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天空,仿佛整个世界此时都被毁灭姓的光之力量所笼罩。.当神眼把神器榜上排行第一的神器光之灵拿出来的时候,众人就明白,将夏输了。

  漫天的光之力量把虚空全部崩碎,再将其填满。就连山峰上那个抚琴的将夏神分身,都在这种力量的压迫下消散在天地之间。

  将夏的皮肤表层又一次的被鲜血所染透,脑海中除了无尽的死亡气息,还有的就是对家人爱人的深深遗憾和内疚。

  他的父母以及月儿,瑶儿,蓝梦她们越发的悲痛。对于曾经的月神,冰尊,灵尊,琴尊来说。这又像是几十年前紫瞳身死的翻版,同样的痛不欲生。

  “爹,娘,月儿,瑶儿,蓝梦,雪纱,晓南,凌琳,邪神,颜玉,还有,梦雨,对不起。”将夏轻声喃喃道,深情且歉意的目光扫向众人,最后停留在瑶儿的身上,在她的肚子里,还有一个尚未出生的小生命。

  “孩子,爹更对不起你。”……

  神眼那金色的瞳孔冷冷的注视着将夏,嘴角扬起淡淡的弧度,当作最后的告别,“将夏,消失吧!你比神农对我的记忆还要深刻。”

  话音刚落,漫天的金色光线变的极为躁动不安,毁天灭地般的雄浑力量,从四面八方朝着将夏倾势而下,奔腾而来的气势,排山倒海的强盛,令任何人都无法抗拒。

  “夏儿。”

  “将夏。”……

  看着那痛不欲生的父母和一众红颜,将夏朝着他们挥了挥手,满是血污的脸上露出些许笑容,“再见了。”

  轰!下一瞬间,潮水般的金色光线没有任何意外的把将夏那略显消瘦的身体给淹没在其中。狂暴的力量把整个天空都遮挡在一片金色的海洋之内,但在那海洋之中,存活不了任何的生命。

  将夏的父母和他的一众红颜皆是面如死灰,身体瑟瑟发抖,眼泪如洪水猛兽一样,止不住的往外流淌。邪神,颜玉亦是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双目黯淡无光。

  至于神殿的五大武神,虽然他们都恨透了将夏。但刚才见到对方的顽强之后,所剩下的只有敬佩。就连光神和暗神都被一招秒杀,将夏却能够坚持这么久,就凭着这一点,也足以令他们的心态发生改观。

  源源不断的金色光线朝着将夏所在的位置汹涌来袭,即便他或许已经消失不见,但神眼的攻势依旧强烈。

  拥有神琴榜上排行第一的神琴,又拥有排行第一的神器。再加之后期武神的实力,神眼实在是太过于逆天。将夏的结局,已经是一个必然,至少这已经发生了。

  “哈哈哈哈。”神眼仰天大笑,笑声中充满了浓浓的得意,“神农,你看到了吗?一百年的期限到了,没有人能够推翻我的王位,我以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现在依旧是,将来也同样是。”

  他是这个世界的王,也是众人永远无法触摸的到的高度。强者注定是孤独的,高处不胜寒。以后神眼倘若无聊了,或许又会再设下一个精致的棋盘。

  神眼随之把目光转向断壁边上的众人,“该轮到你们了,你们这些棋子,我可以全部收回了,呵呵。”

  除了神殿五大武神之外,其他人皆是愤怒怨恨的瞪着对方,月神玉手紧握,噙满泪水的美目涌动着森冷寒意。

  “不需要你动手,你这个令人作呕的恶心人。”

  “你找死。”神眼面色一寒,右手掌心一凝,一股璀璨的金色光芒宛如火苗一般在其手中跳动。月儿见此,连忙举起手掌,就欲朝着自己的胸口打去,意图自断经脉。

  然而就在这时,轰!的一声,震天巨响,顿时令全场所有人心头一颤。众人脸色无不一变,目光齐刷刷的扫向天际。只见将夏之前被淹没的地方,竟然透射出一片浓郁的紫色,。

  在其周边的金色,就像是退潮一般,朝着四面掀开。那个身材略显消瘦的年轻男子,再一次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什么?”

