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小珠的速度暴增,身法如风雷光电,洁白的裙裾飘摇旋舞,如绽放盛开的纯净雪莲,一闪便出现在白鸟顶上。

  她在空中持刀仰首,黑色的长发飞舞飘扬,明珠美玉雕就地精致五官在这一刻带上凝重肃穆的气质,婉约柔美的纤长手指握紧了三米巨刀——单单那巨刀的刀柄已自长达一米,上面雕刻着精美繁复的花纹一一亮起,在吴小珠的五指间颤抖,释放出阵阵刀吟,仿佛有了自己的生命。

  磅礴的刀光从比吴小珠身形还要庞大的巨刀刃锋上喷薄而出,旋转着舞动,切割开空间,迎着五足白鸟而去。

  刀光斩下,白鸟的头颅连带着长长的脖子从身体上滑落,掉下。

  “原来,这个女孩,在最开始的时候,竟隐藏了实力?”白鸟头脑中掠过一丝不甘,“刚刚的僵硬迟缓,也不过是诱敌之计?”

  思绪刚刚升起,又有刀光降落,将白鸟本来分成两半的残体再次分家。那个头颅也被特殊照顾,横切竖切了不下十刀。

  “她竟然知道我们五足白鸟的秘密,怎么可能?”这个念头刚起,白鸟的意识便彻底沉入了黑暗。

  五足白鸟白鸟的进阶,有特殊的保命能力,即使被分尸,只要头颅不被切割超过五次,便不会死亡。

  若是不知情者,斩断五足白鸟的头颅,或许便停歇庆祝了。白鸟万想不到,吴小珠竟然如此狠辣无情。瞬间爆发极速将之斩杀成碎块,将它们复生的希望完全断绝。

  至此,白鸟已经全部被斩杀,轮船重新爆发出呼啸声,向着轮回盘所在的地方极速驰去。

  做完一切之后,吴小珠以来时同样的姿势在空中持刀仰首,黑色的长发飞舞飘扬,洁白的衣裙缓缓旋转,若同盛开了一朵纯洁的雪莲。

  尔后,她低眉俯首凝眸。目光望向吴小玉。微微一笑。

  一笑之间,天地蓦地一亮,一团光从吴小珠的身体内爆发、极速膨胀,笼罩了整个轮船。

  光色闪亮。然后缓缓地收缩向中间靠拢。慢慢凝聚成为一点光华。飘落在了吴小玉的手中。

  那是一颗圆形的珍珠,灼灼其华。

  吴小玉小心翼翼地捧着珍珠,十指都在轻微地颤抖。仿佛它有千斤重。

  以吴小玉的恐怖实力,即便两个一千斤也不可能让他颤抖。但现在,她却是真正地在颤抖。

  闭合了双眼,有泪珠滑下,落于珍珠表面,又悄然消失……悲伤,真实不虚!

  唐小夕赵沅君战小薇愣愣地看着那一颗珍珠,想说些什么,却牙关打颤,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三人都感觉到了深深的疲惫,还有极度的寒冷。

  厚厚的衣服包裹之下,她们的身体却留不住任何的温度,体温一点一滴地流逝,一同消失的还有生机和活力。

  唐小夕对着萧玉伸出手,笑道:“请你一定要记得我——曾经与你一起共同走过……”

