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进宫门皇甫羽晴一行便察觉到了异样,宫门的侍卫拿着他们手中的令牌看了好一会子也未松手,风灵接到主子的眼神指示后冷冷出声:“有完没完?看个令牌也需要这么久,若是耽误了哥几个回去向平南王复命,可有你们好受的。”

  宫门的侍卫闻言,眸底闪过一抹复杂,像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却又被风灵的气势给吓倒,显得十分犹豫的吱吱唔唔道:“还……还是得再等等……”

  这会儿,皇甫羽晴明显感觉到了异常,凝了惜音和风灵一眼,清冷出声:“王爷还等着呢,咱们可没时间和他们瞎耗,既然令牌在他们这儿,一会儿就让他们等着王爷亲自来要好了,咱们先回去复命!”

  风灵和惜音自然是明白主子的意思,同时点头跟着皇甫羽晴拔腿就走,守门的侍卫这会儿还真是傻了眼,跟在他们后面追喊着:“你们几个给我站住!”

  他这一喊,皇甫羽晴一行的脚步反而更快了,不料前面突然杀出一班人马,将他们的去路完全堵住,当看清楚来人是谁时,皇甫羽晴眸底划过一抹惊诧之色。

  南宫龙菁唇角噙着满足的笑容,皇天不负有心人,还真的就让他逮到了这几个家伙,这回他倒是要看看,四弟还有什么话可说!

  “把他们几个带回风云宫,还有……别忘了请四皇子过来!”南宫龙菁深邃忧郁的眸光淡淡从皇甫羽晴一行身上划过,再次确认上次就是他们几个没错。

  “等等!太子殿下,为什么要带我们去风云宫?”风灵惊得小脸儿都白了,她可是清楚记得上次皇甫羽晴说过的话,这位相貌英俊的长皇子实则有断袖之癖,他不会是真把他们当成男人了吧?

  风灵受惊的模样映入男人眼底,唇角的笑意漾得更深了,他就是喜欢这种类型的小受,脚下步伐不受控制的朝前,缓缓走到风灵面前,纤长手指优雅缓慢的抬起,左手中指划上她的脸颊,指背在女人脸上轻轻来回摩挲,清晰感受到她的微颤。

  几他手久。南宫龙菁深邃的眸光划过一抹异彩,直勾勾的紧盯着风灵秀美的面孔,风灵心底虽然发怵,水眸还是勇敢的迎对上男人的目光,再次出声:“平南王还等着属下们回去复命,恳请太子殿下放行!”

  “看来本宫刚才说的话,你们还没有听清楚……从今往后,你们便不再是平南王的人,而是本宫身边的人!”南宫龙菁覆在女人脸颊上的指尖缓慢移离,深邃的鹰眸却依然直勾勾的注视着风灵的水眸,声音变得愈发低沉:“只要你们乖乖地服从本宫,本宫绝不会亏待你们,比留在四弟身边的待遇强上百倍都不止。”

  南宫龙菁别有深意的这番话着实更应证了风灵心底的不安,愈发感觉皇甫羽晴之前的话是真的,这位长皇子的性取向很令人怀疑。

  惜音同样是吓得小脸惨白,暗暗凝望向皇甫羽晴的方向,皇甫羽晴秀眉微蹙,这事儿说起来还是她的疏忽,明明知道长皇子之前就向南宫龙泽要过人,却没有意识到也许他会在宫门布下眼线,这回她们算是自投落网了。

  “这几位对于本宫而言可是重要的,你们可得小心侍候了……”南宫龙菁的眸光缓缓睨向身 边的几名侍卫,语气瞬间冰冷下来:“把人带回去!”

  “是,太子殿下。”侍卫们恭敬的应声。

  就在侍卫们打算将皇甫羽晴一行带走时,从西南方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低沉嗓音:“大哥这是要把为弟的人带到哪儿去?”

  听见这道声音,皇甫羽晴的心莫名变得踏实下来,虽然心里对男人的怒怨并未消褪,可是这个关键时刻,她知道也只有南宫龙泽能够将她们从长皇子手中救回来。

  风灵和惜音在看见南宫龙泽高大欣长的身影出现那刻,也都同时暗暗松了口长气,就算是因出宫而受罚她们也愿意,绝不想跟着那个恶心的太子殿下回风云宫。

  看见南宫龙泽的出现,南宫龙菁眸底闪过一抹深邃复杂,也显得有些意外,看起来南宫龙泽的出现并不像是偶然,看来不仅仅只有他在宫中布有眼线,这位四皇弟的势力同样不容忽视 ,再想到南宫龙泽如今的手握两旗兵权,南宫龙菁眸底不由闪过一抹警觉。

  “四弟竟这么巧出现在这儿,为兄正打算让人去请你呢!”南宫龙菁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笑意,低沉道:“不知四弟是否还记得我们当日的约定?”

