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羽晴眸底划过一抹疑色,当男人提到苏舞的时候,她从他的眸底压根看不见任何爱意,她敢用颈上人头来赌,这个男人根本就不爱苏舞,可是他为什么却又坚持一定要娶她呢?这一点确实让她感到怀疑。

  “人各有志,既然二皇子执意,那臣妾也无话可说。”皇甫羽晴淡淡点头,绕过男人的身体,头也不回的离去。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三天过去,南宫龙泽依然没有出现,皇甫羽晴努力让自己的脑子不要想那个人,她每天的生活依然很有规律,偶尔会去慈心宫看看太后娘娘。

  躺在苍树下的吊床里,闭着眼睛佯装惬意的享受晨风的轻拂,脑子却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家人,娘已经很些日子没有入宫来看她了,不知是不是忙着在家里赶制绣品,她记得上次母亲曾经答应过皇后娘娘,说要赶制一副绣缎送给她,想到这儿,皇甫羽晴不禁眉心微蹙。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丫鬟的急促的声音:“王妃,二皇子在殿外要见王爷。”

  “王爷不在宫里的事你也知道,就不知道回了二皇子么?”皇甫羽晴云淡风轻的应道。

  “奴婢说了,可是二皇子……”丫鬟的话还说完,突然倏然而止,似感觉到了什么,皇甫羽晴这才缓缓睁开水眸,却看见南宫龙夔不知何时几乎已经走到了她的跟前,前来传话的丫鬟完全傻了眼,张大嘴巴却是未发出半个音来。

  “二皇子怎么就这样进来了,难道不觉得这样做很冒昧么?”皇甫羽晴皱紧眉头,声音瞬间变得清冷下来,人也缓缓从吊床里起身,对于扰了自己清静的男人,让她有些反感。

  让她他要。“四弟还没有回宫?”南宫龙夔俊美斯文的轮廓凭增几分冷毅,深邃的眸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疑色,凝望着皇甫羽晴缓缓站立在自己面前的纤盈身体。

  “二皇子刚才应该也听见臣妾和丫鬟的对话了,王爷不在宫里,这个臣妾没有必要骗你。”皇甫羽晴淡淡的道,心里却不由自主的揣测着南宫龙夔的来意。

  南宫龙夔眸底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异色,低垂眼敛沉思数秒,再度抬眸对视上皇甫羽晴的眼睛,唇角轻启:“平南王妃可知道,其实四弟早在两天前就已经找到了苏舞,可是他不仅没有消息捎回来,就连自己也未回宫,不知你听到这个消息,心中做何感想……”

  皇甫羽晴心尖微微一颤,面色却依然平静如水,水眸清冷的凝望着眼前的男人,淡淡道:“王爷没有回宫自然有他的道理,臣妾心里没有任何想法。倒是二皇子,急匆匆的上华云宫,难道就只是为了这么一件小事吗?”

  南宫龙夔眸光一暗,狭眸几乎眯成一条线,直勾勾的凝盯着皇甫羽晴的同时,长腿突然朝前向着女人迈出一大步,瞬间拉近了与皇甫羽晴之间的距离,一阵微风吹过,女人身上的淡淡馨香随风钻入男人鼻底,男人深邃的眸光微微一怔,很快便恢复了自然。

  “平南王妃当真只觉得这是件小事?本王却没有办法如此大度……”南宫龙夔森冷的嗓音幽幽道:“苏舞是本王未过门的妻子,这门婚事早在几天前本王就已经和苏家定了下来,如今她却和四弟朝夕相处了两天两夜,平南王妃却还觉得这是件小事?若是如此,那也就是在告诉本王,如若我们俩个独处两天两夜也只是件小事而已了……”

  明显感觉到男人身上透出的危险戾气,皇甫羽晴的脚步不由自主的朝后,却只见男人脸上一沉,突然长臂一勾,强行将女人搂进自己怀中,皇甫羽晴又惊又气,一边挣扎的同时怒吼出声:“二皇子休得放肆!放开我……”

  女人青丝间逸出的清香逸入男人呼吸里,南宫龙夔欣长高大的身体微微一僵,不过很快便回过神来,依然环抱着女人,低沉的嗓音在女人耳根漾起:“这会儿你也知道放肆了?或许四弟和苏舞之间做的远远不止这些……”

  “住口!不许你再胡说……”皇甫羽晴抬起柔荑,挥向男人的俊颜,小手却在下一秒被男人轻松拦截在半空,细腻的柔荑被男人的大掌包裹在掌心,气氛似乎突然变得暧昧不清起来。

  南宫龙夔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对这个挺着大肚的女人有了反应,最重要的是这个女人还是自己的弟妹,他压根儿就不可能会动心的女人。

  就在这会儿,突然一声凌厉的冷喝声从身后传来:“放开她!”