  话音未落,笑意已凝固,被冰寒封冻在了美丽的容颜上。唐小夕与战小薇和赵沅君一起止息了心跳和呼吸。

  方才的一战,耗尽了她们的生命力,如今危险尽去,她们也无法支持……

  一个月之后,萧玉和吴小玉并肩而坐在甲板上,看着前方茫茫冰洋,默默不语。

  远方的轮回盘不断在两人眼帘中放大,直径足有万米,远远望去便有一种凌然浩荡的气势扑面而来。

  随着轮船的前进,轮回盘的体积还在不断地扩大,日复一日。

  轮回号上面只剩下了萧玉和吴小玉两个人。两个人大部分时间都在一起,但大部分时间都是默默依偎,并不说一个字。

  除去吃饭休息的时间,大部分时间,两人就靠在船头,默默地看漂浮的冰块上白白的积雪与海流一起被轮船分开,绕过船身向后流去。

  如同的过去的时光,被现实无情地分开,全部被抛向身后。

  冰洋上的生活很单调很安静,只有冰雪海流和轮船的破冰前行的声音。

  轮船上,只有萧玉和吴小玉,两个人都默契地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远方,等着靠近轮回盘,等着过去再次被开启,与曾经的所有人再次相逢。

  这一天,萧玉醒来,意外地发现吴小玉并不在身边。

  略微想了想,萧玉推开舱门,向厨房走去。

  厨房中,吴小玉已经摆好了热气腾腾的饭菜。

  能够在这个冰天雪地中,弄出一口热饭菜,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萧玉和吴小玉在过去的几个月之中都是在吃稍微加热的营养素,并没有吃过新鲜的饭菜。

  所以,今天的饭菜,算是不错的奢侈了。

  看着萧玉微微诧异的目光,吴小玉粲然一笑,对着萧玉挥拳,笑道:“你说你会养我的,如今是我在养你哦……”

  萧玉一怔,吴小玉已经很久没有笑过了。自从吴小珠几人去后,吴小玉就一直默然无语。

  今日还是她首次欢颜,也是她少有的几次下厨,然而饭菜的香气却成功地证明了吴小玉的手艺。

  饭后,两人照例坐在轮船的甲板上。

  “萧玉,帮我梳头吧。”吴小玉解开了黑发如缎的束缚,若垂瀑的长发闪着亮泽,美丽的光辉点点褶褶。

  萧玉微笑点头,接过吴小玉递过的一只玉质发梳,轻轻柔柔地帮她梳顺了每一根动人的发丝……

  忽然之间,一束温暖的光从天地间出现,照耀在吴小珠的黑发上,闪现了七彩的美丽光彩。

  “阳光——”吴小玉跳起来,指着远处天尽头一轮低的可怜的太阳。“太阳!”

  自进入这冰雪神域大半年来,萧玉还是第一次见到阳光。平日的时候,不要说阳光,即便是太阳都不会出现在这个时光的国度中。

  而今,太阳意外地出现,阳光并不足以化去天地间的冰寒,却给两人的心头带来了一股暖流。

  还有什么是比寒冷冬天中的一抹温暖明媚的阳光更动人的呢?

  阳光斜斜地照过来,将所过之处披上了一层金衣,与遍地冰雪形成鲜明强烈的对比。

  阳光的金辉沐浴之下,吴小玉和萧玉的身影都变的若有若无。但那轮船甲板上。却清晰地印下了两个人形轮廓的剪影。

  剪影的边缘都镀上了一层金边,中心区域却是黑暗统治的无光地带。

  一刹那之间,诺大的天地都成了黑白二色的背景幕布,惟有并肩而立彼此依偎的萧玉和吴小玉。身上闪耀着鲜明的金色光泽。

  吴小玉散开的青丝黑发在寒风中飘飞而起。一根根的线条被金色沐浴。旋即幻化出七彩的光泽。

  精美的五官肌肤都在闪耀着美丽而温暖的金色,两人紧紧拥在一起,眼瞳将整个天地的黑白和金色的光影都清晰地倒映而出.在那倒影世界的中心。却有一个巨大的黑白五彩立体转盘,不断地喷射出成千上万道七彩的光带……

  这一刻,天地俱寂,轮船不分昼夜的轰鸣也仿佛变成了有形有质的存在,但惟独缺失了声音。

  寂静中,有金色闪耀,照彻心!

