望了!”南宫龙泽深邃的瞳仁突然变得更暗,唇角的邪魅笑容却是越漾越深。

  皇甫羽晴盯着男人的俊颜,清澈澄净的水眸也划过一抹异色,男人虽然笑着,可是眸底的那股森寒的冷意却是令人不寒而栗,仿若地狱里走出来的撒旦一般,俊美无铸,却又从骨子里让人感到一股寒意,女人心底不禁暗叹,这一次男人和二皇子的梁子算是真结下了。

  “明日真的就要出宫了,唉!竟感觉像做梦似的。”皇甫羽晴轻叹一口,淡淡道。

  “出了宫你就能见到你的那两个宝贝丫鬟了,本王看得出你心里对她们是惦念得紧。”南宫龙泽盯着女人的脸,眸光也渐渐点点柔和下来,大手突然再一次覆上女人的柔荑:“晴儿,本王这回也算是真看出了你的好,你是真心辅佐本王,日后本王也会加倍的对你好。”

  皇甫羽晴眸光微怔,男人这还是头一回当着她的面许诺什么,这个……能算做是对她许下的承诺吗?()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