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彦虽然也算风流多情,可是他这人也有一个特点,一旦喜欢上就会很专一,甚至痴迷,就像他年轻的时候曾经迷恋过温诗韵,就如他现在待苏贵妃,羡煞死旁人。

  南宫彦之所以会在这件事情上偏坦南宫龙泽,或许也正是因为他突然在儿子身上看见了自己的影子,对感情的那份执着倔强,如果他心里真的一直都未放下苏舞,而南宫龙夔也改变了主意,那他不妨就做一次月老,帮儿子圆了这个心愿 。

  其实男人三妻四妾也是很正常的,可是南宫彦却要顾忌到皇甫羽晴的心情,毕竟他们大婚也不过才半年而已,这么快就让南宫龙泽娶侧妃进门,也担心皇甫将军夫妇会有想法,最好的法子也就只有从皇甫羽晴这里着手,只要她能够识大体,事情也就相对变得简单多了。

  皇甫羽晴清澈的水眸平静无澜,让人看不出半点情愫,唇角微微扬起,清冷的嗓音淡淡的应道:“其实父皇心里早就已经有了主意,又何必还问臣妾的意思,这件事情臣妾没有任何意见 ,父皇和王爷怎么决定就怎么做好了。”

  她的回答让南宫彦眸光一亮,坐在女人身侧的南宫龙泽深邃的眸底却是划过一抹异样复杂,父皇刚才问话里的意思 已经再明显不过,这女人竟也一口答应了下来,给他的感觉确实有些怪怪的,心里漾起一股异样滋味。

  “朕就知道晴儿心思聪慧,善解人意,有你这样识大体的媳妇朕很高兴,日后老四若敢怠慢你,朕一定第一个饶不了他。”南宫彦苍劲醇厚的笑声扬起,满意的点头。

  南宫彦笑了,皇甫心晴也颔首微笑,唯有南宫龙泽却是笑不出来,深邃的鹰眸深深凝视着身侧的女人,他相信女人一定能够感受到他的注视,可是皇甫羽晴却始终没有回眸,只肯将自己绝美的侧面留给男人。

  “那晴儿就先在此谢过父皇了。关于细节的事情父皇和王爷商议就好了,臣妾绝无异议。”皇甫羽晴云淡风轻的笑着点点头,接着又道:“若是父皇没有其它吩咐,臣妾想先回去休息,如今身子重了,人也跟着愈来愈懒了。”

  “也好,你先回去休息,其它的事情朕和老四商议便成了。”南宫彦满意的低笑出声,允了女人的恳求,看着皇甫羽晴落落大方的行礼之后退了下去。

  南宫龙泽的目光同样一直凝望着女人的背影消失在玄关处,这女人一直到离开也未看他一眼,分明是心里不痛快。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皇甫羽晴坐在紫檀木椅上,专心致致的缝着手里的小鞋,虽然手艺不精,可是她也还是想亲手为肚子里的宝宝做点什么,闲来无事的时候就向宫里的丫鬟学女红,这双宝宝鞋就是她在男人出宫的这三天内做出来的。

  就在女人聚精会神做活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一把推开,传来砰的一声巨响,皇甫羽晴的手微微僵了一下,低垂的眼敛划过一抹异色,却依然是连头也未抬,手中的动作依旧。

  下一秒,南宫龙泽便已经冲到了女人面前,见女人对自己视若无睹,便一把从她手中夺过小鞋摔到地上,大掌紧接着一把拽上女人的胳膊,低沉磁性的嗓音幽幽扬起:“女人,你难道就没有话要对本王说吗?”

  皇甫羽晴清冷的水眸凝对上男人的眼睛,不留痕迹的将自己的胳膊从男人掌心挣脱,唇角微扬,唇角漾着似笑非笑的浅意:“王爷不会是在等着臣妾向你道喜吧?虽然臣妾愿意恭喜王爷如愿以偿,只是现在二皇子那边还没有考虑清楚,臣妾现在说这番话未免有些为时过早,所以还是请王爷再忍耐几日,该恭贺王爷的时候,臣妾一定第一时间为王爷贺喜。”

  明明是温婉的轻柔嗓音,可是听在南宫龙泽耳底却很不是滋味,他突然发现自己反倒更喜欢那个浑身是刺,说话不留情面的那个她。

  “本王指的并非是这件事,更何况……你也知道本王的性子,除非是她愿意,否则就算是圣旨下,本王也绝不会娶她。”南宫龙泽醇厚的嗓音愈显低沉,只是不等他的话说完,便被皇甫羽晴淡淡打断了。