  神眼那金色的瞳孔忍不住紧紧一缩,山壁边上的众人,亦是露出极度惊骇的表情。因为他们不仅仅看到将夏,而且还看到在他的头顶上空,悬浮着一双巨大的紫色妖瞳虚影。

  妖瞳回来了?抚琴笑谈天地间,惊世妖瞳苍穹现。那双紫色的眼睛就像是盯着在场所有人看一样,冰冷的直令人打寒颤。而在其下方的将夏,身上满是血污,坚毅清秀的俊脸上,一双同样妖异的紫色瞳孔,散发着慑人的精光。

  “离,好久不见了,你可还记得老朋友?”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从将夏的嘴里吐露出来,但是听在众人的耳中,却是摸不到头脑。

  神眼身体一颤,满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对方,“你,你,你恢复了紫瞳的记忆?”

  此话一出,月儿,月凝,瑶儿等人,亦是心头一震,手捂着红唇,一个个眼中充满着浓浓的复杂之色。

  “离,加上神农,我是你第二个朋友。但是你心里永远只有你的王位。”将夏嘴里说着奇怪的话,紫色瞳孔慢慢的涌现出森冷的杀意。“一切都结束吧!妖瞳和神眼之间,终究有一个不能存活于世。”

  说罢,将夏头顶上空的紫色妖瞳突然间爆发出一片刺眼的紫色光芒,霎那间,大地都在颤抖不休。周边雪山上面的积雪簌簌的往下掉,而天空中,就连空气都全部被chou空一样。

  感受到那妖瞳所产生的力量波动,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颤抖,即便是神眼,同样如此。有生以来,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深深的压迫和威胁,那张英俊的脸庞,第一次出现了惊恐慌乱。从妖瞳的身上,他闻到了死亡的气息。

  “我是神眼,怎么可能会害怕?我是王,我是这个世界的王,没有人能够推翻我的王位。”神眼情绪愈发的躁动不安,就连山峰上抚琴的神分身,节奏都开始乱了。

  随之眼神一寒,双手托起光之灵,雄浑无比的王者气势再一次的爆发出来,无尽的金色光芒,渲泄而出。不过这一次,主宰天地间的,不再只是金色。

  将夏的身体周边,悬浮了雪灵剑,暗之灵,水之灵,风之灵以及数件神琴,源源不断的力量朝着虚空中的妖瞳中灌输。

  嗡嗡!紧接着,两道充满无限毁天灭地气势的紫色光束宛如流星般的朝着神眼爆射而去。像是天外而来的巨大陨石冲击在海潮面上。

  轰!紫金色的力量余波扩散而出,所到之处,空间完完全全的被崩的粉碎,风雨变色,天地哀嚎,周边一座座比较高的雪山山顶,全部被摧毁并化作齑粉。连山峰下抚琴的神眼分身,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远处山壁上的众人,一个个皆是惊的脸色煞白,眼前的这种力量,从来也不曾见到过的惊骇强大。天雷滚滚,遮天蔽曰。

  轰!又是一声晴天霹雳般的巨响。在众人那无限震撼的目光下,两道紫色的光束,直接把那漫天的金色光芒给冲破,接着攻势不减的袭向一脸恐惧的神眼。

  “将夏,你是杀不死我的。”

  轰!一圈剧烈的力量冲天而起,两道紫色光束准确无误的轰击在神眼的身上。下一瞬间,神眼的身体,在神殿五大武神和将夏一众亲人那呆滞的目光下,生生的被紫光所淹没,再也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生命气息。

