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羽晴一行跟在南宫龙泽身后朝着华云宫的方向走去,男人的步伐很快,僵直的脊背不难让人感受到刺骨的寒意。

  惜音和风灵虽然心里都很紧张,可是相比起之前而言,她们更是暗暗松了口气,就算是回去被王爷责罚,也总比被太子殿下带走的好。

  皇甫羽晴面色佯装清冷淡定,可内心却乱成一团,刚走进华云宫的殿门,便看见妖冶艳丽的虞姬和禇姬,虞姬看见南宫龙泽突然回宫眸光一亮,扭着水蛇腰便迎上前来准备打招呼。

  禇姬却在这时注意到男人的脸色很难看,杏眸即划过一抹异色,上前一把暗暗扯了一把虞姬的柔荑,将她拉到路边,虞姬眸光微怔,不悦的睨向禇姬,接收到对方眼神里的暗示,这才放下浮躁的性子,再度将眸光回落到男人脸上,同样也注间到了南宫龙泽的异样,于是到了嘴边的话又咽进肚里,默默地退让到路边,看着男人从她们面前匆匆而过。

  南宫龙泽的眸光几乎连瞥也未瞥虞姬和禇姬一眼,而这两个女人的目光却不得不留意到男人身后的那几名侍卫,眸光微怔,闪过一抹异色。

  直至南宫龙泽一行的背影消失在拐弯处,虞姬才忍不住扯了一把禇姬的袖子,悄声道:“姐姐,王爷的情绪看起来不怎么好!”

  “王爷情绪看上去确实不怎么好,可是你怎么不说说你自个儿刚才那德行,就像八辈子没见过男人似的,若不是我一把抓住你, 你岂不是自个儿往刀口上撞吗?”禇妃略显不耐的冷白了虞姬一眼,这丫头倒还知道几分好歹,知道自己刚才帮了她,这才唤她一声姐姐。

  虞姬虽然有些不服气,可是她自己心里也清楚,禇姬为人处事确实比她机敏得多,眼下二人同时被赏赐给平南王,若是再不团结和睦,恐怕就真的在宫中无立足之地了。

  “好姐姐,我知道错了还不成么?不过……你刚才有没有注意到,王爷身后那几名俊俏的小侍卫,怎么看起来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虞妃话峰一转,眸底闪过一抹疑色。

  经虞姬这么一提醒,禇姬杏眸闪过一道精光,原来这并不是她一个人的错觉,那几名侍卫难道真有蹊巧?想到这里,禇姬眸光一亮,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于是神秘的凑近虞姬耳边,咬着耳朵说起了悄悄话。

  虞姬听着听着杏眸越来越亮,脸上的喜悦无以言表,一个劲儿的点头:“嗯嗯,姐姐,放心吧,这事儿就交给我来办。”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南宫龙泽顺着长廊一直往前,最后入了偏殿,男人冰冷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先带那两个丫鬟换下衣裳,然后关押进弑阁等候发落。”

  前去人可。皇甫羽晴的心顿时喀噔一下,弑阁应该算是华云宫最阴森的角落了,她也只是曾经听宫人们提及过,那是南宫龙泽用来处置自己属下的地方。

  “请王爷饶了她们,此事都是我的主意,她们只不过是听命于我罢了。”皇甫羽晴一个箭步上前,希望能够让南宫龙泽改变主意。

  男人只是冷瞥她一眼,却未应答,此刻他手下的侍卫却是已经上前,押解着惜音和风灵下去子,皇甫羽晴此刻真的有些担心了,风灵那丫头倒也还好,只是惜音如今怀着身孕,若是男人真下令动刑,那丫头铁定是撑不住的。

  “一人做事一人当,王爷何必为难几个下人。”皇甫羽晴清冷出声,透着倔强的水眸直勾勾的盯着男人的眼睛,像是想用激将法让男人改变主意。

  南宫龙泽突然上前,粗粝的大手一把握上女人下鄂,皇甫羽晴没有闪躲,原本就是打算一个人来承担他所有的怒火,只希望他能够放过惜音和风灵那两个丫头。

  “想逞强是吗?你真以为自己可以保得住那两个丫头吗?本王若想杀了她们,就跟捏死两只蚂蚁一样……”南宫龙泽醇厚磁性的嗓音在女人耳畔漾散开来,冰冷的就像从地狱里冒出来的声音,令人不寒而栗。

  下巴传来的痛楚让皇甫羽晴不禁蹙了蹙眉头,冷冷应道:“只要王爷放过她们俩,要杀要剐臣妾悉听遵便就是。”

  她的话出,男人深邃的眸底闪过一抹异色,对视上女人毫无惧意的清冷眸光,稍稍顿了数秒后低冷出声:“你当真不怕死?”

