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子彦和林逸辰到达医院的时候,卫廷赫带着全身瘫痪的刘思雨正在向门外走,两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卫廷赫全身上下都包、裹的很严,很明显,就是怕别人认出自己

  刘思雨坐在轮椅上,全身瘫痪的身子,已经让她没有办法再支起来,身影看着来很萎缩,可是嘴角处那一抹淡淡的笑意,却是卫子彦连日来,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的样子。

  “卫廷赫,放了我妈!”

  卫子彦的一声惊呼,惊动了整人长长的走廊,同时也包括正在迎面而来的两个人。

  卫廷赫只是愣了一下,推着刘思雨便转头就跑,卫子彦几乎是下意思的追了出去,身后的林逸辰想要拉她,却没有来得及,最后竟然只是抓了一把空气,脚步急促的跑了过去。

  “子彦!”

  身后林逸辰的惊呼,在卫子彦看来,此时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作用,她只有一个目的,便是让卫廷赫放下刘思雨,她是不会让卫廷赫这样的人,带走她妈的。

  “卫廷赫,你给我站住。”

  卫子彦跟本不理会林逸辰的阻止,快速的向面前那个凌乱的身影追去。

  卫廷赫跑的很狼狈,脸上的墨镜也在奔跑中掉到了地上,只不过他现在没时间去捡,眼见卫子彦要追上自己,只能放开手中的轮椅,快速的向前跑去。

  “妈……”

  轮椅推动了控制,直接转向了走廊一旁的墙壁上,卫子彦吓得失声尖叫,快步的跑了过去。

  卫廷赫的步子一刻都没有停留,快速的向前奔跑着,林逸辰没有停下,勿勿的向卫子彦交待一句,便追了上去。

  这次不追到卫廷赫,有了警惕的他,恐怕就再难出面了。

  “好好照顾妈,我去追他。”

  卫子彦见到林逸辰勿勿而过的身影,整个人跟着紧张起来,蹲下身看了一眼轮椅上的刘思雨,见她没有事情,这才忍不住松了口气。

  “妈,你怎么样?”卫子彦担心的总道,刘思雨的表情很怪异,她没有看卫子彦,视线一直紧随着门口处消失的身影。

  “妈,我现在就送你回病房。”

  卫子彦说着,便要站起身。

  “不,我不要回去!”

  刘思雨的声音不大,却是异常的清淅,看起来扭曲的身子,让她说起话来,显得很压抑,同时,也很沉闷,卫子彦的脸上,写满了吃惊。

  “妈,你怎么了?”

  刘思雨从来都不会出病房,以前卫子彦也曾经这样要求过,她想带她出去走走的,可是每次她都是拒绝,原本还以为是刘思雨在病房里待的久了,已经不敢再去面对外面的生活,可是现在……好像事实并非如此。

  “不要,不要伤害他,求,求求你!”

  刘思雨的声音很小,却让卫子彦心里一疼,她是为了卫廷赫在求她吗?她竟然要自己不要伤害他。

  卫子彦一下子有些乱了,她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对自己的冷淡是不是也和卫廷赫有关,刘思雨对于卫廷赫的袒护,却让她显得异常的愤怒和不甘。

  “妈,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卫廷赫他不是好人?你忘记是谁把你害成这个样子的?”

  卫子彦的声音有些激动,她不能接受自己的母亲,去关心一个让自己讨厌的人,为什么她的眼里应该有的不是自己这个亲生女儿,而曾经伤害过她的男人。

  “不是,不是的,不要伤害他!”

