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龙泽毫不掩饰的那股杀气极其骇人,也让皇甫羽晴原本怦怦乱跳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她没有兴趣再陪着南宫龙夔玩下去,冷不防突然挣开二皇子的束缚,迈着清冷的莲步走开,也没有看南宫龙泽一眼,旁若无人的继续回躺到她的吊床上,轻闭上眼,置身事外。

  两个男人中间少了个女人,紧张的气氛却依然没有得到缓解,只闻南宫龙夔鼻尖逸出一声挑衅的笑哼,挑高了眉,凝望着眼前气势汹汹的男人,语气同样透着强势:“死!?本王的这条命除了父皇,谁也没有权利敢拿走,四弟奉父皇之命出宫去寻本王的未婚妻,可是寻到了人不仅未捎回只字片语,反倒是孤身在宫外多逗留了两日,这其中细节恐怕四弟自己也难以启口吧?且不论苏三小姐的名节不保,就算是本王……也因此面丧失颜面!”

  南宫龙夔字句铿锵,南宫龙泽眸底的神色错综复杂,数秒后咬着牙冷冷道:“只要二哥取消这门婚事,所切问题自然就迎刃而解,二哥也不会丢了颜面。”

  眉目一冷,南宫龙夔倒是没有想到南宫龙泽倒是一点儿也不加掩饰,眸角的余光漫不经心的瞥向旁边吊床上的皇甫羽晴,唇角微勾,意味深长的低沉道:“听起来四弟倒像是更迫不及待的希望本王能够取消这门婚事,难不成……你这么着急想接手本王不要的女人吗?”

  对于南宫龙泽而言,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挑衅他的底线,男人深邃幽黑的冷眸里刹那之间划过一抹疯狂又强烈的黯芒,整个人绷紧得如一头嗜血的猎豹,气氛里的火药味儿相当浓郁,仿若一触即发。

  男人之间的对话,躺在吊床上闭着眼睛假寐的皇甫羽晴同样听得一清二楚,紧揪的心又是一阵抽搐,和男人曾经约定过,等他娶心爱的女人进门的时候,她会将平南王妃的位置让贤,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天竟来的如此快,唇角勾起一抹冷魅自嘲,女人依然闭着眼,面色平静如水,内心说服自己淡然的接受这一切。

  “来人!把他给本王绑起来……”南宫龙泽冷睨男人一眼,冷峻的面孔染满了冰霜,毫不客气的下令道,在他的地盘上轻薄他的女人,还出言不逊,摆明了就要是和他作对。

  男人的声音落下,只见嵇禄和另一名身手不凡的侍卫便倏地窜身而出,南宫龙夔眸底划过一道异色,显然也没有想到南宫龙泽竟真的敢动手,匆匆出手防御,只是他的武功修为实属一般,十几个回合下来便明显败了下风,过招之人显然并不在乎他的身份,只是听命于自己的主子罢了,南宫龙夔最终还是落在了他们手里。

  让人当着南宫龙泽的面将自己绑了起来,南宫龙夔眸底一抹精光闪过,淡定地放弃了挣扎和抵抗,漫不经心地看着自己被五花大绑的身体,镇定自若的轻笑出声:“四弟身为将领,却是知法犯法,私押本王是什么罪名,你心里应该很清楚。”

  像南宫龙夔这种身份尊贵的男人,哪怕就算是在危难关头,也会隐藏心底的真实想法,不让自己有失体面,维护优雅高贵的气质。

  “本王当然清楚,更不会知法犯法,一不会私押你,二不会对你动私刑,本王只是要把你交给父皇处置罢了。”南宫龙泽唇角勾起冷魅浅笑,眸光却是冷冽得紧。

  说完,南宫龙泽危险地眯了眯眼睛,野狼似的双眼带着讽刺的睨了南宫龙夔一眼,继续道:“本王倒是要看看父皇要如何处置你这个好色之徒。”

  南宫龙夔眸底划过一抹异色,心里暗暗倒吸一口凉气,不过面上却依然佯装镇定,冷哼一声:“本王也正要见父皇,把你干的窘事都说出来,让父皇来评理,到底是谁更出格。”

  他的话着实又惹得南宫龙泽一阵恼火,紧捏成拳的大掌骨节咯咯作响,凛冽地低喝出声:“先把他押到父皇那儿去,本王随后就到!”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一阵风声从侧面呼啸而来,皇甫羽晴虽然没有睁开眼,心里却是暗道一声糟糕,还不等她睁开眼睛看清楚,只觉得一股寒流从脚底瞬间窜过脊背,她整个人落入一道有力的臂弯里,身体倏地悬在空中,最后落进男人怀里。

  “你要干什么,放我下来!”皇甫羽晴拳打脚踢的奋力挣扎。看晴本缚。

  男人黑着脸紧了紧她的腰肢儿,将她拽进怀中抱得比刚才更紧,鹰隼凛冽的眸子微微一敛,冷峻无比的脸上忽地闪过一抹狡黠阴毒的神色来,声音里充满了威严:“本王出门才几日,你这就反了天!”

