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男人的声音很冷,可是皇甫羽晴却莫名感到心头一暖,南宫龙泽的出现,让她原本悬着的心也瞬间变得踏实,对于他的漠然她视若无睹,破天荒的主动上前挽上男人的胳膊,激动的声音透着惊喜:“你到底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太不可思议了……”

  当女人的柔荑挽上南宫龙泽胳膊的那瞬,男人深邃的眸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异色,不过面色却依然保持着之前的淡漠冷然,低沉出声:“先离开这里再说!”

  说话的同时,男人粗粝的大掌已经握上女人的柔荑,欲拉她朝外走去,皇甫羽晴先是欣喜,可是在跟着男人朝外走了几步后,似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眸底闪过一抹复杂异色,下一秒突然用力甩开男人的手,低沉出声:“不,我不能跟你走!”

  南宫龙泽当场就愣了,这女人脑子坏了吗?刚才看见他来救她还喜形于色,现在怎么又突然改变主意不跟他走。

  “你想留在这里等死吗?”南宫龙泽生硬的语气冷冷道,犀利的眸光直射向女人,搞不懂她那颗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

  “我不会死!”皇甫羽晴故作轻松的耸耸肩膀,唇角勾起一抹漂亮的弧度:“因为我这条命皇后娘娘还未看在眼里,她想要的是王爷手里的两旗兵权,而不是臣妾的这条贱命。”

  她这话一出,南宫龙泽深邃的鹰眸骤然暗沉下去,嗓音更加低沉沙哑:“你是从哪里听到了什么风声吗?”

  “皇后娘娘看样子是打算将王爷维护臣妾出宫之事闹大,想让皇上因此收回王爷手中的兵权。想必是这一次王爷与太子兵戎相见之事,引起了皇后娘娘和太子的警觉,若是不削弱王爷手中的兵权,他们恐怕是日夜难安。”皇甫羽晴凝对着男人的眼睛,平静的叙述事实。

  南宫龙泽眸光又是一紧,缓缓低垂眼眸,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似的,虽然之前他就预测到自己的举动极有可能引起南宫龙菁和皇后的警惕,只是没有想到他们这么快就会有所行动,还有一个疑点,那就是……他们母子怎么会知道皇甫羽晴女扮男装出宫的事情?

  想到这儿,南宫龙泽再度抬起眼敛,对视上皇甫羽晴的水眸:“皇后又是怎么会知道你冒充侍卫出宫的事儿?”

  “这个我也一直都未想明白,难道是有人向她告的密?”皇甫羽晴此刻更确定男人不可能说出这个秘密,唯一能够解释的便是南宫龙泽身边的亲信向皇后告了密。

  她这话一出,南宫龙泽的眉头也不禁皱起,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都是他身边的亲信。按照常理说是不可能背叛他的,不如这世上没有完全绝对的事情,如果真是他身边人干的,那他也得提高警惕更加小心行事了。

  “若是让本王查出来是谁告的密,绝对轻饶不了他!”南宫龙泽喃喃道,低沉间透着戾气,像是对皇甫羽晴说的,更像是对自己在说。

  “既然皇后娘娘已经打好了如意算盘,臣妾觉得……王爷不妨将计就计。”皇甫羽晴清澈的水眸闪过一抹狡黠精光,低缓的语气透出几分俏皮味道。

  “你的意思是……”南宫龙泽深邃的眸底亦划过一抹精光,从女人灵动狡黠的眼神里,他似乎看到了几分坏坏笑意。

  皇甫羽晴凑到男人耳边,压低声音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南宫龙泽听着听着,眸光越来越暗沉,脸上的表情错综复杂的变化,他倒是真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的小脑袋还能想到这样的鬼主意,看来皇后娘娘的如意算盘是要落空了。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天刚朦朦亮,外面传来吵杂的脚步声将睡意惺松的皇甫羽晴吵醒,她好像才刚刚睡了没多久,看来南宫龙泽的速度倒是挺利索。

  墙门滑动的声音传来,皇甫羽晴蜷窝在稻草堆上没有动弹分毫,光线越来越亮,墙壁的暗门完全打开,御前侍卫洪亮的声音逸入耳底:“皇上,平南王妃真的被关在这里。”

  “岂由此理!”南宫彦苍劲的脸颊微微抽搐着,没有想到皇后竟敢私自将平南王妃关押在此,如此阴暗潮湿的地方,更何况皇甫羽晴如今还怀着身孕。

  南宫龙泽的身影很快便出现在密室,眨眼的功夫便奔到了皇甫羽晴的身边,一把打横抱起佯装虚弱的女人,急切出声:“晴儿,你没事吧!”

