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羽晴眸底划过一抹疑色,听起来这男人似乎是想将自己嫁出去,不禁令她秀眉轻蹙,清冷的水眸凝对上男人惬意的模样,冷冷出声:“本郡主奉劝平南王一句,最好不要打我的主意。”

  “哦?听起来……羽晴郡主这话像是在威胁本王!”南宫龙泽深邃的眸光一暗,唇角的冷魅却是越漾越深,从骨子里透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威严。

  “本郡主只是想告诉平南王,我是不会任人摆布的,哪怕对方的身份再显赫尊贵。”皇甫羽晴的声音淡了下来,语气却依然异常坚定。

  “本王也有一个习惯,一旦决定下来的事情,哪怕对方是天王老子,本王也不会改变。”南宫龙泽诲暗阴寒的眸底闪过一抹似笑非笑,手中的杯搁置桌上,缓慢的站起身来。

  皇甫羽晴正捉摸着男人心里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南宫龙泽却冲着她莞尔一笑,眸底的诡异神色却令人不由深思。

  看着男人矫捷的身姿消失在大门口,皇甫羽晴脑子里依然回荡着男人最后留下的话,默默品味他话间的意思,听起来这男人是铁了心要铁自己嫁出去,她当然也是铁了心的不会任由他摆布。

  …………华丽分割线…………

  接下来的几日南宫龙砚已经派属下与长阳楼的掌柜进行交涉,要将那间酒楼盘下来,可是事情进展的似乎并不顺利,到最后男人不得不搬出自己的身份,亲自跑了一趟,强行拿下了长阳楼,紧接着便到将军府来向皇甫羽晴报喜。

  却不料,将军府的门口,正好撞见皇甫凌峰与一女子纠缠着,那女子跪在大门外,清秀的脸颊写满倔强,轻柔的嗓音不卑不亢逸出:“小女子今日若是见不到恩公,就一直在门外长跪不起。”

  皇甫凌峰无奈翻了一记白眼,不经意侧眸间正好看见南宫龙砚,顿时眸光一亮,像看见了救星似的上前,一把拉过南宫龙砚:“三皇子,你来作个证,告诉这位姑娘将军府除了我以外,究竟还有没有第二位皇甫公子?”

  冯惜音闻声也转头望来,正好与南宫龙砚眸光相对,不禁喜上眉梢:“那天就是他……”

  她这话一出,皇甫凌峰眸底闪过一抹疑色,看起来这位姑娘似乎认识三皇子,他们之间的关系怎么又会扯上将军府。

  南宫龙砚也微微一怔,刚才看见女子的背影时就觉得有些眼熟,此刻她回过头来,他便也一眼就认出她来,正是那日他和皇甫羽晴在赌庄门口救下的那位冯姑娘。

  “冯姑娘,你怎么……会在这儿?”南宫龙砚淡淡反问,将冯惜音由上至下打量了一遍。

  “这几日忙完了家里的事,我是特意来找恩公的,如果不是恩公出手相助,不仅家父无法入土为安,我冯家上下几十口人就连个落脚的地儿也没有了,这份大恩大德,惜音这辈子做牛做马也偿还不清。”冯惜音眼眶泛着泪光,轻柔的声音透着微颤情愫。()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冷王悍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素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歌并收藏冷王悍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