  皇甫羽晴面无表情,冷冷清了清嗓子,才清冷出声:“反正臣妾不论怎么说都是错,所以臣妾也不想解释,王爷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女人淡淡的语气,冷冷的口吻,让男人深邃的眸光倏地一暗,皇甫羽晴只感觉后腰被男人的手臂圈得更紧,娇小的身躯完全挤入男人强而有力的结实胸膛里。

  男人强势霸道的力度将她圈在怀里,眸底的怒火狂飙,冰冷的嗓音带着愤怒的沙哑:“你现在这是什么态度?对本王你连最起码的解释也不屑于了吗?”

  男人紧箍的手臂和眸光里闪烁的腥红怒火,让皇甫羽晴的脸色和眸光变得更加平静清冷,她知道自己挣不脱男人的怀抱,也不再抵抗,却也一言不发,只是用清澈澄净的平静眸光静静地注视着男人镌刻冷毅的俊颜。

  莫名,女人清冷平静地眼神却是让男人内心一阵发慌,喉咙不规则的上下滚动,冷冽阴霾的面孔不禁低俯几分,蓦然在女人眼前放得更大,突然那冰凉的薄嘴就这样狠狠地噙上女人樱红柔软的唇瓣,舌尖儿更是迫不及待的探入她的丁香小口,灵舌碾转反侧,肆虐狂热的吮吻着她的甜美馨香。

  这突如其来的吻着实让皇甫羽晴有些意外,大脑瞬间懵了,整个一片空白,差点连呼吸也忘记,直至小脸儿憋得通红,她才发现自己摒住了鼻息。

  好不容易结束这个吻,女人脸上泛起一片潮红,清冷的水眸深处漾起几分恼意,不过这凭生出来的其它情愫却是让男人的脸色好看了点儿,他讨厌女人面对他时脸上的那抹清冷,和眸底那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色,这种感觉令他很不舒服。

  “很好!等本王收拾了那个色胚,回头再和你算帐。”南宫龙泽盯着女人的眼睛,一字一句说得极其用力,仿若是要让女人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楚似的。

  说完,男人缓缓放下皇甫羽晴,就算女人此刻面上依然佯装淡定,依然掩不住脸颊泛起的潮红,听着男人留给自己的警告,感受着身体被他放落到地面,皇甫羽晴抿着嘴一言不发,直至男人转身高去,欣长挺拔的高大背影消失在拐角处,她紧绷的身子才缓缓的放松下来。

  等她平静下来,脑子里不禁想到这两个男人之间的事,不知他们究竟会在南宫彦面前闹哪样?还有苏舞……她真的和南宫龙泽独处了两天两夜吗?

  皇甫羽晴就一个人坐在庭院里也不知呆了多久,突然有宫人进来通传:“皇上请平南王妃去龙阳宫一趟,请平南王妃现在就跟着奴才过去。”

  女人微微一怔,不过很快她便意识到是什么事儿?南宫龙泽和南宫龙夔兄弟之间的这一场争斗准备的说是因苏舞而起,可是和她也脱不了干系,皇上叫她过去自然是对质。

  “臣妾这就跟公公走一趟。”皇甫羽晴点点头,紧随公公身后出了殿门。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龙阳宫前的莲花池,轻风微漾着水面,细碎的金色阳光铺洒在上,深秋的睡莲也随风轻轻摇荡,水间日影,碧莲清香,皇甫羽晴却感到到一丝凉意。。

  迈步进了殿门,一眼便看见殿内面色同样铁黑的三人,南宫龙泽和南宫龙夔兄弟二人显得反目成仇,而坐在龙椅上的南宫彦脸色也同样难看之极,看着两个儿子竟然闹到这般田地,着实让他气得不轻。

  “臣妾参见父皇。”皇甫羽晴上前恭敬的欠身行礼。

  “免礼。来人,给平南王妃看坐。晴儿你先坐会儿,等朕先把前一桩事理顺了再来问你。”南宫彦皱着眉头低沉道,皇甫羽晴挺着大肚,他也得体恤儿媳的辛苦才是。

  “臣妾遵命。”皇甫羽晴安静的坐到一边,对另一侧男人射来的灼热视线视而无睹。

  南宫龙泽深邃的眸底划过一抹不悦,醇厚的嗓音低沉逸出:“父皇叫人带她来做什么?儿臣说的话难道你还不信吗?”

  另一侧对峙不下的南宫龙夔也出声了,冷冷道:“儿臣也已经说过了,是四弟不讲道义在先,儿臣不过是以牙还牙罢了。”()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