  这一天,吴小玉笑的比从前都要欢乐,心情也似极开心,缠着萧玉安静地说了一天的话语,偶尔还会做一些有趣的小游戏。

  “这些小游戏,是我和阿珠小时候常坐的。”当天色擦黑,阳光消失之后,吴小玉的眼瞳依然灼灼,“萧玉,谢谢你……无论曾经发生什么,即将发生什么,我真的都不后悔和你走过的这一段人生之路。我在其中找到了我人生的意义,我想阿珠也是同样的……所以,如果有机会,我真的还愿意与你重新来一场末日之中的相遇……”

  萧玉心中忽然掀起了一抹隐隐的不安——吴小玉的表现,似有些过于异常了。

  正当萧玉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吴小玉又是粲然一笑,雪白的玉齿闪亮的黑眼珠都如此动人:“走吧,我们休息,明天开始,这一路就不会再有任何磨难了……”

  明天,不会再有磨难了。但今夜呢……

  这一夜,萧玉睡的并不踏实。朦胧中,他总觉得有些什么东西正在远去,这并不是清晰的感觉,只是一种模糊的近似于梦境的错觉。

  萧玉数次起身查看,但都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轮船四周的环境度如旧照常;吴小玉还他身边安静地呼吸,安静地睡眠……

  折腾了一夜,快天明时,才有更重的疲倦袭上来,萧玉眼皮沉重,意识慢慢地陷入了黑暗……

  当萧玉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天已大亮,身边并没有吴小玉。

  萧玉心中莫名一沉,疾步走出舱门,在厨房走廊和其他的舱室中都找了数遍,没有找到吴小玉。

  恐慌蔓延上来,萧玉沿着船只奔跑,大声呼喊吴小玉的名字,却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吴小玉消失了!

  与之一同消失的还有营养舱中沉眠的顾晓暖林青青况一凰吴小珠唐小夕赵沅君战小薇七人。

  她们无声无息间,全部不见了。

  萧玉看着空空如也的营养舱,一颗心悠悠荡荡的飘飞了起来,又无力地坠入了万年不化的无底冰渊……

  灵魂被掏空的感觉涌来,萧玉无意识地走到了甲板上,走到了昨日与吴小玉并肩而立的地方。

  金色的阳光依旧照了过来,却只在甲板上留下了一个镶着金边的剪影。

  黑白之间的金色,是如此的明亮,但却不再带有任何的暖意。

  萧玉一个人屹立于甲板之上,屹立于这辽阔苍茫的天地之间。

  迎着阳光的金辉,萧玉的身形轮廓渐渐地模糊,甲板上的影子修长而挺拔,却带着永不能释怀的孤独、凄清和无法被遗忘的苍凉。

  有泪滑下,有风寒凉。有阳光消失,灰色重新笼罩了一切,也笼罩了萧玉的心。

  潸然遥望,远处的轮回盘依旧万年不变地旋转,萧玉在孤独中继续一个人航行……

  正如吴小玉离去的那一日所说,明天之后,不会再有磨难。轮船在天地间行驶,萧玉便只是默默地站在甲板上凝视远处。

  很多时候,萧玉的眼瞳深处都会映现出吴小玉的笑颜,以为她会如突然消失一样突然地出现。

  然而,在视线的尽头,那里只有无尽的苍茫.

  萧玉的眼瞳透过茫茫天地看向无穷远的虚空。那里有着他所希冀的一切温暖和欢笑。但她们不在他的身边。

  那是他所触手不及的时空,只有跨过这亘古流传的无尽荒凉,才能再次见到。

  从此,阳光也变成了灰色。

  很多时候。天地之间都是灰色的。只有湍流中漂浮的冰块上面附着着白白的雪。

  萧玉斜靠在一座船舰的甲板栏杆上。他向远处遥望,希冀可以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听到她的欢声笑语。