  刘思雨一边呢喃着,脸上的泪水却是突然间流了下来,花了苍白没有血丝的脸颊。

  卫子彦没有理会刘思雨的话,徒自推过轮椅,转身向病房的方向走去。

  不管如何,她是不会让卫廷赫带走刘思雨的,她是自己的妈,她不允许她的妈,和一个把自己卖掉的男人在一起。

  “不要……不要回去,我不要。”

  刘思雨的声音很微弱,却满是哀求,卫子彦将刘思雨推回到了病房,将她重新抱回到了病房。

  只瘦的皮包骨的刘思雨,抱起来有些咯人,虽然很瘦,便骨头却依旧重的压人,卫子彦吃力的将刘思雨抱到了病床上,抬起头,却看到刘思路满脸的泪痕,湿了整张的脸。

  “你知不知道,他不是一个好人,你不要被他骗了。”

  卫子彦拉过一旁的纸巾,递刘思雨擦着脸上的眼泪,眼中却涨的满满的酸涩。

  在卫子彦看来,卫廷赫之所以要带走刘思雨,就是为了日后,可以威胁自己,可以在林逸辰的手里,拿到更多的钱财。

  他已经骗了两千万,转过头来,却是还不死心,卫子彦不知道卫廷赫和刘思雨说了什么,才会让她心甘情愿的和他离开,但是卫子彦不甘心,她必须要告诉自己的母亲,要让她认清卫廷赫真正的面目。

  “不是的,他不是!我知道你们都认为他不好,可是他不是的,他不是……”

  刘思雨的坚持,让卫子彦心里更加的生气,手里的动作一停,纸巾被她扔到了地上。

  “你说他不是,那你告诉我,他怎么不是?你只要说的我心服口服,我就让你跟他走。”

  本来只是一句气话,可是卫子彦却在刘思雨的眼里,看到了希望,她竟然真的想跟卫廷赫走,连她这个女儿都不要了。

  “子彦,我……对不起你。”

  刘思雨的忏悔,只会让卫子彦更加的生气,“我要听的是实话。”

  接受到卫子彦眼里的认真,刘思雨叹了口气,视钱再次转向了窗外的松柏,似乎想要透过那一丝的碧绿,看到二十几年前的回忆。

  “嫁给他,是我的无奈!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嫁给这样一个疯流成性的男人。”

  刘思雨的话,让了卫子彦一怔,心里一疼,更表情也跟着软了下来,因为她知道,当年的刘思雨,嫁给卫廷赫只是为了强、歼。

  卫子彦的表情软了下来,开始静下心来,听着刘思雨接下来的话。

  “也许在所有人的眼中,他不是一个好人,我不值得嫁给他,可是,他真的让我过了五年,都很幸福的日子,我渐渐的,爱上了我的丈夫!”

  刘思雨停了一下,继续说道:“只是因为那次身体检查,我们一直都想要一个孩子,可是,检查的结果,却是他不能生育,我知道他很难过,可是我却从来都没有嫌弃他,从来都没有过,即使没有孩子,我也会和他过一辈子。”

  “也许是因为他觉得自己亏欠了我,他一直都想要一个孩子,我们两个用尽了办法,我却依旧没有办法怀孕,所以……他傻傻的做了一个决定!我把送到了他大哥的床上。”

  这是一个痛苦的决定,也是让他们的关系,变成了恶梦的开始!

  那一年,他们所有人都疯了,变的那样的疯狂,可怕,刘思雨说着,脸上有些激动,却极力的在压抑着。

  “不!他不是为了你,他是为了他自己,他想要卫氏。”

  卫子彦的脸上一片清冷,似乎并没有因为刘思雨的话,有任何的感染,只不过,刘思雨却皱起了眉心,“这些都是外面人说的,我知道他,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卫氏,想要卫氏的,是我!”

  这个结果,往往要比卫子彦知道的,来得震惊的多,她不相信,刘思雨会想要卫氏?

  “确实是我,那一晚上,我真的怀孕了,他很高兴,他想带我离开卫家,过以后只有我们三个人的生活,可是我怀孕的事情,却被卫廷业知道了,他想要我肚子里的你,因为柳叶,她是一个石女,注定了他也没有孩子,那一段时间,我们四个人的关系,到了好可怕的地步,你爸爸拿他的命来威胁我,逼我就范,我迫于无奈,只好答应了他的要求,那一段时间里,我待在你爸爸安排的地方待产,后来,我生下了你!”