  各种惊恐,各种惊喜,各种难以置信,一股脑的全部涌出众人的心头。神眼终于消失了,那个凌厉于天地之间的王者,终于是……

  “妖瞳,妖瞳的力量,果然恐怖。”雷神失声喃喃,此刻他感觉,心脏几欲承受不住,就要跳出来一般。

  将夏站在原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清秀的脸上,终于难得露出一抹轻松。

  狂暴的力量正在慢慢消退,破碎的空间,也在迅速的愈合。在神眼所消失的地方,悬浮着一颗闪闪发光的金色小球,正是光之灵。而这一刻,众人都猛地惊醒过来,神眼真的是死了。

  也就这个时候,虚空中再次传来一阵轻微的力量波动。跟着只见光之灵的上空,一双巨大的金色瞳孔虚影慢慢的隐现而出。

  众人还未来得及放下心来,顿时又变的颇为紧张。不过将夏丝毫不怎么在意,妖异的紫色瞳孔淡淡的看着那双金色瞳孔的虚影。

  “离,你觉得你错了吗?”

  “我没有错,王永远不会错。你是无法杀死我的,我还会回来的,我会亲自夺回我的王位。”

  “我不会要你的王位,你也回不来了,后会无期。”将夏一脸淡漠的看着对方,接着头顶上空那双紫色妖瞳的虚影再一次的掠出两道紫色的光束。

  轰!与之刚才一样的震天动静再一次的爆发出来。毁天灭地的惊世力量,充斥着整个天地间。那双金色的神眼虚影,砰!的一声,化作漫天的碎片,继而消失不见。

  “我会回来的,你是杀不了我的。”……

  神眼那充满怨恨和不甘的声音回荡出去,萦绕在众人耳边,最终消失不见。而整个虚空中,就只剩下了将夏一人,以及那双妖瞳和几件神器神琴。

  将夏由衷的舒出一口气,目光转向断壁上的一众人亲人红颜,脸上不禁露出一抹轻松的笑容。月儿,月凝,瑶儿等人亦是如此。在众人的心头,都有着一种劫后逢生的畅快之感。

  接下来,将夏破除掉了神眼在断壁上所设下的禁制。父母和瑶儿,晓南几人连忙围上前,将其抱住。

  想起刚才那个时候,众人心里都是一阵后怕。将夏一一给予安慰,当看到月儿之时,接触到对方满是复杂的目光,微微一笑。

  “你是谁?将夏还是紫瞳?”月儿红唇轻启,柔声问道。

  “这辈子,我是将夏。”

  月儿小嘴微抿,美目中泛动着柔光,走到其前面,幸福的扑进对方的怀里……

  亘古悠悠,时光穿梭不留。一转眼,距离那神眼和妖瞳的惊世大战,已经是过了五年之久。在这五年的时间,中州大陆,人才辈出。天赋奇佳之辈众多,但是在所有人的头顶上空,都有着一个不可攀越的名字。

  “将夏!”

  将夏之名,响彻世间。而且他一手带领的将盟,早已经取代了神殿的位置,成为了一个空前绝后,前所未有的庞然大物。

  至于神殿,五年之前,将夏挫败神眼之后。也放任了水,火,风,雷,土五人回去继续主持神殿。即便他们底蕴雄厚,但是在将盟的光芒之下,曰益的褪去了原本的光芒。

  不过将盟盟主这个位置,将夏只是挂了一个名而已。盟内的大小事物,完全都是交给邪神,颜玉,技良他们打理。而他自己,在海角域找了一个景色秀美,环境优雅的地域,建起了一座庄园,与他的父母和几位妻子和孩子生活在一起。

  “娘,爹又不见了。”偌大的庄园内,一个四五岁,虎头虎脑,长相极为可爱的小男孩跑到瑶儿的面前,睁着葡萄一样圆溜溜的眼睛问道。

  瑶儿秀眉轻挑,怜爱的抚摸着对方的小脑袋,眼眸中满是怜爱,“可能去你月儿娘那里了吧!”

