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羽晴心情莫名变得激动起来,这还是肚子里的小家伙第一次和她有互动,不过他此时此刻踢她的目的,不会是因为饿了吧?

  再饿也不能饿孩子,就算她可以不吃,肚子里的那一位也要吃呀!皇甫羽晴转念一想,惜音和风灵指不定也一样还挨着饿,她倒不如先去趟御膳房,喂饱自己和肚子里的宝贝,然后再顺便给惜音和风灵找点吃的捎过去。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皇甫羽晴很轻松的避开了宫人婢女和侍卫,从华云宫溜了出去,迈出了殿门莫名觉得外面的空气也变得新鲜起来,胸口不再那么压抑。

  顺着青石小径朝御膳房的方向走去,不过还没走出多远,突然几道身影从树后冒出来,拦下了她的去路,为首的宦官她见过,是皇后娘娘身边的人,而站在他后面的那几名身材魁梧的男子,一眼就能看出是练家子。

  “皇后娘娘有请,请平南王妃跟奴才走一趟!”安公公皮笑肉不笑,那模样看着实在是让人感觉很虚伪做作。

  皇甫羽晴眸底闪过一抹异色,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皇后娘娘应该才刚刚离开华云宫没多久吧?怎么突然让公公来请她,这其中深意着实让人难以捉摸,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皇后娘娘找她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儿。

  “麻烦公公帮本妃回母后一声,就说本妃这会儿还有点事情,一会儿自个儿去凤央宫见她。”皇甫羽晴眸光流转,心里暗暗思忖,若是她这个时候跟着安公公走了,恐怕华云宫里没有一个人知道她去了哪儿,她也许会成为第二个离月也不一定。所以,皇甫羽晴想先稳住安公公,然后再做打算。

  只是,这不过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安公公接下来的语气便多了几分强势:“奴才也是奉命行事,还请平南王妃不要为难奴才。”

  惜家第位。“本妃都已经说过了,一会儿自己去凤央宫见母后,公公有什么异议吗?”皇甫羽晴的语气也同样变得生硬了几分,这安公公虽然自称奴才,可是这说话的语气,他反倒像是主子了。

  “皇后让奴才这一趟务必要请到平南王妃,如果王妃一定要为难奴才,那奴才也只好得罪了!”安公公这话一出,身后那几名男人不禁同时立直了身体,显然是已经做好了准备。。

  “放肆!好大胆的奴才,你这是在要胁本妃么?”皇甫羽晴虽然心头一惊,面色却依然清冷肃然,凌厉的目光冷射向面前几人,希望能够震慑住他们。

  她的这一声厉吼确实有点作用,不仅是安公公,就连那几名大内高手眸底也同样闪过一抹异色,不过惊诧归惊诧,皇后娘娘的旨意还是得办!

  下一秒,安公公朝身侧那几个人使了眼色,只见那几名男人倏地施展松,身形移转,眨眼的功夫便将皇甫羽晴团团围住,步步逼近。

  皇甫羽晴也摆出了架势,她当然不能允许这几个人将自己带走,她非常清楚皇后娘娘这步棋后蕴含的阴谋,若真是被他们带走了,铁定是凶多吉少了。

  “此地不宜久留,速战速决!”安公公警惕的眸光四下环望,似是不想让人注意到这一幕,这里距离华云宫的距离并不远,如果被人看见,皇后娘娘也轻饶不了他。

  随着这一声下,那几个同时攻向皇甫羽晴,皇甫羽晴虽然寡不敌人,而且还被团团包围在中间,却也并不服输,利用自己娇小的身形,蹭地一弯腰,放低身子,并敏捷攻向他们的下盘,只希望能够拖延时间,只要华云宫有人进出,就一定能够看见他们。

  大概是没有想到皇甫羽晴的身手还有两下子,安公公的眉心不紧皱成一团,身藏不露的他最终还是忍不住了,因为敏锐的察觉到远处正有脚步声朝这边走来。

  安公公腾空跃起,高举的拳头朝着皇甫羽晴的后颈挥砍下去,皇甫羽晴只觉得眼前一花,整个人便昏厥过去,柔软的娇躯也顺便倒下,瘫软在地。

  “快!把人装进去……”安公公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只麻袋,看来确实是早有准备。

  几名彪形大汉身手相当迅敏,眨眼的功夫将皇甫羽晴装进了麻袋,只个人抬着随同安公公匆匆离去。

  远远地,看着那几人抬着一只麻袋慌慌张张离去的背影,嵇禄深邃的眸底划过一抹疑色,几乎连想也未想,便暗暗施展轻功跟了上去,直至看见那几人抬着麻袋从凤央宫的后门进去,男人眸底的疑惑更深了。

  那些人是皇后娘娘宫里的人,不知麻袋里装的是什么?重要的是他们刚才是从华云宫的方向而来,这才使得他会对他们产生警惕,这些人不会是从华云宫内偷了什么东西出来吧?