  话说到这里,南宫龙菁的语速明显放慢,深邃的瞳仁紧盯着迎面走来的南宫龙泽,似想透过对方眸底的深沉,猜到他此刻内心的想法。

  南宫龙泽面色铁青,犀利冷冽的眸光从南宫龙菁的脸颊一滑而过,凝向皇甫羽晴的方向,似感受到了那股迫人的压力,皇甫羽晴的脸色显得有些不自在,最终还是抬眸正视上男人的眼睛,四目相对,冷冽气流似在空气中发出嗤嗤响声。

  南宫龙菁似也感觉到了异样气氛,眸光顺着南宫龙泽的视线望去,落在皇甫羽晴白希的脸颊上,眸光倏地一沉,因为之前皇甫羽晴一直刻意回避 ,所以他还真的没有认真仔细的看过这张脸,眼下细细一看,莫名觉得有些熟悉,可是一时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和大哥的约定为弟自然不敢忘,只是……这几个人恐怕大哥是不能要!”南宫龙泽的眸光再度回望向南宫龙菁,说话的语气十分肃然严谨。

  他这话一出,却是惹恼了南宫龙菁,也没功夫去细想皇甫羽晴那张熟悉的小脸,浓眉飞扬,脸色也顿时黑沉了下去:“四弟这话是什么意思?这几个人今天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本宫是要定了!”

  南宫龙菁前些日子刚被立为太子,原本心气就高傲了起来,再则方才南宫龙泽出现的那一刻,给他的感觉就不怎么爽,眼下又见南宫龙泽黑着一张脸想毁约,这一连串的事儿顿时让他的火气就冒上来,此刻也顾不得什么兄弟情面了。

  伴随着话音落地,南宫龙菁手臂利落扬起,站在他身后的十几名侍卫立马摆开阵势,这架势看着,只要南宫龙泽敢有异议,他就打算用强了。

  面对长兄的对峙,南宫龙泽站在原地低垂眼敛稍稍思忖了数秒,皇甫羽晴的心跳也莫名加速,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但是她能够清晰感受到南宫龙泽此刻内心的挣扎,其实只要他明白说出她们的身份,南宫龙菁铁定就不能带走她们,可是他却没有这么做……

  男人的举动不禁让皇甫羽晴的心情又变得复杂起来,他不这样做的理由很简单,也就是不想暴露她私自出宫的事情,他这算是为了维护她么?可是若想要维护她,只会让他自己陷入境 地,难不成他还想和太子殿下对峙不成!

  正想着,她看见男人缓缓抬眸,深邃的眸光似多了几分坚定不移,就在南宫龙菁打量的眼神继续审视着男人的瞬间,南宫龙泽突然也一抬手,南宫龙菁顿时脸色骤变,因为他看见数百名士兵从四面八方冲了出来,瞬间将他们团团围住!

  “你……你们想造反了吗?四弟,你知道自己这么做会带来什么后果吗?”南宫龙菁低吼出声,眉宇间透出一抹紧张,看着这些只听命于南宫龙泽的士兵,脑子里的警钟再一次敲响,虽然眼下他被立为太子,可是论到实权,还真不如身 为平南王的南宫龙泽。

  “为弟并不想冒犯长兄,多有得罪,还请大哥海涵!”南宫龙泽低沉的嗓音响起,平静如水的面色让人猜不透此刻他心里再想什么,皇甫羽晴清澈 的水眸也闪过一抹异色,大概是没有想到南宫龙泽仅仅只是为了不让她暴露而宁可与太子兵戎相见。。

  南宫龙菁气得脸色发青,冷瞥一眼将自己团团围住的士兵,冷言道:“你们可知道自己此刻冒犯的是谁?当朝太子,灵月国未来的国君,你们就不怕掉脑袋吗?”

  要是任凭他的嗓门再大,那些士兵们个个都像是聋了哑了似的,不为所动,南宫龙泽缓缓走上前,双手抱拳,朝南宫龙菁微微欠身:“得罪了!”

  话音落下,男人的眸光同时瞥向皇甫羽晴一行,声音瞬间冰冷下来:“你们几个……跟本王走!”

  惜音和风灵早就傻了眼,皇甫羽晴也缓缓回过神来,她们几人回宫之前怎么也不可能料想到这一切,太过于戏剧化,就像做梦似的。

  南宫龙菁虽然心有不甘,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南宫龙泽从自己眼皮子底下将那几个人带走,白希削瘦的俊颜气得变成了猪肝色,陪同在身边的小太监更是被吓得耷拉下脑袋不敢抬眸看男人的脸。

  PS:今天素歌家里有事儿,所以更新晚了,还差三千字,大概会更晚,但是素歌一定不会爽约。()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