  萧玉一个人那么安静的等待着、期待着、寻找着……

  周围偶尔有轻微的水声。冰山慢慢的漂浮。

  萧玉知道,整个世界,只有他一个人了。萧玉觉得无比的孤独。在做完所有的事情后,萧玉就坐在那里等着。

  轮船自动导航系统已经锁定了他要去的目的地,奇特的动力系统可以从天地间自动吸收游离的能量。

  破冰系统在顽强有力的将船头的坚冰粉碎……

  整个旅程已经不需要萧玉费心,他只需要静静地坐着,安静地等待……

  萧玉知道在等什么,但他也知道可能永远等不来了……

  他等待的是一线生机,一丝希望的曙光……

  他希望,可以在周围看到吴小玉的身影,希望可以看到她从冰雪的海洋中归来的身影。

  萧玉想要再次看到她如玉的容颜,晶莹如黑宝石的乌黑眼珠,看到雪白的玉齿、无暇的笑意…

  萧玉就那么等着,带着那么一点点希望等着。可是,从来没有等到过……每次视线里的移动都只是冰山,每一次耳边的声音都只是海水……

  每一次他以为是她的声音她的身影的错觉被证明只是错觉之后,萧玉心头就有无法言说的难受。

  海上无日月,一切时间和空间都似失去了衡量的尺度,天地也随着人心荒芜了。

  孤独的白色的天地之间,唯有一只碧绿的船载着萧玉而行,仿若一片绿叶载着一只虫子漂流……

  萧玉站在甲板的最高层,登高远望,他的目光追寻着海水的波流,想要搜寻她的身影,想要向她靠近……

  萧玉保持一个姿势已经许多年不变,孤独的冰寒侵蚀了他的内心,他如雕像一般肃立无言。

  船依然在无意识地前进。它不会疲倦,它也不会有人的寂寞和痛苦。

  在这片天地,时间和空间都失去了意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轮船发出剧烈的颤抖,停止了前进。

  在船身的四周,是无际的冰洋,其中充满了绛红色、橘橙色、金黄色、碧青色、深紫色、深蓝色、清绿色的海水……

  晶莹的冰山、纯白的雪花也在这一瞬散发出了七彩的光芒。

  被震动惊醒,萧玉抬头,一道彩虹桥便出现在了视野中。

  彩虹桥,通天路。

  彩虹仿佛天外飞来,一端直接搭在了轮船的甲板处,另外一端的承接一个巨大的轮回盘。

  冰雪国度的尽头,是一个很美的地方,人间罕见的彩虹桥,这里竟是千年不衰万年不灭。

  如斯美景,当须有红颜同笑同回首,共携手共一起走,但现在这里却只有萧玉一人。

  萧玉站直了身子,眼神淡淡,无悲无喜,他轻轻弹去身上雪花,缓缓迈步走上了彩虹桥。

  彩虹桥软绵绵的,若走在柔软的绫罗绸缎上,舒适而奢侈。

  海上碧波涟漪轻摇若孩童的摇篮,桥上彩虹锦灿潋滟宛若实质般丝滑熨帖,冰雪国度里高悬的轮回盘当头旋转。不时喷射出万万道时光飘带。

  间或有一枚青色的玉珠闪现于虚空中,灵动地飘忽,一闪便悄然消逝。即只是惊鸿一瞥,人亦可晓得它的典雅而精美。

  一个人走在这梦幻般的色彩国度中,萧玉心里有一种满满的意境,溢满了胸襟,但又远远的说不出来。

  若是硬要说,或许还是那句人人耳熟能详的话:人生若只如初见,当时只道是寻常。

  那里面有怀念,追思惘然。远山秋水。夕照当头,人影零落,时光斑驳,枝叶凋残后。花谢水流红。

  这是人与花俱殇。惟有白云悠悠。岁月不知愁。

  轮回玉青、轮回盘转,沧海桑田人事变迁,日月轮回。星辰升落,皆出于其中。

  萧玉溯桥而上,桥的中间却有三个银色的人影,他们的面目模糊,轮廓依稀间和萧玉却有几分形似。

  “恭迎主人!”三个人影一起开口。

  萧玉看着这三个人影,只是一眼便认出了他们的身份。他们分别是影一号,影二号,影三号。他们有着与萧玉相似的身影,是萧玉的影子;他们的能力域场可以贯通现在、过去、未来!