  可是生了,却是一切罪恶的开端,它就注定了,这件事情,永远都没有办法停下来。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和卫廷业过一辈子,他是个BT,是个魔鬼。”

  如果怀孕时,卫廷业对她的好,只是隐忍,那她生了后,这个魔鬼,就没有了任何的钳制。

  “卫廷业把他关在一间暗无天日的屋子里,从来都不让我见她,我求过,可是他不同意,他只是要折磨我,无休无止的折磨,所以……我恨他,我要毁了他的一切,我要他一无所有。”

  刘思雨的眼里,带着阴悸,卫子彦一怔,身影险些摔倒在地,口中呢喃的说道:“不,我不相信,事情不会是这个样子的。”这和她听到的,根本不一样。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它就是真相,我恨卫廷业,所以我杀了他,后来我想自杀,可是偏偏,连老天爷都要硬生生的折磨了我二十几年,我没死,卫廷赫救下了我,让我活了下来。”

  如果她死了,一切的事情她都看不到,她的心里,真的会好过些吗?

  折磨了她二十几年,这种折磨,真的会到头吗?

  “他救了你又怎么样?可是你知不知道,他为了钱,竟然把我卖给别的男人。”

  卫子彦激动道,事情就算是不是她的一样,可是,卫廷赫卖了她,这却是事实。

  “不,这是我让他做的!”

  刘思雨的话,让卫子彦有些糟雷劈的感觉,这是她的生母,眼前的女人,是她的亲生母亲,为什么她此时会觉得的如此陌生?

  “他是想把你堂堂正正的嫁给林逸辰的,可是你偏偏不愿意,卫氏要是跨了,我和他都没有办法生活下去,所以……”

  “你让他卖了我?!”

  “对!这是我的注意,你不要怪他,他不想的,是我逼他这么做的。”

  卫子彦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可笑极了,脸上带着痴痴的冷笑,这是她的亲生母亲,这就是她的亲生母亲!

  “既然如此,你应该也不想见到我这个女儿吧!他这么在乎你,一定还会来接你的,你……多保重!”

  卫子彦转身,没有一丝的迟疑,她的亲情,悲凉的让人心痛,到了此时,卫子彦终于明白,为什么刘思雨一向对她不冷不热,为什么她从来不会像自己的母亲哪样,疼爱的看着自己,原来如此,在她的心里,最重要的,是那个男人,她只是她迫于无奈,才生下来的女儿!

  卫子彦走出病房的时候,林逸辰就站在病房门口等着她,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林逸辰那一眼,卫子彦才有一种死而复生的感觉,还好,还好她这一生,还有一个人,总是会站在自己的面前,等着她,还好她没有错过,还好,还有他陪着自己。

  “走吧!”林逸辰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问,只是拥过卫子彦的肩膀,缓缓向医院外走去。

  卫子彦还是回头,看了最后一眼,算是她对母亲最后的留恋,把头靠在林逸辰的怀里,卫子彦突然觉得很温暖,强有力的心跳,让她心也跟着莫名的平静下来,突然有些了解刘思雨的话,她的态度。

  她这一生,只有一个人陪在自己身边就好。

  林逸辰把那另外一千万的支票又结冻了,第二天,那一千万就打到了一个叫做刘思雨的帐户上,卫子彦看着面前的名字,突然间泪流满面,他们这是给她的一个态度吗?

  拿走了这一千万,他们之间,便再也没有联系了。

  最后,刘思雨还是被卫廷赫接走了,卫子彦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把自己关在屋子待了一天!林逸辰贴心的没有再让人去追查卫廷赫,走就走了吧!那是他们之间的幸福,如果二十几年有无奈,现在,就算是让他们做一个了断,过一段属于他们的生活。

  卫子彦再走出房间的时候,林逸辰依旧站在门外,看着她,笑的一脸的宠溺!

  瞬间,眼泪模糊了双眼,卫子彦的心,有些慌乱的跳动,她就知道,不管她走的多远,她的身旁总是还会有一个人,在身边一直默默的陪着她!

  ………………分隔线,大结局,求个赏!………………

  新年的节奏,往往来的要比想像中的快,卫子彦看着窗外飘荡的白雪,身后的宝宝贝贝突然传来一阵响亮的哭声。

  “怎么了?”

