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徐哲彥惊呆了一般,“你不要YOYO了?小鱼,你不要YOYO了?她是你的女儿。”

  他那么震惊,惊得连心弦都快要断了。

  小鱼坐起来,质问,“怎么?你不愿意了吗?因为YOYO不是你的亲生女儿,所以,你根本不愿意独自抚养她,是不是?”她知道她说出来的话有多伤人,有多伤人的心,可是她有什么办法?她只能伤他,不伤他,他如何放手?

  她就是一个红颜祸水。

  徐哲彥当即也坐起来,他把小鱼抱住,“你说的是什么话?我什么时候这样想过?小鱼,从得知你怀孕,我哪一天不是像个孩子的亲生父亲一样照顾着你们,你怎么可以这样想我?公司的事,会过去的,掀不起多大的风浪,我会处理好的!”

  “……”庄亦辰又怎么可能善罢甘休?“他说,以前是他逼不得已才伤害了我。”

  “所以,你要……回头?”

  “哲彥。”小鱼的眼睛一直都是闭着的,她靠呼吸,靠听觉来辩晰男人的感受,“你知道,我已经是一个没有能力再去爱的人了,我……”

  “是,我知道,你说过,我们一家人,是亲人,你答应过我,我们做白头到老的夫妻,爱情不爱情,拿来干什么呢?相濡以沫的生活才是最长久的,不是吗?”他不在乎她有没有爱情,他只知道,他对她的爱情……

  “像我这样的人。”小鱼已经很久没有心疼过了,可是她现在的心里又开始拧着疼了,“像我这种进过精神病院的人……也只有你不嫌弃我,还帮我保着孩子,哲彥,其实我就是一个祸害,是不是?”

  徐哲彥摸着她脸上的泪,小心又轻柔,他哄着她,像当初那样,哄着她,“小鱼,不怪你的,你当时精神状况出问题,那也只是暂时性的,后来也好了,你有很强的毅力,现在不是一切都正常了吗?”

  他从未想过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正常的一个女人,可以亲和有礼的应付所有人,很伶俐,做的窗帘漂亮又精致。

  人人都对她称赞有佳 。

  她的一切行为都看不出来一丝异样,连眼神也没有,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女人,有十分严重的心理疾病,她几次撞在墙上,头破血流,他无法形容当时看到她第二天洗好脸后正常人一样的模样,再对比头天晚上她的举动,他无比震惊。

  他看她缩在墙角,抓自己的头发,打自己的耳光,打得嘴角都出了血,咬牙切齿的流泪,他当时觉得如果自己站在她的身边,是不是可以帮她挡点风雨。

  她不犯病的时候,叫他哲彥,她一犯病,就抱着他,带着乞求一样的说:“亦辰,我想结婚,跟我结婚吧。”

  YOYO,YOYO是一个天使,简直就是一个天使,这个天使治好了她的精神分裂,一天一天的,她就这样慢慢的好起来,到了今年,她终于不会再喊他亦辰了。

  她会偎在他的怀里,喊她哲彥,哪怕是夜里做了梦,他走进她的房间,以为她发病,她坐起来,看到他,会清楚的知道,站在他面前的人,是徐哲彥。

  今年,他的生活才真正走上了正轨,她开始接受他,说她虽然已经提不起力气爱,但是她会做一个好妻子,然后和自己的丈夫白头到老,只要他不嫌弃。

  他怎么会嫌弃,他盼着这一天不知道盼了多久。

  可是这才几个月,她就说她要走!

  他用心想要经营的是一辈子,她却是只呆一阵子。

  “哲彥,一个男人,该以事业为重。”

  “家业,家业!一个男人,有家才有业!”

  小鱼拍拍他的肩,“睡吧,别逼我了,我不想再为一个男人疯一次。”她这辈子,真是够了,为了一个男人死一次,为了一个男人疯一次。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男人待她这样好,也不计较什么爱不爱,她以为她圆满了。

  可是她注定圆满不了。

  她闭着眼睛想,也许上辈子,她就是一个妖孽,触犯了天条,被天神打落凡间,受轮回情劫之苦,比火山冰海的淬练还要刻骨铭心。

  她现在觉得,生不如死!

  徐哲彥第二天很早去工作,让小鱼乖乖在家,他会早些回来,公司的事情会处理好。

  小鱼只是笑笑,让他去工作。

  抱着YOYO在花园里玩耍,她又把YOYO交给佣人,自己上了楼,坐到书桌前,她开始写信。

  “哲彥:别找我了,不想你们任何人找到我,我很累,我只想带着YOYO找个安静点的地方生活,过去的,都过去了,我没有能力再承受,一点也没有,请原谅我的弱小,我好怕那种感觉,我好自私对不对?我也不想,可是我没有能力,我怕再这样下去,我连活下去的能力都没有了,别找我了,别像庄亦辰一样疯狂得让我无法安生,求你了……小鱼。”

  小鱼收拾了几件衣服,拎到地下室,她知道那里有条路到地下车库,有个分路从小区的另一头可以出去。她知道别墅外都有庄亦辰的眼线。

  她知道她的存在是个祸害,可是她还有YOYO。

  她可以谁都不要,但不能不要YOYO。

  男人,这辈子她再也不想碰了。

  她已经没有地方可以伤了。

  .............................

