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势终于渐渐稳定下来,凌萧、草道人和那只妖龟,这才能稍稍喘口气,一连串的攻击,若非他们三人联手,又都真元积累雄浑,只怕还真的很难抵挡下来。

  不过任谁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谁都清楚,这才只是开始而已。接下来的飞升劫难,只会更加恐怖。

  ……

  一连七日。

  飞升之劫化作多般手段,连绵不绝地轰击着凌萧他们三人。

  火雨、坠石、暴雨、金矢……

  五种灵气,一应俱全。

  莫说正面抵御的凌萧他们三人了,便是周围围观的众人,都有些疲惫了。

  “飞升之劫,竟然如此恐怖么?”目睹着眼前这副情形,周遭登时便有一人,忍不住骇然地道。

  元象老祖却是一嗤笑道:“这么恐怖?这还是因为,凌萧道友所选取的飞升之处,是在荒凉的南方这里,灵气不怎么充裕的原因!否则,若是在其他三处,只怕飞升之劫的威力,还要更倍增许多!”

  那些见识短浅的,登时被吓一跳,有些难以置信,“还要更加恐怖……那该是到何等地步?”

  一旁的史镇老祖接口道:“元象老祖见识广博,所言丝毫不差啊。根据我们宗门的记载,飞升之劫引动天地灵气宣泄而下时,方圆数百里内,几乎都会化作一片靡末。”

  “旁的不说,就说根据记载,距今最近的一次。心目老祖破界飞升之时,选取的地方是在东海之上;当时降下的飞升之劫,几乎将周遭方圆三百余里的汪洋尽数烘烤干净。足足百日之内,那里没有丝毫的海水灌注进去!想想那该是怎样的一副场面?”

  百日之内,方圆三百余里范围之内,点滴海水不剩?

  那是怎样的一副骇人场景?

  周围的一众弟子,莫不是脸色微微变化。相比起来,凌萧他们此时所面临的飞升劫难,确实看起来要弱多了。

  不过史镇见他们这般表情。也能猜到几分他们的心思,便又摇头道:“虽然这里飞升之劫要弱了不少,但也绝非表面看起来这样的。只是因为凌萧他们三人。承受了超过九成的力道,所以我们在外围才会感觉轻松而已。否则,只怕数百里范围之内尽数被影响到,也是难免的了……”

  ……

  却说他们说话的这么一会儿功夫。凌萧、草道人和妖龟三人。已经又承受了一波的攻击。

  不过到这等时候,已经能感觉到,飞升之劫所蕴藏的力量衰减了许多。

  草道人转头望向凌萧,“凌萧道友,已经是时候了吧?”

  凌萧点点头。

  向着周遭众人望去,凤仪,凌青,凌嫣。伏灵,元象老祖。邱万空长老……众多熟悉的身影,影影绰绰的分布在周围,每个人都紧张又期待的注意着这里的变故……

  是时候了。

  飞升之劫的力量已经变得极为衰弱,空间屏障到了最容易破开的时候,是时候穿过空间,到达另一界去了。

  而这一去,还不知要多久才能再回来……

  不过,也只有跨过这道屏障,才能真正跳出六道轮回,与天齐寿。

  所以,凌萧心思微转之后,还是沉声说道:“走吧。”

  “好。”

  “好!”

  草道人和那只妖龟,他们一个隶属草木,一个只是兽类,对于这一方世界的留恋,可是要比凌萧少了许多。所以凌萧一开口之后,两人便齐齐应上一声,运转真元,准备穿过屏障离开这里。

  此时飞升之劫的力量已经极为衰弱,正是破界离开的最好时候。

  三人既然已经达成了共识,身上真元各自爆起。

  周围人目睹这一番景象,哪里还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所有人的心绪,顿时变得极为复杂起来……

  特别是与凌萧相熟的那些,更是担心中夹杂着不舍。所有人都悬起心看着……

  凌萧三人也无暇分心旁顾了,真元完全运转起来,陡然间,三人原本就已经在虚化的身影,变得更加模糊,简直如同薄雾一般存在那里。

  而他们三人的感觉,却只觉得身子一滞,登时好像挤压进了一个莫名的空间一般,一时间竟是完全失去了方向感。

  三人虽然任谁都不可能有飞升的经验,但这等时候,自然也知道必是正在破开屏障了。

  所以各自运转真元,将周身牢牢护住。

  火焰、冰霜、巨石、金矢……无数涌动的灵气,化作各式凛冽攻击,向着他们覆盖过来。不过毕竟已经是强弩之末,所以对于三人的威胁已经是小了许多。

  在这空间通道之中,三人也无法辨识方向,只能护住自身之后,任凭空间涌动的力量推动着他们前进。

  然而行到半途的时候,忽然有一股剧烈的飓风卷了过来,强横的劲气,霎时间冲入三人一直保持的很好的阵型中,而后三人虽然拼命抵御,却仍是身不由己的被那股风卷带着,分别向着三个方向偏去。

  “凌萧道友!”

