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诗韵秀眉微蹙,淡淡的应道:“晴儿,此事牵涉甚广,你就不要问了,去酒楼忙你的事吧,有空记得带三皇子回家里坐坐。”

  皇甫羽晴欲言又止,冯惜音清澈的水眸也闪过一抹惑色,自打她进了将军府,关于皇甫公子和曹家大小姐的事儿也听说了一些,不过……这两人的婚事不是早就黄了吗?

  “这门婚事既是爹答应的,那就让爹自个儿娶吧!”皇甫凌峰轻扬起下鄂,傲气十足的丢下这句话便头也不回的离去。

  温诗韵被他这句话气得浑身直啰嗦,微颤的柔荑指着儿子的背影,半天说不出话来。

  皇甫羽晴安抚的轻揽上温诗韵的肩膀,小心翼翼的轻柔道:“娘,您别生气,哥这会儿也是在气头上,回头他就该给您道歉了。”

  闻言,温诗韵轻叹一口气,无奈的摇摇头:“怎么说也是我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自己儿子的个性我还不了解么?他这会儿也就是在气头上,过几天就好了……”

  皇甫羽晴原本还想问什么,可是见母亲愁容满面,心情不佳,于是到了嘴边的话她又生生地咽了回来,还是等母亲心情平复些再问好了。

  …………素素华丽分割线…………

  清晨的街道飘逸的炸油条的香味儿,随风逸入马车内,皇甫羽晴只觉得胃里一阵翻腾的恶心,抬手掩住鼻口干呕几声。

  “郡主,你怎么了?”冯惜音奇怪的望着皇甫羽晴,眸底闪过一抹紧张,刚才出门的时候都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要吐似的。

  “没……没什么,就是胃有点难受,不知是不是吃坏东西了?”皇甫羽晴轻抚胸口,好不容易压抑住那股想吐的冲动,早饭她吃的是粥,并没有吃其它东西呀!

  冯惜音也同样很疑惑,今天的早饭是热气腾腾的白粥,照理说应该是不会有这种问题的呀!

  “可是奴婢这些天吃住都和郡主在一起,这……没理由呀!”冯惜音歪着脑袋若有所思,就算是吃坏了东西,那她怎么就又好好的呢?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皇甫羽晴脑子里突然闪过一道惊恐之色,还未来得及继续往下想,胃里那股翻腾感觉又来了,她只好让车夫停下来,下车到路边呕了起来,这一次还真是呕吐得一塌糊涂,不仅吐光了早上吃的白粥,连苦涩的黄胆汁都差点吐出来。

  冯惜音也慌了,她下车左顾右盼,突然看见一个挑着酸桔的老汉,赶紧掏出两纹铜钱买了两个,匆匆忙忙递到皇甫羽晴身边来:“郡主,你吃两个酸桔看看会不会好点儿?”

  “酸桔?”皇甫羽晴眸底闪过一抹心虚,警惕的瞥了冯惜音一眼:“为什么要给我酸桔?”

  “奴婢也不知到底该怎么做才能照顾好郡主,记得以前八姨娘呕吐的时候,我娘就给她送的酸桔,我想应该有用吧?”冯惜音一脸茫然,她也是病急乱投医,正巧看见了卖酸桔的,就买两个来试试……()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