  萧玉点头,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轮回船,碧绿的海浪呼啸,波涛汹涌,推着轮回船向着来路倒退而去。

  它完成了自己的任务,正在返程的路上。

  “轮回船上跟我同来的人,都去了哪里?”萧玉问。

  “她们的身躯无法承受时光之力,已经化成了时光之沙,进入了轮回玉之中。只要主人进入了轮回盘之中,得到了轮回盘的力量,就可以重置时光,让一切重新开始……”影一号回答道。

  影二号看了眼萧玉,接着道:“主人,在这里,你可以回到过去,回到末日之前。那时地球的两极磁场会变弱,消失、逆转!地球上空的电离层也会产生异变!

  电磁的异变会导致引力场的坍缩和时空的扭曲,从而引发一场可以颠覆一切的漩涡。而作为漩涡中心,地球将成为各种维度时空的交叉点,如同坐标轴的坐标原点,承接着来自各种时空的危险因子。

  原本只存在于冰原纪的白鸟会从北磁极显现,屠戮人类。白鸟身上的能源晶核会释放出一种电磁波,电磁波笼罩的能量域场,所有的电力系统与设备都将被摧毁,人类社会陷入不见光明的黑暗!

  那些本来只存在于远古时代的物种和灾难会交替出现。

  诸如侏罗纪的翼龙、雷龙、梁龙、空骨龙、全骨鱼、始祖鸟、树蕨、苏铁、木贼;老第三纪的不飞鸟、有孔虫、始祖马、始祖象、古猿;白纪的灭绝陨石;新生代的地壳改造;太古代的原始生命、原始地壳的宇宙射线、雷电轰击……

  届时,太古代、元古代、中生代、冥古宙、元古宙等各个时空的生命物种、都会次第出现在的地球上。

  地球表面将被原始森林覆盖,远古凶兽毒虫遍地肆虐,上古天灾再次衍变……”

  萧玉安静地听着,并没有打断属于过去的影二号的话。其实这些都不是他需要关注的。萧玉早已经历过这一切。他回去就是要改变这一切。

  或许并不是改变这一切,他只需要将自己的人救回即可。而为了能够得到自如回到过去的能力,他需要与大轮回盘融合。

  萧玉深吸一口气,闭眼,许久之后,才呼出了一口气,笑容浮上了容颜,带着不可拟说的凉意:“玉色青青谁知晓,日暮苍山天已远……但我们,终将会再次重逢的——在过去。”

  口中说着影子们并不不懂的话,萧玉微笑,抬步向轮回盘走去。

  一步迈出彩虹桥,脚下已是虚空,然而萧玉仍然一步一步,仿若踩踏无形天梯,一去不回顾地走入了时光飘带之中。

  一步迈出,萧玉便进入了一个银色的世界。

  触目所及,到处都是银色的溪流,银色的飘带,银色的双眸,时间慵懒迟缓地行走,萧玉半梦半醒,看着眼前的三个虚影。

  银色的溪流从萧玉的眼前流过,银色声音从萧玉的耳畔响起:

  “现在我将送你回到过去,但是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任何获得都是有代价的。

  想要穿梭过去。并不是随意可以得到的能力。第一次完全的穿越或许会让你昏睡过去。

  等你醒后,或许你将忘却这里的一切。不过别怕,影之瞳会指引你前行,轮回玉是你黑暗航行中的灯塔……

  现在,抬头看一眼你的前面,看一眼轮回盘的光彩,因为,以后,你会再次用到它的。”

  萧玉抬头,几乎是贴着他的双眼。他看见了一面巨大的立体转盘在天空之中轮转不休。上面铭刻着神秘的花纹和符号。

  转盘的中央是巨大的阴阳图,阴眼上是一个立体的铁黑色圆球,上面嵌套着三个三百六十度立体旋转的铁黑色的带荆棘的磁力环。

  阳眼中则是银白色的圆球和银白色的磁力环!