  “没有。”小男孩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然后板着手指头说道,“我刚刚去找了月儿娘,还有雪纱娘,凌琳娘,蓝梦娘那里,爹都不在的。”

  “嗯!那就是去晓南娘那里了。”

  “才不是呢!你忘了啊!晓南娘昨天就带着小妹去晓东舅舅家了。”

  瑶儿轻拍额头,这才想起来。夏晓南去了夏晓东的家。因为若雪又怀了第二胎。夏晓东和若雪两人早已是修成正果,且生有一个女孩。不久前又听说若雪又有身孕了,作为晓东妹妹,若雪姐妹的夏晓南,也就前去探望。

  正说着,一个怀里抱着个三四岁左右小女孩的雪纱走到院子中,本就是有着成*人魅力的雪纱,在当作母亲后,更是多了一分独特的韵味。

  “辰儿,你们在说什么?”

  “雪纱娘,你来了。”正在与瑶儿说话的小男孩连忙转过身,朝着对方小跑过去。雪纱微微一笑,然后把怀里的小女孩放下,柔声道,“小雪,跟哥哥玩。”

  “嗯!”小女孩乖巧的点点头,精致小巧的五官,宛如一个瓷娃娃般可爱。

  “将辰哥哥,小雪姐姐。”

  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都说不清楚的差不多两岁小男孩跑了过来,摇摇晃晃的步伐。令他身后的蓝梦一直都担心他会摔倒。

  “是将宇来了,快跑,不然他又要让我给他当马骑了。”将辰连忙拉起身边将雪,就朝着不远处瑶儿的身后躲。几个孩子的欢笑,不禁令几人露出会心的笑容。

  而在另外一个院子内,凌琳纯净的水眸含着温柔笑意的看着一个三四岁大的男孩。男孩站在一张矮桌的面前,双手在一件素琴上面来回的撩动。虽然琴音不怎么样,但俨然有着几分小琴师的样子。

  “丹儿的琴艺又有长进了?”

  一声充满着温柔的声音从院子门口传来,凌琳和男孩同时抬起头,后者连忙停下弹奏,小跑过去,“月儿娘,你又来看我了。”

  月儿捏了捏男孩可爱的小脸,随即又把目光看向凌琳,两人相视一笑。月儿也为将夏生下了一个男孩的,名为将天。

  不过将天非常喜欢爷爷奶奶,就连睡觉的时候都喜欢跟着他们,所以月儿若是独自一人的话。那么将天就是跟爷爷奶奶在一起。

  作为将夏的父母,将颜和谢玄,那可就真的是颇为满足。真正的子孙满堂,合家欢乐。每天几个孙子孙女都围在他们身边喊着爷爷奶奶,别提有多开心。

  五年的岁月时光,将夏名利皆收,尤其是几个貌比天仙的妻子,更是羡煞旁人,被视为一段佳话。

  不待月儿和凌琳聊几句,随着一阵小孩的欢快笑声和细碎的脚步。瑶儿,雪纱,蓝梦也都是带着他们的孩子过来。

  “月儿,凌琳,你们见到将夏了吗?”瑶儿直接开口询问。

  月儿和凌琳互相对视一眼,皆是看到对方眼中的迷惑,前者柔声回答,“他没在你们那里吗?”

  几人皆是摇了摇头,就连将辰,将雪和将宇三个小不点,也学着摇摇头。

  晓南昨天就已经去找若雪了,但昨天晚上的时候,将夏还在这里,所以他并没有跟晓南一起去若雪家。如此一来,不声不响的离开,让人不得不怀疑。

  “爹,娘那里呢?你们去了吗?”开口说话的是凌琳。

  “去了,爹娘跟天儿在一起,将夏不在。”

  “这就奇怪了,昨天晚上他还跟我在一起的。”月儿秀眉轻蹙,美目轻抬,突然想到了什么一眼,“对了,神农前辈几天前来过,将夏会不会去神琴殿了?”

  当年神眼一死,在天之极被困的九阶神琴师神农,自然也是重见天曰。后来他也坦白了当初把传承传授给将夏的原因,就是为了妖瞳能够推翻神眼。

  刚开始的时候,将夏还有些不能接受。不过想想神眼最终还是会找上自己,再加上神农对自己的帮助,最后也就释然。

  神农重新回去执掌神琴殿,不过那神琴榜上排行第一的神农五弦琴和神农七弦琴。倒是全部都送给了将夏。

  几人思索了一番后,瑶儿否定了月儿的想法,“如果他去神琴殿,肯定会告诉我们的。我猜他背着我们出去,那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为了另外一个女人。”

  女人心,海底针。摸不透,猜不着。几女纷纷表示附和。蓝梦凤目涌出一抹幽怨,道,“他是不是跟火神殿那个炎舞有点关系?”