  “不怕!”皇甫羽晴异常坚定了应了男人的话,清澈的水眸毫无回避的迎视上他的目光。

  莫名,她的话似惹恼了男人,南宫龙泽深邃的眸光一沉,脸色也变得更暗了,握在女人下鄂的大掌不自觉加重了力道,皇甫羽晴紧蹙的秀眉又是一紧,不能自抑逸出一声带着痛意的轻哼:“啊--”

  若有若无的嘤咛之声,让男人深邃的鹰眸落上了那张娇艳欲滴的樱唇上,丰盈润泽的唇瓣此刻透着难以言喻的魅惑,让男暗沉的眸光变得更暗了。

  男人紧迫危险的气息越逼越近,皇甫羽晴似也察觉到了异样的气流,水眸划过一抹警惕,冷瞪着男人逼近的俊颜:“你想干什么?”

  男人一言不发,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只感觉男人覆上她下鄂的大手一松,下一秒勾上她的后脑勺,突然低俯下头,冰冷的薄唇覆上女人的唇瓣,粗暴的狂吻几乎要令皇甫羽晴窒息,双手奋力的捶打男人挣扎,却很快便被男人另一只手紧紧扣住,无力反击。

  该死的男人,这是在做什么?他凭什么吻她!皇甫羽晴的脑子乱糟糟的,她和他现在的关系正紧张着呢!昨儿他还甩了她一巴掌,今天又用强吻……

  迷乱间,皇甫羽晴突然张嘴,狠狠地咬上男人侵略的舌,隐约听见男人喉间逸出一声低沉的闷哼,可是却并因此而放开她,托住她的后脑勺的手反而更紧了几分,吻得更深更烈,皇甫羽晴很快便尝到了口腔里的血腥味道,也感受到男人霸道粗鲁的进攻。

  偏殿内的下人不知何时全都退得没了人影儿,偌大的空间只听得见他们二人的呼吸轻喘声,许是察觉到女人的气息渐弱,男人才缓缓松开她,动作放柔,几近窒息的皇甫羽晴这才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只觉得自己刚才差点死去。

  渐渐恢复到自如呼吸,男人温热的舔舐却从耳根处起,皇甫羽晴只觉得心尖一麻,整个身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连同清冷的出声也带着丝丝颤音:“浑蛋,你到底想做什么?”

  男人眸底闪过一抹异色,诲暗森寒的眸光凝盯着女人唇上的血迹,这女人竟敢咬他,而且还开口骂他浑蛋,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了她,已经得罪太子殿下了。

  “本王救了你一命,难道你不应该付出相应的回报吗?”南宫龙泽磁性低沉的嗓音淡淡逸出,深邃的瞳仁闪烁着侵略光芒,言语间的暧昧气流清晰可闻。

  皇甫羽晴抿着下唇,稍稍平复下心情后,清冷嗓音别有深意的低柔道:“王爷想要的回报听上去倒也不难,只是……臣妾却不得不替王爷着想,如今苏姑娘现在还住在宫里,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上华云宫来了,王爷应该也不希望她从臣妾的嘴里听到什么吧……”

  闻言,南宫龙泽唇角划过一抹冷笑:“你这是在拿苏舞威胁本王?你以为本王会在乎她?”

  “若是真不在乎,王爷昨儿就不会恼羞成怒了。”皇甫羽晴清冷对视上男人的眼晴,故意拿昨日男人甩她巴掌的事情提醒着他,让他知道他心里压根儿就没有放下苏舞,也清楚看见男人眸底闪过一抹暗色。

  说完这句,皇甫羽晴预想着男人又该发火了,只要是提到与苏舞相关的事情,恐怕就都会容易惹怒到他吧!倔强凝对着上男人的眸,皇甫羽晴没有回避。

  南宫龙泽缓缓松开手,微微偏头,背着阳光的俊颜闪过一抹异色,低沉的嗓音像是极力隐忍着什么,多了几分沙哑:“好!那本王现在就和你谈正经的,你倒是说清楚……从昨夜离宫到现在,你都去了什么地方,和什么人在一起做了什么事?”。

  原本包裹着自己的熟悉气息突然远离,只觉得一阵冷风袭来,皇甫羽晴不禁双臂环抱,摸了摸发凉的臂膀,男人欣长的背影近在咫尺,却让她感觉那么远。

  “就出宫随便转了转,顺便回酒楼看看生意……”皇甫羽晴佯装平静的淡淡道。

  “你去见了三哥?!”南宫龙泽倏地转过身来,诲暗的眸光划过一道锋芒,如同利刃般直射向女人。

  “只是偶然遇上了。”皇甫羽晴轻描淡写的一语带过,男人眸底的神色就像她是红杏出墙的女人被逮住了似的。

  “好一个偶然,本王倒是很有兴趣知道……这个偶然到底有多巧!”南宫龙泽唇角勾起冷魅讥讽。()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