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皇甫羽晴为这个消息愁眉不展时,坐在对面位置的男人悠悠出声了:“既是人跟丢了,那也就是天意,你下去吧!”

  “谢王爷。”那侍卫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原以为此事就算平南王妃不怪罪,平南王也一定会悖然大怒,因为南宫龙泽的名声在军中是出奇的响亮,他练兵之严无人能及,可让侍卫没有想到的是,刚才那番话竟会是从他的嘴里吐出,没有半点责罚的意思,确实令侍卫倍感意外。

  皇甫羽晴不解的怒视着男人,只见男人慵懒缓慢的抬起臂来摆摆手:“你们……全都退下去!”

  南宫龙泽所指的当然是在旁边侍候的丫鬟们,皇甫羽晴眸底闪过一抹异色,看来男人是有话要和她说,她也随着摆摆手,示意风灵和惜音都听从男人的旨意退下。

  桌案前,两人面对面,皇甫羽晴盯着男人的眼睛清冷出声,语气间透着几分不悦:“那侍卫把人跟丢了,王爷不仅不急,反倒有些幸灾乐祸呀!”

  “本王早就跟你说过,这个案子到此为止。”南宫龙泽眸底的戏谑缓缓褪去,深邃的眸光变得认真肃然:“如果你不信,等过两天见到那个叫离月的丫鬟,你就会明白本王话里的意思。”

  皇甫羽晴有些不明白男人话里的意思,为什么说过两天她见到离月就会明白了?这话听起来怪怪的。

  不等她想明白,男人已经放下手里的餐筷,缓慢优雅的站起身来:“本王吃饱了,也该出去干正事儿了,希望你记住本王的忠告,不要自惹麻烦。”

  望着男人离去的背影,皇甫羽晴依然在回味他刚才说的那番话,不要自惹麻烦?难道这个男人之所以让她到此结束,其实也只是因为关心她的安危?

  停停停!皇甫羽晴让自己的思路就此打住!那男人当然不可能是关心她,或许他只是希望维护皇后娘娘罢了,毕竟此事兹关重大,皇后娘娘乃一国之母,若是牵扯到此等丑闻,必将掀起惊天波澜,这男人只是想维护宫中安定罢了。

  可是,皇甫羽晴却偏偏不服气,显然那男人是不知道,皇后娘娘在算计苏贵妃的同时,把她也一起算计进去了,若不是她执意要为自己洗清冤屈,苏贵妃指不定真的会死于非命,而这件事情的真相也会随着她的死一起被埋葬,到时候只剩下一个充当炮灰的冤大头,那个人肯定就是自己!

  越想皇甫羽晴越是生气,可是眼下秋红不肯招供,离月又不知所踪,这个案子一缺乏证据,二失去线索,还能怎么查下去?

  就在女人郁闷之时,风灵和惜音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大概是看见南宫龙泽已经离开,所以这两个丫头便又折返回来了。

  “王妃,你看看这是什么?”风灵手里晃着一块乌木精雕的令牌,顽皮的在皇甫羽晴的面前晃来晃去,逸出银铃般悦耳的笑声。

  皇甫羽晴回过神来,当看见风灵手中的令牌时,也不禁笑了起来,方才的烦恼暂且通通抛到脑后,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筹备明日出宫的事情。

  “惜音,有了这个东西,明日咱们就能出宫去探望你娘了,现在你可该高兴了?”皇甫羽晴伸出手指,轻轻刮下惜音的秀鼻,这丫头最近总是心事重重,若是再不带她出宫见她娘,恐怕她就要得忧郁症了。

  惜音眸底闪过一抹异色,令牌上清晰可见的平南王三个大字令她心惊肉跳,这是什么状况?刚才用膳的时候她明明听见王爷拒绝了王妃要出宫的请求,可风灵的手里怎么又会跑出王爷的令牌来?这事儿显然有些蹊巧。

  “王妃,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惜音疑惑的看看皇甫羽晴,又看看风灵。

  风灵得意的笑了,皇甫羽晴冲着惜音神秘的眨了眨眼睛,压低嗓音道:“这可都是风灵的功劳,有了她咱们随时想出宫都不是难事儿。”

  妃男悠以。惜音惊诧的睁大眼睛,不能置信的望着风灵,真没想到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姐妹竟然还有如此神奇的身手,简直跟做梦似的。

  “还愣着干什么?咱们现在得去找几套像样的衣裳才行。”皇甫羽晴率先起身,拍了拍惜音的肩膀,那丫头此刻才回过神来,虽然还是觉得有些不妥,但也只能跟在主子身后去了。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当天夜里,皇甫羽晴睡得正熟,迷蒙间感觉到有人进了屋子,机警的睁开眼睛,借着朦胧的月光看见一道高大身影正站在床榻边宽衣解带。

  瞬间,女人睡意全无,倏地坐起身,将盖在身上的被褥直拽到胸口的部位,紧盯着床榻着的熟悉身影:“你……你在这儿干什么?”