  密室的光线很暗,男人更是背对着暗门的方向,南宫彦一行根本就看不见皇甫羽晴的脸色,女人仰面冲着南宫龙泽俏皮的眨了眨眼,没想到这男人演起戏来也蛮逼真嘛,不知情的人看了,还真以为他平南王有多在乎她呢!

  “王爷,你总算来了,臣妾好怕。”皇甫羽晴楚楚可怜的细柔嗓音在空气中逸散开来,南宫龙泽高大的身躯不禁微微一僵,站在门口的南宫彦的脸色这一刻更难看了。

  “来人,传皇后到殿内等着朕。”南宫彦低沉的嗓音透着浓郁戾气,关于皇后的传闻他或多或少也听过一些,只是没有想到她的胆子竟然会大到如此程度,竟然连怀着身孕的平南王妃也不放过,简直是太过份了。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张皇后万万没有想到一夜的功夫就已经变了样,天还不亮皇上就带着人闯进凤央宫,单刀直入的捣向那间地下密室,不仅找到了皇甫羽晴,也让她完全陷入了被动。

  还是第一次站在殿下任人审视,南宫彦眸底的怒意显而易见,低喝出声:“朕接到密报说皇后关押了平南王妃,老实说这个消息朕一开始就没相信,不过事关重大,朕只好试一试,没有想到皇后竟然真的做出这种事情。”

  张皇后早就吓得脸色惨白,不过她也十分清楚,越是在这样的时候,她越要保持冷静的状态,而且她刚才过来这里之前,已经吩咐贴身丫鬟去给太子通风报信,她相信南宫龙菁得到消息,会知道该如何处理,眼下她只要淡定的先应付着就好。

  “皇上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臣妾确实关押了平南王妃不假,可是皇上为什么不问臣妾为什么要这样做?平南王妃为主不尊,无视宫中的规矩,带着丫鬟假扮侍卫偷溜出宫,平南王知法犯法,对平南王妃的举动不仅不罚,还仗着手中的兵权以下犯上。”张皇后深吸一口气,壮着胆子对视上南宫彦怒意汹汹的眸光,面色平静,有条不紊的细细道。

  南宫彦深邃的眸光似发生了一点点变化,顺睨向南宫龙泽和皇甫羽晴的方向,此刻皇甫羽晴已经躺在侧边的椅榻歇息,也有太医正在细细地为她号脉诊断。

  南宫龙泽闻言,迈出一步到殿内冷冷回应了张皇后的话:“儿臣知道母后还在为儿臣没有答应皇兄的事儿而恼怒,只是儿臣怎么也没有想到,母后竟然会迁怒到晴儿身上,眼下晴儿还怀着身孕,地下密室那样的环境若是孩子有个好歹,母后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他的话一说,南宫彦是越来越糊涂,双方各持一词,他到底该信谁的话?如果他没有听错的话,刚才太子似乎也被牵扯了进来,事情是越说越复杂。

  “晴儿,你能说话吗?朕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南宫彦的眸光投望向皇甫羽晴。

  “父皇尽管问,臣妾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皇甫羽晴轻柔虚弱的声音传来。

  “皇后娘娘是如何把你关押到地下密室的,你从头到尾如实说来。”南宫彦的语气显然缓和了许多,似不想吓坏这个刚从惊恐中醒来的美人儿。激一南动。

  皇甫羽晴低垂眸敛,眸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看见众人眼底的怜悯,她真的有点忍不住想笑,虽然地下密室的环境是差了点儿,但她的身子也不至于那么娇贵,区区一天一夜还算不得什么。

  不过,眼下既然是在演戏,那她当然就得按着原本设计好的套路走,楚楚可怜的耷拉着脑袋,轻柔应答:“臣妾认识那个人,是母后身边的安公公,是他带着几个人把臣妾抓来的,当时安公公把臣妾敲晕了,臣妾再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那间密室里。”

  南宫彦的眸光倏地暗沉下来,不论张皇后和南宫龙泽谁的话是真,皇甫羽晴被皇后的人抓来的事实是无法改变的。

  “皇后,私下关押平南王妃,你可知罪!”南宫彦透着冷芒的鹰眸直逼向张皇后。

  张皇后身子微微一颤,恭敬的点头应声:“臣妾知罪。可是……平南王妃带着丫鬟假扮侍卫私自出宫,难道就没有错没?平南王仗着手中兵权胁持太子,难道也没有错吗?臣妾犯错愿意接受惩罚,只是希望皇上能够明察秋毫,不偏袒任何人。”。

  张皇后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也就是希望皇上能够同罚南宫龙泽和皇甫羽晴,南宫彦若有所思,深邃的瞳仁变得更加黯淡,也就在这时,南宫龙泽双手抱拳也再度出声--()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