  小鱼下了出租车,抱着YOYO,行李箱里有YOYO的奶粉,还有一些衣物,一手抱着YOYO,一手拉着行李箱,焦急的朝着机场入口走去。

  “麻烦给我一张到北京的机票,还有宝宝票。”她想,北京,广州,上海这样的城市,要想找人,等同于-大海捞针,她会找份工作,请个保姆带YOYO,然后好好的生活。

  “请稍等。”玻璃隔断里面的航空售票员礼貌的回答。

  “要几点的?”

  “最近的,换登机牌来得及的。”

  “下午三点的,行么?”

  “三点?这是最近的吗?”

  “对,其他的头等舱都满员了。”

  “那上海呢?”

  售票员疑惑一下,有人改时间的,没见过因为时间改到达地的。“上午十点。”

  小鱼急急 说,“那就要上海的吧。”

  YOYO搂着小鱼的脖子,“妈咪,我们要去哪里?”

  “上海,宝贝儿。”

  YOYO的眼睛精亮,“妈咪,爹地呢?不等他吗?”

  小鱼咬了咬唇,心里一涩,“宝贝儿,爹地忙,我们先去。”

  “妈咪,我想给爹地打电话。”

  小鱼眼睛发红,快要落下泪来,她忍了忍,“宝贝儿,妈妈手机没电了,到了地方再打,好吗?”

  “嗯,好。”

  小鱼刚刚拿好票,还未走到换登机牌的窗口,身边一道熟悉的中年男人的声音响起,“少奶奶,少爷让我过来接你。”

  小鱼转过身来,看到李涌给她行了个躬身礼,而他的身后,站着六个孔武有力的男人,正要喊保安,李涌平静却恭敬道,“少奶奶,我相信如果起了冲突,虽然你可以脱身,但是小孩很难不受伤,子弹无眼,也许性命不保。”

  小鱼身躯一震,拉住行李箱的手,突然放开,紧紧的抱住YOYO,身子紧张得抖了起来。

  ..................................

  小鱼的出走,几乎让徐哲彥整个人崩溃,他倒在地上,那张信笺就铺在他的脸上,以前看到她一次又一次的头破血流,他很心疼,听她喊他亦辰,他也心疼。

  可是现在,疼已经无法来形容他的感觉。

  心脏突然间被冷冻,又突然间被重物敲碎,碎的时候,落在地上的声音,好清楚。

  明明听见了心碎的声音,可是现在还感觉不到疼。

  因为速冻造成了他的麻木了吗?

  可气温在升高,冰雪在融化,他感觉到了,心上空了,然后所有血管里的血找不到可以交换的地方,地上碎落的心脏碎片四分五裂的开始疼,到处都是他的心脏碎片,到处都在疼。

  从未想过要她爱他,从未想过要她身和心都属于他,他想时间久了,做对相濡以沫的夫妻,他爱她不就够了?

  他爱她的时候,她接受他的爱的时候,他是幸福的。

  想起第一次见她,她站那里,明明对人微笑,可她的眼睛里,那一丝的忧郁那么的触目惊心~

  想起今年春末,他吻她的时候,她没有再躲,她开始回应他,他褪去她的衣服的时候,她温柔的对他笑,可他却哭了……

  她走了,求他不要找她,让她安生。

  他知道,她一直求的,不过是个安生。

  她要了安生。

  他呢?他去哪里寻求安生?

  她求他给她一个安生。

  他又去求谁给个安生?

  小鱼啊,你只是江小鱼啊。不是说鱼的记忆只有七秒吗?你这又是为什么?

  ....致我亲爱的读者们:

  庄娅的番外,其实是我曾经想开的一本新书,过年前就已经敲定了大纲,后来跟钊朵的文组合了,大纲弄好的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会有很多亲会因为女主跟另外的男人睡过而弃文,因为很多亲有思想上的洁癖。我料到过,所以,感谢至今还在守候更新的亲,感谢你们无论心里如何不舒服,如何怨怼我,但都还在守候我,支持我,让我得以继续写一个自己想写的故事。这几天心情非常沉重,非常沉重,没有写过这样沉重的文,群里的争论争吵,我知道,是因为你们爱男主,心疼他,不愿意让女主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甚至要求改剧情,但是请亲们原谅我的固执,不想改变,不能改变。只想这样写下去……

  谢谢你们。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豪门强宠Ⅱ,小妻太诱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九月如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如歌并收藏豪门强宠Ⅱ,小妻太诱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