  转盘的外围则是一个正八边形,雕印着玄妙的象形符号……

  轮回盘在空中缓缓转动。以其为中心产生一个巨大的时空漩涡。漩涡中飘扬的都是一条条的黑白色数据条带!

  萧玉目光凝视数据光带。身形如电,对着轮回盘飞去,冲入了漩涡中心……

  轮回盘迅速缩小。化成一点光,绕萧玉旋转一周,便杳然无踪。

  恍恍惚惚中,萧玉的耳边传来了一阵诵读声,声音模糊,但是其中的字句却清晰地飘入了萧玉的血脉之中: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岂有一件事人能指着说,这是新的。哪知,在我们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

  已过的世代,无人记念;将来的世代,后来的人也不记念。

  一切所作的,都必永存,无所增添,无所减少。这样做,是要人存有敬畏的心。

  现今的事早先就有了。将来的事早也已有了。并且再寻回已过的事,使已过的事重新再来。

  我就说过,智慧胜过勇力。然而那贫穷人的智慧,被人藐视,他的话也无人听从……

  天空中的大部分行星在若干年后,都会回到自己初始的轨道。宇宙是公正的,它给所有人的机会都是一样的!

  若干年后,我们将再次经历我们现在所经历的一切,遇见我们所遇见的人......”

  音声渺渺,渐渐寂寥而不可闻。

  恍惚中,萧玉还记得初次见她的光景:那时,阳光动人,而她如明珠美玉,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的活力,五官精美若画,肤色洁白光华似凝脂,一举一动都牵动人心……

  萧玉想再看一眼,那身后的过去,看看那冰雪国度,看看那承载着一路欢笑和凄凉的轮回船,以及船上的佳人如玉……

  然而萧玉没法转首,时光开始流转,漩涡眼中的轮回盘振翼飞去了,黑暗瓢泼而下。

  深夜寂寞虚空冷。

  ……

  尾声——宿命之轮回

  ……

  萧玉刚刚做了一个梦。

  梦中的世界,天地之间都是灰色的,只有湍流中漂浮的冰块上面附着着白白的雪。

  萧玉斜靠在一座船舰的甲板栏杆上,一个人那么安静的等待着、期待着、寻找着……

  周围偶尔有轻微的水声,冰山慢慢的漂浮。

  萧玉知道,整个世界,只有他一个人了。萧玉觉得无比的孤独,在做完所有的事情后,他就坐在那里等着。

  萧玉知道在自己等什么,但他也知道可能永远等不来了……

  当萧玉醒过来的时候,他躺在宿舍的床沿上,眼望着天花板,双眼之中没有任何焦点,也没有任何焦距,只剩下了一个黑白混沌的灰色世界。

  慢慢地,意识开始从混沌中苏醒过来,萧玉想起了梦境之前的事情。

  他在地摊上买了一颗廉价的玉珠,躺在床上把玩,不小心送入口中吞了下去,结果就昏了过去。

  隐约的记忆中,那玉珠似乎是融化在了口中。

  慢慢地从床上爬起来,萧玉忽然一个头晕,眼前一黑,一片虚影从他的眼前闪过。

  在虚无中,仿佛有一个声音对他说——末日来了!

  ……

  与此同时,学校的外面大街上,吴小玉看着手中的一张照片,微微一笑,露出洁白精美的牙齿:“找到你了!”

  站在大街上,她晃了晃一双粉嫩如玉的小拳头,嘻嘻一笑:“阳光真好吖,就要见到某人嘞,真是期待啊!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未完待续。。)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末日影杀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凝香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凝香叶并收藏末日影杀者最新章节