  “王爷的事情自己决定就好了……”皇甫羽晴缓缓站起身,绕过男人的身体弯下腰去捡被他摔到地上的小鞋,只是当女人的腰弯到一半时,隆起的小腹似乎阻碍了她的动作,女人的手僵滞在空中,站在一旁的男人面色肃然的凝盯着她的身子,却也只是看着,并没有一丝要动手帮她的意思。。

  似感觉到男人的注视,仿若正在默默地看她的笑话似的,女人清澈的眸底闪过一抹倔强,皇甫羽晴暗吸一口气,让自己弯到一半的腰弯得再低一点,就差一点点,她一定可以做到,稍稍用力将腰再弯得深些,皇甫羽晴的手指已经触到地面的宝宝鞋了……

  “啊--”女人嘴里突然逸出一声痛呼,柔荑抚上后腰,脸上出现痛苦的表情,秀眉深蹙。

  突如其来的一幕把南宫龙泽也吓坏了,深邃的眸底划过一抹懊恼之色,修长的腿迅速上前,一把搂住女人的身体,低沉的嗓音绷得紧紧地:“你怎么了?来人,快去请太医--”

  “肚子,肚子痛--”皇甫羽晴水眸划过一抹痛色,大概是她刚才弯腰的那一会心中的气,所以动作幅度大了点,闪了自己的腰且不说,腹部也传来丝丝痛意,这也让她跟着紧张起来,唯恐孩子会有个闪失。

  南宫龙泽额间渗出了冷汗,短短数秒的功夫,他的后背已经全都汗湿了,一刻也不敢耽搁,抱着女人小心翼翼的将她平卧到床榻上,近乎咆哮的声音朝着房门的方向:“太医怎么还没到?赶紧再换人过去看看……”

  皇甫羽晴秀眉紧蹙,水眸不经意瞥望见一脸紧张正在咆哮的男人,水眸划过一丝复杂,覆在腹间的柔荑轻颤一下,此刻身体平躺在床榻上,腹部的痛楚感也随着减弱,这也让她安心不少。

  “王爷别喊了,臣妾已经好点了。”皇甫羽晴抬手抚额,用袖口拭去额头上渗出的冷汗,清冷的嗓音显得有些虚弱,刚才那一下着实也将她吓坏了。

  只是这个时候太医也已经赶到了,在门外微微颤颤的应了声:“微臣奉命来看平南王妃……”

  “还不快进来。从太医府到华云宫有那么远吗?磨蹭了这么长时间才到,若是王妃和肚子里的孩子有个好歹,本王饶不了你!”南宫龙泽冷喝一声,那太医已经进了匆匆进了屋。

  太医细细给皇甫羽晴号了脉,接着又是望闻看诊,最后小心翼翼地向男人欠身 道:“启禀王爷,王妃稍稍有些动了胎气,不过倒也碍不着事儿,微臣开几副安胎的方子给王妃服用,只要让王妃近日勿走动,多卧床休息便是。”

  “除了不要走动,还有什么要注意禁忌的?”南宫龙泽闻言,紧锁的眉头这才缓缓舒展开来,只是虚惊一场,只要她和孩子都好好的,他这心里也就踏实了。

  男人漫不经心的反问,却让太医的脸色反倒变得不自然起来,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在男人凌厉的目光下小心翼翼的出声了:“最好是一个月内不要行、房……”

  “你说什么?一个月……”男人刚刚舒展的眉头再次紧拧成团,粗粝的大掌一把提起太医的衣襟,原本个子就不高的老太医双脚顿时悬在了空中,吓得脸色惨白,连连道--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待微臣多开两副方子,半个月,半个月就可以了……”

  男人握在太医衣襟的大手缓缓松开,双脚蹭的落到地面让老太医抬起衣袖连连拭汗,刚才那一下差点吓得他魂都飞了。

  皇甫羽晴轻闭上眼,心里同样暗暗松了口气,没想到发生的小意外反倒帮了她大忙,起码有半个月的时间她都可以名正言顺的与男人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才于她而言无疑是件好事,只要一想到他和苏舞的事情,她就恨不得离他越远越好。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因为男人的命令,就连晚膳皇甫羽晴也是在床上吃的,还喝了太医的药,有丫鬟在房间里盯 着皇甫羽晴什么事也干不了,她干脆将屋子里的丫鬟打发了去--

  “你们都出去吧,本妃想一个人静一静。”

  丫鬟们却是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开离开,显然这一定是男人出门前吩咐过的。

  “你们现在连本妃的话也的了吗?都给我退出去!”皇甫羽晴清冷的嗓音和冷冽的眸光,这一次着实也吓倒了那些丫鬟,不敢不听,只能怯怯的退了下去。

  事喜上死。PS:这三千字码了俺两个小时呀,现在这龟速实在是无语,自己也忍不住想强烈鄙视自己……()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