  “本王回自己的房间睡觉,有什么问题吗?”南宫龙泽略显疲惫的伸了个懒腰,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早上他还和这女人提起过,从今天开始她休想再独霸他的大床。。

  皇甫羽晴眼底的神色微怔,似乎也想起了男人的话,不禁皱紧了眉头:“你睡这儿,那让我睡哪儿?”

  “这张床倒也睡得下两个人,又不是没试过……”男人略显不耐的敷衍道:“你愿意睡这儿也行,不愿意睡这儿就自个找地儿,本王困了,没心情再和你啰嗦。”

  皇甫羽晴还未想清楚,男人已经上床倒头就睡了,没一会儿便鼾声响起,还真是睡沉了。

  这会儿还真是让皇甫羽晴为难了,这半夜三更的让她去哪儿找地儿睡?再看看这张床,确实够大的,就算再多睡两个人也没问题,也罢,保持着一定距离,就各睡各的吧!

  想到这儿,女人再度回睡到床上,蒙紧被子倒头就睡,倒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这一夜依然睡得香甜。

  …………素 素 华 丽 分 割 线…………

  天朦朦亮,皇甫羽晴睡得正香,舒适的大床倍加温暖,下一秒,女人突然睁大眼睛,因为她清楚的感觉到腰间多了一只手,整个人一惊,也完全的清醒过来。

  这一清醒过来,细细一看,自个儿的身子和男人不知何时整个黏贴到一起,她倍感舒适温暖的地方,正是男人宽阔的胸膛。

  皇甫羽晴紧接着想脱身而出,男人却正好无意识的将腿斜胯到她的身上,镌刻的俊脸紧贴她头顶柔软的秀发,像抱枕头似的将女人环抱在怀中。

  皇甫羽晴整个人完全动弹不得,整个人都被来自于男人肌肤上的淡淡龙诞香包裹,再这样下去她恐怕就快要窒息了,实在忍不住狠狠一口咬上男人的手臂,南宫龙泽也倏然惊醒过来,怒瞪向眼前的女人。

  “你咬本王?”

  皇甫羽晴也趁着这个机会与男人保持开一定的距离,轻嗔出声:“谁让你非礼我!”

  南宫龙泽黑沉着一张脸,犀利的鹰眸在这暗色中迸射出的冷冽锋芒,他睡得正香被这女人一口咬醒,竟然还反咬一口说他非礼她!

  男人的眼神着实有些凌厉,皇甫羽晴暗暗深吸一口气,缓慢的撇开头,侧转身体背对向他,无视来自于背后的冷冽眸光。

  突然感觉身后一股巨大压迫感逼来,刚想回头身体就被一双粗粝的大手扳转过来,男人高大结实的身躯紧紧压在她身上。

  皇甫羽晴顿时一阵紧张,盯着男人近在咫尺的俊颜:“你……你想干什么?”

  “既然你说本王非礼,那本王就让你见识什么是真正的非礼……”南宫龙泽低沉沙嘎的嗓音,在暗色里透着邪魅之气,让皇甫羽晴不禁微微一颤。

  “喂喂,你……可不准胡来!”皇甫羽晴心跳不由加速,佯装镇定的一边淡淡道,一边使劲儿的想推开男人的身体。

  男人壮得像头牛的身体纹丝不动,而她的扭动似乎很不幸的触碰到了男人的民感步位,紧抵在她腹上的某物突然发生了变化。

  南宫龙泽盯着身下的女人,深邃眸底亦划过一抹异色,他的身体竟然会对这个女人有反应?

  四目交织,空气里流窜着浓郁暧昧气流,皇甫羽晴依稀能看见那双犀利鹰眸中闪烁的点点煋红,男人突然低俯下头,埋进她的脖颈,性感的薄唇开始细舔着她细腻的肌肤。

  “唔--”这突如其来的攻势让皇甫羽晴慌乱起来,她的双手被男人紧紧禁锢,此刻只想努力挣扎双腿,想用膝盖去重创男人的要害。

  似乎察觉出了她的企图,男人岑冷的薄唇突然咬上她的耳根,乌黑茂密的黑色头颅顺着一直往下移,隔着女人薄薄的睡衣,精准的含上女人峰间的红莓,邪魅的嗓音在她耳边坏坏响起:“知道什么叫非礼吗?这就是……”

  原本只是想给女人一个小小的教训,却让南宫龙泽心里喀噔一下,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真的想要她,看来他是真的缺爱,该好好找个女人了。

  PS:今天的更新完毕,明天精彩继续!()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