  卫子彦走到床边,看着佣人有条不稳的做着手里的动作,“小少爷和小小姐尿了,不知道是不是双胞胎的原因,两个人经常一起尿,一起拉,让人忙不过来。”

  女佣淡笑着说道,卫子彦走过去,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看着床上两个可爱的小家伙,忍不住弯下身,轻轻的亲在了他们的小脸上。

  “你弄小少爷好了,小小姐我来照顾她。”

  卫子彦刚刚抱起贝贝,小家伙便不再哭了,挂着泪痕的小脸上,咯咯直笑,卫子彦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坏蛋!”

  “小小姐还是喜欢少奶奶,您看您一抱她,她就不哭了!”

  女佣的话因刚落,刚刚将将停止哭泣的宝宝,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似乎是能听懂别人的话一样,哭的很大声,像是受了无尽的委屈。

  听到哭声的林妈妈走了进来,一把在女佣手里接过自己的小孙子,脸上笑的像是开了朵鲜花。

  “我的宝贝孙子,大孙子,不哭不哭,奶奶疼你!”

  一边说着,林妈妈一边抬起头,对着面前的卫子彦,沉声道:“车子都在外面等你了,你快下去吧,这里交给我好了,宝宝贝我会照顾好的。”

  今天是卫子彦和林逸辰举办婚礼的日子,卫子彦的身上,穿了一身雪白的婚纱,即使是生了孩子,也不会显得臃肿,保养的很好,脸上化着精致的新娘妆,整个人看上去,美丽的像是一只白天鹅。

  “少奶奶可真漂亮,难道少爷自从娶了您以后,变的这么顾家了。”

  小女佣兴奋的叫道,随即又得到了林妈妈的一个白眼,虽然这是一个事实,但是你也不要说出来嘛!

  “妈,我先走了!宝宝贝贝就麻烦您照顾一天了!”

  卫子彦轻笑的说道,因为是要出嫁的,卫子彦是在林家的老宅出去的,直接去教堂办完婚礼,就可以和林逸辰回自己住的地方了。

  虽然一开始的时候,林逸辰是想把婚礼办的大大的,可是卫子彦觉得自己已经生了宝宝贝贝,一颗心也安定了许多,即使是一个补办,卫子彦却很认真,但也没有让他弄的很铺张。

  车子载着美美的新娘,一路飞驰向铺满白雪和红色玫瑰的教堂,似乎连天公都是美的,今年的雪,出奇的漂亮,雪白的颜色加上那大片的鲜艳的红色,美的有些惊心动魄。

  教堂内,神父看着两个新人,再次念了熟悉的宣誓。

  其实宣誓,不停是在嘴里的那句我愿意,在乎的,还是人心!

  “我愿意!”

  卫子彦看着对面的林逸辰,心里却是在真实的说出这三个字,钻戒套了她的无名指上,光芒不算是耀眼,却也足以让人心动。

  唇上一软,林逸辰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在她的唇上偷了一个香吻,虽然是浅偿,却同样缠绵悱恻,让人心跳加速。

  “神父,我可以亲吻我的新娘了吗?”

  林逸辰起身,从容的一笑,眼中多了一抹狡洁。

  “可,可以……”

  神父有些发怔,刚刚不是已经亲了吗?还有什么不可以的?

  卫子彦看着他眼中的笑意,突然拉过林逸辰的大手,认真的说道:“林逸辰谢谢你,谢谢你没有放弃我,谢谢你在我任性的时候,依旧包容我,谢谢你在我需要一个人的时候,你还在我的身边,谢谢你,对我的不离不弃!”

  卫子彦说完,快速的扑向林逸辰的怀里,双手抱起他的脖颈,惦起脚尖,轻轻的送上自己的红唇……

  ———完!

  PS:本文正式完结,虽然有很多的不舍,或许还有点不太圆满,但是宝宝是在用心在写自己的故事,到了最后,宝宝不想多说什么了,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谢谢你们的陪伴,特别感谢吧主小雨宁,对宝宝的不离不弃,爱你们大家,么么,祝大家看文愉快,幸福美满!求个赏啦……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总裁的娇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红颜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颜初并收藏总裁的娇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