  “我猜他是去西州驯兽宗找白无瑕了。”

  “还有孟刹帝国的孟语,程家的程涵,小林宗的林燕,神琴殿的彩蝶呢!”

  “哼,有了我们,还不能满足他的花花肠子,姐妹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我们现在去将盟,让邪神把他找出来。再好好的修理他一顿,让他知道我们几个的厉害。”

  “娘,我们也要去。”……

  世界之大,中州为首。中州之大,将盟独尊。生活中四处充满了酸甜苦辣,风雨过后,终于见得彩虹。放眼望去,海角域鳞次栉比,井井有条,处于一片祥和的氛围。

  当初谁又能够想到,一个个将盟,以野火燎原之势,成为了今天最强大的势力。不过在邪神,颜玉,技良,龙尊等高层的带领下,绝对不会像神殿那般腐朽。

  雾天,伯河,鬼厉,伯战风,金坤,四大yin侠等等这些将夏的亲人好友。也有用自己的能力为将盟尽自己的一份力。

  亲人,朋友,妻儿满堂。在世人的眼里。将夏已经别无所求了。可是在那个神一般的男人心中,一直有件牵挂不下的事情。

  将之城,偌大的院子。朱红色柱子的凉亭,一切都跟五年前一模一样。将夏双手背负在身后,双目一动不动的看着某个地方,似乎有所心事。

  五年前的那个晚上,有个女孩对他说。五年之后,在这里见面。如果她回来了,也许就不会再走了。但如果她没有回来,那么他就不用再等。

  除了将夏之外,四周空无一人。柔和的微风吹起着他那一缕长发。太阳就快落山了,意味着这一天,即将结束,那么那个牵挂的女孩,就不再回来。

  “梦雨,你不知道我在等你吗?就算你是月凝,但在我的心里,你永远都是我的梦雨。”

  半个时辰过去了,天际只剩下了那灿烂的红色晚霞。将夏深深的舒出一口气,清澈的眼眸微微闭上,再睁开,已是充满了一丝失落。

  她不会来了,以后永远也不会再来了。将夏怀着莫大的失意,迈开脚步,走下凉亭。

  就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的空气中突然传来一丝动静。将夏心头猛地一颤,连忙回过头去,眼中顿时涌出莫大的震惊和狂喜。

  凉亭之中,多了一个身材高挑,穿着淡蓝色长裙的漂亮女子,弯弯的秀眉间,含着淡淡的笑意。红润的小嘴微微上扬,柔声笑道。

  “将夏哥哥,梦雨回来了。”

  将夏哥哥,梦雨回来了。五年了,准确的说是十三年了。那个印在灵魂深处的女孩,终于回来了。一句将夏哥哥,与曾经一模一样。一句梦雨回来了,包含着千言万语。

  “梦雨,我的梦雨。”

  “是,将夏哥哥,我永远是你的梦雨。”

  将夏笑了,满意的笑了,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连忙朝着对方奔去,张开双臂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梦雨,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

  梦雨嗤嗤的笑着,搂着对方的脖子。任由将夏抱着她,在原地转圈。

  就在两人久别重逢而感到开心的时候,将之城的头顶上空突然涌出一股剧烈的力量波动。将夏心头一惊,放下梦雨,与之整个将之城的所有人,皆是抬头看天。

  只见那变得昏暗的天色,霎那间亮如白昼。曰月极光,慢慢的在成千上万人的目光之下,虚空中隐现出一双巨大而又诡异的金色神眼。

  (天之妖瞳,第一部,终。)

  

章节目录

天之妖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爱虾的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虾的鱼并收藏天之妖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