  “草道人,妖龟兄——”

  三人都是吃惊,在这种地方,若是被这股诡异的风吹散了,再想凑到一起可就千难万难了。

  而想破开屏障,飞升到另一方世界,三人一起,自然要比单独一人容易。

  所以三人连忙一同施展手段,就见草道人双手一展,就见万千藤蔓从他手中窜出,分作两股,分别向着凌萧和妖龟锁去。

  而妖龟一面运力吸住草道人的藤蔓,一面真元运转,周身土黄色光芒大盛中,身子陡然一沉。就向着下方坠去。

  至于凌萧,他的反应和实力,在三人中间都是最高的。所以草道人和妖龟都能做出反应,凌萧又岂会毫无应变的能力?只是偏偏就在他准备动作的时候,却忽然只觉周身一紧,像是被什么锁定了一般,竟是无法动弹分毫,只被那股力量卷着,与草道人和妖龟分离了开去……

  “凌萧!”

  “凌萧道友——”

  草道人和妖龟都是大吃一惊。两人连忙齐齐出手,想要将凌萧救回。

  但其实即便他们自己,处境也并未能好上多少。

  随着怪风骤然吹紧。草道人祭出的万千藤蔓,忽然寸寸折断,霎时间完全消散在了这无尽的虚空之中。

  妖龟身子沉,已经登时向下沉去。而草道人却紧跟着被风一卷。就已经卷在了半空中。

  无论是草道人还是妖龟,心头都是忍不住一凉,虽然不知道这股怪风究竟是什么,但在这种地方,若是被卷入虚空之中,怎么还能可能进入仙域?

  “两位道友,放松心境,收纳真元!”

  就在两人心惊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了凌萧的声音响起。

  草道人和妖龟都是不由心中大喜,更是立时就放松下来。仿佛有凌萧在,一下子便有了主心骨一般。

  两人依着凌萧的声音指点,运转真元,不再强行抵御那股怪风,反而尝试着融入到风中去。

  说起来有些奇怪,但这就是草道人和妖龟此时的真实感觉。

  就仿佛整个人,完全进入了风中一样。

  而随着他们的融入进去,他们的一身真元,精炼神魂,以及毕生境界……仿佛在这一刹那,也跟着融入了风中一样。

  这怪风也不知是什么,竟似是融炼了无数真元力量、无数生命气息,无数“大道”。

  ……

  在他们融入进入风中的时候,那股怪风,也在不住消磨着他们的一身力量,真元以及神识。三人都只能凭借着自己的毕生积累强撑着,任谁都明白,这必是进入“仙域”前的最后一道关卡了。

  忽然,三人都只觉眼前一亮,仿佛登时从暗处,步入了光明中一般。这种亮,并非简单的光芒照射下的亮,而是一种纯粹的,来自真元、神魂的感觉。

  就仿佛,他们以往一直只生活于黑暗之中,只在这一刹那,才始见光明。

  一种无法用言语描述、却又清晰存在的感觉。

  而后紧跟着,三人便只听一个声音从他们的神魂深处响起——

  “尔,土行得道,毕生居于幽暗之中,却不辞艰辛,一心向道;感悟天地,锤炼己身,以通灵之体,修土灵之道,度过两界之劫,罡风之灾,进入无上仙域,成就仙人大道,堪为一方得道真人。”

  ……

  “尔,生于微末,以简陋之体,草根之躯,于浑浑噩噩之中,偶开灵智,集天地之精华,吸日月之灵气,步步荆棘,却层层蜕变,以草木成道,可为一方得道真人。”

  ……

  凌萧他们三人骤然来到陌生地方,对这里几乎一无所知。只从这些话语之中,隐隐能够捕捉到一些简单讯息。

  似乎这“仙域”,应该也存在着一些组织,不过显然是很松散的。

  对于步入这里的人的评判,应该是以“道”而论的。

  所谓“道”,术之极,则近于道,便是修士毕生对于力量的理解和掌握。

  妖龟土行得道、草道人生而为草木,看来他们两人对于“道”的理解和掌握,应该是得道了仙域的认可了。

  凌萧也很为两个同伴开心。

  不过又等半晌,却始终没有提及凌萧……

  凌萧不由愕然,草道人和妖龟也是各自古怪……无论如何,凌萧总不该比他们差吧?

  嗡嗡、嗡嗡——

  虚空之中传来古怪的声响,仿佛在飞快地计算着什么。而与此同时,如有感应一般,凌萧身上的那五种灵物,已经蓦地自他身上窜起,火,水,金,木,土,五般灵物,五种化形,霎时间缭绕身侧,近在咫尺,又仿佛融入整片天地。

  几乎同时,整个仙域之中,无数地方,无数修炼一途上的前辈高人,无不心生感应,讶然向着这个方向望来。

  感知之中,这股最精纯、最本源的力量……竟是、竟是来自一个刚刚飞升之人?

  ……

  而半晌之后,那个声音才终于响起:

  “尔,得五行本源认主,修得五行之大道……可为,真人之真人!”

  ……

  “恭喜道友登临仙界!”

  “恭喜道友修成五行根本大道!”

  ……

  那个声音刚落,四周已经登时传来了其他的几个声音,善意的声音里不无几分艳羡。

  而凌萧几人,也在这一刹那,忽然如同被醍醐灌顶一般,蓦地开始明白了,仙域究竟是怎样的一处地方,他们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存在——

  他们已经脱离五行,跳出轮回,得“道”,成仙了!

  (全书完)(未完待续。。)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百炼焚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如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如履并收藏百炼焚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