  南宫龙泽几乎是从牙缝儿里迸出来的这一声,这声厉吼夹带着狂肆的风暴席卷而至,刚刚回宫便看见让他额头青筋这暴鼓的一幕,男人深邃的鹰眸如炬,死死地盯着回头凝望向自己的南宫龙夔,眸光几乎快喷出火来。

  南宫龙夔见到男人,眸光先是一怔,很快便带着挑衅的冷意同样凝对着他,没想到四弟回来的还真是时候,让他看见这一幕也算是对他一记小小的惩罚,让他知道这世上有些事情是万万不能做的。

  皇甫羽晴看见男人的那刻,心情也变得更加复杂,可是当她看清男人面向自己的方向投来的那抹鄙夷和嫌弃的眼神时,如同被人从头顶泼下一盆冷水,心顿时也凉了。

  一时间,空气直接凝结,宫人奴婢们个个也都不敢直视,浑身散发着阴冷肃杀气息的男人朝着对面一步步逼近,高大俊挺的身姿也从骨子里透着寒意,深邃的五官在阳光下也能让人感到阴沉,锐利的鹰眸深处除了冰刺般的冷冽外,便再让人看不见任何情愫,男人粗粝的大手紧攥成拳,如同暗夜里走出来的撒旦般森寒。

  南宫龙泽走到距离二人仅半步的位置停下了脚步,传递过来的压迫感却同如同巨石滚落般敲打在人的心上,此刻的男人就像一只狂猛的野兽般让人感到惧意。

  随着男人的目光,皇甫羽晴电光火石刹那间突然回过神来,注意到自己依然还在南宫龙夔的怀中,刚才从南宫龙泽出现到现在,她压根儿就只觉得大脑缺痒,半天回不过神来,这时反应过来却更是怔愣在原地没有动作。

  皇甫羽晴自己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明明不喜欢南宫龙夔的触碰,也知道这个时候是自己挣开他的好时机,可是她反倒没了动静,脑子里回荡的全是南宫龙夔之前提及的消息,其实南宫龙泽早上两天前就已经找到了苏三小姐,可是他却是到现在才回来,两天的时间不长,可是却也不短,足够发生任何事情。

  皇甫羽晴对视上男人的眼睛,心跳却也不由自主的加速跳动,她能看得出男人此刻从头到脚都冒着青烟,怒火已经将他整个人都点燃了。

  若说南宫龙泽刚进来时看见的是南宫龙夔强行非礼女人,可是这时候他看见的却是女人心甘情愿和那男人贴在一起,脸色不禁更加阴深黑沉,心底不禁暗咒这个该死的女人,未免也太会勾搭男人了,把三哥迷得昏头转向,现在竟然又和二哥搅和到了一起。

  “二哥若是还想留着这只手,本王劝你现在就松开她……”南宫龙泽的隐忍已经到了极致,看见他男人揽着她,他只感觉自己心里燃烧的那团火就快要爆掉,哪怕对方是他的亲皇兄,也不能随便碰他的女人。

  一想到这儿,男人的那股火儿就压抑不住,心也越发狂躁,如果不是因为念及手足之情,他紧捏的拳头早就挥舞上去了。

  男人铁青的冷毅面孔,透着无以伦比的威压,不禁让南宫龙夔深邃的眸光微暗,身体也瞬间更加僵直,只见他的手依然落在皇甫羽晴的肩膀上,相较于南宫龙泽的反应,他更好奇的是女人此刻的态度,先前还挣扎反抗的平南王妃,在南宫龙泽出现后反倒安静了,而且无声无息,倒更像是配合着他似的。

  “四弟和本王的女人独处了两天两夜也没有半个字的交待,本王这会儿和弟妹只是稍稍亲近了些,四弟便厉言相逼,这样的道理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呀!”南宫龙夔唇角勾起一抹冷魅浅笑,声音却是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他的话不疾不缓的冷冷丢出,让原本怒气冲天的南宫龙泽眸光微怔,划过一抹复杂,皇甫羽晴从男人的神色不难看出,南宫龙夔的话确实是真的。。

  南宫龙夔唇角的冷魅漾得更深,浅浅地眯起眼,搁在女人肩膀上的大手饶有意味的轻拍两下,淡淡道:“平南王妃也听见了,既是如此,本王也邀你到祥云宫小住两日如何?”

  无耻,不要脸!

  皇甫羽晴在心里暗骂,不过话却还未说出口,就在这里一声喷火似的暴喝声传来,耳边仿若刮起一阵狂肆风浪,南宫龙泽冷冽的声音几乎能让人骨头都泛起寒意--

  “谁敢打她的主意都得死!”()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