  稍作思忖,嵇禄还是觉得此事应该向主子通报一声,如若发现华云宫里少了什么,主子心里也好有个数,知道这事儿与皇后娘娘脱不了干系!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皇甫羽晴再度睁开眼睛醒来,眼前的一切着实让她脚底油升一抹寒意,乌黑阴暗的环境,四面都是石壁,此刻她正蜷伏在墙角,身体下面是一堆干躁的稻草,幸好还有这一堆稻草,否则阴暗潮湿的环境就更显森冷了。

  深吸一口气,空气里还夹杂着淡淡霉味儿,皇甫羽晴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打量周围的环境,同时揣测自己此刻究竟会是在什么地方,看起来这应该是一间地下密室,若是与之前的记忆联系起来,她应该是被皇后娘娘关在了凤央宫的地下室里。

  肚皮跳动,里面的小家伙又开始不安份的踢她了,皇甫羽晴眸底闪过一抹光亮,她差点忘了还有这个小东西陪伴着自己,想必他也应该是感觉到了不适。

  于是,女人轻抚上自己的腹部,温柔出声:“宝贝,咱们这会儿是遇上麻烦了,你也一定要坚强,咱们一定会共同度过这个难关的。”

  像是听懂了女人说的话似的,肚子里闹腾的小东西突然安静了下来,在母亲大手的安抚下越来越乖,不再闹腾了。

  皇甫羽晴站起身来,希望从这四面石壁里找到出口,也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其中一面墙体开始旋转,缝隙越来越大,最后成90度打开,当看见从墙外走进来的人时,皇甫羽晴清澈的水眸也瞬间暗沉下来,清冷的嗓音低沉逸出:“母后可知自己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吗?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如果你现在放我出去,我可以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也绝不会对任何人说起这件事。”

  “这个时候还有胆子在本宫面前叫板,平南王妃果然与众不同,也难怪本宫的两个儿子都被你迷得昏头转向。”张皇后唇角勾起一抹邪魅冷笑,眸底却显然透着怒意。

  “母后到底想怎么样?”皇甫羽晴眸底闪过一抹诲暗,看样子她这次是凶多吉少了,张皇后如此隐蔽的将她掳了来,又藏在这么秘密的地方,一定没安好心。

  “平南王妃带着丫鬟假扮侍卫私自出宫,平南王仗着手中有两旗兵权便敢蔑视律法,极力坦护自己王妃犯下的过错,让这样没有原则的人手握兵权,我灵月国的江山社稷恐怕终会毁于一旦,本宫若是知情不报,皇上恐怕还不知要被蒙在鼓里多久……”张皇后深邃的眸底闪过一抹狡黠坏笑,此刻她的用意已经说得再明白不过了。

  皇甫羽晴恍然大悟,原来张皇后大费周章抓了她来,并非想暗中加害于她,而是要利用她实现更大的阴谋,今日南宫龙泽与长皇子宫门交锋,不仅惹恼了皇后娘娘,同时也敲响了她心中的警铃,意识到即便是被封立为太子,南宫龙菁当遇上手握兵权的南宫龙泽时,也是无能为力的。如此,皇后娘娘现在要做的事情自然就是削减南宫龙泽的势力,同时让她自己的亲生儿子变得大起来。

  想到这里,皇甫羽晴不知道是该为自己暗松一口气,还是为南宫龙泽开始担忧,说到底事情也是因她而起,如果不是因为她,男人如今也不会成了皇后和太子的眼中钉,张皇后若是不能将南宫龙泽手中的兵权削弱,想必是夜里睡觉也不会安稳的吧!

  “私自出宫是臣妾一个人的事儿,与王爷无关,母后若是想用这件事情来打击王爷,未免就显得太卑鄙了!”皇甫羽晴清冷的眸底迸射出冷冽锋芒,直逼向皇后娘娘。

  “放肆!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这样与本宫说话,就不怕本宫一怒之下杀了你!”张皇后面色僵滞,皇甫羽晴眸底的冷冽锋芒竟带给她一股强大的压迫感,莫名一阵心慌,接着便恼羞成怒的冲着女人低吼出声,想她统领后宫几十年,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她说话。()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